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

11、认清西藏密宗喇嘛教的底细—概说密宗系列(一)


  11.认清西藏密宗喇嘛教的底细—概说密宗系列(一)

  ───────────────────────────

  目 录

  一、概说密宗……………………………………………01

  二、明点脉气无上瑜伽是密宗修法之根本……………14

  三、密宗之两重秘密……………………………………19

  四、后来居上之密宗……………………………………32

  五、密经及密续之主要意旨……………………………38

  六、密宗之三昧耶戒……………………………………44

  七、生起次第成就方可修行双身法……………………58

  八、迂回曲折离奇之密法………………………………66

  九、淫乐之双身修法为密宗之中心思想………………76

  ───────────────────────────

  一、概说密宗

  本书所说之密宗者,乃谓今时弘传于人间之密宗,非谓佛法中证得密意之秘密宗旨也。密宗之初始,本是藉诸密咒真言、藉助诸佛菩萨及护法龙天之力,以求达到世间之身心安乐,而免产生佛法修行上之障碍,是故初始唯有藉诸密咒求护法神护持之法与仪轨,非如今日密教之法义组织严密。密宗法义之组织严密,乃是经由后来之日渐增补、及蒐集外道法与佛法名相之后,再蒐求外道男女合修淫乐之双身修法理论而纳入佛教中,然后以此双身修法之理论而前后贯串之,方有今日之规模,非如显教之三转法轮而圆具三乘菩提一切法,亦非如显教之于四阿含中已隐显函盖三乘一切法;故说密宗诸法乃是后来之凡夫俗子,依于妄想而建立增补之虚妄法,并非真正之佛教。

  密宗所说法义之荒诞不经,真可说是匪夷所思,乃是索隐行怪之宗教,本质并非佛教。而其所说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则又完全悖离三乘经典之真实义理,误导众生极为严重,令诸学人久修佛法而无所证,并且渐入歧途,沉溺于三界有漏有为法中;修之愈久,陷溺愈深,不能自拔,必将导致永世轮回、乃至堕落三途,贻害学人极为严重。

  然而如是严重事实,少人能知;乃至密教内外或虽有人知之,而不敢言;诚恐据实言已,招致密教人士之群起而攻、百般辱骂、乃至害命;唯有默志于心,尚不敢公开明说,何况敢形诸笔墨文字?由如是缘故,致使密宗之实质,长久以来不为一般学佛者所知,乃至高级知识份子如陈履安先生者亦受蒙骗而不能警觉。

  如今世界资讯发达,学人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基本佛法已普遍被一般学人所知,若有人能不畏密宗强大势力,敢出面据实指陈密宗法义之邪谬处,令密宗一切法王活佛仁波切皆不能置喙,令一切学人皆能理解密宗法义之邪谬所在,则能使诸显宗学人不须舍显就密——不须从正法中转入邪道;亦能令诸密宗学人乃至一切法王仁波切回归正法,则古来密宗学人误入歧途、久修无证,或误修误证、犯大妄语业而导致舍寿入地狱之情况,即可渐渐消除;古时天竺佛教灭于密宗手中之故事,便不会再重演于今时之台湾乃至未来之中国大陆,佛教法义便可保持纯净;此后千年之佛教流传亦可无虞,今时后世广大学人亦可免于古今密宗邪见之遗毒。

  是故揭露密宗邪见、加以辨正邪谬之事,意义深远而且重大,佛教界一切大德皆不可等闲视之。余今造此书者,意实在此,普愿一切长老、大德、诸方学人、密宗一切法王学人,皆能体察余之至诚,如实探讨密宗之本质及法义之邪谬,捐弃成见,共为佛教之久远流传而携手努力,造福今时后世学人。

  复次,密宗之一切学人特须警觉及探究:我入密宗之门学法修法,目的为何?若目的乃是为求世间法之强身及男女欲之享乐,则可不须在意余之所说,可以继续修学密法;若学密之目的,是为修学解脱道及佛菩提道,则应舍密就显,不可再存身于密宗之内,盖其所修诸法皆属似是而非之邪见法故。若必欲留于密宗之内修学佛法者,应俟密宗之法义邪谬修正之后,方可修学,否则皆必误入岐途,于佛法之修证,必定空无所成;乃至破毁菩萨重戒——双身修法是故意邪淫故;及成就大妄语之未来无量世无间地狱长劫尤重纯苦重报——密宗内一切即身成佛法之修证皆是大妄语业故。由是正埋,余今呼吁一切密宗学人,应先探究自身学密之目的,而后冷静探讨密宗法义是否符合佛法二主要道之真意,然后瞋重决定自己之去留,如是方为有智之人也。密宗中人若未读完本书内容,辄先诽谤者,名为无智及情执深重之人也,不知内涵便作评论故。

  密宗之邪见极多,要而言之,以应成派中观之无因论邪见、及无上瑜伽双身修法之即身成佛邪见为主要。其次则是索隐行怪之行径。蒐罗一切外道所修、种种稀奇古怪之世俗邪见法门,纳入佛法中,以之作为佛法之修行法门 譬如求甘露、迁识法……等,以之作为佛法修行上之证量,其实与佛法之修行完全无关。由其行径古怪,违背佛法之理论与真实修行法门,故说密宗是索隐行怪之宗教。

  复次,密宗之见、修、行、果,俱皆错误;灌顶诸法亦无实质意涵;而彼所传迁识法,谓可由空行母将学人之本识迁往空行净土或极乐净土者,亦属虚妄想,而密宗之《大日经、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三昧大教王经》所说之观想本尊成佛已,即名已成究竟佛者,更为虚妄。求降甘露之法,则是欲界天之有为法,与佛法无涉;至于五甘露等,更是荒谬淫秽之邪见妄想,无关佛法。

  以肉身成佛而说肉身即是法身者,更是无稽;气功拙火之修炼,亦与佛法无关;观想中脉明点为菩提心、以明点为阿赖耶识持命持身者,亦是外道妄想,非佛法也;修练宝瓶气,欲成就禅定之四禅八定者,亦是外道虚妄想,完全无关佛法也。

  至于宗喀巴将佛道次第颠倒,谓三转法轮诸唯识经典为不了义法,以二转法轮般若经典之“中观总相智”为究竟法,而密宗黄教行者普皆信受下疑,非是有智之人也。宗喀巴于《入中论善显密意疏》中,引述显教诸经,以证成其所主张“无第七八识”之说,亦皆是断章取义,曲解显教第三转法轮诸经之佛意;完全不知“第三转法轮诸唯8识经所说诸法乃是证悟般若中观者证悟般若总相智后所应进修之一切种智”,反诬最究竟了义之一切种智唯识真义为不了义法,藉此邪说而否定七八二识,令人不能责其为未晤般若者。又不知般若中观所说乃是第八识如来藏之中道性,妄谓“无如来藏”之“一切法空”即是般若之主旨,完全误会般若正义,名为不知不证般若之凡夫也。

  宗喀巴更规定黄教之上师资格,以其人之大小香(大小便)不臭而有香味者为能否担任上师之标准,如是立论极为荒唐;而宗喀巴所说秘密灌顶中,使用四脉流物(大香、小香、上师与师母或明妃在灌顶坛行淫后所流出之精液与淫液)置于弟子舌上,谓由“尝彼而生妙乐三摩地”,更为荒诞不经。而彼密宗学人学至最后阶段之大乐光明、无上瑜伽、空乐双运时,对宗喀巴等祖师所传授:淫乐遍身持久不退、而能于极乐触觉中乐空双运,并体会乐空不二者,即是成就正遍知觉,以此为即身成佛之无上秘密法;竟然信受不疑,令人怀疑密宗行者究竟有无智慧?世俗有智之人尚能了知其谬,而学佛之人为学智慧,竟不能了知其谬,岂非颠倒?二乘人虽无般若慧,亦知应断除欲界贪,乃密宗“超越三乘”之无上密法,竟反而贪著欲界爱,空言“以欲制欲”而远离三乘佛法,非是有智之人也。

  至于天竺密宗月称“菩萨”及宗喀巴之恣意否定七识与八识,令三乘佛法堕于断灭论及无因论中,已非荒唐而已,直是破坏佛法根本、谤菩萨藏,《楞伽经》中佛说如是人已成一阐提人,而诸密宗行者竟然毫无怀疑、信受奉行,随之否定七八二识,随于宗喀巴等未悟祖师成就一阐提罪。

  如是,始自天竺,中及西藏,今至全世界延续不断之密宗、种种荒谬邪见及破坏佛教正法诸行,少人知之,而无人敢公开明说。佛教历经密宗如是长久以来之种种破法及摧残,辗转传至此土,实质法义几已灭没,少人能知能讲佛所宣示之三乘法义,哪堪于此一息仅存之际、更遭密宗以种种外道法取代正法而加以摧残?

