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09-12集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09-12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09集 一心二门(一)
  余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的节目,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起信论讲记》的导读课程。

  我们将一般初机的学佛大众,在进入大乘法门,研读《大乘起信论》这一本论典,平实导师透过口头的演讲集,把它们分门别类,用简单易懂的说法,将其一项一项地演述出来,让观众朋友们可以迅速地了解什么是佛法中的大乘法门,直接开示了佛菩提道中的第一义谛。藉由解说马鸣菩萨所著的《大乘起信论》,将佛菩提道中,从凡夫位修行到成佛所需要经过的资粮位、通达位、见道位、修道位、圆满位之间的分际差别,深入浅出、化繁为简地为各位详细地介绍出来。

  《大乘起信论》从公元6世纪以后,它成为中国佛教绝大部分宗派的根本论典之一,不论是禅宗、净土宗、法相唯识宗、华严宗、地论宗等等,都对它有著极高的尊崇;更重要的是《大乘起信论》它的根本精神,在不知不觉中就被植入了我们中华民族,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使得我们中华民族的子民,从根上都相信人人都本有妙真如心,这是中华文化中最珍贵的传统文化。这种如来藏本净本有的想法也延续到整个泛中华文化的区域,例如日本佛教、韩国佛教以及越南佛教等等;所以正觉同修会平实导师演说《大乘起信论》,能够真正地阐释出《起信论》的要义,这正是复兴中华传统文化的根本工作。

  整个《起信论》的内容架构,以一心生二门来论述,由一个真如妙心的本体,从不同的面向并行出生了两个门——也就是心真如门与心生灭门;心生灭门的运作与心真如门都不离开这个房子,也就是这个如来藏心。而二乘人修解脱道,他们只能看到生灭门其中的一部分,所以就只看得到部分,因此解脱道的修行,就是努力地让这个生灭相的这个表相的部分给停止住,不再生灭,也就是去灭能灭的法;用四圣谛、八正道、十因缘及十二因缘法,把五阴全部坏灭了;五阴灭坏了,不再出生五阴了,这样子就成就了阿罗汉果证得涅槃,并且以此为究竟。

  然而这也正是六祖慧能大师所斥责的:“外道所说不生不灭者,将灭止生。”(《六祖大师法宝坛经》)这样子的无余涅槃对于大乘菩萨成就佛果的佛菩提道来说,那是用证得涅槃的“生”,来显示出坏灭五阴十八界的“灭”,仍然不离开相对之法,这并不是真正的成佛,因为这样子,只是止住了五阴十八界的出生,所以仍然不是真正的寂灭。而依此出生的这一个阿罗汉的无余涅槃,更不是圆满佛果的大涅槃,所以六祖慧能说这样子叫作:【以生显灭,灭犹不灭,生说不生。】(《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用涅槃的出生来显示出五阴的寂灭,这样子的灭不是真正的从根本上的灭,这样子所出生的无余涅槃也不算是出生了真正的涅槃。所以 平实导师开示说:若非定性声闻,断尽了一念无明种子的现行而入了无余涅槃,在无量劫以后,仍然有可能因为如来藏中种子的自心流注而出涅槃。所以《法华经》中,世尊将这样子的无余涅槃叫作化城,是幻化出来的城邑,不是真实的建筑,那只是佛菩提道中的一小部分,而不是全部,《六祖坛经》中的意思完全同于世尊。

  所以真正的佛菩提道不是只有生灭门,而是生灭门与真如门二门并行运作,而此二门都统摄于真如如来藏的一心,这才是完整的成佛之道。这个真正的成佛之道,菩萨一方面具足对解脱道中五阴十八界的灭除无余;而另一方面,因为真如出生一切法,所以菩萨也必须摄受无量的众生才能完成佛果所需要的资粮,因此菩萨对众生是非常怜悯多情的,绝非冷酷无情。所以在佛《本生经》中大部分的章节,都是记录了世尊过去无量生中是如何地摄受众生。

  例如在第457卷中说到:有一次 释迦牟尼在竹林精舍结夏安居,当时教团里发生了提婆达多分裂僧团的事情,世尊对此生起了大慈悲心,怜悯提婆达多所犯下的可怕的行为而说了过去的事情:在过去波罗奈城,在梵王统治的时期,世尊当时是大象之王,它在山岭里统领著八万头的大象,在茂密的大山里,有一只蜂鸟妈妈,在大象经常出没的林子里筑了一个小巢,下了几个小小的蛋,不久它那些可爱的蜂鸟宝宝们出世了,蜂鸟妈妈乐坏了,它辛勤地喂养著这些孩子们,日子过得非常的快乐。有一天,象王带领8万同伴下山觅食,庞大的队伍从山上一拥而过,大象巨大的身躯把路上的小树都碰倒了,踩出了一条大沟。蜂鸟妈妈吓坏了,生怕象群也会去碰倒它所住的那一棵小树,连忙上前向象王求情,它说:“尊贵的象王,您的力量好似五座山那样的高,现在您带领著臣民前进这儿,我的力量太小,又恰好生了一窝孩子,我没有能力保护它们,求求您帮帮我,保护孩子们的安全。”象王并不因为彼此身分相差甚多,安慰著说:“蜂鸟妈妈!你不要担心,我现在就站到你的树前,保证队伍不伤害你的孩子一根毫毛。”象王说著便走到蜂鸟住的树下,用自己的身体护住蜂鸟宝宝们,一直等到8万头大象过完后,才转身向蜂鸟妈妈告辞说:“那么,蜂鸟妈妈!我就走了。”故事先到这边打住。从以上 世尊无量的过去世所行,便可知道成佛之道无他,摄受众生而已——包括了摄受无量无边的众生,摄受自己这个众生——也就是摄受了无量无边的佛国净土。

