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目 四力对治


  《四法经》云:佛言:“慈氏!若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灭先所造久积过罪。何等为四?所谓悔过行、对治行、制止力、依止力。复次,悔过行者,于不善业行多所改悔。二、对治行者,谓造不善业已,极为善业,及余利益之所对待。三、制止力者,由读诵禁戒,得无毁犯。四、依止力者,谓归依佛法僧宝,亦不弃舍菩提之心,由能依止是力,决定灭彼罪等。”佛言:“慈氏!是为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灭先所造久积过罪。”[注:法称造,法护、日称等译《大乘集菩萨学论》卷10(CBETA,T32,no.1636, p.106,c29-p.107,a3)]

  这里所说的四力:

  一、悔过力者:由于往昔所造诸恶业习气种子无量无数,存于阿赖耶识中,此恶业习气种子随时都可能会现行,所以我们要破坏它,不要让它现行;又往昔曾经于诸亲友作过很多伤害之事,成为怨亲债主,这些怨亲债主都会成为修学正法时的障碍;因此修学佛法时要用各种忏法真诚忏悔,如大悲忏、三时系念、八十八佛忏、水忏、梁皇忏等等方法忏悔。

  二、对治力者:要经常读诵经文,胜解经义,依教奉行,多持楞严咒、大悲咒,造立佛菩萨圣像,于佛菩萨前多作供养,多持念佛菩萨圣号,触证空性心如来藏而入内门修习甚深佛法等等。

  三、制止力者:就是读诵禁戒,得无毁犯,并能守护身口意行,令诸恶业永不复作。

  四、依止力者:谓修三归依,发菩提心、受菩萨戒,并求证佛菩提果,由此依止之力,决定能灭先所造久积过罪。

  《广论》中也说要依《四法经》[注:案:汉译《四法经》共三个版本,皆无此段经文,乃法称所造《大乘集菩萨学论》卷10提及。]修四力对治,《广论》144页说:【慈氏!若诸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则能映覆诸恶已作增长,何等为四,谓能破坏现行,对治现行,遮止罪恶及依止力。】但是,依《广论》所解说的四法内容,却是曲解《四法经》,不可能对治恶业的增长,反而是让已作恶业更行增长。为何如是说呢?譬如:破坏现行力,《广论》145页说:【应由胜金光明忏及三十五佛忏二种悔除】。《胜金光明忏》是从《金光明最胜王经》卷2〈梦见金鼓忏悔品〉第四中所节录出,是个很好的忏悔文;但是唱颂此经文之前,必须先了解此经乃是第一义谛之法,此经不是宗喀巴所说“无因论的一切法空”邪见;如果要用此经文作忏悔,必须先了解五蕴十八界法的虚妄,以及如来藏的真实,否则作忏仍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而宗喀巴主张意识是不生灭心,并且不许有第八识如来藏存在,都与此经的法义相违,在我见如此深厚,并且错解此经真义下,在表相上以此经文唱颂作忏,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又《三十五佛忏》是出自《决定毗尼经》,本来与《观药王药上二菩萨经》中的五十三尊佛合称八十八佛,为汉地佛门主要而且很普遍的忏悔文。如果只依《三十五佛忏》,则必须依《决定毗尼经》原文次第作忏悔,绝不能改变经文一字;若擅自改变经文,则如同魔说。但是藏传佛教三十五佛忏文有作如是解说:“宗喀巴大师修顶礼时,亲见三十五佛现身空际,而后乃造修观仪轨,佛名前后略有不同,亦依藏仪微有移动,顺序观修故,不得不尔。”依藏传佛教仪轨而作改变,又加注观想仪轨等等,以适应无上瑜伽双身修法,如是等同魔说之忏悔文,如何能忏除诸恶业?而宗喀巴谎称亲见三十五佛现身,赞同他的双身法,全都是夜叉、鬼神假冒佛菩萨名义示现,用来欺瞒学佛人,只是自欺欺人之谭。

  《宗喀巴大师传》39页有说:【时又画三十五佛,画师不知身色及手印等,曰:“如何画之?”请问大师,师祈祷之,诸佛毕现,遂以所见者而画之。】谎称所见鬼神为亲见诸佛,或者根本全无所见而谎称有所见之后,经过宗喀巴的修改,本来应当是三十二大人相、八十随形好的金色光明、佛佛道同的庄严之像,却变成了五色杂陈的罗刹、夜叉等等鬼神所化之像,例如:“金刚不坏佛,诵时观想此佛住于上方,其身黄色,二手结说法印,一切相好庄严趺坐。作是观想,能消过去世中一万劫罪业。”其余尚有红色、蓝色、白色、绿色等色身颜色,所结之手印,又是双身修法的手印,你说这难道不是鬼神所化现的假佛吗?真佛绝对不是这样子的。因此,以宗喀巴讲的《三十五佛忏》作忏悔,不但不能忏除诸恶业,反而是增长恶业,是增长鬼神相应种子的恶法,舍报后在未来世必定成为诸罗刹、夜叉等等鬼神的眷属。这也是藏传佛教以自己创造的外道法,用来取代佛教的正法。

