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入不二法门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第83-86集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
  第083集 如来种(上)
  正娴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空性中道真实义”单元。这个单元是要探讨 维摩诘菩萨以大乘之真实义理,说明宗门的所悟内涵,《维摩诘经》就像照妖镜,照出一般攀附佛门的阿师们尽说错误法教,以为可以回避检验,此经一出照鉴邪说,让一切学佛人能明辨锱铢。

  我们继续略谈如来种。什么是如来种?如果想成佛,当然得要有如来的种子;如果不是如来种子,如何能成佛?如果您是声闻种,那您就不可能成为如来。所以 维摩诘菩萨就问:“什么是如来的种子?”文殊菩萨回答说:“有身为种”。

  有身就是三界有之身,可是无色界无色身,为什么又有有身?我们得要探讨一下。有都是身,没有一种有不是身。譬如说五阴,五阴的五色根就说是身,可是识阴有六个识,佛也说祂是身,说为六识身;阿含解脱道中 佛向来是这么讲的,叫作六识身。六识明明是心,为什么叫作身?也就是说,这六识是属于三界法,众生把祂的功能执著为自我,祂就叫作身了,所以六个识就称六识身。有六个识就会出生六种思,也就是说:眼识会想要看漂亮的,耳识会想要听好听的,乃至意识会想要接触祂所喜欢的诸法,无论是法尘或是五尘;然后把这些六尘境界当中的自己认定是真实法,所以就称之为身。这个想要触知的心性就是思,所以眼识有思,耳识有思,乃至意识也有思,就称为有六思身。有六识身、有六思身,接著当然就有了六想身,六想身就是六种了知的功能。眼识能对于色尘有直接的了知,乃至意识能对诸法有直接的了知,这个了知就叫作想;阿含里面说“想亦是知”,所以想就是知,所以离念灵知正是想阴所摄。

  眼识有知,乃至意识有知,这六个识都有知,就叫作六想身,因为众生都把这六个识当作是真实不坏的自内我,所以就称之为身,这就是六想身。有了六想就有了受,眼识、耳识乃至意识,都各有自己苦、乐、舍三受,于是就把这种受者,当作是真实的自己,所以众生没有人是不喜欢受的。如果告诉他说,让他一生中都没有苦受,他一定不要,就是要执著有苦乐舍受。六识有六种受,对这种有所执著,所以就叫作六受身。这还是身,虽然受不是身体,但也叫作身,也是有身,因为都是三界有。

  有受当然就有六个识运作的过程,没有人不想要这个过程;如果没有这些行为的过程,请问:“眼识一见就定住了,就没有下一个刹那的领受了,那您要不要?”当然不要了!可是您不执著这个为真实我,凡夫众生却把祂执著为真实我;所以就说六识有六种行,就称为六行身,这也是身,也是有。菩萨想要成佛,不能离开这个有身!如果离开了这个有身,连佛法都听不见了,要怎么修行呢?所以有身才是如来种,因为一切种子就从如来藏中流注出来时,都在有身这里现行,所以说有身是如来种。

  我们再来谈无明与三界有的贪爱也是如来种。假使不是无始无明的存在,一念无明的三界有的贪爱,就没有佛法可修、佛道可成了。因为佛法的内涵就是无明以及有爱的灭除,成佛之道所要亲证的境界,就是把一念无明中的修所断惑断除掉(就是三界爱,简称有爱),进而把有爱的习气种子也断除掉,再进一步把无始无明过恒河沙数上烦恼(简称为尘沙惑)也断除掉,这样就成佛了。如果没有无明与有爱,就无法成佛;正因为有无明与有爱,让您一步步去断,才能成佛。因为无明与有爱是如来种;不该急著远离,否则是无法引发诸地现观因缘的。

  贪、恚、痴也是如来种,因为贪代表欲界爱,瞋代表色界爱,痴代表了无色界爱。最愚痴的修行人才会生到无色界去,譬如生到空无边处,只是一念不生而过完一万大劫;如果往生非非想天,是一念不生过完八万大劫,然后掉下来还是在三界中。这一万乃至八万大劫中诸事无所能为,那是一念不生,又没有佛法可听修,误把离念的定境当作无余涅槃,就是标准的愚痴人。可是这贪恚痴却是如来种,正因为有欲界贪,才能发起一切种子,断除一切习气种子,才能够证得一切种智。正因为有色界瞋,才能了知色界的境界也是生死流转之法。正因为有无色界的境界,才会知道那就是愚痴修行者所住的境界,才能远离愚痴。有这些境界,就正好让我们去探讨差异在哪里、相同又在哪。这样,我们的一切种智才能圆满成就,所以贪瞋痴是如来种。

  我们再来谈“四倒为种”:无常而说为常,不究竟乐而说为乐,假我而说常住不坏我,不清净的却认为是究竟清净,这就是四种颠倒。但是假使菩萨离开这四种颠倒,那就一定会进入无余涅槃,又如何能成就佛道呢?所以菩萨有时要住在四颠倒中与众生同事。因为众生和末法的佛门大师们,也都住在四倒里面,所以就断不了我见、我执,更无法证第八识如来藏;然而菩萨生在四倒境界中与众生同事、利行,才能够成就究竟佛道,所以四颠倒也是如来种。

  好,我们再来谈“五盖”也是如来种:因为成佛得要在人间才容易成就;可是人间不离五盖,到了色界天,五盖就变很少了,人间的五盖最具足。贪欲、瞋恚在人间,并不是只有色界天人才有瞋恚,而是人间比色界天人更有瞋恚,人间是具足三界法的。在人间,谁都得睡眠,乃至诸佛应化示现在人间还得睡,长期不睡身体也受不住。只是 佛没有梦而已,因为一切异熟种子究竟清净,变异流注断了,所以才没有梦。道家有句话说:“至人无梦。”阿罗汉的习气种子都还在,所以阿罗汉还是有异熟无记性的梦,因此人间一定有睡眠盖。

  人间最多的是掉悔,心总是掉散不能安定,掉散久了也有悔心;光说静坐时,希望制心一处、心无散乱,每次上座前发愿说:“我这一次上座一定不打妄想。”结果还是不行,不到三分钟,心就世界云游去了!每一次静坐都如此,最后是追悔:每天都在吃喝玩乐,后悔自己以往没有专心用功,这又是悔。修定者其实不该追悔,只要把心拉回就好,悔是反而多了一个障碍。这就是掉散及悔恨。众生在掉悔之中会有很多种子流注,让菩萨有机会作为触证更深入法义现观的因缘,所以掉悔也是如来种。

  疑是很常见的,没有学佛以前说:“大家这样崇拜那个大师,他到底是真的大师?还是假名大师?”先疑著。等到学佛以后,听说有个 平实导师蛮厉害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心中也是疑。然后有一天终于相信不疑了,但却又想:“自己行吗?”对自己也疑了,那该怎么办?所以众生确实很难度,都因为这个疑根不断。如果每天度来唱唱诵诵、作义工,就很容易度,若要教他断我见就很难了!因为众生最难割舍的就是自己,要教他把自己否定,谈何容易!我们还不只这样,不但要把十八界自己全面的否定——还要一一现观自我全部无常,还要实证如来藏,那又更困难了。所以老是怀疑,所以一天天、一年年过了,就这样混日子。