  若无人出而摧邪显正,匡复实质了义正法,则昔年天竺佛教灭于密宗手中之故事,仍将重演于今日之中国,误导十余亿人;乃更随于密宗之弘传全球,必将于后世误导全球学人;吾人若不加以辨正邪谬,致令全球学人普皆信受密宗邪法时,后必致使佛教了义正法永灭于此世界。

  吾人若无慧眼法眼,见不及此,则任令如是故事重演,亦无过失,若已明见及此,却不肯挺身而出、力挽狂澜,则是忘佛祖恩,负佛法义,非真佛子也;由如是理,今造《狂密与真密》一书,以求上不负佛恩,下不负祖恩法恩众生恩,异日舍寿时面见 世尊,得无愧咎,欢喜顶礼,依 佛指示随处受生,再行菩萨正行;斯乃余之心行,普愿人天共鉴、显密学人悉皆照烛,同归正道,皆得法益。(以上摘录自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1辑,页1-7,正智出版社。)

  二、明点脉气无上瑜伽是密宗修法之根本

  明点与气功乃是密宗即身成佛法——无上瑜伽双身修法——之基础,由明点及脉气之修证完成,乃可修习无上瑜伽;由修习无上瑜伽双身修法,则可证得“佛果”,故说明点、脉气、无上瑜伽乃是密宗修行法门之根本,密宗以无上瑜伽之即身成佛法门为主要思想故。至于气功之修法,读者若有兴趣,可迳参阅《藏传密宗气功》之说明,此书不作转述。

  密宗祖师妄以为练就明点气功后,即可成就世间果之四禅八定、生欲界天乃至色界无色界天。如《道果——金刚句偈注》所说:修学气导引道,界甘露导引道、脉字导引道,谓能证得四禅八定,并能“融入大佛母般若波罗蜜母等之宫殿,觉受法身、且解二执”,证得法身及解除人我执与法我执。(详61-37l、487、492、493)

  又妄以为可藉明点气功及观想脉字之成就而离三恶道、成就出世间果,成为“不颠倒菩萨”(6l-478-491)妄以明点气功之成就,可以成就般若波罗蜜而离能断与所断。(61-494、495)妄谓依身中脉轮可以成就四种净土。(61-552、553)

  又误以观想所成之明点为菩提心,如宗喀巴所造《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云:【粗细生起次第究竟后,依仗智印亦能将菩提心从顶降至秘密下端(龟头或阴蒂。女方有时非指阴蒂,而言子宫口——海螺脉)……】,菩提心乃是众生本有之第八识——阿赖耶识——此心无形无相,云何能藉观想而变成明点?此菩提真心与众生十八界同时同处遍在,无一界不遍,云何能藉意识之观行而变成明点、聚于肉团心间?或降入密处海底轮?无斯理也;而密宗自噶当派始起,乃至后来分裂为四大派以来,悉皆如是错认明点为真菩提心,

  完全违背三乘经典之圣教量。

  密宗古今诸师皆以为明点之修行,辅以因灌、道灌、慧灌、无上密灌,及脉字之观想,可以成就佛地之三身四智,(6l-559-561)其实与佛法成佛之道无关。亦如密勒日巴之口诀云:

  耳传能诠之口诀,心底深处受纳时,如盐溶水成一味。智慧于内开显时,是非疑惑顿时断,根本后得梦醒觉,深观产生大乐时,所显诸法自解脱、如水蒸汽消太空。……本来明体智慧现,明朗如净水银镜。……解脱取舍诸行时,以心离作安然住,……此时境识各自分,如分马群与牛羊,心与蕴聚系绳断!我已利用人身宝,瑜咖行道事已毕。(4-3-480)

  其实是以意识观想明体住于乐空不二之境中,作为已经成佛之修证;如是密勒日巴,尚不能证得“真相识”阿赖耶,而以明点为阿赖耶识,未人大乘真见道位,何况成佛?而言即身成佛之果地修证?

  密宗古今诸师所修禅定,既皆以明光大手印及明点脉气、双身修法之修证为法门,则必不能讲得四禅八定,是故禅定层次皆低;缘于不离欲界淫欲故,所得禅定皆不能超出欲界定范围,初禅修证必须远离欲界男女欲故。如是“密宗禅定”之修法,皆是妄想境界之“禅定”,非真禅定也。关于明点、脉气之修法,将于第二章中作较详细之说明;无上瑜伽、大乐光明、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等,则将于第九章中加以说明。p.18

  三、密宗之两重秘密

  两重秘密者,谓法性秘密与缘起秘密;法性秘密谓明空双运之解脱道——明体空性自解脱之大手印;缘起秘密谓藉男女合修双身法之淫触为缘、而观乐空下二,藉以证得解脱,即是贪欲为道之法也。如陈健民上师云:

  原夫密宗有两重秘密:第一为法性秘密,第二为缘起秘密。法性秘密虽极微细,却极平易;当其未悟,并无可觅之处;及其已了,并无奇特之迹;其流弊最轻微,然极难救。缘起秘密虽极粗直,亦最危险;当其契合(正当二根交合时),固有特殊效能;若被误会,亦有堕落危险。……前者属大手印,后者属事业手印。前者亦称解脱道,后者亦称方便道,或直称贪道,以与解脱二字相反。此二道各具其秘密性,……。法性秘密者,法之本性离言绝照,不可思议,非人为之。密宗大手印教授中,曾苦口婆心设法说明,然其明体终不可如说显现。至若禅宗尤为真实,不用文字言语、教外别传,其秘密性更为显然,非到实悟实证,无法直接了解。……譬如打地和尚,何尝不愿说出?然充满口中皆是法性,只有打地以示其法;其后有人私藏其杖而问之,亦唯张口而已。彼固属初步接触充实之法性,尚在初关之中,无法从法性活出;要在能于法性现起妙用之第三步证量,方可随说皆是。……今打地之不能说出。正如苏东坡所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端缘身在此山中。”余因苏东坡诗而为打地和尚解嘲曰:“空灵塞满到诸峰,充实无由分异同,难说匡庐真面目,端缘口气在其中。”(34-8、9)

  然而打地和尚之打地密旨,陈上师犹未知之,如是所说只是彼之臆想尔。陈上师又云:

