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入不二法门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第23-26集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
  第023集 何谓大乘宴坐?(一)
  正村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觉同修会所为您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系列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进行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

  今天我们要探讨的题目是“何谓大乘宴坐?”副标题“打坐修禅定非禅”。订定这个副标题的原因是因为,佛教界长期以来以打坐修禅定进入一念不生当中,当作是实证禅宗的般若。我们今天要探讨的这一部经典《维摩诘经》,这段缘起就在谈打坐,到底应该什么样才是真正的打坐,世尊在〈弟子品〉卷3开始,藉著维摩诘大士生病,要一一邀请二乘弟子们去探视维摩诘。

  以下先来介绍维摩诘大士过去的缘由,维摩诘大士是久劫前就已经成佛的金粟如来,在佛世的时候,倒驾慈航护持释迦如来成佛;大士在佛世的时候,是示现一位富可敌国的在家居士,也就是示现在家居士身。这也在表征大乘佛法并不重表相,不注重是否出家、剃发、著染衣。反而大多数的大乘菩萨,每一次示现人间,大多是示现在家相,比如:佛世的时候这位维摩诘大士,还有文殊菩萨、观世音菩萨等等。他们都是示现在家身相,而且个个都是等觉大士。之所以示现等觉大士,是因为一个佛世界,只需要一尊佛来住持,崇隆世尊的缘故,都暂现等觉大士的法相,来护持释迦如来。

  在卷3〈弟子品〉开始,世尊请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去探视维摩诘,舍利弗却推辞说他没有能力去探视。这个缘由就是在过去一次的事件当中,舍利弗曾经在林中打坐,大士刚好经过,看到舍利弗长时间在打坐,就告诉舍利弗说:“你不需要这样一天到晚在打坐,因为这不是佛法说的宴坐;大乘佛法,世尊所开演的宴坐,是不用在打坐的时候,同样在示现大乘的真实宴坐。”大士就藉这个因缘,为舍利弗开演大乘宴坐所具有的六种法相;在这些六种法义讲解完之后,舍利弗听闻之后,完全不能明白大士的开示,因为担心维摩诘大士再度的质难他,所以就推辞不去探视大士。

  这样子以打坐修定当作禅宗的般若,在过去佛教界也常有这样的情形,把修学禅定证入一念不生当中当作亲证中国禅宗祖师所证的般若。这样的情形一直到平实导师出世开演大乘佛法,教导大众说:打坐修禅定进入一念不生,这是修四禅八定,这不是中国禅宗祖师所证的般若禅法;不当把修定暂时离念不分别,入定境当中当作是开悟。经过二十多年的教导,台湾佛教界各方自称证悟的情形才逐渐的减少。所以过去佛教界大、小法师们,在教导自己的弟子或是在家信众,最先入门的方法通常都是教他们打坐修定,甚至要花很长的时间先来降伏这双腿;师父常常的教导,是告诉大家透过打坐修定,要把念头打死,智慧才能出生--说“歇是菩提”,意思是说把心停歇了、都一念不生了,就是证悟菩提,就是开悟了。

  这部经典是经由平实导师过去周二的时候在台北讲堂,为大众宣演这部经典的大乘法义;所以在讲记当中导师为大家开演,告诉大家过去这样以定为禅的方法是错误的;也透过导师的开演,让大家真正了解到大士对舍利弗,有关于宴坐的法义的开示真正内涵。这个地方要劝请学人,如有因缘都能够请阅平实导师这一部《维摩诘经讲记》,就更能了解这当中的义理。为什么说舍利弗不懂得打坐?大士要这样诃责他、教导他大乘宴坐。

  我们就依〈弟子品〉这部分的经文,逐一为大家来说明:什么是大乘宴坐?在〈弟子品〉第3 经文开示说:

  夫宴坐者,不于三界现身意,是为宴坐;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是为宴坐;不舍道法而现凡夫事,是为宴坐;心不住内亦不在外,是为宴坐;于诸见不动而修行三十七道品,是为宴坐;不断烦恼而入涅槃,是为宴坐。(《维摩诘所说经》卷1)

  第一句经文开演说:“夫宴坐者,不于三界现身意,是为宴坐;”经文的意思是说:真正的宴坐--佛法所说的宴坐,是在讲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心所安住的法界大定;在这当中是不在三界会再现起身意的,不会在三界现身意,这才是大乘的宴坐。这跟二乘人或是修四禅八定者他们修禅定、进入禅定当中,是一定要渐次、一定要有色身,乃至具足某种意识心来相应定境法尘,是无法体会什么叫不于三界现身意的定。所以二乘人如舍利弗等人,他们在打坐修定当中,要修到尽量不起念分别,其实都还是须有意识心去相应--安住在定境法尘当中,是一定会有“现身意”。维摩诘大士告诉舍利弗说:“真正的宴坐是不会在三界中现起色身乃至你心、意、识的一念,这才是真实的宴坐。”这样的宴坐、静坐,对舍利弗当时他还没有证悟大乘佛法,是完全没有办法体会。而这样的教导,乃至训示这些以定为禅的情形,这个在过去佛教界大、小法师,其实也常有这样的误会;告诉大众说:禅宗的开悟明心是去修禅定,进入禅定一念不生当中,时间能够越久就悟得越深;以入定时间长短来印证弟子:你是小悟还是大悟彻底。这样的教导当然是错误的。维摩诘大士如果今日再现人间,仍然会对于这些以定为禅的大、小法师同样的诃责,如同当年诃责舍利弗一样--这种以定为禅的错误教法。所以大士所说的真实宴坐才是世尊所教导的宴坐,这样的宴坐是在谈直指第八识如来藏自身所住的法界大定;在这法界大定当中,其实仍然有意识心相应一切万法现前,但是这真实本心如来藏,无始劫来从来都如如不动于六尘万法,如是的安住涅槃寂静。所以不管众生我觉知心怎么样的动乱,起无量无边的烦恼,这第八识如来藏心依然是如如不动,也就是经文所说“不于三界现身意”。

