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深信业果


  《十善业道经》卷1说: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娑竭罗龙宫,与八千大比丘众,三万二千菩萨摩诃萨俱。尔时 世尊告龙王言:“一切众生心想异故,造业亦异,由是故有诸趣轮转。龙王!汝见此会及大海中,形色种类各别不耶?如是一切靡不由心,造善不善身业、语业、意业所致,而心无色不可见取,但是虚妄诸法集起,毕竟无主,无我、我所,虽各随业所现不同,而实于中无有作者,故一切法皆不思议,自性如幻。智者知已,应修善业,以是所生蕴处界等皆悉端正,见者无厌。龙王!汝观佛身,从百千亿福德所生,诸相庄严,光明显曜,蔽诸大众,设无量亿自在梵王悉不复现,其有瞻仰如来身者,莫不目眩。汝又观此诸大菩萨,妙色严净,一切皆由修集善业福德而生。又诸天龙八部众等大威势者,亦因善业福德所生。今大海中所有众生,形色粗鄙、或大或小,皆由自心种种想念,作身语意诸不善业,是故随业各自受报。汝今当应如是修学,亦令众生了达因果、修习善业;汝当于此正见不动,勿复堕在断、常见中,于诸福田欢喜敬养,是故汝等亦得人天尊敬供养。龙王!当知菩萨有一法,能断一切诸恶道苦,何等为一?谓于昼夜常念思惟观察善法,令诸善法念念增长,不容毫分不善间杂,是即能令诸恶永断,善法圆满,常得亲近诸佛菩萨及余圣众。言善法者:谓人天身、声闻菩提、独觉菩提、无上菩提,皆依此法以为根本而得成就,故名善法,此法即是十善业道。”

  《十善业道经》是 世尊藉著对龙王的开示,劝戒众生要行十善业道。一切众生想法不同,造业也不同,才会有六道不同种类众生的轮回。众生的本心无形无相,不可见取,本来无自主、无我、无我所,却因所生之蕴处界不相同,显示出各自所造的业不同。众生本心如来藏从不造恶业,也不会造善业,因此应当说:没有一个真正造业者。了知这个道理,就应当勤修善业,善业所感生的蕴处界都是端正庄严,见者欢喜。世尊说:会中为何有佛、有大菩萨、有大比丘、有天龙八部众?一切皆由于修集善业福德而生;反观龙族众生形体有大、有小,色身粗糙等,都是由于身语意造诸不善业,随所造业而各自受报。因此,众生应当安住于正确的知见中而不动摇,不能再盲从大名声的邪师堕于断、常边见中;若能于福田欢喜供养,努力积集、培植福德,则虽生于龙族中,人天也会尊敬供养。世尊又说,菩萨有一法能断诸恶道苦,只要日夜常思惟观察善法,令善法念念增长,不能掺杂丝毫恶念,如此就能永断诸恶;善法圆满时,就能常与诸佛菩萨及其他圣众亲近。何谓善法呢?是说:一切的人身、天身、声闻菩提、独觉菩提、无上菩提的成就,都是以十善业为基础而修、而成就的,故称为善法。

  《菩萨优婆塞戒经》卷6说:

  身三道者,谓杀、盗、婬;口四道者:恶口、妄语、两舌、无义语;心三道者:妒、瞋、邪见;是十恶业,悉是一切众罪根本。若诸众生,异界异有,异生异色,异命异名,以是因缘应名无量,不但有十。如是十事,三名为业,不名为道;身口七事,亦业亦道,是故名十。

  是十业道自作他作,自他共作,从是而得善恶二果,亦是众生善恶因缘,是故智者尚不应念,况身故作?若人令业烦恼诸结得自在者,当知即是行十恶道;若有能坏烦恼诸结不令自在,是人即是行十善道。……是故智者应修十善,因是十善,众生修已,增长寿命及内外物;烦恼因缘故十恶业增,无烦恼因缘故十善业增。