  那么来看看今日的中国佛教,我们常常看到许多的怪象,比方说曾经在媒体上非常有名的一则新闻:湖南某女士为了自己要出家,不理会老父、老母以及未成年儿子的哀求,还有自己未完成的责任,坚持要到佛寺里出家,把存款全部交给寺里,为寺里的建设工作日中一食,每天劳动十多个小时,最后弄到身体损坏,后来勉强让家里带回去;但是回家后,上对父母、下对孩子都是表现出不屑一顾。在她的心中只有她以为的“佛法”,而没有亲情、没有责任,每晚10点准时入睡,凌晨两点准时起身拜佛念经;唯一和亲人有交流的,就是要求全家人都要像她一样去寺里拜佛学经,还说如果不学,那可就要下地狱了。大家想想看,如果连一个人类的责任都作不好,还想作佛吗?如果今天有一个人说:“因为我作人很失败,不算个人,所以我要去作佛了。”天下有这个道理吗?有这样子的佛吗?十方诸佛没有一位是因为亏负众生而成佛的啊!

  所以正觉讲堂一贯的教导,就是必须先将自己在家庭、在社会、在国家中该扮演的角色扮演好,该尽的义务先把它作好,再来谈如何地修行,如何地为佛法作事;这其实就是依循著世尊所教授的,圆满了施论、戒论、生天之论之后,才有可能成就三乘菩提的基础。在菩萨戒中也有许多的戒条,是规定菩萨不得不去摄受众生,否则就是犯戒,像是《瑜伽师地论》的菩萨戒中,甚至不将杀盗淫放在重戒里面,而是将自赞毁他、故悭、故瞋、谤菩萨藏独列为重戒。这也正是告诉菩萨们必须要善摄受众生,不能毁坏与众生之间的善缘,把这一个当作是最重要的戒律。因为,万法由如来藏生,三界由众生的如来藏所共成,成佛得要在众生的身上才能成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离群索居就能成佛的。

  现在的中国佛教,常常把二乘的解脱道误以为就是成佛之道。从更深一层的原因来看,这也是因为现在的中国佛门之中,虽然大部分的人相信众生皆有本具妙真如心,但已经不能了解到 佛陀所说的教法,它的真义是一心有二门,不知生灭门与真如门乃是一心的二端,真如本具妙功德性,所以会错误地执著一端。

  在前面一集的课程中,游老师已经为我们说完了心真如门,接下来的部分,我们要谈到心生灭门与二门和合的关系。《大乘起信论》说到这儿,已经进入了《起信论》中较难理解、较艰难的部分了;有多难理解呢?过去许多的法师、大德、佛学专家们,看到一心生二门这个地方都无法理解,所以平实导师在这边就说到(我们把教材翻到第133页):

  其实《大乘起信论》的内涵,绝非那些专搞佛学研究的外道学者所能知悉的,也绝非那些佛门里面跟著外道研究者所立的邪理,而专作佛学研究的印顺法师、达赖喇嘛他们所能理解的,他们根本不了解真正的佛法。即使是初悟不过三五年的菩萨们,也还是无法真实的理解《起信论》中的深妙意涵,何况印顺与达赖等人根本就未证得如来藏,完全无法现观如来藏的体性,又如何能够知道《起信论》中所说的悟后进修的种智妙理呢?所以心真如、心生灭二门,都是甚深极甚深的第一义谛真实智慧,绝不是他们误会了以后所诬谤的“真如不可能有生灭、不可能有缘起”的表面意思,而是说真如心具足一切法,所以必然有种种相貌,从因地到佛地的过程中,有种种的异同存在,绝不是一悟就一定可以成佛的,当然就不是佛学研究者依靠学术研究所能理解的。(《起信论讲记》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134。)

  也就是说,尚未证悟的菩萨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明明是真实如如的如来藏,为何有生灭缘起?这是因为一般人的观念就是:既然是纯净,那就不该会被染垢;如果能被染垢,那就不叫作纯净。所以,黑与白、明与暗、对与错、真如与生灭是不能同时存在的,这是这个世间正理的常法;因此佛学研究者们一看到《起信论》说一心同时开二门,就只能说:“哎呀!那么这一种主张就一定是错误的,一定是外道说。”

  但是即使是南传佛教,巴利文的《阿含经》纪录当中,世尊也是如此说的:“比丘们啊!此心是净洁的,而彼心被外来诸随烦恼所染污。”在世间的道理上,洁净的事物是指没有染污,而染污了就没有洁净可言。然而这种正反、对错、是非相对的道理,它是依著五阴、十二入、十八界,也就是世间之法而立,任何一位众生也从来没有离开过五阴十八界,而已经离开了五阴十八界的阿罗汉们,也就不会再有洁净与污染的分别;所以说洁净与污染不兼容,这是依著三界世间法中正确的道理而说,也就是依著世俗谛的表相来说。然而三界世间的世俗谛乃是因缘和合而假有假成,但是因为假必依实故,所以世俗谛中的因与缘,它都需要依著胜义谛方能存在,方能有所运作;世俗法相存在的本身,已经是胜义如来藏的妙功德显现,而非舍离了世俗而别有胜义作用,或是说不需胜义而世俗能独存,这一点说起来,尚未证得大乘见道的菩萨,无论如何地思量,真的是很难理解。我们不妨用世俗法来作一个例子,比方说一杯清净的蒸馏水,我们将一些泥沙放进去搅一搅就变成染污的泥浆水,之前的水是洁净的,而后来的水就成为染污了;之前的水,我们会很欣然的把它喝下去,而看到后来的泥浆水,我们当然是避而远之,这是人情之常理;但是就物理学的角度来看,水分子的化学组成是H2O,是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组成,泥沙的分子是二氧化硅SiO2,像是天然的水晶也是二氧化硅。