  所以禅宗开悟实证的这个心,我们常常又说叫真如心,开悟明心就叫证真如。因为这个心是真实存在的心体,这个心如如不动于六尘万法,所以第八识如来藏心又名真如心。一般修学禅定--四禅八定,都是要依色身去入定,必须有觉知心制心于一处,安住一处,心不散乱;所以打坐修定是把意识心降伏下来,不再攀缘诸法,说这意识心、觉知心的我入定去了,不再起烦恼妄念了,可是如果妄念又生起,说这意识心、觉知心的我又出定了。所以这样的打坐修定,是有入定、也有出定,这有入、有出之法,当然是生灭法、是变异的法。可是经文所谈的佛法大乘宴坐,讲的是第八识如来藏妙心所住的法界大定,祂常住于这法界大定当中,没有所谓入定、出定可言;因为无始劫来常住这法界大定当中,当然远离所谓入定、出定这样的说法。佛要教导我们这样的真正的宴坐,透过维摩诘大士来教导舍利弗的因缘,来告诉大家如来藏所住的法界大定,才是真正佛法所说的宴坐。所以大乘宴坐非常的胜妙,是在日常生活当中,不管如何的忙、如何的受乐,甚至在追、赶、跑、跳、碰当中,我们的意识觉知心的我具足现前的当下,众生身中还有另外一个第八识真心如来藏,从不现身、也不现意,永远恒住寂静当中,于六尘万法境界如如不动,这才是真正的定,真正佛法所说的法界大定。

  大乘证悟菩萨亲证这法界大定之后,能够转依如来藏的法界大定,心常时住寂静中。不管日常事务怎么样的繁忙,在度众生、行菩萨道,甚至也会起烦恼,还是可以现前观照自己身中的如来藏妙心,依然住于这法界大定当中,依然清净、寂静,住在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寂静中。菩萨证悟之后,依这样的亲证而能经常去现观,依止这清净妙心的缘故,来分分转易自己身中染污的世俗意根、意识心的我,让这染污性能够渐次清净,也就是断除解脱道所谓的思惑烦恼。这也就是大乘见道后的悟后起修,开始转依所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心所住的法界大定,依这个现观来渐次伏除性障,在三贤位当中继续行菩萨道,在行菩萨道当中来分分断除自己的思惑烦恼,最后能够取证大乘的解脱果。所以维摩诘大士经中这个地方所说的宴座,是第八识如来藏所安住的法界大定,并不是二乘人或是修学四禅八定者所证的禅定。因为在这法界大定当中,色身乃至意识、意根觉知心都不现前,这才是大士要教导舍利弗,以及我们后代的大乘佛弟子们,所应该去实证的大乘宴座,而不应当去追求二乘人或是外道所修的四禅八定。

  下一段经文继续维摩诘大士开示说:“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是为宴坐;”经文义理在说,这法界大定当中是不起灭定,却仍然继续现出种种的身、口、意威仪。这样的入定却能够现出威仪,跟二乘人所修的禅定一定要尽量灭诸威仪是大不相同的;因为二乘人他们修学四禅八定,甚至证入了灭尽定,他有灭尽定的证量之后,这些俱解脱的阿罗汉,每天外出托钵回来饭食,饭食之后经行去消食,之后一个一个会入灭尽定当中。所以他们入灭尽定的时候,跟大乘的宴坐就截然不同;因为他们要入灭尽定,一定要一一去灭尽六识心,乃至最后的第七识意根末那识的心所法—受心所、想心所—也要灭尽,也就是这个时候对外境已经不了知了,没有受与想心所的了知了。可是维摩诘大士所开演的大乘宴坐,却是说“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说大乘菩萨所证的法界大定,祂从来都没有离开灭尽定,甚至安住的是比灭尽定更寂静的法界大定;可是祂却可以,继续现诸身、口、意的威仪,仍然有色身的行来去止等等的威仪,不需要端身正坐在那边入定。

  所以这样的开演,对二乘人舍利弗等人来说,实在难以思议,因为他们要入灭尽定当中,都要非常的用心,要端身正坐,一一灭尽一切法、灭尽六识心,乃至最后的第七识意根末那的受、想心所都要灭尽,对外境都不再起分别;除了在入定前,自己所作意要出定的因缘现前了,才会触知而有少分的分别,才渐次再有六识心的次第现前而出定。所以他们长时间安住在灭尽定当中,其实对六尘外境是已经不起分别,何况能够作到还要再继续现诸威仪?这是大士所开演的大乘宴坐,所以二乘人舍利弗等都不能了解,大士开演“不起灭定,现诸威仪”,到底是什么境界?

  因为这样的定,所说的当然是大乘证悟菩萨,所亲证的第八识如来藏妙心,所安住的法界大定。这样的法界大定涅槃寂静的境界,都是这些证悟菩萨所能亲自现观的,所以大乘证悟菩萨都能够现观自己的自心如来藏,从来没有离开灭尽定,而且安住的境界是比灭尽定更寂灭的涅槃境界,是永远离开六尘丛闹;而安住在这样的涅槃寂静法界大定当中,却无妨继续现诸身、口、意种种的威仪来与众生同事利行,继续行菩萨道。

  所以二乘的三明六通大阿罗汉们,他们来到已经证悟明心实证这法界大定的菩萨面前,一样是无法开口回应证悟菩萨这样的现观――所谓“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的大乘宴座。所以只要是一位已经实证这法界大定的大乘证悟菩萨,他们都是能够作这样的现观这个经文所讲的道理——所谓“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这样的境界,当然是只有进入大乘初见道第七住位,明心证真的菩萨才能够现观;而且证悟的菩萨,也都能够为二乘的圣者,包括阿罗汉们,来演说这样的第八识如来藏所住的法界大定的胜妙境界。虽然这些大乘的刚见道证悟菩萨,可能都还没有具足四禅八定的实证,更谈不上说有证到灭尽定,可是因为已经实证这法界实相心,实证这法界实相心所安住的法界大定,因此依这实证的功德,能够出生胜妙般若智慧,都能够为二乘人来开演这样的大乘胜妙佛法。所以在经中有时候对于这些二乘圣人,还是会用一个名相说他们还是于法界实相有愚痴,而是愚人;也就是说并没有法界实相的智慧,仍然没有破所谓的无始无明,这是大乘菩萨才能够破这一分无始无明,来出生法界实相的智慧。

  所以舍利弗在当年,会推辞不去探视维摩诘,原因就是因为对维摩诘大士所说的,这样的大乘宴坐法义完全不能够体会,担心去探视维摩诘的时候,又遭受大士的责难,所以就推辞不去探视。

  今天这一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探讨的大乘宴坐,就为大家说明到这里。在下一集节目中针对这个主题,我们再为大家继续开演。

  最后祝愿所有菩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道业增上,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
  第024集 何谓大乘宴坐?(二)
  正村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觉同修会所为您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系列”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进行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