  众生都是这样的,很难度。所以古时很多大禅师在世时,其实徒众都不多,他们死后越久,拱他的人就越多,常常是这样子。大慧宗杲以前在世时,有很多人骂他,死后却被推崇。有一些作家、艺术家也是这样,活著时他的作品不值钱,他才刚一死,作品猛地涨价,结果都是别人在受用。菩萨也是这样,都是等到他死后十百千年后,大家才说:“哎呀!我要是能够遇到他,不知有多好!”天晓得,他上一辈子就在死命的毁谤,直到死前才公开忏悔。所以“疑”真的很严重地障碍一般人修学佛道。可是就正好这个“疑”同时也是如来种,因为如果不是这个疑,就不会一直次第进修上去。

  明心以前要疑,是什么境界?明心以后又疑眼见佛性是见什么?见性以后又疑十行位满心是什么境界?什么是阳焰?阳焰现观时是怎么回事?就这样一直疑,乃至等觉菩萨疑佛地无垢识可以和善十一心所法相应,可以与五别境相应,那又是什么境界?越是疑就越想要去探究,就由这个疑带著您一直不断往上走,等到所有的疑都断尽时就成佛了,没有疑的动机就无法成佛,所以疑还真是如来种。

  好,我们再来谈“六入”是成佛的种子。想不到吧!大家想要断除,结果是如来种子;所以也不要太厌恶障碍您成佛的那些烦恼,因为那些烦恼正好是成佛的种子。诸位想想:如果没有六入,佛法与世间法都不能成就。没有六入,就是与外道证得第四禅以后作涅槃想而进入了无想定,意识断灭了。二禅以上的等至位中还是有法入,所以还是有六入之义。无想定中就没有六入,因为意识断灭了。没有六入,就是被人家后脑杓敲了一记闷棍,闷绝了,那也是。阿罗汉入了灭尽定时,也算是没有六入,但其实意根还是有法入,只是从凡夫粗浅的层次来说已是没有六入了。如果要真讲没有六入,那就是无余涅槃,因为意根和六入都灭尽了,那才是真正的没有六入。诸位想想:离开六入就不能成就佛道了,所以六入是成佛的种子。

  “八邪法为种”:八邪法就是把八正道颠倒过来。八正道是二乘菩提必修的法,八正道是修习四圣谛时达到苦灭之方法,苦灭的道就是八正道。不过一般人所说的八正道是二乘人中所修的,大乘法中也要修八正道,却同时叫您要修八邪法——八邪道。譬如说正见:正见是无我,可是若想要成佛,就得要有我,单修二乘法的无我就不能成佛;有我就叫作邪见,却正要有我—有如来藏常住不坏的无我性的真我—有这个邪见才能成佛,二乘的无我正见不能成佛,这是第一个邪法。

  第二个是正志——正思惟,在二乘法中要建立正确的志向;这个志愿是说:我们要成就有余涅槃、无余涅槃,我死了以后要入无余涅槃。这可得要正思惟才能完成。可是您想要成佛,却叫您要发邪志—邪思惟—不可以入无余涅槃;然后又说无余涅槃也无可入,都没有涅槃可入,因为本来就在涅槃中。如果没有这个邪志——邪思惟,将成不了佛道。

  第三是正语,正语就是要教导人家一切诸法缘起性空:苦、空、无我、无常。可是菩萨要说邪语,颠倒过来:一切诸法本来常住涅槃,一切诸法本来不生不灭,一切诸法非苦、非空、非无我,一切诸法是常,菩萨就这样颠倒过来。您们可以从所证的如来藏来现观,是不是这样?就是这样!这就是邪语,是第三种邪法。

  第四是正业,是说如果修二乘菩提,所作的行为都要离开五欲之业,一定要赶快受声闻戒而出家;可是菩萨不然,有时 佛派您到某一个星球,祂也许告诉您要作大生意,把往世所累积的福德资粮拿出来用——就是赚大钱;然后用这些钱财,去作利益众生的大事业,所以您反而要去求财——实现自己往世修集的福德;您说这怎么叫正业呢?本来是要全部舍出去的,结果反而全部去赚回来,然后再用赚回来的钱财利益好多众生。又如身口意业本来是应该要清净离欲,一个人独住于山林中清修,可是菩萨道却不是这样,反而教您尽量去跟凡夫众生混在一起,那不是邪业吗?这又是第四个邪法。依声闻法而言,要正命而活,正命而活是与菩萨不一样的;菩萨有时为了成就某一件事业而行非常手段,他所作的事业也许在当时的环境看来是邪命而活,但是菩萨就正好在这种因缘当中来成就众生。所以有一些行业,在古时看来是邪命而活,但是现在看来却已成为正命而活了,甚至有一些行业现在都被合法化了,这就是菩萨跟众生不一样的地方。

  在二乘菩提中施设正方便——正精进,施设种种方便让大众快速断除我见、断除思惑。声闻人是教导徒弟们要赶快断尽思惑,可是菩萨专行邪方便,教导众生断我见以后,却不许断尽思惑;谁要断尽了思惑,菩萨可能会骂他,不许他去修断思惑烦恼,反而教他要保留一分思惑不许断尽,故名为邪方便。所以,从初地开始一直到七地都是可以断思惑的,却都不许断尽;到七地满心时念念入灭尽定,思惑就不得不断尽了,佛陀就赶快出现,不许七地满心菩萨入无余涅槃。所以菩萨的正方便不同于阿含解脱道的正方便,对二乘人来讲就叫作邪方便。您能够想象吗?初地满心时有能力断尽思惑,却故意不断尽;三地满心时能够取证灭尽定、倶解脱而却不证。如果是阿含解脱道,四禅八定具足时只要一断我见,就取证灭尽定,成倶解脱了;可是菩萨的我见,是在好几大劫以前就断尽了,他现在又证得四禅八定、五神通、四无量心了,却连灭尽定都不乐取证,这是阿罗汉作不到的,但菩萨就是有这个方便可以作到,这就是邪方便。乃至六地满心不得不证灭尽定时,思惑却还故意留著一分;哪有人证灭尽定而不断尽思惑的?声闻法中没有这种人,但菩萨就是能,假名为邪方便。

  二乘人都要保持正念:离一切欲,离一切世间六尘,想办法每天离开六尘,住于正念中;菩萨则不是,菩萨脑筋转个不停、利益众生,才有机会发起种智。要是一天到晚像声闻罗汉那样地保持正念、不动其心,就没有机会发起道种智。所以菩萨有邪念,一天到晚动脑筋,跟二乘人不同,这是第七个邪法。第八个是正定,修二乘法的人如果说:“我不想入无余涅槃,想要退回三果,要再起一分思惑。”那阿罗汉师父一定会大骂,然后教您大道理,最后要把一分思惑赶快断除,如何安住,这是声闻法中的正定。可是菩萨却说:“应该保留一分思惑,心得决定!”这叫作邪定。教您不许断最后一分思惑,要保持这种决定心,这不是邪定吗?所以,菩萨跟二乘法不一样,行八邪法;只有行这八邪法,才算是具备了如来种。如果不修这八邪法,若专行声闻的八正道,您会入无余涅槃,无法修证佛菩提道,所以八邪法才是如来种。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一集解说。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
  第084集 如来种(下)
  正娴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这个“三乘菩提的空性中道真实义”单元,我们继续略谈如来种。

  九恼处也是如来种。九恼又称为九难,主要是说 释迦佛往世在因地所做的业行,在成佛时示现了果报。为什么要讲这九恼?九恼是说,因地所造的种种业,都不用去追悔,只要忏悔说:“以前做错了,以后不要再做了。”但不要一天到晚不断地追悔著:“我以前为什么做了这一个?”而您清净以后想要成佛,却必须想起以前的烦恼事相,这就是追悔;这些会让您追悔的事,在以后修证诸地、行菩萨道的过程中,都会让您成就道种智现观的因缘。其实在 释迦佛因地广行菩萨道的过程当中,也是造业忏悔以后,再提起观九恼处的许多往事,而一一帮助他生起了种智然后成佛。