  此段《菩萨优婆塞戒经》说十恶业道:杀、盗、婬为身三业,恶口、妄语、两舌、无义语为口四业,贪、瞋、邪见为意三业。业就是思的决定而产生了习惯势力之意思,由思之决定而使得有情造作身口业行,由此身口业行而能使得众生后世往生到善恶趣,故称之为业道;身三业、口四业,因为已经付诸于实行出来,由此身行、口行而对众生有了影响,因此既是业又是业道,而意三业则是纯然由意识、意根所想的,还没有身口的行为被造作出来,纯然是内心中行而无有伤害到他人,因此只是业而非道,总称为十恶业道,此十乃是一切重罪根本,反之而为即名行善;如此即能悖离十恶业道,即是善因缘。众生不论自作、教他作,或自、他共作,都可因此而得或善或恶的果报。若众生为烦恼所缚,即知是人行于十恶业道;若人能坏烦恼结使,即知是人行于十善业道。因此众生真修勤行十善业道,内则寿命增长,外则环境不受灾难等逼迫。众生因我、我所、恶见等诸烦恼的因缘,使十恶业增长,以致寿命渐减、外在环境常受灾难逼迫。

  十业道的轻重,《广论》131页说:

  本地分中说有六相,成极尤重。加行故者,谓由猛利三毒或由猛利无彼三毒,发起诸业。串习故者,谓于长夜亲近修习,若多修习善恶二业。自性故者,谓属身语七支,前前重于后后,属意三支,后后重于前前。事故者,谓于佛法僧诸尊重所,为损为益。所治一类故者,谓乃至寿存,一向受行诸不善业,未曾一次受行善法。所治损害故者,谓永断除诸不善品,令诸善业离欲清净。

  此段《广论》乃是依于《瑜伽师地论》〈本地分〉中所说抄袭来的。有六种业道比较重,六种是:加行、串习、自性、事、所治一类、所治损害。《广论》随学者在此处就要特别注意了:

  一、以加行故来说——如果是贪著世间钱财,以出家身来经商而做贸易事业,就是猛利贪毒;在家信徒投入这种由出家人出资经营的赚钱事业中,即是猛利贪毒的共业。如果遇到真正宣扬正法的实义菩萨僧出世弘法,将会间接或直接显示他们的错悟或未悟,因此难免会危害其既得利益,彼等众人则以瞋心诽谤,甚至以藏密诛法作法而欲诛杀之,就成为猛利瞋毒;如果深信喇嘛教外道邪法,或深信熟读处处具足断常二见的《广论》就可以成佛,就是猛利痴毒;因为《广论》中所说法义,都与声闻解脱道无关,更与大乘佛法成佛之道无关,由此猛利贪、瞋、痴三毒所发起之业,正好就是宗喀巴《广论》中所说的“成极尤重”的重恶业,《广论》的弘扬者及学法者,都应该依据《广论》的本质来自我检查,以免害己害人。

  二、以串习故来说——如果经年累月修习知见颠倒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及具足断、常见的藏密所谓的“中观”之邪见,及邪淫怪诞的《密宗道次第广论》双身法,也正是《广论》中宗喀巴引用《瑜伽师地论》中所说的“成极尤重”的重恶业。

  三、以自性故来说——身三业中,杀生重于不与取,不与取重于欲邪行;凤山寺的《广论》随学者,目前虽然短期内还不会违犯身三业的杀、盗、邪淫,但是多闻熏习两种《广论》的知见,其实已经种下了宗喀巴教导的西藏密宗外道法之种子,未来必定要进入密咒乘中修学无上瑜伽;将来进入密咒乘修行以后就不戒杀生、不戒邪淫,那时可就是“成极尤重”的大恶业了。至于口四业中,妄语重于离间语,离间语重于粗恶语,粗恶语重于绮语;而凤山寺的《广论》团体上位者,欺骗随学的学员说“熟读《广论》就可以成佛”,或说“福智法人事业就是利益众生的事业”,甚至推崇外道喇嘛们已经成佛,且是即身成佛,超胜于显教之佛,如此欺瞒众生而云如是等妄语,就是“成极尤重”的妄语重恶业。喇嘛们关起门来私下教授双身法及灌顶时所说言语,都是猛利绮语;当他们崇密抑显时,是在离间善良学人远离正法教导而改投密宗,则是猛利离间语。