  今天探讨题目主题是“何谓大乘宴坐?”副标题“打坐修禅定非禅”。这是第二集节目的探讨,我们延续上一集这个主题,继续为大家介绍大乘宴坐。

  维摩诘大士在经中,继续为舍利弗开示说:“不舍道法而现凡夫事,是为宴坐。”(《维摩诘所说经》卷1)这个法义当然还是在谈第八识如来藏所住的法界大定,在这法界大定,菩萨不舍道法安住在法界大定当中、不离开道法继续行种种的凡夫事,这才是大乘宴坐。这样的大乘宴坐,当然跟二乘人修的禅定截然不同,因为二乘要修禅定,一定要离开种种的事相上的事,端身正坐入定去,都离开了道法;所以一位大乘的证悟菩萨,常常都是自住在所证清净道法中,可是依然示现跟你我一样的行持,同样跟你同事利行、吃饭睡觉,继续行种种的世间事;所以菩萨们在与众生同事利行当中,时时不舍道法,因为不落六尘事相境界中,常住法界大定中。但是一位凡夫或是一位阿罗汉,甚者如舍利弗,他们是没有办法实证这样的证境,一定会落在种种凡夫事相中,当这些吃饭、睡觉世俗事相在行持的时候,是没有办法继续修禅定,没有办法打坐入定的,所以世尊在进入二转般若期当中,就开始转而为二乘弟子们来开演大乘佛法。

  在这些大乘的经典--般若经典当中,我们常常看到经文一开始会宣演一些看起来好像是凡夫的事相事,常常这个经文一开始会记载说:世尊外出去托钵,乃至回来饭食,饭食之后洗足,然后才开始敷座而坐,演说佛法。在经典一开始还没有正式说法之前,世尊所示现的这些凡夫事相事,其实世尊已经在具足开演大乘佛法,是不舍道法而现凡夫事。维摩诘大士在经中,同样开示这样的法理,告诉舍利弗说:在吃饭、睡觉,示现这些凡夫事相事的时候,大乘的宴坐是不舍道法,都时时在示现、开演大乘的宴坐。

  这样的胜妙法,看来好像都跟二乘圣者之所修学方式完全相背离,因为舍利弗这些二乘圣者,他们一心要努力打坐修定,所以想要尽量离开这些凡夫事相事,他们非常担心太去沾染这些凡夫事相事会让自己的烦恼再度出生,而未来无法入涅槃。但是维摩诘大士却告诉舍利弗说:你不用执著想要一直要离开这些凡夫事相事、一直在打坐要入定,因为在这些凡夫事相事当中,大乘的宴坐其实从来不舍道法就住在清净法道当中,是不会妨碍继续示现这些凡夫事相事。这样的开示,对于当年还没有证悟明心的舍利弗来说,完全没有办法思议、理解,也就是这个缘由,才会推辞不去探视维摩诘大士,维摩诘大士当年会这样,不假情面地一一来训示这些二乘圣者,目的就是要让这些二乘圣者,不要再执著二乘小法,能够起惭愧、忏悔心,早日回小向大,不要再执著要离开一切凡夫、一切世俗的种种事,而只想要一心打坐入定;应该要开始学习作个大乘菩萨,来实证真正世尊所教导的大乘宴坐。

  所以大士这一段经文的开示,在教导大家说:在一般的凡夫事相事当中,不舍道法,示现大乘宴坐,对舍利弗来说,当然他是无法体会;而这样的误会-对大乘佛法所说的宴坐有误会-并不是只有舍利弗,包括当代的大法师也是有误会,对于维摩诘大士,这样所开演的大乘经典,所说的这些真实的法义,同样也有严重的误解。当代曾经有位大法师,在他说禅的书当中就是对这一段经文也有误会,所以他才会在他的书中有下面这一段错误的论述,他说:

  所谓佛法、禅心,都应该不离生活。吃饭吃得合味,禅也,睡觉睡得安然,禅也,……今日修道者,只重生死,不重生活,实离道远矣!(《没时间老》,佛光文化出版,页202。)

  这个就是对这段经文示现的凡夫事相事有了误会,而误会说:只要吃饭吃得好吃,睡觉睡得安然、睡得好,那就是实证中国禅宗的禅,就是实证般若,简单说就是开悟明心了。如果真的开悟明心,实证大乘的宴坐是这么容易,如同这位大法师之所说,那么刚出生的小婴儿,是不是他们每天一定是要吃得好、睡得好,吃了、喝奶之后就睡,睡完之后起来再吃,那这些小婴儿刚出生,是不是每一位都成为开悟的圣者?有时候,哪一天妈妈忘记喂奶,或是喂奶的时间超过了,小婴儿在那边大哭大闹,因此就吃不好、也不愿意睡觉,是不是小婴儿那一天又变成退回成为一个凡夫?所以这样的一个开悟圣者,有时候是圣者,有时又变成凡夫,当然这样的说法,是全然误会维摩诘大士经中开示的:“不舍道法而现凡夫事,是为宴坐。”因为大法师全然落入经文的文字的戏论当中,去依文解义来思惟、来比量、来推,想要了解说大乘的宴坐应该就是这样子。如果大乘的宴坐这么容易就能够悟入,甚至小婴儿就可以悟入,那么舍利弗这样尊贵的二乘圣者,应该老早每一位都也是开悟的圣者,为什么舍利弗当年完全不能够了解维摩诘大士的开示呢?所以证悟祖师常常有种种的作略,他们的所说都有为人处,只是不能够为缘还没有成熟的人来说,要由学人自己去亲自实证,才能够以心印心,心领神会大士这一段经文所开示的真正法义。

  下一段大士继续开示说:“心不住内,亦不在外,是为宴坐。”(《维摩诘所说经》卷1)当然还是在谈这个心--第八识如来藏、真实本识、真实妙心,是不住内也不在外,所安住的法界大定才是大乘宴坐。意思在说我们的第八识--真心如来藏,祂从无所住,因为第八识如来藏心,心体无形无相、体如虚空,你如何说祂是住于何处?所以说这第八识心不住内--不住在众生色身之内,但是也不要误会不在内,是不是就在外呢?当然也不是。因为你也不能说祂在虚空,或者是说祂会被外六尘等诸外法所迷惑而有所住--也就是对外六尘法会起计著而有所住;那么这个心不住内也不住外,那到底是在何处?