  即是文佛本人亦无法比拟之。汉藏诸古德多以虚空比拟之(藏师如是比拟,汉地悟者绝非如是比拟)。然如悬想一虚空在上,而以为是法性,试问下方地面不属法性耶?中央作此悬想者非法性耶?……本人自彻见后,实际上了知:非唯上方如无云晴空,下方乃至四方、连行者本人,当时亦并无身体。外内上下左右、无表无里,一个无边圆球。此中并无能见之行者,亦无所见之法性。能所既无,真理自显,非人为之。所以秘密者,法性本身秘密,亦非有人可以保此秘密而不显露。当其法性自然显露,亦全不费力。故所云秘密者,特对未曾阅历之人而言;曾阅历者,亦觉平平常常也。……此法性秘密正如一个水晶透明圆球,人人从东边可以看透到西边,人人也可以从西边看到柬边。既不能单指东边是水晶球,也不能单指西边是水晶球。若道把法性当作水晶球,全体举起,谁能为之?如有此人,试问此人可以身在法性之外耶?此人本身也属法性。又有谁人将此人连同法性一并举起耶?然22而密宗显教皆说全体起用,如何起用此全体耶?非过来人实无法能了解、能说明、能实现,此所以称不可思议之秘密也。……法性渗透各种平常及奇特中,因此无法向任何边侧身进去。上师既不能用言语传授,弟子亦不能运用心灵领会。……然而密宗大圆满、大手印,在无可如何处,仍然设立善巧,导引到四灌(双身法之乐空不二),必有一日成熟。禅宗则仗子孙证量直指之作风,亦得特殊之根机,然终无法破此法性之秘密;唯有让过来人自己以其证量现前了悟。当其了悟,也是平常,终无公开其法性秘密之奇方。(34-10-13)

  此即密宗一切古今祖师之所悟也——或谓一念不生时,“明性—了知”与“空无之性”不二;或如陈上师之以观想上下四方犹如圆球、空无边际,无诸遮障之空,以为如此即是法性,而谓之为密宗之第一重秘密;其实仍是意识妄想境界。禅宗之所悟法性秘密者,乃谓一切有情每日受用之第八识——阿赖耶识。此识可以实证及运用之,未观想之时及正观想之时,皆是分明存在,非是观想时方现前可见,非是不观想时便看不见,非以密宗之如是观想而成;是故陈上师所言之法性,并非佛法中所说之真实法性,只是妄想者所想之法性尔。然此观想所成之境,仍未离法性,由法性阿赖耶识出生故,而陈上师不知本心阿赖耶识何在,故有如是臆想言说。密宗之缘起秘密,即是密宗所说“佛果位智德经验之缘起秘密”,即是男女合修之双身修法;密宗因有此法,故自称为“果地之修行法”,故自称能令人即身成佛,而名为“果地修行妙乘”,因此而贬抑显宗为“因地修行法”—证量浅薄、不能即身成佛。且观近代密宗汉人上师中极有名气之陈健民上师如何解说“缘起秘密”:

  佛果位智德经验之缘起秘密:佛之后得三摩地中,充满妙观察智及成所作智,故发出妙用之智慧悲心。其佛位之法身,既与一切众生之心同体,故能具足十八不共法,凡过去、现在、未来一切众生所造业、所积善、所从师、所学法,无有不能了知者。正为其根本三摩地中,毫无半点我执无明之染污与隔阂,故在此同一法性中之一切众生等所有之佛性,及其所作之无明业力,佛皆能一一了知,如掌上之果;加上其果位证得之经验,而设施密法之各种方便,使显教三大阿僧祇劫修行之道之法,从此缩短加快,故有金刚乘道之建立。……。就佛果位经验而建立即身成佛之缘起秘密:佛于显教小乘及大乘,但言心行如何成就阿罗汉或菩萨;惟于密宗则将其本人果位之缘起秘密,以类相从,而建立修习佛身之法。如是修本尊之身口意业,观想持咒,一一如彼本人之经验,编为果位学习之方法。故有五相成身、及修本尊生起次第、圆萧次第一切方法。在解脱道中所谓法性无喻不可比拟者,翻成缘起秘密,凡佛果经验上所能成证,佛即以其本人为喻,令果位密法行人,行其行、语其语、心其心,而建立三密相应之缘起秘密。正因为其在根本三摩地中了知法性无可比拟,唯是佛可知佛、佛可成佛,佛佛道同。众生皆有佛性,皆可成佛,故将最后成佛之宝贵经验,一一编为密法,而授与灌顶、加被成就,一切其他法不可比拟之佛。然以佛比佛、以佛教佛,方便秘密,有此殊胜缘起也。……。依于形相之缘起秘密:在法性秘密中,有无情说法之秘密,故在缘起秘密中,则有依于形相之秘密:无情之物,缘起和合必有形相,普通者如杵(男性生殖器)具金刚之相,铃(女性生殖器)具莲花之相,彼二相配,一部无上密宗之秘密存焉。其他世间各物,如凸与凹,如枘与凿,如杵与臼,如锁与钥,如钩与鐶,阴电与阳电,如榫与窍,如囊与龠,如壶与盖,如天与地,如山与川,如日与月,皆为无情,然皆说有情。密宗用手印结出各种形相,或如本尊,或如法器,或如指示,或如动作,皆有其妙用生起,故修之则应,结之则灵,无有落空也。法身无为之缘起秘密:法身无为,本属法性秘密,然佛依成佛果位之经验,发现有各种缘起能显法性空性之光明,如醉时、交合时、得灌时、调习时、入中脉时、闷绝时、临终时、睡眠时,此见《喜金刚圆满次第》之解析;《口授论》则曰:“法身喜遍空,死、闷绝、睡眠;呵欠与喷嚏,刹那能觉知。”惟其只在刹那之间,众生不自知;佛陀能发现众生法身光明之速发速失,故在其大悲中,开出密法方法,利用睡眠无梦时,修习法身光明。而一整部贪道,即就交合方便(性交技术之方便善巧),用气功明点,生起四喜四空,以合其缘起秘密。(34-15-19)

  上文中隶体文字所说之理亦有大过失,此处容略,后当述之。

  如是二种秘密,皆以意识境界之修证为其即身成佛之“果位修行法”;特以贪道之两性合修淫欲中,藉气功明点之控制而不泄漏精液,延长淫乐高潮之时间,于其一心住于性高潮中,体会淫乐之乐“空无形相”,即是空性;如是体验淫乐即是空性,名为证得空性,名为空乐不二;又于持久不退之性高潮境界中,令觉知心别起一念——不对性乐起贪,如是久住于遍身性高潮境界之中,名为佛地大乐、正遍知觉。此即密宗所极珍贵而秘不示人之即身成佛之道——密宗引以自豪之“果位修行”胜法。是故陈健民上师如是说:【……顶礼五佛之自性者,由形相分五智、五佛:色蕴法界体性智——毗卢遮那佛;识蕴大圆镜智——不动金刚;受蕴平等性智——宝生佛;想蕴妙观察智——无量光佛;行蕴成所作智——不空成就佛;五佛五智五蕴,一切在大乐本体分出。】大乐本体谓长时间住于淫乐中之觉知心也,意谓淫乐中之觉知心为有情生命之本体也。故知密宗所证之“五佛五智”,皆在如是淫触之中观行,而自以为真实证得佛法也;若究其实,仍在意识境界,尚未能知末那识何在,何况能知佛所说之阿赖耶识?如是密教中人所修行门歪邪,亦悉未能触证般若,俱非见道之人,不应自称“果位修行”之最胜法门,如是法门历劫久修亦不能见道故。

  密宗既以中脉明点观想,及宝瓶气作为“佛法正修”,而此诸法绝非佛法,故其果位修行之说不可信也;而彼等所言之法性秘密,未尝丝毫关连于法性,缘起秘密之双身法乐空不二修法,亦未尝与佛法有丝毫关连,皆是妄想者之行门,与佛法修证初无关连也。