  到底什么是清净?什么是污垢呢?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下一次再继续为各位解说。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10集 一心二门(二)
  余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制作的《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也就是 平实导师的著作《起信论讲记》的导读。

  在上一集节目中,我们为各位讲到了染污与清净,说到了如果有一杯洁净的蒸馏水,里面被放进一点点的泥沙搅一搅,它就变成了染污的泥浆水;然而就物理学的角度来看,水是H2O,是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所组成的,泥沙分子则是二氧化硅SiO2,像是天然水晶的成分也是二氧化硅,玻璃也是二氧化硅。那当它们是净水、是水晶、是玻璃的时候,我们说它们是洁净的、高贵的,然而将泥沙混入水中,我们就说这一杯水是染污的、是污秽的;可是水就是水,沙就是沙,彼此并没有起化学作用,独立存在的时候,水是H2O,沙是SiO2,混合成泥水的时候,水仍然是H2O,沙也还是SiO2,化学的结构一点都没有改变,两者前后没有半分的差别。那么请问各位大德,水与沙是洁净的吗?混合之后的泥水是污染的吗?

  《华严经》里面说“心如工画师”,因为祂变化出三界,祂组合了诸般世间法,世间万法的本身就是真如妙心的显现,却又无妨这一些世间法具有种种生住异灭之相。心为我们画出了人身,因此我们出生为人类;心为我们画出了高鼻、大耳,所以我们就有了高鼻、大耳;众生各各的万法都是以各各的如来藏为身,并且一切法皆由如来藏所生,所以第八识如来藏心叫作法身,就是万法之身,所以如来藏是万法所依之身,所以由凡夫、愚人乃至到成佛后的最终所依,都是如来藏法身。真如心具有一切法的种子功能,从凡愚到成佛之间,此心随缘出生种种相貌、种种异同,所以万般色之法与如来藏心法乃是相同而不二;所以无染污无洁净,无智无识的相对待,无智亦无得,无一不是如来藏的妙智妙法。

  所以在《本生经》第87卷里面提到:王舍城中有一位全国第一的婆罗门算命师;有一天,这位婆罗门发现一件被老鼠咬破的衣物非常不吉祥,会导致自己与别人的大灾难,于是他连忙对儿子说:“孩子!这一件衣服你赶快去把它拿到坟场丢掉,而且还得注意千万不要用手去碰到它,那会带来灾难的,你找根棍子夹着它去丢掉吧!”这一天早晨,释迦世尊一早便来到坟场的门口,此时算命师的儿子用竹棍夹着衣服来到了坟场,将棍子和衣服丢下了就走。世尊便上前问小孩说:“小施主!这一件衣服你要丢了吗?”孩子很直爽地回答:“丢了!不要了。”“那么此衣已是无主之物了,就让它作为我们僧侣的袈裟吧!”世尊说着便拾起了这一件不祥的衣物。孩子看到了慌忙叫道:“乔答摩长老!这是不吉祥的凶物,不可以啊!使不得啊!”但是 世尊继续走着,手提着衣服便回去了竹林精舍。

  孩子赶紧跑回家,把坟场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算命师听说是 释迦世尊拿走了衣服,心里瞬间不安了起来。这位婆罗门算命师乃是王舍城中有名望的贵族,以看相算命闻名四方,他并不崇敬佛法僧三宝,因此他听到了 世尊捡走了那一件不祥的衣服,他所联想到的是:“乔答摩长老如果穿了这件衣服,会招引灾祸,还会因此毁掉整个竹林精舍吧!到时候王舍城的信徒们就会指责是我的错。”他越想越觉得问题严重,急忙地带着儿子拿起一大堆新的衣服到竹林精舍去拜见 世尊。

  算命师来到竹林精舍恭敬地对 世尊说:“乔答摩长老啊!听说您捡走坟场那一件不祥的衣服,请您千万不要穿它,那一块布会给您与整个精舍带来灾难的。请您将它扔了,我这里带来了一些全新的布料,就请您收下吧!”此时 世尊回答说:“长者婆罗门啊!我们是出家人,出家人是不讲究衣物的新颖与破旧的,我们并非今天如此,从过去就是像这样的不讲究。出家人从坟场、从垃圾堆或者从马路上捡拾人们丢弃的衣物,我们穿上以后不会有灾难落在我们的头上的。”后来,果然僧团一切如旧,没有因为那一件衣服而有任何的灾祸。

  算命师认为这一件衣服是大凶之物,会给自己和身旁的人带来大灾祸,这是从世间的五蕴法的生灭兴旺计算推度而来的,也许算命师继续将这一件衣服留在身边真的会有灾祸发生,把衣服丢掉灾祸就暂时不发生了;但是算命师所不知道的是:灾祸不是由这一件衣服所出生的,衣服只是一个色法,它没有自性,它是由如来藏根本因所出生的;未来的灾祸,也是由如来藏的种子遇缘而出生,并不是那一件衣服能出生灾祸啊!这就好像是牛车不动了,不是因为车子不动,而是因为牛不走了;如果因此去责怪车子不吉祥,要把车子丢弃,那就叫作非因计因。世间只看见诸法生灭相的众生,就一定会落在非因计因这一端之中,这也是世间的常态。

  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衣服是如来藏所生,是真如所显现的妙功德之一,无妨衣服在有世间生灭法相的同时,存在着真如如来藏心的甚深缘起功德业用。离开了衣服,也就没有真如如来藏了,这是从心真如自体来看;而万法皆心真如所生,这一件衣服当然也显示出真如妙心的妙功德啊!哪有什么吉祥与不吉祥呢?所以僧团并没有与算命师灾祸的共业,并没有什么会独立存在的灾祸随着这一件衣服来到僧团。所以佛菩提道的修行,既在于心生灭门的万法上,也在于心真如的本质上。所以不同于解脱道去遮止诸恶行的不能作,佛菩提道的修行更在于菩萨行的所为当为。