  有关于这一部分法义的探讨,世尊在《阿含》经典曾经就有开示说:这第八识真心如来藏,与所出生的五蕴十八界诸法,彼此是非一非异,是不相在。因为既然说第八识真心如来藏,不住众生色身中、也不住虚空中,到底在何处?世尊在《杂阿含经》卷3,就有这一段开示说:

  色无我,无我者则无常,无常者则是苦。若苦者,彼一切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当作是观。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这个经文的义理,世尊在开示说:色乃至受、想、行、识这五蕴的我,乃至五蕴我所衍生的一切法,是无我法;无我法的缘故,缘生、缘灭是无常法;无常会坏灭,是苦法,若苦法者,就这些都是生灭的、会坏灭的苦法。所以说,彼一切在说这一切的五蕴,乃至五蕴所衍生的一切法,这五蕴的我以及所生的一切法非我,也就是:不是我释迦如来这个地方所讲的真实我,可是又不异于我所说的这个真实我--也就是所谓的第八识如来藏;说这第八识如来藏与所出生的五蕴我等一切法,彼此之间是非我、不异我而且不相在。不相在的意思是说:这真心如来藏不在五阴十八界诸法当中,祂并不是五阴十八界诸法当中任何一法,但是又说真心是来出生五阴十八界诸法,而这些五阴十八界诸法,也不在第八识真心如来藏之中,因为第八识如来藏自身当中无一法可得的缘故。

  所以阿含经典在说到,这个能出生的法与所出生的法,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只能说是非一非异、不相在。因为一个是能生万法的真心如来藏,一个是被这真心所出生的万法,能出生的心是真实法,被出生的这五蕴一切诸法是虚妄法,真妄和合似一,虽然同在一处却又不相在,彼此间你不能说祂是互相融合在一起。所以世尊在阿含期,为二乘弟子们讲解解脱道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把大乘佛法--大乘菩萨才能够实证的真心如来藏,已经先隐说、也略说;已经有开示说:有一个心就是本识入胎识,祂是能出生五阴十八界等万法的心,而这个心与所出生的诸法之间的关系,彼此是非一非异、不相在。这样的法义,在初转阿含期,当时阿罗汉们都只能信受这个法理,但是都还无法实证,一直要到达进入二转般若期,开始宣演大乘佛法,佛世尊要开始教导这些二乘弟子们实证这法界实相心,所以就开始宣演大乘佛法,所以就会有维摩诘大士为智慧第一的舍利弗,来宣演什么才是大乘宴座,来说这真心如来藏-心不住内,也不在外-是为宴坐。

  这个心当然当年舍利弗还没有实证,听完大士这一段开示仍然是一脸迷惑,完全不能够了解这当中的法义。一般学法的人,也常常被错误教导以定为禅,把禅定当中某种意识心暂时离念、无分别,也就是所谓的离念灵知心,这跟意识心相应某种定境当作是大乘的证悟;也就是说透过修定,进入离念灵知的状态,说这个意识心相应暂时不分别的离念灵知,说这样就是证悟。可是这样的离念灵知意识心,仍然在十八界之内,是无法离开十八界,因为祂就是十八界当中,意识这一界之所含摄。所以修定,误会以为说证到这真实本心,其实所证仍然是意识心,仍然在十八界内,因为这个心是有所住——住于内,仍然住于内,这当然不是大乘宴坐所说的“心不住内、也不在外”,所以修禅定的人、乃至二乘圣人舍利弗,对大乘的宴坐是无法实证,也有很多的误会。

  大士下一段经文,继续为舍利弗开示说:“于诸见不动而修行三十七道品,是为宴坐。”(《维摩诘所说经》卷1)维摩诘大士由二乘人所证的三十七道品,来为他们讲解大乘宴坐,因为舍利弗当年还没有证大乘宴坐,所以大士就善巧方便,依二乘人所修三十七道品来为他说什么才是大乘宴坐,当中有何差别。我们先为大家复习一下,二乘人所修的三十七道品的内涵,他们要从四念处、四正勤、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与十二因缘法观行,来修这三十七道品。当修这三十七道品的时候,二乘人一定是需要透过意识心来思惟,乃至生起种种正知见,依止所生起的正知见来修正自己,所以必定动其心来转易染污末那的遍计执,所以必然会对这三十七道品的正知见有思惟,而且要令心安住这样的正知见当中。所以二乘人,包括舍利弗修三十七道品的当下,于所有这些正知见,意识心必有所动--因为要深入思惟的缘故,如此才能够出生解脱道的智慧。而大乘菩萨所修三十七道品,却是于诸见不动而修行,因为大乘法所说的:是说当意识、意根在三十七道品上思惟生起种种正知见,动其心了,但是在依三十七道品修正自己身、口、意行的当下,却同时有另外一个如如不动的第八识如来藏妙心,从来不动其心,于诸见是不动,不起诸见;转依这第八识如来藏妙心,来圆满渐次修学三乘菩提的解脱道与佛菩提道。所以大乘菩萨,依自己亲证的第八识真心如来藏来转易意识、意根心,依止所证第八识如来藏妙心,以祂的真如法性为依归。

  “于诸见不动”的这个道理在说:七识心是于诸见会产生种种的见解,可是大乘菩萨在这个当下,能够现观自己的第八识真心如来藏是于诸见不动,是不动心的,虽如是,第八识如来藏心却时时支持配合七转识心之所思、所计。大乘菩萨依如是来修学佛法,来修大乘所谓的大乘的宴坐,而这样的宴坐才是佛法所说的宴坐。这样的宴坐,当然对舍利弗来说,他无法思议、无法理解,因此舍利弗当年会去推辞,不愿意去探视维摩诘大士,这当然有它其中的缘故;因为怕再见到维摩诘大士的时候,大士又为他宣演种种的大乘法义,而无法回应维摩诘大士之所询问,怕被遮难的缘故,所以他就推辞不愿意前去探视。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何谓大乘宴坐?”这六种法相,我们还有最后一项法相还没有宣演,也就是“不断烦恼而入涅槃,是为宴坐”。二乘人是要去断烦恼才能够入涅槃,可是大乘菩萨却是不断烦恼而入涅槃,这才是佛法所说的宴坐。世尊所要教导的大乘宴坐,这样的胜妙法理非常地殊胜,欢迎大家在下一集节目当中继续收看,才能够了解胜妙法义之所在。

  最后祝愿所有的菩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道业增上,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
  第025集 何谓大乘宴坐?(三)
  正村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觉同修会所为您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系列电视弘法节目,目前进行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今天探讨题目主题是:“何谓大乘宴坐?”副标题“打坐修禅定非禅”。这个题目有三集的节目,这一次是第三集的节目探讨,在上两集节目中 维摩诘大士为舍利弗开示“大乘宴坐”,经文还有最后一项法相的开示,大士为舍利弗说:“不断烦恼而入涅槃,是为宴坐。”(《维摩诘所说经》卷1)

  这个谈的当然是大乘的宴坐,一位大乘的证悟菩萨,当他明心证真—实证第八识真心如来藏—就能够现观这第八识如来藏所安住的法界大定的涅槃寂静。而在实证的当下,是不用断尽一切的烦恼,就能够依所亲证来现观这涅槃寂静的境界,也就是所谓的法界大定。这才是 世尊所教导的宴坐——所教导的大乘宴坐。相对于二乘人来说,二乘人他却是要断尽一切法、断尽一切烦恼才能够入涅槃;大乘证悟菩萨是不用断尽烦恼,却能够现观涅槃、能够证入涅槃。这样的开示,完全不同于二乘人之所学。

