第三节 闲暇与圆满


  《亲友书》说:【执邪倒见,生旁生、饿鬼、地狱、无佛教,及生边地懱戾车,性为騃哑、长寿天,于随一中受生已,名为八无暇过患,离此诸过得闲暇,故当策励断生死。】《亲友书》是圣龙树菩萨写给禅陀迦国王的一封信,劝国王要修善去恶,信中有提到八无暇。在大正藏中乃是《龙树菩萨劝诫王颂》卷1:【邪见、生鬼、畜,泥犁法不闻,边地蔑戾车,生便痴痖性,或生长寿天,除八无暇过,闲暇既已得,尔可务当生。】

  学佛要有闲暇的福德,《亲友书》中说有八种身是无闲暇,生在这八种无闲暇中的任何一种,则不能学佛,虚度一生光阴。此八种是:

  一、执邪倒见:不相信有前后世,不相信有因果,更不相信有因果的所依、万法的根源——第八识如来藏——本来就在,不相信有三宝,不相信末法时期仍有正法住世,对于有正法就有证悟之机缘这回事不肯信受,或者具断常二外道见者,具四倒者……等,皆是执著四倒邪见者。

  二、生于旁生道:旁生普皆愚痴,故无法修行,除非生于龙族中,又值遇善知识开示,则可学正法,可受八关戒斋、菩萨戒等,始非无暇。

  三、生饿鬼道:饿鬼乃时时为饥渴所逼,觅食难得,心心念念都在觅食上作意,难生修法向道之心。

  四、生地狱中:地狱众生受苦不断,逃避痛苦都来不及了,哪有闲暇修法。

  五、无佛教之世:法灭时期,无佛出世,无了义究竟正法住世,唯存表相佛法于世,虽有佛法之表相及名,却无佛法修证之实,因为大众普皆远离实修实证之正行,因正法灭故,不能修学佛法。

  六、生边地懱戾车: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谓之四众;若无实证正法之四众游行说法处,谓之边地;若是生在边地,如果还有少数在家居士说法,尚不构成无暇;如果是边地再加上懱戾车,就构成无暇;懱戾车是指下贱之地,种性下贱故,无正法可闻。

  七、性为騃哑:痴呆谓之騃,盲聋瘖哑谓之哑,此是指有人出胎时即无耳根的胜义根,成为生聋者;如果出胎后已听闻正法,因受外力影响而成瘖哑盲聋者,则非无暇,在某些方面反而是学法之助力。

  八、长寿天:《亲友书》说为无想天及无色界天,无想天为色界四禅天中的第四天,无想天天人若不中夭,其寿命长达五百劫;生命存在期间全无意识,寿命将尽时意识方现起,一现起随即结束此一期生命,所以不可能修行。无色界有情寿命,不中夭者,短如一万大劫,最长可达八万大劫;此境界之生命存在期间虽然有意识,但极微细,且不动其心,恒常安住定境中,因此也不能修法。