  例如我们回到前面一集所说的《本生经》故事,世尊为象王时,以身体救护蜂鸟的事情,故事的后半部:在象王辞别了蜂鸟妈妈的时候说着:“蜂鸟妈妈!我走了,后面还有一头象,它不归我管辖,等它来到的时候,你再向它求个情吧!”象王说完,匆匆忙忙地就去追赶前面的象群了。过了一会儿,一只雄壮野蛮的大象也下山来了,蜂鸟妈妈连忙飞去向它求情,但是这一头大象凶狠可怕,根本不理会蜂鸟妈妈的恳求,反而用鼻子赶走蜂鸟妈妈,一直走到小蜂鸟住的那一棵树下,挥起了长鼻子把蜂鸟妈妈窝的那一棵树高高地拔起,然后连同小蜂鸟一脚踩下去,再用鼻子提起血迹斑斑的蜂鸟窝,丢到山崖下的水沟里面去。

  这一头蛮象干完坏事之后,向森林发出了一阵长啸声,就一跃而去了。飞行在空中的蜂鸟妈妈,看到孩子们受到如此残酷的杀害,非常伤心,哭着说:“蛮象!别以为你的体格强壮就能以大欺小,如今你残忍地害死我弱小的孩子们,我发誓在三天内,要让你看到智慧的力量比你蛮横的体力强大千倍,我一定要让你得到报应。”蜂鸟妈妈停止哭泣,挥去了难过的泪水,飞到了森林的尽头,它找到了好朋友乌鸦,和乌鸦哭诉了孩子们的悲惨遭遇,请乌鸦帮它报此仇,用锐利的嘴去啄蛮象的双眼。

  乌鸦很同情蜂鸟妈妈,欣然同意了它的请求。于是,它们一同飞进森林里找到了那一只蛮象,乌鸦趁着蛮象觅食的时候,出其不意迅速地飞上去,用它的尖嘴啄瞎了蛮象的两只眼睛。此时蜂鸟妈妈谢过乌鸦,又去寻找黑苍蝇,它向黑苍蝇哭诉了孩子们惨遭杀害的经过,请求黑苍蝇助它一臂之力,黑苍蝇问它:“你希望我怎么样帮忙呢?”蜂鸟妈妈说:“请您让蛮象的眼睛里面长满了蛆虫吧!”“这好办,你放心!我这就去。”黑苍蝇说完了,马上就飞到森林里去。此时蛮象被乌鸦啄瞎了眼睛后,痛苦难当吼叫不已,在森林里转来转去,而黑苍蝇带来了一大群的苍蝇伙伴,飞到了蛮象的头上,死死地咬住蛮象的眼睛,产下了成千上万颗的小卵,这一些卵很快就变成小蛆,小蛆们狠狠地咬食着蛮象的眼睛,使蛮象痛得在地上打滚,苦不堪言。

  蜂鸟妈妈谢过黑苍蝇后,又去寻找青蛙,它也向青蛙哭诉了蛮象杀孩子的经过,青蛙听到蜂鸟妈妈的遭遇后,马上同意帮忙,问说:“需要我帮你干什么呢?”蜂鸟妈妈讲:“我的朋友啊!蛮象的眼睛已经瞎了,它现在饥渴万分,你如果在山上叫,它就会跟着你的声音走;等你到了山崖上的时候,你就跳到悬崖边上去大叫。”“明白了,我知道了!”于是,青蛙就跟着蜂鸟妈妈进到林子里找到了瞎眼的蛮象。青蛙对着蛮象大叫着:“呱!呱!呱!”蛮象听到了叫声,以为找到了方向,马上就像着了魔一样,扇起大耳朵,朝青蛙叫的方向冲过去,它紧追着青蛙不放,青蛙就这样子把蛮象带到悬崖边上,然后青蛙朝悬崖边的小松树跳过去,又大叫了几声。蛮象听到了悬崖下方的水流声,还以为小河离它不远了,迈开大步朝前冲去,结果四肢落空,摔到悬崖底下摔死了。蜂鸟妈妈终于以弱小者的智慧,战胜了蛮象的强大残暴。

  说到此处,世尊便向大众开示:“僧侣们!不可以有欺压他人之心。大象虽有巨大强壮的身躯,它却逃脱不了四只小动物团结起来的报复,最后死在弱者手中;所以,人不可貌相,更不可与他人争斗。那一只残酷的蛮象,就是现在的提婆达多;而救护蜂鸟的象王,就是我的过去世。”接下来,世尊交代了那一只蜂鸟、乌鸦、苍蝇、青蛙现在也都是 释迦世尊的弟子们。

  在这个本生故事中,世尊告诉了我们什么事呢?前面的经文,我们知道了虽然诸法都是妙真如心所生,是如来藏阿赖耶识的功德性,然而这样的五蕴万法的法相,它却是有生有灭的,就是轮回三界的相貌。因果昭然不爽,是三界轮回所集成者,是无常、是苦、是空、是非身、是无我,所以不能够像狂禅和子所说:“哦!我懂了,原来轮回的色法就是真如,所以我什么也不必做,什么修行都没有必要,只要静静地享受三界色的生灭就好了,反正色法就是如来藏嘛!轮回也不离本来清净的真如妙心啊!”在佛门里面,秉持着这一种狂禅观念,主张诸法自然即是证悟,无需修治也无需观摄,这样的人还真不少。