  在当时的舍利弗见到 维摩诘大士的那个时候,舍利弗还没有证悟,他完全无法了解 大士所讲的这样的大乘宴坐。因为对他来说,二乘法的修学就是要断尽烦恼,因为要断尽所有世间的烦恼苦——所谓的八苦、三苦,包括生老病死苦、求不得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乃至种种五阴炽盛之苦;所谓的三苦谈的是苦苦、坏苦、行苦。这些烦恼的来源,是来自于对虚妄的五阴自我,误认为是真实我而产生了所谓的我见烦恼;依这我见烦恼,进一步去执取一切的诸法而加以贪著计执,产生我执、我所执烦恼——这都是二乘人所需要断尽的。

  二乘人一心地修学,他在这一生当中,就是要把三界内诸法,对于这样诸法的计执所产生的烦恼苦要断尽,所以他一心只想将这三界诸法一一灭尽。为了要灭尽一切诸法,就尽量不想攀缘诸法;所以,二乘人在世间的行持,经常都是内观自心不往外攀缘,大部分时间藉著打坐修定,不去分别世间一切法。他们担心去分别这一切法,会被一切法的境界相所染著;他担心如果对这任何一分世法有执著,他在舍报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入涅槃。

  这也就是 维摩诘大士他要呵责舍利弗,在当年他一直在林中去静坐、打坐。不过舍利弗的林中静坐、打坐,因为他修的是二乘的宴坐,那么 大士就是要教导他应当要回小向大,不要一天到晚打坐修定、修这二乘的宴坐,应当修学大乘的宴坐。因为大乘宴坐才是真实宴坐,是不用断烦恼就能够入涅槃;所以不用一天到晚浪费时间,修学打坐修定想要离开一切法。因为,如果一旦能够证悟明心,实证大乘菩萨所证的涅槃心—这第八识如来藏—就能够现观这涅槃心本来就住在涅槃寂静境界,确实地离一切六尘万法的分别,而这就是大乘菩萨证悟明心所证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

  而二乘人当然就是要灭尽一切法,才能够入涅槃;他们所入的无余涅槃,其实就是大乘证悟菩萨所证的第八识如来藏的独住境界。而如来藏的自住境界,都是每一位明心证真的菩萨,在他证悟的当下,就能够现观这涅槃心所安住著涅槃寂静境界。而当他能够现观这样的涅槃寂静,实证这样的法界大定的时候,他还只是先断除我见烦恼,一些其他的我执烦恼不一定全数都已断尽;也就是说,在烦恼没有断尽的情形下,就已经能够现观二乘圣者所入无余涅槃的涅槃寂静境界。所以,大士才会为舍利弗开示说:大乘的宴坐,是不断烦恼而入涅槃。

  下面的主题,我们要为大家介绍说:阿罗汉并没有证入涅槃,只有大乘菩萨才能够现观、亲证涅槃的寂静境界。阿罗汉未证入涅槃这样的说法,在 平实导师《邪见与佛法》这本书当中有详细的论述,这样的论述当然对于修学二乘小法者是完全无法体会,也完全认为不能认同,毕竟他们还没有亲证大乘的宴坐。因为阿罗汉入涅槃,是要把一切五阴的自我都要灭尽,把一切所衍生的诸法都要灭尽,才能够入涅槃;但是大乘的证悟菩萨却不用灭尽诸法,也不用灭尽五阴自我,在五阴自我现前存在的当下,就能够现观自己所证的涅槃心如来藏所安住的涅槃寂静境界,而这就是大乘菩萨才能够实证的法界大定。

  所以说二乘人,他不是真正有实证佛说的宴坐。因为二乘的阿罗汉,他们虽然方便说证涅槃,但是在舍报的时候,阿罗汉自我以及一切法都灭尽,那到底又是谁入了无余涅槃?所以,大乘证悟菩萨依所证这涅槃心如来藏,来现观说现前的阿罗汉,他其实没有证入涅槃。这个都是由明心证真的菩萨,现前才能够真正观察到涅槃如来藏—这个如来藏心—所住的涅槃寂静境界;也就是说,他还没有舍报之前,五阴还现前存在的当下,就已经现前分明看到了涅槃当中的“没有境界的寂静境界”。所以,证悟菩萨依自己七转识心,能现前观察自己的第八识如来藏真心,确实是安住在离六根、六尘、十八界等等一切万法—祂自身当中确实是离万法的分别觉知—无始劫来就是安住在这法界大定当中。这样的法界大定,才是 世尊所教导要实证的宴坐。

  所以,这个地方说阿罗汉没有证入涅槃,经文也常说涅槃就是如来藏,无余涅槃就是如来藏的独住境界。因为阿罗汉舍报前还没有亲证如来藏,依大乘菩萨来说,就会说阿罗汉并没有真正证入涅槃。因为涅槃当中也不是一切法断灭空无,涅槃当中是有涅槃的本际、实际——也就是还有如来藏独存。所谓涅槃,经文常说涅者不生,盘者不灭,讲的就是如来藏的不生不灭。如果没有这第八识如来藏可证,比如有藏密六识论者,他们是否定有第七识,甚至根本否定了有第八识如来藏,那 佛所说的四种涅槃就无法亲证了,因为涅槃境界就会变成一切法空无的断灭境界。

  这样的邪见,就是典型的外道断灭论,是把 世尊所宣讲要教导佛弟子亲证的四种涅槃,全部说成是断灭见的外道法,这当然是毁法、坏法的外道见,所有佛弟子不应当信受。应当要信受大乘菩萨 维摩诘大士,在这个经典当中依八识正法所开演的大乘胜妙法、所开演的大乘宴坐来修学,才是学法之正道。所以这一段,我们总结说:大乘证悟菩萨才能够现观无余涅槃当中的实际、本际,能够现观这个涅槃心如来藏是确实如如不动于六尘万法;这样地能够如如不动于万法,才是真正的 世尊所说的宴坐——也就是所谓的大乘宴坐。所以,我们这个题目的副标题说:〈打坐修定非禅〉。

  真正的宴坐,世尊教导的是大乘宴坐,而这样的宴坐不是二乘圣者所能够思议。这一部经的主角——维摩诘大士,他是 金粟如来在佛世的时候倒驾慈航,示现等觉大士身来崇扬 释迦如来,也回报 释迦如来无量劫前过往教化之恩;在进入二转般若大乘佛菩提道时期,开始来辅佐 世尊,为二乘弟子们宣演大乘胜妙法。因为当时初转法轮时期的二乘弟子,都一心只想趣向寂灭、趣向涅槃,不想要攀缘一切的外法,所以当然更谈不上具有大乘菩萨的利他的慈心、悲心。所以在初转法轮时期,这些二乘人日常的行持,都是日常外出托钵回来饭食,饭食之后稍事消食,就开始打坐入定去了,所行都是二乘小法。所谓的二乘宴坐,这并不是 佛教导的宴坐,不是 佛示现人间要开示悟入教导大众实证的大乘宴坐。所以就透过 维摩诘大士为舍利弗开示什么是宴坐?什么是大乘宴坐?

