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目 《广论》解释龙猛意趣


  如何解释龙猛意趣。般若经等宣说诸法,皆无自性无生灭等,其能无倒解释经者厥为龙猛。解彼意趣有何次第。答:佛护、清辨、月称、静命等大中观师,皆依圣天为量,等同龙猛。故彼父子是余中观师所依根源,故诸先觉称彼二师名根本中观师,称诸余者名随持中观师。……雪山聚中后宏教时,有诸智者于中观师安立二名,曰应成师及自续师。此顺《明显句论》非出杜撰。故就名言许不许外境定为二类。若就自心引发定解胜义空性之正见而立名,亦定为应成自续之二。

  若尔于此诸大论师应随谁行,而求圣者父子意趣。大依怙尊宗于月称论师派。又此教授随行尊者之诸大先觉,亦于此派为所宗尚。月称论师于中观论诸解释中,唯见佛护论师圆满解释圣者意趣,以彼为本,更多采取清辨论师所有善说,略有非理亦为破除,而正解释圣者密意。彼二论师所有释论,解说圣者父子之论最为殊胜,故今当随行佛护论师月称论师,决择圣者所有密意。

  宗喀巴以自己的意思妄称是 龙猛菩萨意趣,他认为:“二转法轮般若诸经是无自性,无自性故无生灭,无生灭即是《无尽慧经》说的无生,就是了义契经。”宗喀巴又错了!其实诸法无自性,是说诸法是所生法,所生之法就没有自在性,不能自己要生就生,要灭就灭,也无法出生他法,故说之为无自性;所以有生灭的法,才说为无自性。而宗喀巴真是文字障重的人,读不懂《般若经》的意旨,才会说:“般若经等宣说诸法,皆无自性无生灭等。”其实般若经也说诸法是有生灭,灭已成空,所以才说诸法无自性,宗喀巴等不能随便乱说:“诸法无自性无生灭。”

  又般若经所说的诸法空相,是依于蕴处界诸法坏灭而不存在了才说为空,所以说诸法无自在性,因此不能说无自性就是无生,因为无生之法是本来就在、法尔如是而不生灭的。

  真实无生之法只有绝待的一法,即是《般若经》说的非心心、无心相心、菩萨心、金刚心、无住心、真如等等,这些全都是阿赖耶识如来藏的异名。因此 龙猛菩萨意趣不是仅说般若诸经是了义契经,而且是宣说无生之法的种种体性者才是了义契经。也唯有无生之法才是中道性,圣 龙猛菩萨所造诸论中,也都在宣说这个无生法的中道体性。

  宗喀巴等否认有阿赖耶识,如何能了知 龙猛菩萨意趣?龙猛菩萨所解释的《般若经》,宗喀巴等人当然一定是看不懂的。怎么说呢?《般若经》中说有“非心心”、“无心相心”、“菩萨心”、“金刚心”、“无住心”、“真如”等等,都是阿赖耶识的异名,宗喀巴从来都不知道。阿赖耶识自体本来无生,却能出生蕴处界诸法,诸法有生灭故说为无自性;又诸法是依于阿赖耶识而有,因此诸法与阿赖耶识不一不异,阿赖耶识本来无生,故说依附于阿赖耶识的诸法也是无生,因此 龙猛菩萨的意趣是:“依于阿赖耶识而说诸法无自性、无生灭”,而宗喀巴否定了阿赖耶识而说“诸法本来无自性无生灭”,是绝对错误的。

  又所谓中观派、唯识派,乃是后来声闻佛教的部派分裂后,那些声闻凡夫僧误解了大乘法义而各执己见,然后相互攻击才出现的名词,圣 龙猛菩萨与圣 提婆菩萨被宗喀巴称为根本中观师[注:根本的意思就是说他:不属于自续派也不属于应成派,而是此二派的根源。]想必他们自己也会觉得很讶异,因为 龙树与 提婆师徒都是弘扬如来藏妙义的菩萨,而 龙树偏重如来藏的中道观,提婆偏重如来藏的一切种智,师徒之间的法义却没有丝毫矛盾或冲突。其实,圣教中并无中观、唯识的分别,只有修学次第浅深的不同而已。至于天竺的佛护、月称、清辨、静命等六识论论师都未证空性,所造的《中论释》、《明显句论》、《分别炽燃论》、《中观庄严论》等等,全都已偏离圣 龙猛菩萨《中论》的意旨,错解了《中论》又怎么能如实解释 龙猛菩萨的意趣呢!本来圣 龙猛菩萨与圣 提婆菩萨所造诸论中未曾说外境有无;六识论错误的中观传入西藏后,更于后弘期依于月称论师之《明显句论》,才分为应成与自续二派;应成派师承佛护、月称等论师,自续派则承袭清辨、静命等论师。他们认为自己的主张,以名言来说,自续派主张外境实有,应成派则主张外境实无;以胜义来说两派都主张内心无自性。中观应成与中观自续二派,虽各有主张,但本质都是喇嘛教的六识论外道法,不是正统佛教的八识论正法,与 佛所说依第八识演述的实相中道观大相背离。

  自阿底峡及其弟子种敦巴、博多瓦、霞惹瓦,一脉相传至宗喀巴,都是依佛护、月称的邪见来曲解圣 龙树菩萨之论,还说为最为殊胜的解释;但是月称所造《入中论》解释圣 龙树菩萨之《中论》时,却不知圣 龙树菩萨之真正意趣在哪里,此部分,将于下节随顺宗喀巴所举《中论》第18 品为例说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