  四、后来居上之密宗

  密宗行者每爱自诩为后来居上之宗教,自诩为佛教中最究竟之教法,如陈健民上师云:【……行人依佛得闻正法,得自思惟、正抉择,然后方可如理如法循序修行;乃至资粮、加行、见道、修道、无学道,完成其五道、十地、等觉、妙觉。其如何加速成就,乃有密法最后最高教授,以遂其即生即身成佛利他之大愿。……在此种宇宙之中,人生之价值则在尚善去恶,守戒去欲,忏罪积德,别业改善而升入天道;或皈依佛门,学习无我四谛,调练止观,证取四果而为阿罗汉;此为最高成就,故为小乘数法。在大乘言之,凡有小乘教法,能破人无我,能去一切邪见、无明、贪爱,则有大乘之基础。在密乘言之,凡有无我基础,不为世法贪爱所染,又已趋入大乘二无我,又发起前三菩提心,则有密乘之基础矣。】(34-22、23)

  然而密宗诸行者,若真有三乘之修行基础及正确之法义认知,则必不能认同密宗之所有观行法门与即身成佛之理论;此因密宗之即身即生成佛法门,与三乘佛法之真实义理完全相背,修之愈深入,则愈背离三乘法义之故。莫说密宗之法门是后来居上之方便法,其实根本是从来即非佛法,其荒谬邪说,后自举例剖示之,此处暂且置而不论。陈健民上师又作是言:

  密乘后来居上。佛教徒经过大乘教化后,了知真如缘起,不再如小乘之拒绝物质,亦不再如权大乘之执著唯心,乃提倡六大瑜伽。六大者,前五即五大色法地水火风空,后一即识大心法。此色法心法,真如本体中本自圆融。依密法之修习,可以由分别之法互相感应。如法圆融,而形成返于真如本体之趋势,而真如佛性亦可逐渐恢复其原况。由此进而提倡密宗之正见,以为指挥此识大及五大之修行工作,加速进行。此地水火风空识六大,无边性种,融回法界真如体性;以地大支援而坚固,水大滋润而开发,火大成熟而光大,风大运动而传播,空大含识而圆融,识大渗透而了别;任一种性随缘兴起,于是“见大”之指导运用,可尽其能事矣。如此七大缘起,由密法修习心气不二、红白菩提、脉与脉相衔(双身修法中、男性中脉下端与女性中脉下端海螺脉相接合。详后第九章第六节说明),点与点相融(男性密行者与女性密行者之精液与淫液相溶合、二人所观想之明点亦相合),而发生即身即生成佛之胜果,究竟利益人天之事业;如是,佛教之宇宙人生,乃得圆满成功。不惟使宇宙能净化成佛土曼荼罗,亦可使人生发挥其佛性,而确实取得无上佛果,实为人生之最高价值;值得一切人之追慕、仿效、尽其一生精力,以求圆满到达也。正因为其哲理高超,再加上各佛本尊无始以来之十力万行之加被,而显出密宗之妙用……。(34-22-25)

  不唯陈健民上师如是说,一切密宗行者及古今一切密宗祖师悉皆同作是说,同皆主张:“佛法出现于人间者,最后最胜妙,愈后愈究竟,故最后出现之密宗最究竟、最胜妙。”如是同藉此说而崇密抑显之说法,于古今一切密宗上师所说言语及所流传书籍中,屡见不鲜。然而陈健民上师及密宗古今一切上师,其实皆错解真如缘起之理,复又错解究竟佛地之真常唯心真义,故有如是眨抑真如缘起及真常唯心之言语。(真如缘起之理及真常唯心之正理,请详拙著《正法眼藏—护法集》第六章第二节之辨正,此勿再述。)

  彼诸密宗古今上师及一切密宗行者,亦皆不知自己所说不符佛法,皆不知自己所修密法其实从来即非佛法,竟皆自诩为后来居上之最究竟佛法,反而贬抑显宗真实正法为难以令人成佛之法、为因地修行法门,而自诩为“果地修行”法门,如是误会,名为可怜悯者。

  五、密经及密续之主要意旨

  密续虽有四续、六续、七续之异,然皆同以双身修法之乐空双运为主要修行法门,美名为即身成佛之果位修法,西密不论何派皆不离此一理论。密宗之即身成佛法门,皆是以男女双身修法为骨干,故五方佛之报身皆是抱佛母密合之像——由受淫乐中至高层级之第四喜大乐果报;故各“报身佛”;举凡喜金刚、密集金刚、胜乐金刚、大幻化金刚、大威德金刚、大乐光明、吓噜葛、无上瑜伽、金刚萨埵、时轮金刚、金刚持(有时名为金刚萨埵)……等,皆同一法,唯有细节上之多少有异尔。乃至密宗所说之报身佛,皆是拥抱“佛母”之交合受乐像,皆以交合女性时之乐空不二淫乐,作为佛地之究竟乐,是故《西藏度亡经》所说中阴阶段之五佛来迎时,亦皆是拥抱明妃之交合受乐状;是故密宗所言究竟佛法之修证,皆以交合之大乐为主旨:

  杵端唯有此龟头,莲办紧含似有钩,上下腾挪能发乐,明空契合碧天秋。定功岂等闲,杵似须弥山,一举通三世,空行最得欢。转妙法轮:密处融成轴上春,不容死水尸横陈,吻唇抱颈钩双足,互动恍如转法轮(陈健民上师注云:行时二者身之上下,形成法轮之轴;二者密处中心转动时上下互动、左右摇摆,谓之转妙法轮)。(34-305-316)

  乃至密宗所建佛塔之理论,亦与双身修法有关:

  胎藏界有很多修法,但是修成胎藏界的主要修持就是五轮塔观。为什么呢?因为地水火风空,这五轮是天生的在法界里是有的,所以以这个物理为基础。遣个五大是一个物理的基础,所以他要修这个观——要先把自己的身体观成一个五轮的塔。……五轮塔由下而上是地水火风空。……用石头做的五轮塔是(依这理论)叠起来的,……关于五大还有以下的说明:讲到坚定,就是地啊。讲到慈悲,就是水啊。讲到热情、勇敢就是火啊。讲到转法轮,就是风啊。讲到空性的本体,就是空;因此空也是身,身也是空。……所以看到的东西地水火风空啊,但事实上他就各个的作用都不同啊!你们看需不需要把这些缘起搞得对啊!懂得这些东西就全法界的东西都懂得了。其实双运法中也是这五个东西啊!男子汉没得地大,就举不起啊!阳举起来就是地大啊!阳里头有流涎出来啊,就是水大。阳里头发热——你平常里头他是冷的——到那个时候很热,就是火大。这个抽掷就是他的风大,九浅一深都是风大。空大就是他的安乐啊!双运时,女子的海螺脉(详后第九章)挺出来,就是地大。她密处出的水,就是水大啊!她里头发痒发热啊,就是火大。女子的腾挪,就是风大。空大就是她的安乐,有些女子搞得太多的时侯,他自然那个东西搞不进去了,这是地大过份,谓之石女儿。(32-216-219)

  如是密宗一切修行法门,皆以男女双身合修之理论为基础;若人进入密宗实修者,迟早必须面对此一事实,迟早必须修此空乐不二之法,则必破毁戒行,堕于欲界淫欲之法中,则与三乘菩提之见道永远绝缘,密宗之法绝非佛法之故,有智之人宜早思之。