  我们再复习一下这三集节目当中所谈到的宴坐的经文说:

  夫宴坐者,不于三界现身意,是为宴坐;不起灭定而现诸威仪,是为宴坐;不舍道法而现凡夫事,是为宴坐;心不住内亦不在外,是为宴坐;于诸见不动而修行三十七道品,是为宴坐。(《维摩诘所说经》卷1)

  加上这一集我们探讨的“不断烦恼而入涅槃,是为宴坐。”这种种宴坐法相的开示,都完全不同于二乘法道,甚至可以说背离二乘法的修学。舍利弗这些二乘人刚听闻这样的法义—这样的大乘法义—完全无法思议理解。所以说,在当年 世尊要求舍利弗去探望 维摩诘的时候,舍利弗才推辞不愿意去探视,因为对于 大士所开示的大乘法义完全无法思议理解。

  所以,世尊要教导大众实证的是大乘宴坐,而不是二乘人一天到晚所修的二乘宴坐。一天到晚去修禅定,而把二乘法当作大乘法,一天到晚修禅定的现象,在 平实导师出世弘扬大乘佛法之前,整个佛教界以定为禅的现象还是非常普遍,甚至把二乘解脱道小法当成就是修学大乘佛法;甚至也误会说:只要成就阿罗汉位,就是成就究竟佛位。因为这样的缘故,在佛教界以前的修学者都是跟初转时期的二乘人一样,一天到晚在盘腿打坐修定,认为透过打坐修定进入定中的某种定境,就是实证中国传统禅宗祖师所证的大乘般若禅,这个当然是一大误会。所以 维摩诘大士在经典当中,才会为大众来开演这样的真正的大乘宴坐。

  当然佛教界在 导师还没有出世来开演这样的大乘法之前,大众是无法知道真正的大乘宴坐;所以只能一直以坐禅的方式、努力修定打坐的方式,想要去实证中国传统禅宗祖师所证的本来无分别心的第八识如来藏心。其实都无法真正去实证,而都落入到修定当中的意识心的境界,认为把意识心透过修定尽量让祂不分别六尘一切法,作到尽量相似无分别,说这样就是实证中国禅宗祖师所证的禅法。会说祂是“相似无分别”——意思就是说,祂不是真正的于六尘万法不分别,当然也不是祖师们所证的第八识如来藏的本来无分别。所以这个地方,要劝请所有有心修学大乘禅法者应当了解,不应当执著修学这二乘的宴坐,执著修学禅定、修学打坐;应当要勤修大乘佛法所教导的大乘宴坐,早日有因缘证入这个大乘宴坐,才能够真正了解 世尊所开演的宴坐的真实法义。

  下一个主题是要为大家来探讨说:一位大乘的菩萨胜义僧,已经实证第一义谛的这样的胜义僧,他才是佛法所说的僧宝出家人,而不能用他的外相是否剃头著染衣、现出家法相来界定。因为正觉大乘胜义菩萨僧团,经由 平实导师多年的教导,已经有许多现在家相的在家居士,一一实证第八识如来藏这涅槃妙心,也都能够现观这涅槃心如来藏所住的法界大定的没有境界的境界。但是整个佛教界,还是有一些出家法师,对于 平实导师这一世示现的是在家身相,并没有剃发著染衣,所以他们不能够信受 导师所说的法,也不愿意依止 导师;说他是在家人,不愿意依止在家人来修学。这当然是对经典当中界定沙门、出家人,界定僧宝,有了误会,误会说一定是要剃发著染衣、披僧衣才是出家人;但是,所谓的僧宝,不应当依这样表相来界定。

  世尊在经典当中就有这样的开示:在家人也是僧宝。我们来看《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5有这一段开示:

  若诸有情带在家相,不剃须发、不服袈裟,虽不得受一切出家别解脱戒,一切羯磨布萨自恣悉皆遮遣,而有圣法得圣果故,胜义僧摄,是名胜义僧。

  云何名世俗僧?谓剃须发被服袈裟,成就出家别解脱戒,是名世俗僧。

  所以,世尊在这个地方就清楚地界定胜义僧跟世俗僧:世俗僧讲的就一般的剃发著染衣的出家人,这是凡夫位的世俗僧;但是真正的胜义僧,却是有在家人仍然带在家相,没有剃发、没有著染衣,虽然他们没有受过出家别解脱戒,不能参与出家人的羯磨布萨,但是他们是实际有实证大乘的圣法,是有实证大乘的贤圣果位,这就是真正的僧宝——所谓的胜义僧。

  我们来探讨出家这个名相:出家这个名相讲的有分狭义、广义,狭义说是要出世俗家;但是更广义、更胜妙的说法,是说凡是有能力出三界家、出三界火宅者,都是真实的出家人。平实导师是过去禅宗祖师再来,往世大部分都是现出家身相,这一世为了破斥藏密双身邪法的缘故,才示现在家身相。但是这样的身相的示现,以 导师的证量并没有相妨碍处;导师的这一世以地上菩萨的证量,是位菩萨阿罗汉,老早就有能力出三界火宅、出三界家,是真正的出家人,是真正的沙门。就如同这个经的主角——维摩诘大士,在佛世的时候也是示现富可敌国的在家身相,而且当时示现的是等觉大士的证量;所以,大士才能够为 世尊来教化这些二乘弟子们,来开演这些大乘佛法。平实导师这一世现在家身相,就如同当年 维摩诘大士示现在家身相,这都是大乘的圣位菩萨之所示现。所以,求法者不应当以说法者善知识的表相是在家或出家,来界定他的证量,来界定是不是胜义僧宝,因为胜义僧宝的界定,还是以亲证如来藏为主要的考证依凭。

  今天时间的关系,“什么是大乘宴坐?”为大家解说到这里。

  谢谢大家的收看。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
  第026集 二乘法非法,如何是大乘如法之说?
  正村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觉同修会所为您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系列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所进行单元是“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今天探讨题目主题是:“二乘法非法,如何是大乘如法之说?”