  九恼第一件事情是说,佛在往世有一次当婆罗门时,名字叫作火鬘;他有一个朋友叫作护喜,他常常来邀请火鬘去拜见 迦叶如来,可是当时火鬘不信佛,就说:“何必去见这个秃道人!”因为出家剪光头发,像是秃头。就因为用这种恶言语三度拒绝了他的好友护喜的邀请,所以成佛以后要示现六年的苦行果报,六年中每天只吃一麻、一麦,就这样子过了六年。第二个苦恼,是 佛在往世曾经当博戏的浪人(博戏就是以赌博为游戏,浪人就是到处流浪),他有一次诱惑一个妓女(这个妓女叫鹿相)到辟支佛所住的树林中行淫,然后把那个女人杀掉,嫁祸给辟支佛,所以成佛以后有孙陀利女的淫行毁谤事件发生。第三恼,以前有一世当商客的首领,以前作贸易都是一队人一起出去贸易,他当首领,因为争夺船只,所以跟另外一队的首领互相格斗,他用矛把对方的首领大腿刺穿了,可能是刺穿动脉,所以那个首领死了。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成佛以后,有一天乞食时被木枪刺足,穿透脚掌,这就是果报。第四恼,有一世曾经当婆罗门,因为嫉妒 比婆叶如来及比丘众受盘头王供养,所以就毁谤 如来,并且叫他座下的五百位弟子一起辱骂 比婆叶如来说︰“你们应该要吃马麦!”所以成佛之后跟五百位阿罗汉在毘兰邑吃马麦九十天,那五百位阿罗汉就是以前他的五百位弟子。第五恼,在 释迦佛因地往世家族捕鱼时,他那时是小孩子,曾拿一根木棍把鱼头打了三下,所以祂成佛时释迦种族被琉璃王灭了,那条鱼就是后来的琉璃王,转世来灭释迦族,没有办法救护;佛陀也得要头痛三天,因为往世打了人家的头三下。第六恼,就是乞食不得;这是说有一次 佛入婆罗门聚落乞食,婆罗门王制限,不许任何人供佛,否则皆罚五百金钱,所以空钵而回。第七恼,是在过去佛时当比丘,因为另一位无胜比丘,每天都被善幻妇人很丰盛地供养,由于嫉妒的缘故,毁谤无胜比丘与善幻妇女私通;因为这个往世的毁谤,所以成佛之后,有旃遮女在腹部系著木盆,来诬赖是跟佛所有的胎儿。第八恼,是有一世叫作须摩提,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因为他心里面有私心,不想让那个弟弟一起来分家产,所以就把那个弟弟推落悬崖,再用石头把他砸下去;果报就是成佛以后,提婆达多推下巨石压伤了祂的脚趾。第九恼,佛有一世在阿罗婆伽林,正好遇到冬至的时节很寒冷,这整整八天受寒冷,不得不向人家乞索三衣来御寒,这是第九恼。

  这九恼为什么会是如来种?因为这九恼,都是在 释迦菩萨修证菩萨道、修证成佛的过程当中,于梦中或定中示现了往世因缘,知道往世的事情,从这些事情中去作探讨结果,成就诸地的种种现观。所以过去您做了不好的事,有时入定看见、有时梦中看见,这都是正常的;因为还在凡夫位,做了这些事情是再正常不过了。即使往世有过多么重大恶事,都是如来种;因为证得某智慧会发觉,原来藉这个因缘可以成就某一地的现观。所以往世做了某些事,就像佛的九恼一样,都不必追悔,未来世在定中或梦中看见时,智慧够、因缘成熟,它就会帮您成就佛道。所以想要成就佛道的人,一定不能离开众生,不能离开人间一切法,因此说九恼处是如来种。

  换句话说,不能离开种种恶劣的众生而成就佛道,因为一切智慧的证得,都要在这才能有因缘发起,否则就没有因缘发起;而十善业所成就的福德,也是因为有恶劣的众生的福薄或贪财,才有机会布施及度众,才能具足成佛所需的福德与智慧;因此,十不善道是如来种。

  文殊师利菩萨说了这么多不同于二乘的法,就作了一个结论:大略说起六十二种外道见及一切烦恼都是成佛的种子。诸位听到这里应该有一些了解,不要以为诸地菩萨种种现观,都是在多么轻安的环境中成就;诸地现观境界的成就,都是因为现见某人出现了某个现象而去探讨,刚开始探讨时并不知道结果如何,当您的因缘成熟了以后,探讨到最后,那个现观成就时,才会知道是什么,像“犹如镜像”、“犹如光影”等现观,都是要这样修来的。所以说,众生是菩萨成佛种子,如果离开了人间众生所有的境界,就没有成佛的种子让您发起,所以说六十二外道见以及一切烦恼都是佛种。

  维摩诘菩萨恐怕大家都听不懂,特地再问 文殊菩萨;文殊菩萨答覆说:“如果有人看见了无为的真实境界以后,就进入了无为境界当中,这个人就不能够再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这就是说,辟支佛、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以后,就没有机会再来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就不能修学佛道、不能成佛了。“譬如在高原陆地没有水的地方,就不可能生起莲花;一定要在卑下、低洼的地方,并且是淤泥当中才能够生起莲花。”所以最漂亮、清净的莲花,却是从最卑贱的淤泥当中出生。

  换句话说,如果要成佛,就得在人间,因为人间是贪瞋痴慢疑,五欲具足的地方,这就好比淤泥;只有在人间,您会看见各种众生奇奇怪怪的千般想法,让您料想不到;正因为有这些因缘,才能够帮助成就佛道。“就像是看见无为法而进入无余涅槃中的人,他终究不再可能出生佛法;只有在烦恼淤泥当中,才会有众生能生起佛法。又譬如把种子种在虚空当中,始终不能生长的;只有种在有堆肥不净土地中,种子才能够滋养而生长得很茂盛;同样的道理,进入无为法的正位(无余涅槃中)的人是不会生起佛法的。若是生起了我见,而这个我见就像须弥山那么大,都没有关系,都还能够发起无上正等正觉的心,渐渐的就可以出生佛法了,所以应当要知道‘一切烦恼就是如来种’。譬如有人想要得到无价的寳珠,可是他却不肯到大海里面去寻找,那就永远得不到。”

  同样的道理,不进入烦恼的大海当中,就不可能得到一切种智宝珠。所以在大乘佛法中,有一句话很有名,说︰“宁起我见如须弥山,不起空见如芥子许。”(《释净土群疑论》卷5)芥菜种子比芝麻还小。宁可生起一个我见,而那个我见比须弥山还要大,都没关系,因为他一定不会入无余涅槃;可是如果对一切法空的执著,只要存在一点点,这个人就不可能成佛了,而且这个人会把断灭空当作真实法,就会毁谤最胜妙法。举个例子,假使有两个人,这两个人中宁取其一,不取另一。哪两种人?第一个人悟错了,他说:“真如就是离念灵知。”然后他就自以为悟,上了法座开示说:“师父说法是不骗人的,圣人是从来不骗人的。”他就以圣人自居:“你们要证真如,只要心中无念,清楚明白,就是证真如。”即使是这样大妄语的人都胜过另一个人。那另一个人说:“一切诸法缘起性空—苦、空、无我、无常—全部要灭掉;灭掉以后有个灭相,这个灭相是不可能再被灭除的,所以它是不灭的,这就是真如,这才是真实空。”他讲这个真实空的时候,就是恶取空见;这空见纵然比芥子还要小,但是如果菩萨起这么一个空见,那就不许了。