  至于意业的三种业中,邪见重于瞋恚,瞋恚重于贪欲;而《广论》中的邪见可就非常多了,几乎随处可见,随举一例说明,譬如《广论》71页说:【如是以诸共道净相续已,决定应须趣入密咒。以若入密,速能圆满二资粮故。】入密而受持密乘独创的三昧耶戒,就不得不努力修学双身法,这是最大的邪见──成就猛利邪见,舍寿后决定会下堕三恶道;其他邪见亦是多如牛毛,此诸邪见将会在后面的诸章节中陆续举证出来加以说明。又在台湾各地《广论》团体之邪见,也是不胜枚举,如前所说的凤山寺《广论》团体的外道化、鬼神化、商业化等等以外,于中士道中的邪见也将会在后面逐渐举出,以救密宗行者。如是等等诸邪见,都正是宗喀巴所说“成极尤重”的大恶业,但宗喀巴却教人要一一修习触犯。

  四、以事故来说——《瑜伽师地论》卷9〈本地分〉中说:【谓如有一于佛法僧及随一种尊重处事,为损为益,名重事业。】这一点,学佛的人就要特别小心了,在尚未弄清楚真实佛法之前,“邪魔外道”这句话是不能随便跟随他人乱指控的,万一被指控的人是真实义菩萨,所说的法是真实法,而您骂他是邪魔外道,就是“成极尤重”的大恶业。不幸的是,这是藏密喇嘛与信徒们常常在犯的大恶业。尤其相似佛法易与众生相应,反而真实义唯与人数较少的有智者相应。一般众生不懂菩萨摧邪显正救护众生之善举,却迷信于喇嘛、仁波切恶意诽谤真善知识为“邪魔外道”,就盲目的追随著妄加诽谤,冤枉无知的成就诽谤贤圣的大恶业──成极尤重。自己应有的身口意行,有智学子当以法义内涵为简择依据,勿迷信喇嘛上师等而乡愿为之。

  五、以所治一类故来说——《瑜伽师地论》卷9〈本地分〉中说:【谓如有一一向受行诸不善业,乃至寿尽无一时善。】信受宗喀巴、喇嘛教的学人,就是这一类人,一向受持邪法,努力勤行邪淫双身法为目标;更有“精进”履行密法者,常常师徒乱伦、六亲乱伦,终其一生误认双身法为成佛的最胜道而不作忏悔,实质上成就极重恶业,死后必将往生恶趣中,彼等至今却都一无所知。有智慧的藏密学人,当自审思观察,应当知所对治。

  六、以所治损害故来说——《瑜伽师地论》卷9〈本地分〉中说:【谓如有一断所对治诸不善业,令诸善业离欲清净。】这就如同笔者一样,在深入了解经中所开示之佛法正义以后,自能发觉事情很严重,此时就应该赶快远离藏密诸邪法,并且努力改正、发露己过、殷重忏悔一切罪业、痴业,更能反过来努力弘扬正法,破斥邪说以救护仍被邪见笼罩之众生,如此改正之行,祈使诸佛菩萨冥佑加持摄受,以此功德回向恶业清净,如此诸善业才得快速增长,最后才能花开见佛,终于证得自性佛。往往有一种愚人,由于自己已经和喇嘛、密教上师合修过双身法,心中害怕被丈夫知道而导致严重后果;当有人举出自己供养的喇嘛或密教上师侵犯别人眷属,或上师被举发长期与女徒弟乱伦合修双身法时,自己身为女徒弟之一,明知这是事实,自己也确实与上师合修过,或是至今仍然常常暗中继续合修,却为了自己的面子,不想被人怀疑曾经与喇嘛、上师合修双身法,就极力为喇嘛、上师否认。这种常常发生的事情,其实是愚痴的表现;因为后世的极重果报正等著她们,帮助喇嘛、上师以外道法取代原本清净的佛法,是极猛利的大恶业;师徒乱伦的双方也都是极猛利大恶业的犯罪者。她们都不懂:发露忏悔以后永不复作,这个发露、忏悔二法都是大善业;而自己若一意覆藏到底,则是大恶业,不但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自己所崇敬的喇嘛与上师。密宗喇嘛、上师暗传双身法,并且实际上暗地里在合修;而密宗的法义自始至终也都是围绕著双身法在修的,一切前行起分的功夫修炼也都是为了双身法而作准备,这是密宗不争的事实。事实如此,而密宗的教义也是在在处处都证实这一点,因此,一切极力为喇嘛、上师辩解的人,在别人心中都会认定是曾经与异性上师合修双身法的嫌疑人;越为喇嘛、上师辩解,社会人士及亲友们越会这样认为。有智慧的密宗行者,应该采取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来做,因为后世因果是不讲人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