  这一部《维摩诘经》的经典,它开演的时期是在进入二转法轮的开始,世尊为了劝请这些二乘解脱道圣者开始回小向大,来修学更胜妙的大乘佛菩提成佛法道而宣讲的一部经典。在前面三集节目当中,藉由要舍利弗去探视 维摩诘大士作因缘,而有了这一段 维摩诘大士为舍利弗开演“什么是真正大乘宴坐”的这些法义开示。

  从这一段经文开始,世尊又要求神通第一的大目犍连尊者,去探视 维摩诘大士。目连尊者当年也是推辞,不愿意去探视 维摩诘,这个原因是因为过去目犍连尊者曾经在巷弄当中,为白衣居士宣讲二乘小法,大士刚好经过,就诃责目连尊者说:“你所说的法,这些二乘法不是真实法,这不是如法之说。你应当要为大众说的是大乘真实胜妙法,这样才是如法之说法。”这段经文所说的真实法,所说“法者”,讲的是大乘证悟菩萨所证的第八识真实本心如来藏。

  在初转阿含时期,佛为了急于求出离解脱生死的这些二乘人,先为他们宣演二乘方便小法,让他们一个个有能力去实证这些解脱道的法,舍报的时候,都有能力能够出离三界生死入无余涅槃。但是这二乘小法,毕竟不是 世尊示现人间的真实本怀,并不是 佛要为众生开示悟入的真实法。

  因为,如果 世尊所要开演的佛法的内涵,就只有阿含期的这二乘解脱道的法,那么所有的大众依 佛的教导,佛弟子们一个个实证解脱,舍报一个个入了无余涅槃,那这所谓的二乘解脱道法,在未来世又要由谁来为后代的佛弟子们开演?因为所谓的佛法——这二乘法,也很快就会灭尽,因为阿罗汉一个一个舍报都入涅槃去了。如果佛法的实质内容就是如此,这对后代的弟子们以及末法的众生,都没有真实的利益;由亲证阿罗汉位入无余涅槃,所谓的阿罗汉来说,其实也没有真实的利益。因为对阿罗汉自我来说,入了涅槃,自我已经消失不在三界现身意。所谓的入涅槃,对已经灭尽自我的阿罗汉,到底又是谁得解脱、谁入了涅槃呢?所以这样子把自我一切法都灭尽,把一切三界诸法都灭尽入无余涅槃,于自我、于众生,其实是没有意义可言的。

  所以在进入二转法道时期,佛开始宣演真实法,也就是宣演大乘佛法,要告诉这些二乘圣者:“二乘法非法,不是我世尊所说的法,应当要勤求大乘的真实法;要亲证这大乘真实法,这才是我世尊示现人间的真实本怀。”教导大众要悟入这真实本心;在亲证之后,能够转依这本具清净真如佛性的这真实法,依之次第来修证大乘佛菩提法道,历经三大阿僧祇劫的修学,最后就能够圆满五十二个菩萨阶位,每一位最后都能够成就圆满的佛道。

  所以下面的这段经文,就要藉由目犍连尊者所说的二乘法“不如法”,并不是 佛要讲的“真实法”;维摩诘大士依这样的因缘,来为目连尊者开演:什么是真实法?什么才是 世尊所要我们悟入的真实法?什么才是真正的大乘“如法之说”?在经典〈弟子品第3〉,维摩诘大士为目连尊者开示说:“夫说法者当如法说:法无众生,离众生垢故;”(《维摩诘所说经》卷1)维摩诘大士一开始就告诉目连尊者,凡是要为众人宣讲佛法,一定要“如法说”。意思就是要依“大乘真实法”而说,才是如法之说;离开了“大乘真实法”所说的法,都是不如法之说,也就是“不如法”。

  而我维摩诘大士现前所说的“法”—这真实法—祂的法性是“法无众生,离众生垢故”。意思是说,这真实法第八识如来藏,离开一切众生相,也就是二转法轮《金刚经》经典所说的: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等等,是离开了一切众生相,当然没有众生我所具的染垢法性可言。这真实法,祂时时在显示祂自身的体性是离染垢的,是显示出祂在行的是不垢不净的种种中道法性。因为众生有种种的分别计执、种种的染垢,那是七转识心的众生五阴的自我所起的计著;因为有情众生依六识心能分别外境——色声香味触法这些六尘境,而依分别这六尘境,而众生的自内我第七识意根,就在这分别的六尘境上,起了种种的计著;由于这样的计著这众生我,也就是意识、意根的世俗我,就增加熏染了一分染垢。

  但是 维摩诘大士这个地方所说的“法”,是在说这真实我第八识如来藏,这是大乘证悟菩萨之所亲证,也能够现观这个法:从来不会对六尘境界相起任何分别,更不会因为有种种分别而产生种种的妄想执著,也就是所谓的染垢,所以这第八识心体本来是清净无垢的。所以说,祂的法性是“法无众生,离众生垢故”。所以大士这样的开示,对当年还没有证悟的目连尊者来说,是极甚深,完全无法体会;因为二乘人所学的法,是不能离开众生我来修行的,都是因为有众生我的计执而有种种烦恼。所以,二乘人要断除众生我,先断我见,再断除依我见而产生的种种烦恼,也就是所谓的我执、我所执的烦恼。

  但是,维摩诘大士这个地方开演的大乘法,却说这个法本来就没有众生我,本来就离垢,本来就没有烦恼可言;既然这个法离垢,这个法没有烦恼可言,那对二乘人来说,到底要修学的内容是什么?那又要去断什么样的烦恼?所以说,二乘人听完这样的大乘法,是完全无法思议。所以当年目连尊者才会推辞不愿意去探视 维摩诘大士,因为担心大士又会为他讲这些他不能够了解的大乘法义,无法回应大士的质难。

  下一段经文,我们继续为大家来解说。大士为目连尊者说:“法无有我,离我垢故;”(《维摩诘所说经》卷1)就是说大乘法所说的这个“法”—这个真实法—从来没有一分五阴众生的我性,更没有因为计执众生五阴我为真实而生起种种的染垢。因为这个法—这个真实法的心体自身—是清净无垢,是离我垢的。

  世尊宣讲三乘菩提佛法,讲的都是无我法,要弟子们一一亲证无我法,所谓要亲证“人无我、法无我”。但二乘圣者所证“人无我”,却不是大乘证悟菩萨所证的“大乘人无我”。因为所谓的二乘人无我,是一一去观行现象界蕴处界种种诸法,去观行这三界一切诸法,都是因缘生灭无常、终归坏灭,所以是苦法、是空相虚妄法,而且是无我的法性。这就是三法印所说的“诸法无我”,说三界诸法当中没有一个我可言,这诸法都是刹那生灭无住;另外也说诸法中没有一个法是真实法,没有一个法是常住法。如果你虚妄建立说,其中一个法就是我,其实也是“非我”,不是 世尊所开演的真实我,不是大乘证悟菩萨所证的涅槃心如来藏。