  佛法有个典故,是说 文殊菩萨起空见,被 佛贬向七铁围山外。您看,就这一点点空见,把它认作真实,佛就不允许了,何况把这“灭相不灭”的断灭空当作真实法,这已经是恶取空了;而且空见并非如芥子许,而是如同须弥山一样大。所以不能把空无当作真实法,应该要好好地在真实法上去亲证。我们身为佛弟子,特别是出家而身披僧衣,怎么能把 佛的阿含解脱道真实法变成虚相法呢?因为一切法空就是虚相。可是 佛说的解脱不是虚相,佛特别声明:“涅槃常住不变,法真实。”这是阿含解脱道中讲的。结果传到今天,当僧众食如来食、住如来家、穿如来衣、说如来法,竟然把 如来的法弄成虚相法,把这个虚相法断灭空当作真实常住真如,这就是执取空见如须弥山大。

  所以法真实、解脱真实、涅槃真实,常住不变,不是虚相法、不是断灭空,所以佛法不应该解说成一切法空,只有蕴处界诸法才能说成一切法空。佛在阿含中说明解脱道时,就已经强调真实、不虚。所以 佛特别付嘱说:“我入灭后,末法最后八十年”,把十大声闻弟子一一点名,结果一个个都推掉,其他所有声闻弟子也都推辞,最后是谁来荷担最后八十年的如来家业呢?一个在家人,就是一切世间乐见离车童子,他就是未来的月光菩萨,他愿意承担如来藏大法到最后末法八十年,这才是发大心的菩萨。

  所以佛法真实,解脱真实、涅槃真实,不是断灭、虚相法。性空唯名,就是戏论:一切体性是空,只有名相。如果般若是戏论,佛陀又何必宣讲十几年?难道 佛在人间十几年的宝贵时间,只是为了戏论才来讲般若吗?果真如是,般若就不应该称为实相了。所以我们大家对空见都不要认取一丝毫,一些许都不应该有。

  从经文内说,菩萨们对谈了之后,显示大乘佛菩提道的真实以及胜妙,到此告了一个段落。这时声闻弟子们总得谈一谈他们对于大乘法的看法,所以大迦叶尊者感叹地说︰“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华,卑湿淤泥乃生此华。”(《维摩诘所说经》卷2)知道菩萨不断烦恼而证菩提,不离世间境界而证禅定,所以非常的可贵,是声闻人所做不到的——声闻弟子们觉得菩萨的法,真是不可思议,而佛菩提种竟然是在烦恼中出生!所以这时大迦叶尊者赞叹道︰“太好了!文殊师利啊!你说这些话让人听了真是觉得快慰啊!诚如所说,尘劳中的有境界法,都是如来的种子。”也就是说,如果离开有境界法的六尘境界,想要发起如来的种性就不可能,“我们这些声闻人,如今已经不再能堪任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了。”换句话说,“因为这个法太深了,我们俱解脱的大阿罗汉们竟然听不懂”,所以既赞叹又恐惧,“不敢走这一条路,所以没办法再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也就是说,他们舍报时一定要入无余涅槃的,不敢回小向大来走菩萨的路。

  然后他说了一个譬喻︰“即使心性再怎么恶劣,甚至犯了五种无间地狱罪”,也就是在世间法上杀了父母、阿罗汉,乃至谤佛、谤法等等,“都还可能发起意愿来修学而出生了成佛之法”,这种十恶不赦的人,都有可能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而出生了佛法,“可是我们声闻人听到这样胜妙法,又发觉法太深奥了,我们难以听懂,修证又非常的困难,又是已经败坏大乘菩萨根性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再发起无上正等正觉之心,不可能修学成佛之道;我们舍报后将会入涅槃,就好像五根已经毁坏的人一样,已经无意领受五欲了”,所有的五欲,已经无法使他受乐而得到世俗利益了;“同样的道理,我们这些声闻人已经断除见惑与思惑了,结使断尽,在佛法中已经没有办法再进修了,所以永远不会再有一个爱乐成佛的心。”

  这意思是说,佛法指的是成就佛果的法,才能叫作佛法;如果不是成佛之法,就不能说它是佛法。阿含解脱道只能使人成就阿罗汉果,只是佛法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只能称为罗汉法。在阿含解脱道中,有讲两种观行法门:出离观、安隐观;可是阿含解脱道讲的全部都是出离观,并没有讲到安隐观的内容。所以真实的佛法,是唯有大乘经典所说,才能使人成佛,才是真实的佛法。于“佛法中无所复益”,这佛法两个字讲的就是成佛之法,正是大乘法的般若及唯识种智。所以声闻道与菩萨道是大不相同的,不同的地方是因为三乘菩提的证道内涵本身有极大差异,所以声闻人没有办法成佛。佛入灭之后,没有一位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能继承佛位,因为他们所证的只是阿含解脱道的三明六通,没有般若实相智慧,所以没有人敢绍继佛位。

  这就是说,凡夫在佛法中有反复。可是菩萨在佛法中不会有反复,声闻人在声闻法中也不会有反复。既然都无反复,那是一样吗?当然不一样!凡夫于佛法有反复,是说假使他的缘浅,有一天帮他明心了,他还是会退转,最后不学佛法了。这就是不愿意让善知识摄受,又无法超越善知识,却想要控制善知识的一切弘法大事,既不能如愿,于是退转于世俗法中去学作人了。

  所以《菩萨璎珞本业经》讲:十劫以前舍利弗与王子法才都明心而进入第七住位,可是没有遇到真善知识摄受,心中终于又怀疑起来而退失;在退失后的十劫之中无恶不造,终于遇到了 佛陀才能得度。菩萨之中也仍然有声闻,菩萨声闻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意思是说佛世的全部菩萨都是声闻,因为都是经由听闻 佛陀说法的音声而悟入,所以菩萨也都是声闻。可是菩萨声闻还有另一个意思,是说他刚从声闻法中转过来,成为初发成佛心的菩萨。他求悟非常急切,开悟的目的只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可以拥有大道场,可以有广大眷属;所以悟了以后,期望他为原来的道场效力,是不可能的。也有人只为自己著想,所以急著去隐居。当然也有人不去隐居,悟了即刻出来弘法要当大师,所以他想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整个佛教,应该如何去配合菩萨僧团弘法,这也是属于另一菩萨声闻的意思,所以声闻有两种意义。

  二乘人为什么都叫作声闻人?因为声闻人会成为初果乃至四果的圣人,都不是自己有能力证悟二乘菩提,需要经由闻声而悟道。因为他们舍寿后都会入无余涅槃,没办法重新再自己断我执,因为心性是声闻,必须闻声而悟入二乘菩提。久学菩萨就不一样,当重新再来受生,虽然不离胎昧,还是可以再自己悟出,这叫作久学菩萨。如果菩萨是新学位,就会被算在菩萨声闻里面,如果没有善知识摄受,就算后世能自己重新参出,也没把握,心里老想著:“是这个吗?”怀疑而退转,实相智慧就起不来。所以菩萨与声闻之间有异、同之处,大家也应该了解。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一集解说。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
  第085集 真实的佛法(上)
  正娴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三乘菩提——空性中道真实义”单元,要谈的是?佛道品?眞实的佛法,直接来谈论吧!