  例如打着中国北宗禅招牌的汉地和尚摩诃衍,他在西藏立宗,他说:“凡一切均因思惟而生,并以善业恶业而得善趣恶趣之果,此又循环往复。凡事无所思又无所作为,生此念后即可解脱矣!此种见解即凡事无所思也。”认为只要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那就是最好的修行。

  又像是密宗大圆满的一派主张,例如在《普贤王如来祈祷能显自然智根本愿文》,这一篇愿文是教授大圆满的标准教材,里面说道:“觉了自心宽坦住,任持安住自明觉,转成平等性智道。”就像这样子就能够成就了平等性智。这一些其实都是狂禅和子,在没有证悟的时候作梦的境界,忽略了己身三障五毒具足,性障深厚、恶业缠身,却一昧地说:“我知道了!一切都是心真如的道理,所以无可修行。”这样子只会让自己速往三恶道,所以天童宏智禅师也说“森罗万象许峥嵘”,但是它的先决条件是已经证得了“透脱无方碍眼睛”。也就是说,心真如门与心解脱门这两者之间,它是一体的两面,而不能够偏废一边,只看其中一端说:“就是这样了!”成佛必须要在这两门当中,去互相运用、互相证得。也就是真正的佛菩提道,它是函盖了解脱道,而不是单有解脱道,或者把解脱道抛弃掉,说这样子能够成佛的。

  今天时间的关系,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11集 一心二门(三)
  余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的节目,也就是本会 平实导师的著作《起信论讲记》的导读课程。

  在上一次的课程中,我们说到了心真如门与心生灭门,讲到了诸法皆是妙真如心所出生,是如来藏阿赖耶识的功德性,然而这样的五蕴万法,它的法相却是有生有灭的,就是轮回三界的相貌,因果昭然不爽,是三界轮回所集成,是无常、是苦、是空,是非身、是无我。所以不能够像是狂禅和子,偏执一边说:“我懂了!原来轮回的色法就是真如,享受诸法就是真如。”忽略了己身三障、五毒具足,性障深厚、恶业缠身,却一昧地说:“我知道了!一切都是心真如的道理,所以无可修行了!”这样子只会让自己速往三恶道。所以天童宏智禅师虽然说“森罗万象许峥嵘”,但是先决条件则是已经“透脱无方碍眼睛”。(《宏智禅师广录》卷2)

  同样的情况,大慧宗杲祖师也是多所斥责。他说:“各位同修啊!各位难道不知道,释迦老子曾经在般若会上问文殊师利菩萨说:‘你证入不思议三昧吗?’文殊菩萨回答说:‘不也,世尊!我文殊师利就是不思议,不见有心能思议。如何叫作入不思议三昧呢?我文殊师利初发心,是想着要入此定,而现在思惟,实无有心相而入此三昧。’什么叫作证入不思议三昧呢?初发心的人想要证入不思议三昧定,如今思惟:必须是真实无心,方能入此三昧。好像一个人学射箭,长久修习则能善巧于射箭,后来虽然无作意于射箭,但因为长久修习缘故,此后箭发皆中,我亦如是。初学此不思议三昧的人,得要系心一缘,若长久修习,而终于成就了这个不思议三昧,则更上一层,入了无心想三昧,此三昧恒常与定相俱,要证得到这个田地,方始可说‘大龙常在定,无有不定时’那样的话语。但是现在所说的无心,不是如同世间的土木瓦石那样的顽然无知的无心,这两者可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不可不谨慎。”

  在这里,大慧祖师严正地警告了我们:即使是知道了心真如门不思议三昧道理的人,也还得长久修习,未来才有一日、才有机会,真正的证悟这个不思议三昧,届时才能真的知道“大龙常在定,无有不定时”的道理。尚且不是佛门中外道所说,只需一切无修而任运即是真如;也不是狂禅和子说梦话,一悟即至佛地。若尚未真实证悟此不思议三昧,乃至未了澈此三昧,也就是心生灭门染垢未净,都尚有应证未证、应得未得者,除非是成就圆满佛果的 世尊,才能说是“大龙常在定,无有不定时”。这一点,未成佛的菩萨不能够僭越,否则名不符实,成就增上慢的重罪。

  简单地说,在菩萨道修行,第一次明心开悟真见道时,只是下品的转识成智初分之转而已,必须是相见道完成,见道位满足的初地心,方可谓下品转识成智;而至七地满心断尽一念无明,进入第八地,也只是中品的转识成智,第八阿赖耶识可名为异熟识;必得是最后圆满成佛时,方才成满于上品的转识成智,此时第八识才能圆满地成就真如心。

  所以佛门中常说“理则顿悟,事则渐修”。例如 窥基祖师在讲到五怖畏:【不活畏、恶名畏、死畏、恶趣畏、处众怯畏。……于五境颠倒……于受生忘前生事……于所受持法久作久说……菩提虽已发趣而复退舍。或时舍戒。】(《成唯识论述记》卷9)种种菩提退堕的相貌。也说到这一些退分的相貌,在初地未满足之前,皆有可能出现上、中、下品三种法相,而行退分之事。也就是心生灭门尚未满足者,心真如门的部分也不可能圆满,因为二门皆由此一心所开、所演、所显示,二者是一体的两面。

  世尊在《百喻经》中,也有同样的譬喻告诉我们:“从前有一个国家,每到节日时有一种风俗,凡是妇女在那一天,都要在头上戴优钵罗花,也就是青莲花作为装饰庄严。有一个穷人,他的妻子对他说:‘这一次你如果能弄到优钵罗花给我戴,我就继续做你的老婆;如果弄不到,我就要离开你。’这位穷人平时擅长摹仿鸳鸯的叫声,于是他想了一想,就偷偷地进入了国王后宫花园的池子里面,发出了鸳鸯叫的声音,想骗过守卫,乘机会入池偷优钵罗花。这时看管池子的人,觉得有动静,随口就问:‘池子里是谁在发出声音啊?’这个穷人不知不觉就回答说:‘是鸳鸯在叫啦!’于是看管池子的守卫就把他抓起来,把他押送到国王那里去。在半路上,他闲着无聊,就和旁边的鸳鸯一唱一和地叫了起来。守卫说:‘你先前就应该要这样子叫,就不会被我发现了,当时不这样叫,现在这样叫还有什么用呢?’”