  然而欲修此法者,非必此生可以成就,所以者何?谓欲修此法者,必须先修成天瑜伽、明点、及气功之后,方可修学此法;详如宗喀巴于《密宗道次第广论》29至33页及80页所说;此勿先举,后第二章中自当述之。《那洛六法》中亦如是说,一切密续亦如是说——成就之后始可接受秘灌及修学练习双身修法。而天瑜伽及气功明点之修证,非必人人皆可成就;然而长时辛苦修成天瑜伽及气功、明点之后,未来“如法”修成无上瑜伽之乐空双运、乐空不二而成就密宗之“佛果”时,却与佛道完全无关,只是徒然浪费时间而获得无常之欲界世间法之成就而已,亦只是因于邪见而破毁律仪而已,一切修行努力,于解脱道及佛菩提道,皆是徒然无功。由此正理,故说密宗古今上师所言“愈后愈究竟、愈后愈胜妙”等“后来居上”之说,真是无稽之谈也。

  六、密宗之三昧耶戒

  修学密宗之法,除须先受四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上师之外,尚须受密宗所独有之律仪戒,并须念诵百字明至少十万遍,以百字明“忏除自己之罪业”;然后才可以加受密宗三昧耶戒。三昧耶戒及附属之“清净律仪”者,宗喀巴如是咐嘱,应清净律仪:

  于灌顶时受何律仪?及彼根本罪等?《根本罪释》已广宣说。今当说余诸三昧耶,此如《苏悉地经》咒毗奈耶品(转真言法品)云:“复次诵咒师,由住何律仪,速得诸成就,说彼咒调伏:有智修行者,于诸咒诸天,及大持诵者,希皆不应瞋。智者勿臆造,咒轨及密咒;于诸恶性人,亦不应毁訾。开示密坛师,行为虽暴恶;然不应以语,或以意毁谤。智者虽盛怒,于他诸明咒,不压伏损害,及治罚降伏。若无师随许,不愿持密咒;于未承事者,知咒亦不与。智者知经咒,晓印及仪轨,释经并坛场,不传未入坛。一切标帜形,及如有情形,并一切诸印,不食不跨越。具慧修行者,不轻毁诸药,不触诸垢秽,亦不以足践。与诸大乘人,智者不应诤;闻菩萨神力,不应为破坏。……意勿向余散,莫起诸杂念;无贪不净心,行者诵密咒。莫修驱逐法,护他及遮法。不以自他咒,持诵禁恶毒。除为修成就,咒不作余用;亦不用自咒,较量及考验。智者三时诵,应三时沐浴。……”(21-63)

  三昧耶戒之部分,宗喀巴如是言:

  未入曼陀罗不应传咒者,如《总续》云:“若未善见坛,设传授诸咒,彼不得成就,死后堕恶趣。若为彼宣说,咒印及仪轨,自犯三昧耶,堕号叫地狱。”若未于四部随一曼陀罗而受灌顶,不可唯依随许法而修诸尊及授诸咒。设作是已,净除彼罪之法,如前续云:“如说三昧耶,设若误毁犯,彼当善持诵,心咒十万遍。或诵一千遍,无痴心总持;或息灾护摩,或更入坛场。”《札孥经释宝矩论》中,先说彼等三昧耶已,次云:“诸三昧耶、我从事部中集;大瑜伽部诸瑜伽师,由处时增上及意乐增上亦应如理护持。又自谓是大瑜伽部诸瑜伽师,若即不乐洁净、不善防护,不应道理。以意乐增上,事部中亦有开许,如云:随净或不净,用食未用贪,任沐浴与否,念本尊即成。是故大瑜伽部诸瑜伽师亦不应违上说三昧耶也。”此谓非但受事行部灌顶者应当守护,即受无上瑜伽部者,亦须守护。故应善知彼三昧耶及根本罪,慎防莫放(犯)诸根本罪。设犯余罪亦莫舍置,如云昼犯夜悔,夜犯昼悔,如是悔除令净。(21-64、65)

  如宗喀巴所说三昧耶戒者,主要有四:一者未具器(未入密灌之灌顶坛受灌顶)者,不得传与咒语及诸密法,二者于灌顶坛不得放逸其心;三者若犯三昧耶戒,当依密宗之法忏除令净,四者若犯三昧耶戒而妄传密咒或密法与“未具器者”,则坠号叫地狱。谤明圮之大乐者,亦是犯重戒(34-l09),此皆是密宗之根本戒十四堕所摄(密宗十四根本戒,详34-166-168,此书不列之)。陈健民上师则有如是规定:若于比丘尼、母、女、姊、妹、畜生等身上行于邪淫者,则犯三昧耶戒;若于比丘尼、母、女、姊、妹、畜生女之身上,依密宗之双身修法而合修者,则非是邪淫,则是不犯密宗三昧耶戒者;是故密宗许多大修行成就之祖师,多有用姊妹、畜生女,乃至夺取国王之公主而共修者。若用比丘尼、母、姊妹、畜生女等者,必须彼人(或彼畜生女)是莲花种性之空行女(莲花种性女:详后第八、九章说明),或彼女虽非莲花种性者,但已经具足明显坚固之起分证量(已修成生起分之密宗女行者),方属如法;若自身未证“生起分”之证量,则必须对方已具备生起分之证量;若自身未证“生起分”之证量,而合修之对方异性亦未具备生起分之证量,而强与对方合修双身修法者,皆是违犯三昧耶戒,应堕地狱,此是密宗三昧耶戒所规定者。若非时行淫者,名为犯三昧耶戒。但若与双身修法之法门相应无异者——于行淫之中不于淫欲生贪(不贪求性高潮而射精)——则一切时合修双身法,皆不犯戒。是故密宗祖师往往与异性于一日一夜、乃至多日多夜合修而二身不分离者,如是长时间不间断地处于性高潮觉受中,而“不于淫乐生贪(此贪谓不贪射精之乐触)”者,不唯不犯戒,并可得“即身成佛,有大功德”,双身法之合修即是密宗成就究竟佛果之三昧耶故。若非处行淫者,名为犯三昧耶戒——譬如于佛堂中之佛像前行之,或于坛城中之佛像前行之。然若合修双身法之双方,皆合于修练双身法之条件者,则于佛堂或坛城之佛像前行淫者,名为非行淫,乃是双修无上瑜伽成佛之道,“即是修练无上佛道”,不唯不犯三昧耶戒,并有“大功德”。复有三昧耶戒,谓须观想成功之后,方可合修,否则即成犯戒;此谓“三疮门”也。意谓行者(以男方为喻),于双身法之行门中,以下门(阴道)为正门而修之;合修之前,必须先观想女方下门为莲花,观成之后方可进行合修。有时亦可用上门(女方之口),然非是正修;此则必须先观想女方之口为甘露门,观想自身杵头所出之涎为甘露,然后合修。有时则取女方之肛门而修,修前须先观想供养“守方母”,然后方可合修,否则名为犯三昧耶戒。密宗认为:若是比丘以自己之金刚杵(阳具),进入女人莲花(阴道)者名为犯戒;若已入达一寸二分以上者,名为究竟犯,则是犯根本戒。密宗“喇嘛”与女人合修双身法时,“其法仍是全部抽送”,不受上述禁戒所拘;然合修之前必须观想自他二人之性器官相入、乃是金刚杵入于莲花,如此观成、方可实地合修;若观想未成就,而迳行实地合修者,则犯根本戒(详见34-162、163)。若于双身修法过程中不慎漏点(不慎而射精)者,即是犯三昧耶戒;若不漏明点者(若能不漏泄精液者),狎诸女人,皆不犯戒:

  故在印度遇成就师不达古达时,为我灌无上密部灌顶,开示事印方便(男女合修双身修法之方便善巧)甚多;于寂无人处、为布坛城,念勾召咒;俄顷,美女来,年甫及笄,衣饰华丽;忽后,变现方隅,十六女作总跳舞。余以已受戒故,如前贪心智慧(双身修法可以“成佛”之智慧)不能生起。俄顷,而彼女(脱)下罗裙、露莲花(露出阴户)、花(阴户)中现坛城,师嘱与交(合)。余心口如一,白曰:“我乃比丘,焉能如此?”师曰:“此密行,决当行。若有疑,可服吾丸药,并行吾气功,明点必不泄,任何逞欲皆无妨。”余毅然禀拒,坏戒、欺阿阐梨,决不敢奉命。师喟然叹曰:“汝于精要,竟不及知。”言罢,自与女行(淫合),行后上供(以淫液供“佛”及观想淫触乐受供佛),甫一弹指,女杳然去矣,其后余深悔焉,大明点(精液)不泄,戒必不犯,(双身修法之)智慧辗转增上,阿闍黎当以此悦意,尚焉欺?然事已成明日黄花,大缘起法于焉错过,惜哉!嗣师复将贪道(双身修法)口诀开示,授以秘密经论,大意谓:“以智摄持,智所依明点虽坏(虽然不慎射精),不犯‘禁行戒’。明点不漏,唯为未生智慧以前,依之令增耳。……间亦疑乎当犯比丘戒,然仅饮杯茶顷,即不复念之,时欲歌,时欲狎女人,时欲往陌生地带畅所欲为。”(34-608、609)

  此处所说,乃以不漏物质明点(精液)者为不犯戒——意谓若能不漏泄精液者,则与他人交合修双身法并不犯戒。密宗三昧耶戒之犯戒者,若欲清净,应行如是法:

  清净犯三昧耶之瑜伽者,如《普贤修法》云:“犯三昧耶,想心月,心咒变成杂金刚、三昧金刚师,想诸众生本性净,当于杂色莲叶中,由前次第受灌顶。”祥米金刚释此义谓:“想自心间地轮,上有杂色莲华,彼上月轮中央,由吽字变成羯摩杵(阳具),上有慷字,变成宝剑,再变为不空成就佛,智慧方便为体(母续之密意及父续之密意为体)。次想一切诸法本性清净,智慧萨埵(空行母)心间种子放光劝请虚空诸佛放光,出佛眼等天女,手捧宝瓶甘露充满,为自灌顶,一切微尘悉皆润泽。”此立自宗:修天为先,依止五甘露等,对治毁犯续中所说护密咒行诸三昧耶,破他派说“溶化自身为不空佛三昧形而受灌顶”。又四百五十论云:

  “犯三昧耶还出者,微妙不空金刚轮,心间想业金刚慷,一切皆为自灌顶。”寂静论师云:“自修不空成就,想曼陀罗主尊心间有羯摩杵,上有慷字,自受灌顶。”此二随修一种,能净轻毁师长等罪,最为重要。(21-540、541)

  若违三昧耶戒(譬如不信此法、诽谤此法者;或遇男性行者要求合修双身法,而不肯配合共修之密宗女行者;或遇女性行者需修此法,而拒绝配合共修之男性行者,皆名为犯三味耶戒者),须以美丽明妃(若上师是女人,则应以英俊勇男)供养上师令悦,方可灭罪,故萨迦派作如是说:

  又若三昧耶违退,补以五空行者为:若违一切三昧耶,则补以金刚空行之正意,于其上行之,即本颂云:“以五妙欲等令悦等”,其谓“妙欲”者,为所悦欲于意,权立为功德之法。前一“等”字为“外五欲功德”,即供物与资具;后一“等”字为“内五欲功德”,即以严饰特殊明妃、献于上师。于此唯令上师悦,而亦补粗略之三昧耶;若为根本堕戒者,则由令上师悦后,复持灌顶清净。(6l-326、327)宗喀巴亦作是说,初无二意。

  又:《大日经》中假冒之“佛”如是言:

  秘密主!如是上首诸如来印,从如来信解生,即同菩萨之标帜,其数无量。又秘密主!乃至身分举动住止,应知皆是密印;舌相所转众多言说,应知普是真言。是故秘主!真言门修菩萨行诸菩萨已发菩提心,应当住如来地,画漫荼罗;若异此者,同谤诸佛菩萨,越三昧耶,决定堕于恶趣。(卷五)

  此谓学密法者必须认定:修法坛中上师或自己之一切身口意行,皆是真言密印,神圣不可怀疑,否则即是犯根本戒——违犯三昧耶戒——必堕恶趣,受无量苦。此是密宗《大日经》所说之根本戒。

  七、生起次第成就方可修行双身法

  学密之人入门,须先学下三部法:所谓事部、行部、瑜伽邮,此下三部法,属于生起次第,下三部法学已,方可受密灌及慧灌,乃至合修双身法,否则即是犯根本戒。宗喀巴云:

  凡能具足进趣圆满次第,须有坚固生起次第,此则诸师皆同,如前广说。《集密本续》十二品云:“承事智甘露,一切应观察,此即能修习,一切咒真实。”……摄行论亦说身远离,并说始从生起次第乃至(男女合修之空乐)双运,须学前已,方学后后;若无前前身远离等,后则不生,次第定尔。(21-546)p.58

  事部及行部主要为礼拜、供养、礼请、持咒、忏侮、歌颂、奉事“诸佛菩萨、龙天护法”、设曼陀罗坛…等。瑜伽部中有四种最重要之瑜伽:天瑜伽、空瑜伽、风褕伽、念诵瑜伽。天瑜伽等生起次第修成后,方可修学空瑜伽及风瑜伽……等:

  如于所修天身,能修之三摩地虽有无边,但至究竟唯是大密金刚持之一部。如是所诵真言虽有无边,念诵胜利亦无量种,但辨咒有了义不了义,说了义咒即是金刚念诵,故语根本风能得自在。亦唯称赞金刚念诵为语金刚三摩地,一切念诵此最究竟。如《摄行论》中说如是从生起次第乃至身边离(于人间之色身不执著)修成(观想所成之)天身,乃成究竟能诵咒者;即以彼身持诵究竟念诵,于发语风(以宝瓶气诵种子字)获得自在,即由风力而能任持引导界等(由宝瓶气而能引导身中脉气诸种子字及精液净分等),故若结合外印(谓身印-明妃由),然(燃)猛利火(拙火)、溶菩提心,即能任持不坠,灭八十种自性分别,生三空智,证得意金刚三摩地,此后乃得生起幻身。由生圆满大空智力,乃能入光明一切空。由大空后唯从风心圆满生起幻身之力,乃能于入一切空后、现证双运转身。次由修习双运转义,以彼等流而往(住?)佛地。……由是诸入此法修心要者,先当勤修第一次第,生“身远离”;次当善巧“命力、金刚念诵”,要以修风(风瑜伽)为主。(21-552、553)p.60

  是故欲修双身即生成佛法门者,必须先修观想所成之天喻伽(观想广大“天身”),而后加修风瑜伽(宝瓶气)、金刚念诵等,然后始可修习双身法也。此谓生起次第未完成者,不可修双运法,否则即成犯“根本戒”,此乃宗喀巴之主张。是故宗喀巴云:

  于此深显无二俱生欢喜圆满次第之前,当修变化空点,即是修风金刚念诵。此圣派有多差别,说由修此之力,能达一切诸法皆如幻等。于此之前当修密点,即降心间空点(观想所成之明点)下至密处摩尼(龟头)任持(生乐而不漏泄),于此点中修能依所依圆满曼陀罗。于彼主尊心间空点任持其心,及有多种收放(于双身修法之乐触中,能将射出之明点——精液——收回)差别。……修心中不坏点(观想所成之明点)与摩尼中密点(性高潮中已至龟头即将射出之精液名为密点)。及上鼻端之变化点三者,如其次第,是依欢喜、胜喜、离喜而修。又修不坏殊胜点已,如彼随坏次第修收放者,是俱生喜(于密宗内一般说此为证得究竟佛果)。总之,由前二修空点瑜伽,第三修风瑜伽,以风与点堪能之力,顺逆收入、生起光明,数数修习,成办深显无二清净智身,次即由此等流进修其果。(21-556、557)