  在法会中,有一位菩萨称为普现色身,问说︰“什么是眞实的佛法?应该怎么修行?”到底什么是眞实的佛法呢?眞实成佛之法是应该普现色身。而这个普现色身又是应该怎么普现?这得要请_维摩诘居士来开示,不然跟随 文殊师利菩萨而来的这些菩萨与声闻们,怎么能听到更胜妙的佛法呢?所以这时普现色身菩萨就出现故意请问︰“居士啊!你的父母妻子、亲戚眷属、以及为你做事的人,乃至为你提供意见的人,到底都是何人?”因为进到他这个房间来,一直都无人来服侍,只有空房间。所以接著又问︰“你的奴婢僮仆以及象马车乘,又都到哪儿去了呢?”这是特地提问,要让维摩诘菩萨详说成佛之道︰佛道是应该如何普现色身呢?不是一念不生什么都不做而能成佛的。所以故意这样问。

  维摩诘菩萨当然也知道这是帮他作个引子,有机会可以详说︰佛道是要怎么进入修行过程中来成佛。所以就开始以下说明:【智度菩萨母,方便以为父,一切众导师,无不由是生。】(《维摩诘所说经》卷2)我们来说吧︰以智慧而度彼岸,所以智慧是菩萨的母亲。您问我的母亲何在,我就告诉您:“我的母亲就是智慧,让我能到彼岸。”智慧到彼岸即是般若波罗蜜,般若就是智慧,波罗蜜多就是到彼岸,所以“智度”就是般若波罗蜜,般若波罗蜜就是菩萨的母亲。然而光有般若波罗蜜也无法成佛,得要有种种方便——运用善巧才能明心、才能见性乃至得一切种智,所以说方便是菩萨的父亲。换句话说,菩萨在世间法中的父母亲是提供菩萨一个色身及成长的环境,但是成佛不是靠世间父母,是靠般若波罗蜜——也就是智慧到彼岸;也靠种种方便,如果没有种种方便,不能够发起般若智慧,就没有究竟的波罗蜜。所以一切诸佛、十方三世诸佛,都要从智度菩萨母及方便父才能够出生;假使没有智度母、没有方便父,就没有一切已成的诸佛。

  提点一下喔!智母或度母,不是西藏密宗讲的明妃、佛母、绿度母、红度母;方便父也不是他们讲的︰有下体金刚杵坚硬不坏,而称为金刚行者。那都是他们的邪淫妄想,与眞实佛法无关。智度指的是般若波罗蜜,菩萨以般若波罗蜜为母。在二转法轮般若经中也说“般若是菩萨母”。般若的证悟是从亲证如来藏之后而发起的,未证如来藏就没有实义般若可说,最多只是意识理解上的相似般若;般若是法界万法本源的智慧,没有任何六尘中的触觉。所以菩萨母只有般若,菩萨父只有学法时的方便善巧,也就是如何方便善巧教导众生亲证如来藏、眼见佛性、乃至修证一切种智,这些方便善巧才是菩萨父︰一切众导师,无不由是生。

  再下一段︰【法喜以为妻,慈悲心为女,善心诚实男,毕竟空寂舍。】(《维摩诘所说经》卷2)菩萨不但有妻子,而且都有两个妻子——女菩萨们也都有两个丈夫。换句话说,男众菩萨们说:“我既然当在家菩萨,我家里当然有个妻子,可是在佛法中,我另外有个妻子叫作法喜。”女众菩萨们也一样:“我家里有个先生,可是佛法中我另外有个先生,叫作法喜。”到底什么叫作法喜?很多人到处去寺院里作义工,或是有劝募就去帮忙,一天下来身体很累,可是回到家还是很欢喜,家人问说:“你为什么快乐?”他说:“因为我法喜充满。”然而法喜充满,是什么法让他欢喜到充满身心?可就说不上来了。难道可以说:“我去那边作义工,作义工的法使我法喜充满”吗?或者说:“我去劝募,今天劝募到一百万,好欢喜喔!所以法喜充满。”然而那是什么法?是世间法,可是世间法的欢喜,不是佛法中的法喜,因为眞实佛法的欢喜,并没有得到,得到的是世间法的欢喜。所以,今天“法喜充满”四个字已经被滥用了。

  眞实的法喜有两种︰第一种、我听到闻所未闻法,而那个法没有可以怀疑的地方,不能推翻它,是眞实佛法,所以我很欢喜;我终于知道佛法之道要怎么修、成佛的路该怎么走——终于知道了,所以法喜充满。外面常常有人打电话来感谢说:“我学佛学了十几年,不知道什么是眞正的佛法,正觉同修会、正智出版社的书,我才读两年,终于知道佛法是什么了,虽然还没有悟,但至少我已经知道该怎么走成佛的路,所以很欢喜,谢谢您!”这样才叫作法喜;从此以后不读天下糟粕书,因为大师们的著作读后感觉:“哎呀!这都是讲世间法嘛!”读不下去了,他已经知道什么是眞正的佛法,这是第一种法喜。

  第二种、就像去禅三道场,诸位得证如来藏回来以后︰《心经》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都是自家物,从此不必背诵了。因为《心经》的意思就是您心里面,已经都知道了——那《般若经》原来是这样,乃至更深的方广经典请出来,有许多也能读懂,在法上非常的欢喜,没有更欢喜的了,这才是法喜充满。如今有哪些菩萨能有这种法喜之妻、法喜之夫呢?还眞找不到几个人。所以菩萨以法喜为妻、为夫,才是眞实义菩萨。

  然后以慈悲心为女,菩萨的慈悲心就从这里来︰因为有眞实法的亲证,满心欢喜之后回头看看众生,一个个跟著大师们走入岔路去。又深入再去看,这些藏传佛教的法,每一个法都是教人走入外道法中;您看到之后不会发起慈悲心吗?一定会发起的。菩萨的女儿就是这种女儿——以慈悲心为女。所以菩萨要说法度众生,把众生救护回来,不要让他们继续走入岔路,要远离外道法。

  可是菩萨所说的法是从纯善之心来说,而且是诚实说法,不笼罩众生、不打诳语。菩萨所养的儿子就是这样子,他叫作善心诚实男,所以善心诚实就是菩萨的儿子。可是,菩萨虽然有法喜妻、有慈悲女、有善心诚实男,他对这些却没有执著,一天到晚都很平静。他欢喜是在心中很深沉、很深沉的地方,永远存在而不退失,那才是极喜;极喜不会浮现在表面上,是深藏著的,所以也是不可能被影响而退失的。这样来救护众生,他心中没有贪著,这叫作毕竟空寂舍。

  菩萨的心境是这样住的,不会向外攀缘,一天到晚去找人泡茶,结果都变成在搞眷属,后来就一个个结伙退失于正法了。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心没有住于毕竟空寂境界中,没有转依成功。如果能够转依如来藏成功了,他会常常住于空寂境界中,没有任何的所求;如果有所求,就只是为众生求,不为自己求。所以菩萨虽然有法喜妻伴随,养了慈悲女、也有善心诚实男,这样在利益众生,可是他的心境仍然毕竟空寂。如果问他︰“你住在哪里?”“我住在毕竟空寂舍。”这就是眞正住于毕竟空寂舍的菩萨,才是眞正的菩萨。