  佛法中的愚人也是这样,听善知识开示了甘露之法,愚人就偏颇地自以为自己和善知识相同,已经证悟了此法,自己与善知识相同证境了。善知识说:“自心即真如,万法皆一心。”说:“大龙常在定,无有不定时。”这一些心真如门的道理;但是听闻者心怀无明、三毒诸慢,多所杀生害命、偷盗邪妄等等,造作了各种的恶业,不修心行协调向善,未断无明结使,甚至连持守清净佛戒都作不到,却会自己欺瞒自己、欺瞒他人说:“万法莫非真如,一切任运即是佛,老衲本来就是佛。”这就是愚人在学鸳鸯鸣叫。不求取菩萨道上的地地增进,时得腊月三十到来,三恶道业种成就,鬼卒兵将、阎王老子尚且饶他不得,到时想要回头也来不及了。

  比方说《起信论》中讲到:“一切邪执莫不皆依我见而起,若离我见则无邪执。”(《大乘起信论》卷2)如果我们说,这句话的意思我懂啦!所以我们的修证就与 马鸣菩萨相同了吗?若是一位初果须陀洹人,他已经断了我见三缚结,听到这一句话,他能说我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一位二果人听到这句话,二果人所懂这句话的意涵,又超过了初果人;四果阿罗汉听到这句话,他的理解又比前三果之人更为透澈;但是比起大乘见道菩萨对于这句话的所证所知,阿罗汉的所知又相形见绌了。仰望地上菩萨、大力菩萨所知所证,这可不是下地菩萨所能思议的;即使是等觉大士,对于佛地又有所未知不证的。也因此,《起信论》中将菩萨的修行阶段,分为资粮位、见道位、通达位、修道位以及圆满位,也就是佛菩提道它的次第重重。所以在这儿要建请大家,千万不要把自己的知见当作是智慧,更不要以自己的所证而去妄比上地菩萨,以为说上地菩萨大概也跟我差不多了,这样子就是退堕了。

  无论是解脱道上的四向四果,或者是完整的大乘佛菩提道的五十二个阶位,都必须由我们一项一项顺序去亲自证得。世间人说,凡走过的路必留下痕迹;那如果没有痕迹呢?就代表我们没有走过。比方说,我这儿有一个黑色的袋子,我说里面有五个苹果,请你拿去分给那边五个小朋友。当然你相信我,知道说这个袋子里有五个苹果,可是走到小朋友面前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用手去称量一下,摸摸看,里面真的有五个苹果,然后才能放心地把袋子打开,把苹果拿出来分给这些小孩。也就是心中高度地相信与亲自验证无误,这是完全不同的。

  在佛法上面,我们也常说闻、思、修、证,次第证得。一个只有闻慧的菩萨,他所说出来的法,可能字面上与已证慧的菩萨说出来好像相同,甚至再来一位更为上地的菩萨,三个人所说的文字几乎是相同的,但是仔细地前后文一一检验,后面的两位菩萨就会知道不一样。现在很多各地的同修,由于熟读了 平实导师的著作,就误以为,把导师著作中所说的智慧境界当成是自己已经亲自证得的智慧境界了;然后就自以为自己已经断我见、自己已经明心,乃至于已经入初地等等。但实际上都停留在闻、思二慧的程度之中,所以并不是说知道心真如的道理就算是证果。

  因此经文这儿开始就要进一步地,由如来藏心生灭门而去悟入真如妙有的心真如。所以 平实导师在这一边为我们开示,也就是教材的第133页,我们来看一下:【到这里就开始拆破五蕴实有的假相了,就是宣示五蕴的空相。上面那一段论文是说色法与心法不二,但是这一段就要讲色法与心法不一啦!前面的法说过以后,众生往往产生误会,误以为色法果然就是心,却不知道非异却又非一的道理,所以这里就解释非一的道理。马鸣菩萨为什么要补充宣讲五蕴的空相?为何要说五蕴与真实心非一?也就是想要让众生从心的生灭门而转入心的真如门。】(《起信论讲记》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133。)要能够由心生灭门去证入心真如的妙真如心,顺序得有二个阶段要完成。那就是依善知识的圣教授,去现观五阴、十八界空相而成就声闻须陀洹,以及依持善知识的帮助,去证悟五蕴、十八界中所显示出的阿赖耶识如来藏心。

  在课本的第134页 平实导师为我们开示:【心真如自体本非生灭门,但是也不能离开生灭门而独自存在于三界中;而佛地真如境界也必须依靠生灭门的修行,来变易真如心中的种子才能成功,所以离开生灭门的种子变易性,佛地真如是不可能修成功的。反过来说,如果祂一开始就是佛地真如的话,那众生根本就不必修行了,应该都本来就是究竟佛了,又何必归依三宝及修行佛法?经上讲的“本来是佛”,是说你这个心体本来是佛地的心体,不是在第八阿赖耶识心体之外另有一个真实心体,所以众生现在身中的第八识如来藏就是未来成佛时的真心无垢识——佛地真如。但这是在理上说的,在事相上,你却要透过修行,把你的所知障随眠等无始无明所摄的上烦恼(尘沙惑)断尽,还要把烦恼障中的分段生死的现行断尽,还要把能导致阿罗汉回心以后继续在三界中受分段生死的习气种子随眠断尽,已经都没有异熟性了,心真如里面变易生死的种子才断尽了;这样才叫作佛地的真如,才能改名为无垢识。】(《起信论讲记》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134-135。)