  此是宗喀巴所说者。此处等流,非是显教中所说之等流果,乃是密宗自己所认为之等流果,迥异显宗所说故。下三部须在十六世内修完,然后进入无上瑜伽;若十六世中未曾修完下三部诸行,则不得修学双身合修之即身成佛法门;此时就必须知晓金刚界与胎藏界之道理:

  必须懂得这个瑜伽部,头一个金刚界与胎藏界;两个要瑜伽的,他才能够成佛啊!……胎藏界等于女人的莲花(阴户),金刚界就等于男的杵(阳具);到了无上瑜伽的时候,金刚与胎藏瑜伽,就是杵莲相合,就是修双身法。莲花代表大悲,杵代表大智。杵发出的白菩提(精液)又有大悲,莲花里头发出的红菩提(淫液)又有大智,红白要和合——红里头有白、白里头有红。(32-219、220)

  生起次第修本尊观有三个条件:一个条件是佛慢,一个条件是明显,一个条件是要坚固持久。……然后再修佛风啊!你看那个气息栏内各项的进步,他就不同了;起初的气息都是外患啊,外面的空气啊。后来修命气,就有内息了。这个佛风就是密息,密息是从佛风里头出来的。密息就是禅息。……密息才是在中脉里的,外息就在鼻孔里头及肺里头。……佛风往来总要经过中脉,才是佛风。修佛风的人,若没有达到中脉,他还是不算是佛风啊!只是观想的中脉,那都不行哪!要实实在在的开了中脉才算。硬是有开了中脉的相,开了中脉的相就不同啊,见到无云晴空才是中脉真正打开了。(32-122、123)

  修成明点与佛风(宝瓶气)之后,能将明点自由提降,然后才可以受秘密灌顶,及修学无上瑜伽之乐空双运,否则即是违犯密宗之根本戒,“须下地狱受苦”。因为若未修成明点及佛风之自由提降者,无力于双身合修之中、由对方提取明点之净分或浊分,只是藉词与别人邪淫而已,所以说为犯戒。

  八、迂回曲折离奇之密法

  密宗之修行法门,极为迂回、曲折、离奇,复又旷日废时。迂回曲折者谓:真正“成佛之道”,其法之首要,在于证知自己之第八识实相心(即是未来佛地之真如心),证得之后,修道之次第皆可按部就班一一完成;然密宗之修行法门,须于外道所修之世间法中——天瑜伽及脉气明点等皆是外道所修之世间法——广作种种修行,然后方可正式修学密法;及至正式修学密法之时,所修之法却是男女双身淫乐之修法,与佛法完全无关,皆堕意识层次之中故,皆与佛菩提道及解脱道无关故。而密宗所证之第八阿赖耶识,只是观想所得之明点,并非真正之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有时密宗上师所说如来藏虽非明点,而是心,然却仍是意识之变相故;所说所修迂回而不能及于佛道故。

  离奇者谓:明空双运之大手印无上瑜伽,实是意识境界,与真如佛性无关,乃竟倡言如是所证为佛地之真如。复谓乐空双运之无上瑜伽事业手印,名为能使人即身成佛之无上密法;然而观其所证得之空乐不二境界,仍是意识境界,尚且未曾证得因地之如来藏,何能证得佛地真如?乃竟妄称即身即生成佛,如是密宗之修行法门,荒唐离奇之至。

  复有离奇者,谓密经说:观想心中出现月轮,即认彼月轮为自己之真实心:

  ……时菩萨白一切如来言:“世尊!如来!我遍知已。我见自心形如月轮。”一切如来咸告言:“善男子!心自性光明,犹如遍修功用,随作随获;亦如素衣染色,随染随成。”时一切如来为令自性光明心智丰盛故,复敕彼菩萨言:“唵菩提质多亩怛波娜夜弭”,以此性成就真言,令发菩提心。时彼菩萨复从一切如来承旨,发菩提心已,作是言:“如彼月轮形,我亦如月轮形见。”一切如来告言:“汝已发一切如来普贤心,获得齐等金刚坚固,善住此一切如来普贤发心。于自心月轮思惟金刚形,……。”……时金刚界菩萨摩诃萨白一切如来言:“世尊!如来!我见一切如来为自身。”一切如来复告言:“是故菩萨摩诃萨!一切萨埵金刚,具一切形成就,观自身佛形。以此自性成就真言,随意而诵:唵也他萨婆怛多萨怛他啥。”作是言已,金刚界菩萨摩诃萨现证自身如来。尽礼一切如来已,白言:“唯愿世尊诸如来加持于我,令此现证菩提坚固。”作是语已,一切如来入金刚界如来彼萨埵金刚中,时(金刚界菩萨所成之)世尊金刚界如来,当彼刹那顷现证等觉一切如来平等智,入一切如来平等智三昧耶,证一切如来法平等智自性清净,则成一切如来平等自性光明智藏如来、应供、正遍知。(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卷上。)

  如是以观想所得之月轮作为真实心,此观若真者,则应真心有形有相,则违佛教示;由此密经之“如来”开示,可知此经之如来非是佛教之如来,真正之如来必不作如是未见道者所说之语也。复于“自心月轮”中,见一切如来之身等同自身,然后念一句咒语之后,金刚界菩萨便“现证自身如来,证得佛地之智慧”。非唯《金刚顶经》作如是妄言;《大日经》中亦如是说,俱说观想本尊成佛已,则自身即已成佛;然究其实,连七住位菩萨所证得之第八识如来藏何在?都不能知,如此而可言已成究竟佛者,著实荒唐无比,绝非佛法;而诸密宗行者信彼密经诸言,愚痴乃尔!由是故说密宗之观想修行法门,极为荒唐离奇。

  旷日废时者,谓密宗所修之前行法、加行法,念诵诸咒动辄十万百万遍,费时甚多;如宗喀巴云:

  修此六尊于取宝藏取精华时,心咒诵一亿遍,心中心咒诵三亿等。所诵什一而作护摩。释论谓此,依于圆满世说。所引经论亦说“言持诵一亿二亿等者,是依圆满世说,故当诵二倍等。”此说显是修悉地时。(21-171)

  而其仪轨极系,修学费时;咒语极多,皆须一一记忆之;观想之法繁杂,种类甚多,修观往往费时多年。修练气功亦复旷日废时,所须供物及坛场环境,皆须费时筹措;最后阶段之双身修法所须明妃佛母,复须有诸因缘,方可得之,并非一切异性皆可请来合修,唯除自身已成就生起分。而双身修法之第三灌顶,亦须觅取上师中意之明妃(或勇父),方能具足第三灌之条件,方能修学“即身成佛”之双身修法,此亦不易成办;第因此时民智已开,学人大多知此修法非真佛法,是故欲觅明妃(或勇父)亦非易事。若以金钱换请风尘中女人为明妃(或以星期五餐厅之男公关为勇父而与女上师合作)者,又恐上师畏惧感染爱滋病、而不肯应命,是故当今之世、之时、之地,欲得成就第三秘密灌顶者,亦大不易也。是故今时密宗上师之为人作密灌、第四灌者,亦多仅依仪式为之,多未真行密灌四灌。而密宗之修行法门,其内涵及次第极为繁杂,然而“如法”成办、努力修行所得之法,仍与佛道完全无关,只成外道性乐之游戏消遣尔。又以无关佛法之外道法修证等有为法境界,擅自配置佛法中之修证果位。如莲花生大师对于无上瑜伽之乐空双运,如是开示云:

  ……又乐与六度相配者,佛父母由本尊明显圆满资粮,是为布施;明点(精液)如命防护(令不漏泄),是为持戒清净;诸苦所显皆乐,为忍辱;于彼义安住,为禅定;于乐不疲不怠,为精进;乐自了知,通达空乐无二,为智慧。与四灌相配:父母本尊明显,为瓶灌;脉内明点动摇,煖主起,为密灌;清净能取,执粗细分别,为三灌;离心智慧大乐显现,为四灌。与三戒相配:(乐触)刹那不断,为别解脱戒;乐为他(人而修)故,为菩萨戒;自生本尊明显,不越空乐大乐智慧,为密宗戒。乐与四道相配:发心已,自他本尊明显,大乐智上游戏,为圆满资粮道;佛父母平等住,现证空乐,此为见道;能所修无执著,此为修道;此之本体(明体)离心所作,为无学道(为究竟成佛)。(34-577)

  如是而谓已证见道、成地上菩萨、乃至成佛等,极为荒唐,完全悖离真正之佛法,故说离奇;而诸密宗古今祖师,竟然以此离奇之密法而贬抑显宗之真修实证,不应正理也。由上所举证,密宗之即身成佛法门,如是迂回、离奇、曲折、荒唐,与佛法修证完全无关,而夸言更胜于 释迦佛所弘之法,而言愈后愈胜妙之法,而言更胜于显教之法者,真乃妄语也。

  九、淫乐之双身修法为密宗之中心思想

  密宗之修行法门,始自结缘灌顶、皈依之因灌、瓶灌,中及上师相应法之观想、明点之观想、天瑜伽观想、气功修练,末至无上瑜伽之即身成佛法门,皆以修证双身修法之淫乐为其中心思想,以此邪见而前后一以贯之,绝非真正之佛法也;于第二章起,将逐一举例而辩正之。如是邪谬之观念与修行法门,其实乃从婆罗门教诸教派之性力派中蒐集而来,然后高推为 释迦世尊所未曾说之至高无上、即身成佛法门,美名为法身佛所说之“果地修行法门”,所说悉皆言不及义——不能说到第一义谛。

  如是邪见, 佛于《楞严经》中早已预破:76

  阿难!云何摄心、我名为戒?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堕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诸魔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炽盛世间、广行贪淫,为善知识,令诸众生落爱见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断心淫,是名先佛如来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卷六)

  密宗之修行法门与知见初始即错——自四皈依……乃至最后之无上瑜伽——向皆以淫乐之男女双身合修之法为其中心思想、为其正修之法;至于最末之修证,则堕外道境界及大妄语业中,无有一法与佛法相关,绝非佛教也。凡欲修学佛法之解脱道及佛菩提道者,务必谨慎明辨之,以免舍报时,因于破戒及破坏佛教正法之重罪,而于未来无量世中受诸尤重纯苦长劫重报,悔之莫及也。(以上摘录自《狂密与真密》,第1辑,页15-48。)

  ※若欲详知西藏密宗之底细者,请迳行请阅《狂密与真密》第一辑至第四辑,即可彻底了解藏密之本质乃外道性力派假借佛教之名义者。p.78

  参考书目

  本书举证文词之出处示意:

  例一:(230-3)为第230册之第三页。

  例二:(62-55-9)为第62册之55页第九行。

  例三:(1-24-B)为第一册之24页B面。

  编号说明:依取得之先后顺序加以编号。

  一、莲花生大师应化史略(诺那活佛译述,新文丰出版公司1983.1再版)

  二、土观宗派源流(土观罗桑却季尼玛著,刘立千译,佛教慈慧服务中心1993.7出版)

  三、入菩萨行(寂天著,陈玉蛟译注,藏海出版社1992.1初版)

  四、密勒日巴全集(共三册,张澄基译,慧炬出版社1980.6初版)

  五、冈波巴大师全集(张澄基译,法尔出版社1985.9初版)

  六、阿底峡与菩提道灯释(陈玉蛟著,东初出版社1991.4再版)

  七、阿底峡尊者传(法尊法师译,佛教出版社1986.1出版)

  八、入中论善显密意疏(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世界佛学院汉藏教理院1942.3.30出版)

  九、入中论释(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方广文化出版公司1998.6初版再刷)

  一○、佛家经论导读丛书——

  密续部总建立广释(克主杰造论,谈锡永译及导读,佛陀教育基金会印行)

  一一、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方广文化出版公司1995.5初版)

  一二、觉囊派教法史(阿旺诺追札巴著,许得存译,西藏人民出版社1993.1西藏初版)

  一三、藉古监今话心经(王武烈著,台湾正见学会,1997.8.08初版)

  一四、西藏的佛教(山口瑞凤等人著,许详主译,法尔出版社1991.2.1初版)

  一五、西藏佛教史(矢崎正见著,陈季菁译,文殊出版社1986.10初版)

  一六、密乘闭关宝典(昆秋仁钦及仁津却扎著,赤列伦珠译,大手印出版社2000出版)

  一七、直指大印(赤列伦珠讲授,黄英杰译,大手印出版社2000出版)

  一八、菩提道次第略论上册(昂旺朗吉堪布口授,郭和卿译,方广文化出版公司1994.1初版精装)

  一九、菩提这次第略论下册(昂旺朗吉堪布口授,郭和卿译,方广文化出版公司1994.1初版精装)

  二○、菩提道次第略论(宗喀巴著,大勇法师译,佛教出版社,出版年月不详)

  二一、密宗道次第广论(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妙吉祥出版社1986.6.20精装版)

  〈总计二六二册,篇幅所限,不及备载。欲知书目全部内容者,请迳阅《狂密与真密》一书即知〉

  注:宗喀巴所著之《密宗道次第广论》一书,据报台湾“新文丰出版社”已有精装本出版,但不知页次编排是否与“妙吉祥”印行之编版相同,读者若有兴趣,可迳向新文丰出版社购阅(台北市双园街96号 02-23060757,23088624)。成佛之道网站(http://www.a202.idv.tw/),亦已将彼书全文登载之,读者可随时上网浏览及下载。

  ─────────────────────────────────────

  自从正觉同修会开始弘法以来,各大道场口头上的抵制说法是:“萧平实弘扬的法义很奇怪,与各大道场都不一样。”暗示说正觉同修会的法义有问题,因为他们不敢公然毁谤正觉的法义是外道法──恐怕承担谤法的大因果,心中又很想抵制正觉。然而正觉弘法将近二十年来,经过三次严重的法义质疑、检验,也经过各大道场十余年来私下不断的寻找法义过失而不可得。正觉同修会弘扬的法义,既已证明是依照三乘菩提诸经所说的法义而实证、弘扬,各大道场都找不出本会的修证及所弘扬的法义与经教不符之处,又都已承认自己的法义与正觉同修会不同,这已证明他们的“修、证”都是不符经教的,才会与正觉的法义不同。

  ──正觉同修会──

  ─────────────────────────────────────

  佛菩提道之修学,应求大乘般若之实证──见道;见道已,便得次第进修而正式进入初地通达位,然后可入修道位中,次第迈向佛地。大乘般若之见道,即是禅宗之破初参明心──亲证本来离念、本性清净之自心如来藏。欲求亲证如来藏者,应依真正之善知识修学。真善知识之助人见道,所言所授之法,必须有明确之次第与确实可行之法,学人方有得悟之可能。若亲近假名善知识,虽有大道场、大名声、广大徒众、身穿僧衣,然所说所授者皆属似是而非之法──同于常见外道意识境界;纵使学人以毕生之身口意供养之,所得唯是常见与断见本质之相似佛法而已,必将浪掷一世于相似佛法上,殊堪扼腕!

  ──正觉同修会──

  ──────────────────

  〔注:转载自2009.05.印刷的纸版本〕

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