  好!下一段:【弟子众尘劳,随意之所转,道品善知识,由是成正觉。】(《维摩诘所说经》卷2)菩萨有哪些弟子啊?菩萨的弟子多得不得了,每天都有弟子在服侍他。难道你们没有弟子吗?有!你们都有弟子,每天在尘劳中忙碌的,就是您的弟子。禅门中也讲侍者,有一天,两个禅师遇见了,其中一位禅师说:“你怎么没有带侍者来?”他说:“有啊!我有侍者啊!”不过今天不讲那个密意,只在这里跟您说尘劳也是侍者,众弟子就是众尘劳。尘劳弟子随意所转,您要怎么运作祂,都随您的意;所以维摩诘居士看来好像没有弟子,但其实每天都有弟子服侍。至于他的善知识又是谁呢?他又没有师父,怎么能够成为大菩萨?总得有个师父,他的师父叫作三十七道品。不过这不是二乘法中的三十七道品,而是大乘法的三十七道品,这就是维摩诘菩萨的善知识。由于有尘劳弟子能够随意所转,加上三十七道品的善知识以后,他就可以成正觉,菩萨就是这样成就等正觉的。

  再下一段:【诸度法等侣,四摄为伎女,歌咏诵法言,以此为音乐。】(《维摩诘所说经》卷2)他的房间里面空无一人、空无一物,但维摩诘菩萨其实有伴侣。菩萨的法伴,一般都说只有六度,但那是远波罗蜜多的阶段所修的,可是从近波罗蜜多及大波罗蜜多开始,也就是进入第二大无量数劫开始,就讲十度波罗蜜了,也就是六度波罗蜜再加上七地的方便波罗蜜、八地的愿波罗蜜、九地的力波罗蜜、十地的慧波罗蜜,合称为十度波罗蜜。诸菩萨以这十度法等万法作为他的伴侣,因为只有这十度法才能够伴随著成就佛道,所以诸地菩萨永远都要以十度波罗蜜为伴侣。

  当然,菩萨当然有伎女,也要这伎女来娱乐他,那么谁来当菩萨的伎女而娱乐菩萨呢?是以什么法来娱乐?以四摄法。菩萨是以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当伎女,这四摄法伎女时时刻刻伴随著娱乐他。伎女伴随著他,当然得要有音乐;用什么当音乐?是歌咏及唱诵种种法的语言。歌咏是编成偈来唱,种种法言都可以用唱的,就像诵经一样诵出来,这就是菩萨享受的音乐。所以菩萨永远不会觉得无聊,无聊的是世俗人、或是学佛以后还在凡夫位中,不知道要做什么而无聊;菩萨悟了以后不会无聊,如果悟了以后还会无聊,表示他的悟一定有问题。悟了以后常常会有:这个法如何、如何…,然后就深入去整理。都没有人在旁边陪著,一个人独处终日也不会无聊,因为法无量无边,一个法出现去思惟整理以后,又触及到另一个法,就这样无止境地延续下去,次第增上。菩萨有诸法伴侣、有四摄伎女,也有歌咏法言的音乐,怎么会无聊呢?所以菩萨独处终日都不会无聊。

  再下一段︰【总持之园苑,无漏法林树,觉意净妙华,解脱智慧果。】(《维摩诘所说经》卷2)菩萨假使买了房子安住下来,只是一层公寓,也许您会问他:“怎么住得这么小?这么简陋?”菩萨其实住得不简陋,因为他有总持的园苑。您若是遇见他了,故意问:“你的园苑在哪里啊?”他就把?正觉总持咒?念给您听——“这就是佛法的园苑。”然后就一一为您解释为什么是一切最胜故,接著开始讲五蕴十八界等法。您听下来︰“这个佛法总持园苑还真的是广大,原来不是这么小小的三十坪公寓。”因为他出口时与以前不同——因为他有了总持的园苑,他搬家了,搬到总持园苑里面住了。他这个园苑为什么广大?因为他的总持园苑有无漏法林树;本来不知道,跟他谈话以后才知道他以这个总持园苑,函盖了有漏法及无漏法的无尽林树。在总持园苑中不会重视世间的树,当然每一棵树都是无漏法树。这些树——无漏法树,也会开花,开什么花呢?绽开了觉意净妙华。因为这是证悟之后,从始觉位而进渐觉位,背尘合觉而发起的真实心境,所以心境不会在世间法上去贪染。一般人都是背觉合尘,乃至很多自称开悟的人也说是背尘合觉,其实都正好是背觉合尘。您说这句话他们还不信,还骂您:“你毁谤贤圣!死后要下地狱。”可是等到菩萨用觉意净妙华的心境为他宣讲,他才会知道自己错了,保证要吓出一身冷汗。因为真正的觉悟是要离尘的,离尘才是真觉。可是现在大师们或居士们所谓的觉悟,都是一念不生、离念灵知。一念不生是注重打坐,离念灵知就是平常保持无念;现在要请问他们︰“一念不生或者平常离念,有没有跟六尘相合?”有啊!离念灵知也是跟六尘相合啊!一念不生也是跟六尘相合,都是必须依赖六尘才能存在的,不能离六尘而独存,那叫作合尘,合尘就是背舍真觉而与妄觉相合,那表示他们落在妄知妄觉中;只有一向离尘的心才是真觉,因此说,所悟错的心若是在六尘中的觉知心,就是合尘背觉,合尘背觉的心境就不是觉意净妙华的境界。所以当您说︰“你这个离念灵知是妄心。”他一定会生气,因为他不是觉意净妙华,时时与声尘、法尘相应而生气;他没有觉意净妙华,他的华是世间的蔷薇花、木瓜花,那不是觉意净妙华,因为无法住于六法尘外或定境法尘外。

  觉意净妙华所结出来的果实才可能是解脱智慧果。一般大师们都想要用这个离念灵知进入无余涅槃,那正是轮回愚痴果。因为意识心不能进入无余涅槃境界中,得要把意识心灭了,再进一步把意根也灭了,才是无余涅槃。结果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解脱,都要把意根、意识去进入无余涅槃境界中,那是不能解脱的,因为那个境界是三界中的境界;只要意识与意根存在就是三界中的境界,就不是解脱;以这种三界中的境界当作解脱境界的人,就是愚痴,不离轮回,所以说他是轮回愚痴果。菩萨却知道无余涅槃中是什么,也知道怎么进入涅槃,所以了然分明、无所不知,绝对不落于六尘中,心不与尘合。对涅槃完全知道以后,有了解脱的智慧果实,所以他的园苑、林树、妙华、果实,都不是世间人、不是那些悟错的大师们所能知道的,因此说佛菩提道真实而胜妙,非诸凡、愚所知;这个愚指的是阿罗汉。