  众生虽然本有妙真如心,但是被自己的无明所遮障,所以叫作“一念不觉”,障遮真心。此无明可分为一念无明与无始无明,由于有第一个部分一念无明,在众生的一念之间便已经伴有这个无明的烦恼现行。所以只要是凡夫众生的一念之中,就绝对离不开此无明,就必得流转三界境界之中。此一念无明又分为四种住地烦恼,因此又称为烦恼障,包括了见一处住地烦恼、欲界爱、色界爱、有爱住地烦恼。见一处住地又叫作见惑,后三种合起来叫作思惑。见惑在断我见,也就是证初果断三缚结时可以断除,三果断五下分结,而四果断五上分结,所以说众生断见、思二惑,也就是断尽四住地烦恼,则称为阿罗汉。

  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12集 一心二门(四)
  余正伟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节目;也就是本会导师 平实导师的著作《起信论讲记》的导读。在上一次的课程中我们说到:因为有一念无明,所以众生会认为实在有一个“我”存在,这个“我”对于三界的贪爱执著,这样的尘垢覆盖了菩提,用贪、瞋、痴、慢、疑来盖住了菩提真心,所以我们本有的“明”走不出来,因此就叫“无明”。

  但是“无明”它并不是一个什么东西,它是一个名相施设、一个迷惑、一个趋力,它没有一个实体,我们不能够拿出一个东西说它叫作“无明”,就好像“菩提”也不是一个实体的东西。严格来说,我们对于七转识的现行、运作、喜爱、贪著等等,这就是无明一部分的具体表现;唯有阿罗汉以及地上菩萨能断尽一念无明的现行,无明没有了,就不会在三界中依惑而现行,名为离开了三界,名为“涅槃”。例如《阿含经》叫作āgama sutra,āgama意思就是“来”,也就是度离、到彼岸、到达涅槃的彼岸的意思!也就是《阿含经》的经名已经告诉我们,这一本经就是要度众生到涅槃的彼岸这个意思。

  至于“无始无明”又叫作过恒河沙数上烦恼;是要在大乘佛菩提中证得自己本有的第八识——真如如来藏——以后,现观如来藏所显、所成、所蕴涵的现行与习气者,此时方才开始与自己的一分无始无明相应。此时开始相应的无始无明,便转为这位证悟菩萨现前的一分一念无明而修证断惑。所以阿罗汉不知道,也不用断无始无明;因为无始无明不障碍他脱离三界的现行入涅槃。所以不论是修学解脱道或是佛菩提道,佛弟子最重要也是绝对的起点叫作证初果,证得佛道中最初的果位;但是佛道中的证果,这并不是证得一个过去没有,而现在跑出来的一个全新的什么东西;都是众生所本有本具的东西。因为万法都是由此心真如出生,没有什么东西是在心真如之外的。特别是在解脱果中,更是弃舍而曰证果;舍三缚结曰证初果,舍结使曰二、三、四果,而初果所断三结的内容都是依着断除五阴十八界我的断身见、我见而出生施设。

  既然身为一个凡夫众生,就必然存在着 世尊在《阿含经》中所开示:众生于内于外有所恐怖,想要断我见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那正是违背了异生性,是违逆生死业流的;所以轮回有如漫漫长夜难得光明!唯有 佛世尊出世,善知识住世教授,具大善根的众生才有证果的可能性。就今日而言,离开正觉讲堂,整个世间无处可寻证果之处,也就是当世最容易断我见的方法,就是参加正觉讲堂的课程;于此证得菩萨六住位,才有可能在 平实导师主持的禅三中,双具现观心真如与心生灭而寻得一心如来藏,证悟大乘菩萨七住位;除此之外,至今尚未看到现代有任何真能断除三结及证真如者,这是至诚的如实语。

  一念无明的断除,它是有顺序的。如果我见没有断,后面的三界爱就只能得降伏而不可能断除;即使是修得四禅四空定,仍然还离不开三界,终究又得返还于六道。所以断我见,各位觉得重不重要呢?可是要断我见,它又是取决于现前对于五阴、四圣谛、十二因缘的观行;它们彼此之间环环相扣,也就是平实导师在书中所说,得要“拆破五蕴实有的假相”。所以 平实导师在课本的第136页说到:

  如果众生的第八识心体单只有心真如性,或者单只有心生灭性,都无法成就世、出世间万法的;必须真心心体有种子生灭门的实用,能出生色身、色尘及七识心王,才能显示出心的真如性;而心的真如性,也正因为心体常住而无所着,才能藉色身等法而显示出来,所以色蕴与如来藏法身是不异同时不一的。前面说色身就是法身所变现出来的,所以说色身与法身无二;但不知道真实义的人,就误会说色身与法身是同一个。这样一来,问题又出来了:色身坏掉时法身也应当跟着坏掉啰?所以这里又告诉众生“非一”。“色等相”既然有个“等”当然就包括受、想、行、识,也包括色、声、香、味、触的五尘法。