  以上说八无暇,反过来就是具足闲暇。

  修学佛道者,当远离此八无暇,应具足见修道的次法福德,成就闲暇以修正法。然宗喀巴等藏密喇嘛所传之邪见,必定使得众生后世趣入此八无暇的处境中,离佛法的实证愈来愈远。《广论》所说之应成派中观见,乃是标准的“执邪倒见”,具足断常二见,为其趣入无暇者之一因。宗喀巴等藏密喇嘛广修双身法,甚至母亲、阿姨、亲子之间都可以合修,师徒乱伦更是平常事,乃至畜生女亦用以实行双身法,如此无惭愧法,与畜生相应,失去人之格思,后世必生于畜生道中,此是趣入无暇者之第二因。藏密行者修诸罗刹、夜叉等鬼神相应法,喜乐鬼神相应的境界与感应,贪著鬼神喜乐的男女淫液屎尿等供养,妄想死后往生“乌金净土”的罗刹、夜叉境界,此乃趣入无暇者之第三因。藏密喇嘛妄称成就报身佛,宗喀巴等应成中观派者更诽谤菩萨藏,成就诽谤正法之大恶因,此乃速入无间地狱,乃趣入无暇者的第四因。藏密四大派中无有佛法可听、可闻、可修、可证,只有一些用佛法名相包装的外道法,生前就已经属无佛之世,死后更是长劫入三涂而无佛法可闻,属趣入无暇者的第五因。藏密实修双身法的行者,对于三乘菩提之解脱功德与智慧功德俱缺,对于三乘菩提修证亦无喜乐,所造所修属异生种性,乃种性下劣而生边地懱戾车的无暇者,此第六因。藏密行者若诽谤正法而入地狱,正报受完以后还有余报,必定多世痴呆且盲聋瘖哑,此乃趣入无暇者的第七因。若在藏密修行甚浅,且不喜双身法,也不依上师的邪教导而造诽谤等恶业,其性障微薄,喜乐禅定等境界,若改依显教行门,知见具足而修得禅定,然不断我见而证得四空定或者无想定,死后往生长寿天,亦是趣入无暇者,此乃第八因。

  第二目 圆满

  学正法者,除了要远离八种无暇外,尚须具备十种圆满;如《瑜伽师地论》卷21〈声闻地〉说:【云何自圆满?谓善得人身、生于圣处、诸根无缺、胜处净信、离诸业障。】此五种是自圆满。又说:【云何他圆满?谓诸佛出世、说正法教、法教久住、法住随转、他所哀愍。】此五种是他圆满。依根本论〈声闻地〉所说,自圆满有五项:

  一、善得人身:人身是说生在人同分中,若丈夫身,男根成就,不受拘系;或得女身而能不受拘系,名为善得人身。

  二、生于圣处:圣处是指中国,佛法所说的中国乃指有善士四众游行说法之处,亦即有了义正法弘扬之处,能听闻了义正法故,名为中国。此处众生善根淳厚,如《大乘宝云经》卷4:【中国众生利根聪哲、诸根明了智者称叹,堪受所说善不善法,深解意趣,堪为诸佛甘露法器。】

  三、诸根无缺:乃是此人心性不是愚钝者,也不会固执不化而愚痴重者,且信、进、念、定、慧五根具足无缺者,名之为诸根无缺。或者说没有身心残障,如耳根不具则不能闻法,身根、耳根……等功能良好健康,并没有瘖哑盲聋等业报所遮障,因为没有这些缺损与遮障,才是对善法能够精勤修习而无碍的基础。

  四、胜处净信:对诸佛所说正法、正戒律能深信,具足清净的信心者皆胜处净信,因为对于佛所开示正法、正戒律生净信,因此能够出生世出世间白净之法,这是因为净信为前行故,使得所行白净之法必定符合佛所开示正法、正戒律,依此能除一切烦恼垢秽污浊的缘故。

  五、离诸业障:不作不行害母、害父、害阿罗汉、破和合僧、于如来所恶心出血等五无间业,远离五无间业故;因为五无间业的造作增长,在现法中绝不可能证得涅槃及行菩萨道。

  他圆满也有五项:

  一、诸佛出世:菩萨经过三大阿僧祗劫,圆满福智二资粮,获得最后上妙身,安坐无上胜菩提座,现证无上正等菩提,是为佛出世而得亲遇。

  二、说正法教:佛出世为弟子宣说正法,依四圣谛宣说真实苦集灭道,及所谓契经、应颂、记别、讽诵、自说、因缘、譬喻、本事、本生、方广、希法、论议等十二部,使正法学士闻后得以出离。