  好!我们再看下一段:【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满,布以七净华,浴此无垢人。】(《维摩诘所说经》卷2)菩萨在人间总得要沐浴,除非他没有色身;既然在人间要沐浴,当然有沐浴之法。可是菩萨另外还有一种沐浴,是以八解脱作浴池;八解脱就是解脱于七种识阴的住处,超越过识阴七种住处便成就八解脱。八解脱已经亲证了,所以菩萨有八解脱的浴池;换句话说,他已经四禅八定具足,并且超越四禅八定而证得灭尽定了,所以他就有了正定的定水充满于八解脱池,在这八解脱池中散布了七净华——以七种清净财来装饰八解脱池的定水,就用这样的浴池、定水、七净华,来沐浴没有污垢的菩萨行者身。无垢人每天都如此沐浴,证悟以后如此,没有证悟的人也是每天有这个八解脱的浴池“定水湛然满”、加上七净华在沐浴,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可是当您悟了以后发觉︰其实真我不需要八解之浴池,也不需定水湛然满,真我也不需要在定水里面布以七净华,因为真实我本来就是无垢人;可是这个人却又无妨由祂所生的意识心来拥有八解脱的浴池、拥有定水湛然满;水中的七种净莲华,无妨全部仍旧拥有,每一世都富有资财而迈向成佛之道,这就是菩萨的境界。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一集解说。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不二法门
  第086集 真实的佛法(下)
  正娴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我们这个“三乘菩提──空性中道真实义”单元,我们再略述上一集主题?佛道品?真实法,我们现在来看内容:【象马五通驰,大乘以为车,调御以一心,游于八正路。】(《维摩诘所说经》卷2)菩萨的象马车乘就是五神通,因为菩萨到三地满心前一定要修五神通,不管他怎么厌恶神通都一定要修;凡夫修神通很精进,一心一意要修神通,谁听到了有神通就赶快去学,这就是凡夫。菩萨对神通没有好乐之心,觉得有、无神通都很好,不会去厌恶它,菩萨重视的是无生法忍,可是拖延到三地快满心时,不修就无法再前进了,终于被逼著去修,否则无法圆满三地心,所以三地满心以上一定都有神通;这时他的五通就是他的车乘,他就以五通示现在十方世界,到处去度人,所以五通是他的象马。菩萨以什么为车呢?以大乘法为车,《法华经》讲三车,声闻乘是羊车只能度自己;缘觉乘是鹿车可以附带搭载一个人;菩萨乘就是佛乘,叫作大白牛车,那大白牛所拉的车,可以载上二、三十个人,表示菩萨的不同与超胜。换句话说,菩萨有象马五通,然后以大乘法作为他的车,就可以载很多人到生死彼岸去。然后他用什么来调御这个象马的车呢?用一心──没有二心,菩萨走这一条路时绝无二心,不会嫌辛苦,声闻人刚回心过来大乘法中,受不了苦又退回去当自了汉了;可是菩萨不会,菩萨以一心-这个一心就是决定心-来调御自己,绝对不会离开菩萨道,菩萨有了象马、大车、调御者一心,这三个具足了,总得要有一条路吧!否则要怎么走,所以菩萨游于八正之路,菩萨不会违背八正道,所以菩萨所游八正道之路,不会在世间法上取巧,不想得到不正当的利益,这才是真正的菩萨。所以菩萨不会进到道场中,却利用道场的关系搞自己的势力,如果这样作就不是真正的菩萨,因为他违背了八正路。我坐马车、开汽车、搭飞机,这是世间人的行,菩萨的行则是象马、大乘车、调御心,行于八正路。

  好,再看下面:【相具以严容,众好饰其姿,惭愧之上服,深心为华鬘。】(《维摩诘所说经》卷2)菩萨越是到达上地,法相就越圆满,菩萨以相好来庄严他的容貌,以种种的众好来装饰他的姿色,可是还得要有上妙的服饰来穿著。他以什么法相来庄严容貌、以什么众好装饰他的姿色、穿什么样的上服呢?答案是七圣财,菩萨以信、戒、惭、愧、闻、施、慧,七个圣财来庄严他自己,菩萨不会如同世俗人,去追求名牌服饰。有一位大法师说:有名的牌子表示质量好,他主张学佛人要依止名牌寺院,可是平实导师《公案拈提》就写:“名牌不保证是好东西”,最后送他一首词“名牌寺院不一定値得珍惜,您如果真的懂得什么是名牌,把名牌产品拿来,一把就捣碎了,那时您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名牌。”佛法中真正好、真正妙、真正究竟的名牌,就是如来藏妙法,佛法中没有第二个名牌产品,如来藏义才是真正的名牌;而且这个名牌不作广告,还需要打广告的就不是名牌,表示它名不见经传,人家都不知道;可是您想如来藏这个妙法,自古以来多少人在讨论祂,谈到如来藏有很多人会说:“这是外道法啦!”、“这是胜妙法啦!”讲个不停;自古以来从天竺的声闻部派佛教开始,就已经对如来藏法义产生诤论了。所以如来藏这个妙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除非是新学菩萨,才会连听都没听过,那表示他属于后进,连极有名的名牌都没听过,所以如来藏才是佛法中第一名牌。

  亲证如来藏之后才能具足七圣财,没有证如来藏,无法具足大乘法中的七圣财,因为真正的信,要从亲证如来藏不退以后,才能生起证信。《起信论》这么讲:有真实不退的信以后,戒法才能圆满,戒法圆满之后,才懂得什么是惭,因为真正有信、有戒时才会知道,原来自己所想的法都错了,这才有惭;从此以后不敢复谤如来藏,永不复作,这才是真实的愧;他也会知道阿罗汉的解脱,仍然是真实的解脱,不是虚妄法、断灭法空,这才是真实的愧。从此不会跟著人家乱骂阿罗汉,这样有了信、戒、惭、愧以后,才终于知道要多闻了,这才有多闻之财,这是第五财。等到多闻之后,有能力布施佛法了,这时有六财。越布施佛法,自己的智慧就越增长,又有了慧财,七圣财才算圆满,七圣财圆满时才有深心,没有这七圣财,就不可能会发起深心,这时七圣财圆满了。有了惭愧上服,有了相具严容,众好饰姿也有了,还得要有华鬘。最早期去夏威夷游玩,一下飞机,就有人马上帮您挂上这个花鬘,一般人将花鬘是戴在头、手、脚上、胸前,菩萨却以深心作华鬘,表示他在佛菩提道上,有深厚扎实的愿心,不会退失,信心具足圆满,这样就是菩萨的庄严具。

  好,再下一段,【富有七财宝,教授以滋息,如所说修行,回向为大利。】(《维摩诘所说经》卷2)菩萨的富有,从他的穿著上面就看出来了,有这七圣财加上深心的华鬘,人家一见就说这菩萨富有七圣财;这七种宝贝世间人求不到,这七种宝贝会生生世世跟著菩萨。世间的财宝带不到未来世去,沙特阿拉伯国王走了,您看那么有钱也是带不走;可是七圣财会随著您,不会遗失,就算外教的上帝也抢不走,只能听您说话没有开口的余地,只能向您乞求度他,因为您说的法他听不懂。所以菩萨富有七财之宝,七圣财才是真实的宝贝,性如金刚不能毁坏,菩萨有这七财之宝,总会生利息吧!生什么利息呢?能够为人教授就是利息,所以我坐在这里说法,正是一直在生七圣财的利息,如果哪天退休下来了,另外一位亲教师也跟著上来,坐在这里说法,他也有极大的利息收入了。钱财的利息较小,亲教师开课为大家教授,教授就是滋息,有圣财利息不断滋生出来;有了七圣财及滋息,就可以如所说而修行。菩萨一定是如所说而修的,菩萨不会努力明心之后,再把真正的明心否定掉,自创更高的法,那不是真的菩萨。而最大的利益是回向,回向时当然有回向的目标,就是回向无上正等正觉。

  好,再看下一个,【四襌为床座,从于净命生,多闻增智慧,以为自觉音。】(《维摩诘所说经》卷2)菩萨迟早要证四禅,在三地满心前随著因缘去分证,至少证初禅,否则是进不了初地,但三地满心前一定要具足四禅,甚至还要证得四空定;当然地前也无妨随分而修,因为您不能刻意去排斥它,特别是初禅,初禅不是纯靠打坐修来的,而是有了未到地定以后,只要离五欲的贪就自然发起了;得初禅不会使您失掉闺房功能,不会恐惧,担心家庭闹革命,离欲是在心而不在身,只要有未到地定的定力,心真的离了欲贪,初襌自然就会出现;所以菩萨在未入地前,也可以随分而得禅定,但是到了三地满心之前,一定要具足初禅到四禅。这时开始是以四禅为床座,不是做个特别好的椅子来坐啦!菩萨以四禅为床座,并且他的四禅,与一般凡夫、外道的四禅不同,一般外道、凡夫的四禅,是追求四禅的境界,把它当作涅槃;但菩萨知道那不是涅槃,菩萨只是把四禅的证境,所发生的功德拿来作为工具,来利益随学的人、以及增益他自己的证境。因为到了三地以后,不证四禅、四无量心、五神通就无法圆满三地的功德──因为三地满心犹如谷响现观不能成就,而无法转入四地心,所以到了三地满心前必须具足得四禅。而他的四禅与外道不一样,因为他知道那只是意识心的境界,所以他是净命而生,外道则是以我见和我所执而取证第四禅,所以不同。从四禅、五神通的具足而发起意生身,就可以去十方诸佛世界,亲近现在诸佛,听闻一切种智的妙法,所以经由这样的多闻而增加了他的智慧,就以四襌净命而生的功德来多闻──增加智慧作为他自觉的音乐。