  如果我们检讨想想看,今天早上出门后两分钟内的情境片段,如何从大门走出?如何走过楼梯?如何跟相遇的众生打招呼?我们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每天的生活是不是就是像这样的一个又一个的片段所集合而成,其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事变迁、环境替换,但是无论场景如何地改变,永远都是自己去体验世界,自己叫作能观,而其他的一切叫作所观;能观叫作“见分”,而所观叫作“相分”,相从何而来呢?我们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鼻子去闻、用舌头去尝、用皮肤去触、用心去体会去思量。从小到大,不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用这六种管道去和环境接触,藉此了解了身边的人事时地物,了解了世界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又是怎么回事。比方说:我拿起一朵玫瑰花,我们看到了这朵花的外相是红花、绿叶、长茎;如果用放大镜来看,茎上长着细毛,在花里面有花瓣、雄蕊、雌蕊、花托。雄蕊里面有花丝、花粉囊;雌蕊里面有柱头、子房,割开子房里面有胚珠、胚囊,这些是一朵花粗略可见的“相”,我们把这个东西叫作花,“花”就是这个东西的“名”,这是中文的名称,如果换成英文就叫作rose。再想想看,当我们看到这一朵花的时候,心中就有了它的相,有了它的名,还有什么?比方说这朵花是由植物所生出来的一种东西,它很美观,让人看了心情好;它很柔美,颜色鲜艳,是颜料所调不出来的;花有香味,可惜不久就谢掉了,不能持久。花将来会结成果实,乃至于这一朵花是公司送的,每个人桌上都有一朵,但是对面的陈小姐对花过敏,所以把她的花拿来放到我的桌上,今天的这一朵花看起来比昨天那一朵新鲜等等。这一些叫作有关于花的觉想;所以我们见到了这一朵花,其实是见到了这一朵花的相、名、觉想。再想想看,还有没有别的?所以我们用自己的心去感受到这一切,心是能见,而被心所感知的对象是所见;我们压根就活在自己的能见与所见之中,同意吗?明辨于此,了悟了!原来我们世界中种种的差别,不管是相、名、觉想,三者都是我们的意识觉知心与意根的分别所成。也就是我的世界,由相、名、觉想三者组成,但是这三者离识则无有;而识本身也没有了。

  那么举例:有两个人,某甲和某乙一起来看这一朵花,对于这个东西叫作“花”,英文叫作rose,普通话叫作玫瑰花或蔷薇花,台语叫作玫瑰。所以这一朵花,它的名是各有差异的,其实根据详细的测量,一个人发出了声音,另一个人所听到的声音与发音者自己听到的声音是不同的音质音品,所以彼此的名已经多所差异。那么对于花“相”上的认知,就有更大的差异;当两个人看到同一朵花,甲有近视乙没有,甲从左方看过去,乙从右方看过来,两个人看到的相根本是不同的相。各位知道吗?人类眼睛辨色力,每个人都不同,所看到的色彩其实都不同,因此像是画家梵谷,他的画作也只是忠实呈现了出他所看到的世界罢了。看看梵谷的所见与我们的所见相差多少呢?也就是某甲看到这一朵花,某乙也看到这一朵花,两个人的心中有关这一朵花的相、名、觉想,是同还是不同?是少量同多量不同?还是多量同少量不同?亦或根本没有一点相同之处呢?

  所有的众生,包括我们的每一个人,从久远以来都活在自己的意识心境界之中,意识心用相、名、觉想作材料,绘出了一个无限宽广的世界,让我们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宇宙的一个银河系的一个太阳系的一个地球上。让我们以为我们住在北京、上海、广州、台北,我们以为自己住在台北市,所以离正觉讲堂很近,住在北京就离讲堂很远,这一切都是我们心中的以为。以为爸爸、妈妈出生了我,我又出生了儿子、女儿,孙子、孙女,以为这一些人是与我最亲近的人;其他的亲朋好友,是其次亲近的人;那一些走在路上,是我不认识的人;住在非洲的人,是我一辈子也遇不到的,是与我无缘的人;以为这个,以为那个。我们是不是就是这样子去认识了这个所谓的世界?这是不是就是,我们所认定的环境?有此故有彼,有这里所以有那里,有好人所以有坏人,有对所以才有错,有正所以才有反,有我才有你,所以我们所认定这个世界上的种种,是不是可以用人、事、时、地、物来标明呢?

  但是 马鸣菩萨在《起信论》中所说到的“心生灭门”,所说到的“色等相皆不成就”,是指我们要真正彻底地不再有任何遗漏的,去看清我们生生世世以为真实有的世界,原来都只是自己意识心中的相、名、觉想所建构出来的罢了!在《百喻经》里,世尊用譬喻来说明这个道理:从前有甲乙两个人一同行路,碰到另一个人拉着一车胡麻,停在路上拉不动,拉车的人就求甲乙说:“请帮我把车子推出这一段险路吧!”甲就问他:“那你要给我们什么东西作为报酬呢?”推车人回答:“给你无物!”于是甲乙两个人就帮着他把车子推到平坦地上,甲就向推车人说:“把答应给我的东西拿来吧!”推车人说:“我不是说过,给你无物吗?”甲却意会不过来,还说“那就赶快给我吧!”此时,乙笑着对甲说:“他既然不肯送给我们,干什么一定要呢?”可是甲还是执著说:“他答应要给我们无物啊!那就一定要把无物给我们啊!”乙向甲解释说:“无物两个字联结起来是一个名,实际上就是没有东西,他又怎么能拿出一个没有东西的东西来呢!”各位认为这个无物到底是有还是无呢?既然它叫无物,一开始就说明了它是无!但是无物若是无,推车人又如何能够执持它,能够说出来,用来骗甲和乙呢?而甲自始至终都还执著他还没有收到这个无物。各位看看!这个无物到底是有还是无呢?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等同于世间的五阴诸法,到底是有还是无?

  其实是心在动,被无明所迷了,所以心动!心动的本身却又是不动;能认知动心从来不动不静、不生不灭,这才是大乘入门的见道位。但是所有的世俗凡夫外道都是这样,他执著一切境界就好像执著无物,但只有圣弟子能够知道,这一切境界的无物,就是空、无相、无愿、无作,但又无妨各种境界真实地历历现前。真能通达此理,就能达到了入涅槃城之门了。

  今天时间关系,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