  又第二力者,《广论》145页宗喀巴说:【依止甚深经者,谓受持读诵般若波罗密多等契经文句。胜解空性者,谓趣入无我光明法性,深极忍可本来清净。】受持读诵般若经,有助于对治现行,但非究竟,因为般若诸经并非宗喀巴说的甚深经,与宗喀巴所谓的般若法义完全不同故。而且,般若仍不是最甚深经,第三转法轮的增上慧学一切种智才是最甚深经;然而宗喀巴在《了义不了义善说藏论》中,却诬谤第三转法轮最甚深唯识增上慧学诸经是不了义经。《解深密经》中已说般若经是有上有容之法,其意思是般若经之上还有更深妙、内容更广的经,是故《解深密经》说般若经相对于第三转法轮经典,是不究竟之法。因此,如果能受持读诵三转法轮方广诸经,才是依止最甚深经、最了义经,才是真正能够对治现行之断除,乃至能断除习气种子及无始无明随眠。又真能持诵般若经,主要的还是在于触证经中所讲的“非心心、无心相心、金刚心、无住心……”等名所说的第八识心,而非宗喀巴所说的,仅是嘴巴念诵而已。

  又《广论》145页宗喀巴说:【胜解空性者,谓趣入无我光明法性,深极忍可本来清净。】这句话表面上看是正确的,但是宗喀巴所说的空性,却是一切法无自性,无自性故空,所以他说的空性就是一切法无常故空的一切法空,与断灭空一样,又与他所建立意识心常住不坏的说法自相矛盾。这也与佛说的不一样,佛说的空性是阿赖耶识,阿赖耶识本体如虚空、无形无相,却有真实体性,能生一切法,故说为空性。了解了空性,进而求证空性,证得空性而于甚深空性安忍不退转,这才是真正的能够对治现行。如果按照宗喀巴所认为的以一切法空为空性,则成为断灭见外道;但宗喀巴又说意识是常住不灭的,又具足常见外道见。

  同页宗喀巴又说:【依念诵者,谓如仪轨念诵百字咒等,诸殊胜陀罗尼。此复乃至见净罪相,应当念诵。】藏传佛教之百字明咒,不必作另外的说明,只抄录一段吾师 平实导师所著《狂密与真密》1197页所描述即可明白,如云:

  密宗各派一向倡言:“念诵百字明可以忏罪”,然实念诵百字明者,乃系向鬼神忏悔,趋向鬼神道尔,何忏之有?何悔之有?而密宗诸人普皆不知其意涵,乃竟以“密宗有此百字明忏悔法门”而自豪。今将百字明之意译颂文列出,以供有智之人判断之,自知其意之邪谬也:

  敬礼大金刚密誓(敬礼双身修法之护持者——吓噜噶),顿然显自性清净(顿然显出淫乐空性之自性清净),于大金刚心佛位(于成就第四喜之大金刚心佛位),令我得坚固安住(令我可以不泄明点而得坚固不软,因此安住大乐而不中断),令我显真实自性(令我显出乐空不二之真实自性),令我具最极胜乐(令我具足第四喜之最极胜乐),令我显广大自性(令我显出乐空双运时之觉知心广大自性),令我随贪之自性(令我永远随顺贪欲之自性),令我得一切成就,令我成一切事业,令我心具足大勇,令我起五智大用。大善逝一切如来,金刚本体(谓男人性器官勇猛不泄之本体,于女性则谓为金刚莲花本体。)莫舍我,令我住金刚自性,具大密誓大勇心,于法无生本体阿,起空乐大智慧吽,降伏一切魔仇呸。(35-172) [注:引自平实导师《狂密与真密》第四辑,其中(35-172)乃是原文引自《曲肱斋全集》(四),陈健民著,徐芹庭编,普贤王如来佛教会,1991.7.10出版精装本,页172。详细内容说明,请参阅《狂密与真密》四辑。]

  如是百字明之意译,已可具足显示其意涵──以双身法之修证,及以双身法之精进合修,作为密宗行者忏悔罪业之意涵也。而双身法之邪淫荒谬,世间万法无有能出其右者,绝非佛菩萨之所传者;吾人可以确定:百字明必是鬼神、夜叉假冒诸佛菩萨形像及名号而妄传者。如是百字明之忏悔法,越是勤加忏悔者,越是堕落,离佛道越远,云何而可言为更胜于显教忏悔之法?无是理也,有智之密宗行者当深思之!