  我们再看下一段,【甘露法之食,解脱味为浆,净心以澡浴,戒品为涂香。】(《维摩诘所说经》卷2)藏传佛教的信徒很喜欢吃所谓的甘露,但事实不是眞的天界甘露-中国古魔术中有一个菌类快速生长法-是那种假甘露;然而即使能求得眞的欲界天甘露,其实也没用,因为那只是欲界天人的食物而已,跟佛法无关,眞的很冤枉。可是菩萨也有甘露,菩萨吃什么甘露?法食,所以今天坐在这里闻法,就是在吃甘露,而且这个甘露才是眞实甘露,它可以让您法身慧命,永远不死而且增长;所以要以甘露法为食,不要以外道法求得的欲界天人飮食作为甘露。甘露法有两种:第一是解脱道、第二是佛菩提道,佛说的两大甘露法门,就是讲这两个,解脱道是二乘菩提、佛菩提道是大乘菩提,菩萨以这两种甘露法为食。有食物了总得要有汤、浆,菩萨以解脱味为浆,并且菩萨这个解脱味浆,比阿罗汉的解脱味浆还要胜妙;因为菩萨只要明心以后,不必进入无余涅槃中,也不必去断尽思惑,就能看见无余涅槃中的境界了;可是阿罗汉证得有余涅槃时,他看不见无余涅槃中的境界,等他入了无余涅槃,自己不存在了,更不知道无余涅槃中是什么,所以他们对解脱的了解有限,但菩萨了解得很深入,并且还可以告诉阿罗汉,无余涅槃中的境界,所以菩萨解脱味的浆汤是远胜过阿罗汉的。阿罗汉要很辛苦,这个也不贪、那个也不爱,把思惑断尽,我所及我执都断尽了,终于证得有余涅槃;可是入了无余涅槃以后是什么,他仍然不知道,结果菩萨只是明心就知道了──智慧超胜。

  若是说理,什么叫解脱?解脱就是如来藏独住的境界。七转识依这个如来藏独住的境界而安住其心,解脱于众惑就是解脱。如来藏怎么是这样子呢?阿罗汉听不懂,所以他的解脱味汤喝起来,不如菩萨的香甜;您别小看自己眼前的明心,明心了就知道无余涅槃里面是什么,阿罗汉就是不懂,所以解脱味比他香甜。有甘露法之食,也喝过解脱浆汤了,那么总该澡浴一下吧!天气这么热,用什么作澡浴以净心?以清净心来澡浴自己,澡浴之后总要有涂香,我们台湾不流行涂香,现在女人流行香水、保养液,但香水其实也是涂香的一种。澡浴之后怎么涂香呢?以戒品来涂香,这个才是眞香,世间法的香只能在下风闻到,上风闻不到,可是戒品这个涂香,您擦上去以后,十方世界都闻到。您只要证悟出来弘法了,别这样想喔:“就只有这几个人知道我某某人。”不是这样的,十方世界菩萨都知道有您这一号人物,虽然只是同修会中,一个看来似乎不很起眼的亲教师而已,但是十方世界的大菩萨们都知道;因为您的成佛之道已经迈开步伐了,已经在摄取净土了,度众就是摄取净土,所以千万不要小看自己,因为这个涂香,已经名闻十方世界了。

  好的,我们再继续看下一段,【摧灭烦恼贼,勇健无能踰,降伏四种魔,胜幡建道场。】(《维摩诘所说经》卷2)菩萨摧灭了烦恼贼,就是说,菩萨不在我与我所上面生起烦恼,即是摧灭烦恼贼。如果有个菩萨一天到晚在讲:“大家都看不起我,总是觉得我很差。”有的菩萨想:“明明我的智慧很好,为什么没有人请我说法。”为这个事烦恼,就是我所的烦恼,有的菩萨误以为人家看不起自己,觉得很难过,那就是我所执的烦恼,心中若再加上一分慢,也是烦恼,所以烦恼有很多种;可是久学菩萨不计较这些事情,他没有我所的烦恼,也不会在我执上面去增添烦恼,他认为自我的存在,只是为了帮助众生取证解脱、亲证实相,但在没有人来请法时,也不会生起烦恼,就这样摧灭烦恼贼。

  烦恼是贼,因为烦恼会每天窃盗您的七圣财,使您的七圣财越来越少,所以烦恼就是贼。菩萨因为摧灭了烦恼贼,所以他很勇健,没有人能超越他,这个勇健并不是到处去找人比气势、比智慧;菩萨的勇健是在法上永远不退、是在护持正法上面无所畏惧,菩萨不顾虑恶势力的大小,只要是对的、只要是为了众生该作的,他就义无反顾去作,但不是为了比较法义的高下,而是为了救护众生,护持正法使不衰败。一般人没有办法起这种勇健心,所以您若要求一般人写书,指正某某大师哪里讲错,为何有错?他不敢的,他会害怕,他会怕三更半夜会不会派人来把我作掉;但菩萨不管这种威胁,菩萨这种心性不是一世、二世能够培养起来的,是很长时间这样修行累积下来的──只有愿意为法舍身时,才能做得到的。如果有烦恼执著,自我的烦恼贼就会把七圣财偷了,他就会贪生怕死,不敢出来做这些事,这是大事不是小事,一般人不敢做的;不说一般人,乃至那些大法师们也不敢做,各个都想要当老好人,当老好人就表示他没有摧灭烦恼贼,怕有后遗症而损失了名闻利养,所以摧灭烦恼贼的人是勇健的,没有人能超越-并且还要能降伏四种魔-第一种魔烦恼魔就灭了。

  然后是天魔,天魔也无法去影响菩萨,天魔能影响菩萨的就只有五欲之绳,用五欲绳来绑住菩萨;可是菩萨世世都发愿住在五欲中,不必他来绑,表面看来是被绑住了,可是其实却又没有被绑住,所以天魔很痛恨菩萨。死魔,菩萨也超越了,五阴会死没有关系,可是如来藏永远不死,下一辈子照样又出生另一个五阴来弘法,世世如此,谁都奈何不了他。至于五阴魔就更影响不了菩萨,因为五阴的一一阴怎么来的?如何因缘而生?菩萨都已经知道是缘生法,一定会灭──缘灭,所以五阴魔掌控不了菩萨,菩萨已对五阴的性质观察得很清楚,所以四种魔已全部被菩萨降伏了。然后“胜幡建道场”,把殊胜的法幡给矗立起来了,这殊胜的法幡如何矗立起来呢?不是建立在硬件上、不是建立在金碧辉煌的大寺院上,而是建立在眞正的觉悟上——就是正觉,当您把眞正觉悟的法提出来,那就是胜幡举出了,您的道场就成立了。

  因为时间关系,留待下一集亲教师解说。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入不二法门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