  三、法教久住:在佛世,或在佛涅槃后,或在正法期过后,正行未灭、正法未隐,名为法教久住。

  四、法住随转:有力证正法者,证得正法后,如所证随转,能令学人随顺教授教诫,如是名为法住随转。

  五、他所哀愍:“他”是指施主,施主对行者起哀愍心,惠施随顺净命或衣服饮食等诸坐卧器具资具等。

  第三目 思惟暇满身难得

  且引《广论》本身所说善言来警惕《广论》的修学者,《广论》61页:【我今获得如是妙身,何故令其空无果利;我若令此空无利者,更有何事较此自欺、较此愚蒙而为重大?曾数驰奔诸恶趣等无暇险处,一次得脱;此若空耗仍还彼处者,我似无心,如被明咒之所蒙蔽。】有善根者,应当作如是思:暇满人身如此难得,我却得到了;得到了如是妙身,如果还是空无利益的话,那么我此生就是白来了;白来此生还不要紧,如果跟到了假善知识或恶知识,修习三恶道之法,譬如恶知识教我营利事业之法,恶知识教我鬼神相应的金刚舞,并教我以不净物供奉鬼神,恶知识教我无上瑜伽贪爱邪淫男女双修之法,恶知识教我食众生肉妄说为慈悲之法,恶知识教我无因论之缘起性空法而落入常见外道见中,恶知识教我外道修习明点气脉等无关佛法之外道法,恶知识教我虚妄观想起分之妄想法,恶知识教我以意识为常住不灭之常见法,恶知识教我以一切法空为证空性之法,恶知识教我常见、断灭见为中观之法,恶知识教我学佛不须证得实相即能成佛之法,恶知识教我只要背熟《广论》即能成佛之谬理;而自己却无心了知其邪谬,被明咒所蒙蔽,那岂不是很冤枉?

  龙树菩萨《亲友书》说:【人身难得法难闻,犹如盲龟遇浮孔;既获若斯希有身,宜应勤心听正法。】(《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茫茫大海当中,有一只瞎眼的乌龟,百年才浮出海面一次;刚好碰到一块小浮木,小浮木上刚好又有一个小孔,而盲龟的头又刚好钻过小木孔上来呼吸,这种机率几乎是小到不可能的遇到,但是现在却遇到了。在久劫生死中,能得人身又能听闻正法的机率如同盲龟遇浮木孔,人身难得今已得;得人身已,不一定能闻正法;正法难闻,如今既得既闻,就要好好珍惜,慎选真善知识,听闻正法,如理思量,如理修证,很快的就可以证得法界实相得无生忍,就可安稳而不堕三恶趣。并且进一步趣入第一义谛,证得无生法忍。生生增上修,地地增上学,最后成佛,这才是真正增上生与决定胜。

  现代所谓“学佛人”,由于过去生的善根具有八闲暇、十圆满,才感得今生有学佛的机缘;但这也是“学佛人”的不幸,感生在末法时期。世尊已预记末法时期,魔王将会派遣很多魔子魔孙,变现为比丘身、比丘尼身,或变现为白衣居士身,以弘扬佛法之名,行破坏佛法之实;众生又无择法慧,任凭魔子魔孙势力扩大,乃至支持魔所化现之说法师,以邪法笼罩整个佛教界。现在的佛教界正是这种现象,众生大多缺乏正知见而无简择慧故不能觉知,仍继续追随、支持破法的表相大师。学佛人具有暇满人身,却生于末法时期,虽然是不幸,但是却有不幸中的大幸:时值正法即将断灭之时,正好有正觉同修会之出现,由导师平实菩萨续佛慧命,宣说正法;短短的几年中,会中已有三百多位在家、出家弟子破参“开悟明心”,能作狮子吼。此后仍将会有更多狮子吼菩萨出现人间,来摧邪显正、正本清源,让三乘菩提的实修实证重现人间,使得众生具足正知正见,将一群又一群的魔子魔孙逐出佛教界、赶回他化自在天,让正法命脉于人间永续流传,直到末法最后五十二年,专迎月光菩萨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