  此段引文即可以显示密宗百字明之不如正理。

  如是密宗之三十五佛忏与百字明忏悔法,无论是日日忏、月月忏、年年忏乃至百年忏,一定无法得净罪相,反而更加堕落。所以忏悔必定是要如理如法之忏法,如大悲忏等而作忏悔,才能把罪恶忏除清净。

  又如诽谤正法者是极重罪,更要当大众面前忏,对众忏后更要天天忏,直到见好相为止。什么是好相?如《梵网经》卷2说:

  若有犯十重戒者,教忏悔。在佛菩萨形像前,日夜六时诵十重、四十八轻戒,若到礼三世千佛得见好相者,若一七日、二三七日乃至一年,要见好相。好相者:佛来摩顶、见光、华、种种异相,便得灭罪。若无好相,虽忏无益。

  这是《梵网经》说的“见好相”。而《广论》145页说:【好相者如《准提陀罗尼》说:“若于梦中梦吐恶食,饮酪乳等,及吐酪等,见出日月,游行虚空,见火炽燃,及诸水牛,制伏黑人,见苾刍僧苾刍尼僧,见出乳树、象、牛王、山、狮子座及微妙宫,听闻说法。”】《准提陀罗尼》是密教的仪轨,若依《准提陀罗尼》所说的梦见好相,有时很难作准确的观察,因为平常人也有可能梦见如是景象。

  又第三力者,宗喀巴说:【谓正静息十种不善。】于密宗道修行者中是不可能作到的。其实十不善业的静息,并不是藏传佛教修行人做不到,而是藏传佛教的法义及戒条规定,使藏传佛教修学者不得不继续造作不善业;在藏传佛教中,除了偷盗之外的九种不善法,所有人都必定要努力修加行的,譬如:藏传佛教口说倡导慈悲心却鼓励要吃众生肉;倡导清净修行却规定要师徒、师兄姊一起乱伦合修乐空双运……等,前已细说,此不再赘述。

  又第四力者,宗喀巴说:【谓修皈依及菩提心。】之前也多处叙述藏传佛教归依之不如理处。藏传佛教归依之三宝、四宝,其实都是归依鬼神、供养鬼神及上师;祈求鬼神加持色身健康、生意兴隆,其结果是被鬼神所系缚,死后终于下堕恶趣。至于藏传佛教的发菩提心,于本书前章已有描述,并将在本书说明上士道时再详细评论之。不过,此处再引吾师 平实导师于《狂密与真密》1201页的一段文,作为本书下士道菩提心之结语,谓:

  发菩提心者,乃是发起勤求佛菩提之决心,方名发菩提心;宗喀巴则以诵咒而谓为已发菩提心,违佛真旨也。而胜义菩提心乃是一切有情本自具足现成运作之第八识如来藏,佛于般若诸经中说之为空性,宗喀巴则谓:“所观想心中月轮上之金刚,即是空性之本体”,显然误会空性之真实义也。

  密宗所说之发菩提心,悉皆不在真求佛道上用心,而在沦堕欲界最粗浅境界之淫乐上用心,而狡辩为“乐空双运、乐空不二”之即身成佛法。然而实与佛说空性之正理完全违背,亦与佛说二乘解脱道之涅槃正理完全违背,应名真发轮回之心者,绝非真发菩提心者也。

  宗喀巴复令密宗行者依于庆喜藏之邪说[注:案:本书于上士道之平议时将会作说明。 ],而于观想月轮之情境上用心,误认所观想之月轮为世俗菩提心,妄配所观想月轮上之金刚为胜义菩提心,知见肤浅若此,云何密宗黄教诸人推之为“至尊”?其实乃是于三乘佛法俱未入门之凡夫也,有智之人何堪受此诳骗、而续修彼黄教宗喀巴所传之双身修法及观想之法?是故一切有智之密宗行者,当速探究三乘佛法中发菩提心之真正意旨,当速探究三乘佛法中实证胜义菩提心之真正意旨,莫为密宗邪谬知见之所诳惑。

  这是给宗喀巴的随学者的当头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