  大乘菩萨所证“人无我”,就是因为亲证这无我法,亲证这真实法、真实本心之后,能够现观这真实法自身,无任何一分五阴我的法性可言,这法当中没有任何一分众生的我性。证悟菩萨也能够现观所证的这个法是离我垢的,因为祂离一切见闻觉知,离一切对诸法的妄想计执,所以经文说祂是离我垢的。

  所以,二乘人他是在否定蕴处界我,说蕴处界我虚妄,所以要把这蕴处界虚妄我,以及所衍生的这一切法都要灭尽,舍报入无余涅槃,由这样来说二乘圣者实证人无我。但 维摩诘大士这个地方,所开演的大乘法,说这个法是不用灭尽蕴处界我,是在蕴处界我现存之当下,证悟菩萨就能够现观自身中,有一个真实法与蕴处界我等等虚妄法真妄和合运行,由此来成就世出世间一切法。而大乘菩萨所亲证的这个真实法自身,却是“法无有我、离我垢故”。所以 维摩诘大士这样的开演,这样的大乘真实法,都不是二乘圣者所能思议,这部经的经名才会立名《维摩诘所说不可思议解脱经》。所以,目连尊者当年还没有证悟,对于这样不可思议的法,当然无法理解,自然也就会推辞不去探视 维摩诘。

  维摩诘大士继续为目连尊者开示的经文下面说:“法无名字,言语断故”; (《维摩诘所说经》卷1)所以 大士为目连尊者说:“我所说的这个大乘真实法,祂自身中没有任何的语言、文字、名字可言,当你去特别为祂安立个名字,把祂称呼为第八识,说祂是真实法、如来藏、阿赖耶识,或叫异熟识、无垢识,说祂是真如心、真如等等,经中常常有安立种种这些名相;但是这些名字都只是假名安立,你不能说这个名字本身就是这个法。因为当你说出任何一个名相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你所说的这个‘法’——所说的这个真实法。因为这个真实法本身,是离开任何一切语言文字,祂自身境界当中是‘言语道断’,连所有的心行都断尽的无境界的境界。”

  所以,既然说这个法离开一切语言文字所能到达的境界,那么有人可能会问这个问题说:古来禅宗祖师为他的弟子印证证悟的时候,那弟子们又是要如何来亲呈宣演这个法,师父才能够帮他印证呢?一位真实证悟者,当然要透过语言文字的宣讲,才能够说清楚讲明白他到底证的内涵是如何;只是当他在作这些宣演的时候,所使用的任何语言文字,当然都离开了这个“法”本身。

  有人说他已经亲证了、已经开悟明心了,就应当要具足了知、了解到前面这一段文所讲的内涵的差异之所在。一旦你实证,你就能够现观、真正了解祂无始劫来,确实一直安住在这言语道断,心行寂灭处;因为祂从来不会说一句话来回应你:当你辱骂祂的时候,祂永远如如不动心,不会回应你一句;当你褒扬祂的时候、赞扬祂的时候,祂依然是如如不动心,也无喜乐动心可言。

  所以才会为这个法,安立个名相,说是“真如”。意思说:这个法是真实存在的法,而且祂于一切六尘万法如如不动心,所以才说是“真如”。虽然祂不会说任何一句语言文字,但是祖师又说“这个不说话的,才是真实说法者”,因为祂又时时、刹那刹那、无时无刻不在为你说法。能够作这样的现观,都是每一位明心证真的菩萨,现前能够体会,了解到这中间的义理:祂到底如何为你在说法,如何不分昼夜、无时无刻、刹那刹那在为你说法;对于意识、意根世俗的你的所思,如何的言听计从,却从来没有一句语言文字上的怨言。所以大士这个地方,为目连尊者慈悲开示说:“法无名字,言语断故。”一旦明心证真,你就能够真正了解这个法义道理之所在。

  这样的慈悲开示,听在目连尊者耳中,当然是无法理解;因为对一个二乘人来说,他都是要用语言文字去沟通,也要用语言文字在静坐、经行的时候,深入去思惟这些二乘法。但是 维摩诘大士这个地方,开演的大乘真实法,却说这个法离开一切语言文字,是言语道断的,是触不及语言文字的,当然对于目连尊者来说,他完全无法思议、无法理解。

  所以,维摩诘大士这一段经文,为目连尊者所说的大乘真实法,我们再把这经文复习一次,上面我们曾经谈到说:“法无众生,离众生垢故”,也说“法无有我,离我垢故”,前一段又说“法无名字,言语断故”,乃至这整段经文最后,维摩诘大士开示说:“法常住不动,法离一切观行。”(《维摩诘所说经》卷1)这种种的宣讲,当然都是在宣讲大乘真实法的种种的法性。因为时间的关系,这整段经文,我们没有办法每一句都为大家提出来为大家讲解;在这个地方,要劝请有心深入这当中法义的菩萨们,能够请阅 平实导师这一部胜妙的《维摩诘经讲记》深入去思惟,就能够了解这当中的义理。

  维摩诘大士开演这真实法,这当然是初转阿含期这些已经证得阿罗汉圣人果位的二乘人,所闻所未闻的法,也是不可思议的法。大士这样的慈悲开示,目的也在劝请这些二乘乐求小法者,能够真正开始了解:世尊示现人间的真实本怀所要为大众开示悟入的法,是大乘真实法而不是二乘法。大士也在协助 世尊来劝请所有这些二乘人回小向大,不要再以实证二乘小法为满足。

  由这个地方来对照当代佛教界,仍然也有许多崇尚这二乘小法的情形,甚至把二乘法当作是佛法的全部,这都是对佛法的一大误解——对这真实法,大乘真实法全然的误会。更有佛教界导师曾经倡导这“大乘法非佛说”,我们知道经文里面告诉我们“大乘法才是真实法”;但是,却有佛教界的法师说“大乘法不是 佛亲自宣讲”的,这样在误会佛法,也误导了无数学法大众。所幸有地上菩萨 平实导师,把这样正确的法义,在这部讲记当中为大家圆满的宣讲,大众才能够真正了解。

  今天时间的关系,这一集题目所探讨的“二乘法非法,如何是大乘如法之说?”就为大家说明到这里。

  谢谢大家收看。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入不二法门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