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目 自利利他


  善男子!未得道时,作如是观,是名为悲。若得道已,即名大悲。何以故?未得道时,虽作是观,观皆有边,众生亦尔。既得道已,观及众生皆悉无边,是故得名为大悲也。未得道时,悲心动转,是故名悲;既得道已,无有动转,故名大悲。未得道时,未能救济诸众生故,故名为悲;既得道已,能大救济,故名大悲。未得道时,不共慧行,是故名悲;既得道已,与慧共行,故名大悲。

  佛说未得道与得道后的悲心完全不同,得道者即是已经成就佛道,故所观众生无量无边;于众生平等舍,悲心已无有动转,又于一切众生能作大救济,一切时都与般若慧共行,是故所行之悲名为大悲。因此,菩萨说法利他,必先自悟、然后利他,使自他同蒙久远世都不会消失的法益,菩萨如此才是真正自利利他,才能迅速成就佛道,要成就佛道就必须要先从证悟法界实相开始,方可内门行成佛之道。此段经文平实导师于《优婆塞戒经讲记》第1 辑中,有详细胜妙之开演,学人可向各大书局请购恭读。

  中观应成派宗喀巴、达赖喇嘛以及在台之凤山寺广论团体、印顺法师等,都属于《佛藏经》〈净法品〉所说【身未证法而在高座,身自不知而教人者,必堕地狱】之人。

  又如《维摩诘所说经》卷1 所说:【自疾不能救,而能救诸疾?】是故菩萨欲以正法利益众生之前,必先求自悟,悟后才能真实说法而无乖谬,如是方能真利众生故。

  《菩萨优婆塞戒经》卷 2 又说:

  善男子!能说法者复有二种:一者清净、二不清净;不清净者,复有五事:一者为利故说、二者为报而说、三者为胜他说、四者为世报说、五者疑说;清净说者复有五事:一先施食然后为说、二为增长三宝故说、三断自他烦恼故说、四为分别邪正故说、五为听者得最胜故说。善男子!不净说者,名曰垢秽,名为卖法,亦名污辱,亦名错谬,亦名失意。清净说者,名曰净洁,亦名正说,亦名实语,亦名法聚。

  未证悟者说法往往不清净,常常偏离第一义,或常常偏离真正的解脱道法义,故而落在有所求而非清净说法;如是说法者则会如《佛藏经》卷2〈净法品〉所说:

  复次舍利弗!不净说法者不知如来随宜意趣,自不善解而为他说,是人现世得五过失;余人不知,唯得天眼比丘及诸天所知。何等为五?一、说法时心怀怖畏,恐人难我;二、内怀忧怖而外为他说;三、是凡夫,无有真智;四、所说不净,但有言辞;五、言无次第,处处抄撮,是故在众心怀恐怖。如是凡夫无有智慧,心无决定;但以憍慢微小因缘,求于名闻;疑悔在心而为他说,是人长夜自受贪欲、瞋恚、愚痴毒箭。……自以忆想分别教人:“此是佛法,此是圣道。”如是痴人则为诽谤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如是痴人名恶知识,不名善知识。……舍利弗!置此阎浮提众生,若人悉夺三千大千世界众生命,不净说法罪多于此。何以故?是人皆破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助魔事,亦使众生于百千万世受诸衰恼,但能作缚,不能令解。当知是人于诸众生为恶知识,为是妄语,于大众中谤毁诸佛。以是因缘堕大地狱。

  中观应成派宗喀巴、达赖喇嘛、印顺法师、日常法师等人,正是以上经文所说恶知识的最佳事例;都是自未证悟空性心如来藏,而为众生说不清净法,乃至对三乘菩提根本的如来藏妄加诽谤而成为谤法、谤佛者;佛说如是人等现前具有五种过失:一、心生恐惧,害怕已悟者责难。二、说法时胆颤心惊。三、只会说世间法的相似佛法,无真实般若智慧。四、善于言说文辞用心,却言不及义。五、说法东拉西扯,没有前后次第。这些人在大众面前,心怀恐怖,是因为自知是未证悟的凡夫,没有般若智慧故;又不直心,于正法妙义优柔寡断,只为名闻利养,贪瞋痴慢疑等烦恼俱全。

  譬如中观应成派宗喀巴等人误解佛法,把常见外道法及断见外道法都当作佛法,又把欲界最低层次的双身法男女欲当成圣道。又如新竹凤山寺日常法师等,把世间与众生争利的营利事业说为佛法,把一神教及儒家思想当作圣道;这些事实,都可以从福智之声出版社所出版的《福智教育园区理念》一书中的说法得到证实。佛说:“如是痴人是诽谤过去、未来、现在诸佛的人,如是诸人是恶知识,不叫作善知识。”佛这段开示是说:“自己未证空性心如来藏,而为众生不清净说法的人,他的罪过比一个阎浮提中的凡夫众生,起恶心而把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杀害的罪更重。”为何这么说呢?佛说:“这些恶知识都在破坏三乘菩提果,并且帮助魔的坏法事业,让众生于长久世中衰损苦恼,让众生长劫为烦恼所缚,不能得解脱。这些不净说法的人,是众生的恶知识,是说妄语的人,在大众中谤佛的人;由于这个因缘,殁后当堕大地狱中受苦。”

  不论是演说大乘法佛菩提道,或是演说二乘法解脱道,凡是否定本识如来藏而说四圣谛诸法者,其本质都是断见外道法;以断见之法说为佛法,是不净说法者,所说绝非佛法。这类不净说法者,他自觉所堕是断见外道法,故又建立意识为常住不坏之心,因此又堕入常见外道法中,如同常见外道一般教导众生认定意识是常住法,这些人都是恶知识;中观应成派始从佛护、月称、寂天、阿底峡、宗喀巴、达赖喇嘛等等,乃至在台之印顺法师、凤山寺“广论”团体的堂头法师等等,都是否定如来藏者,都是成就破坏三乘佛法根本之大罪者;这些人知见不净所说的法,必将贻害众多学法者,让众多随学者于后际无量世中,不能与佛道相应,是故佛说:【舍利弗!怨虽夺命,但失一身;如是痴人不净说法,千万亿劫为众生作大衰恼。……不净说法者得罪极多,亦为众生作恶知识。】有智学子应审慎思惟观察之。

  《菩萨优婆塞戒经》卷 2 说:

  菩萨摩诃萨先自除恶,后教人除;若不自除,能教他除,无有是处。是故菩萨先应自施、持戒、知足、勤行精进,然后化人。菩萨若不自行法行,则不能得教化众生。

  因此,菩萨悟后发大悲心时,要先广读诸佛菩萨所说经论,广行六波罗蜜多。求悟真如、佛性来贯通宗、教二门,理事圆融,定慧等持,体性相用融通无碍,如此而为大众清净说法,才不会误导众生,才是真正自利、利他的菩萨。如宗喀巴、达赖、印顺、日常法师……等,未悟言悟,未得谓得,自己造大妄语业及妄说邪见,还要误导众多众生随同向下沉沦,佛说如是等人当堕大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