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21-24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21集 法无我之三乘差别
  陈正源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延续前面由正洁老师和正昌老师所讲述的“人我见”,这一集《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我们要来探讨“法我见”,就是从 平实导师《起信论讲记》第4辑第252页,马鸣菩萨《大乘起信论》的论文开始。

  论文前半段说:【法我见者,以二乘钝根,世尊但为说人无我,彼人便于五蕴生灭毕竟执着,怖畏生死,妄取涅槃。】(《大乘起信论》卷2)电视机前的菩萨看到这段论文,或许会觉得奇怪,前面的论文中,马鸣菩萨既然开示“我见有二种:一、人我见,二、法我见。”并且说:“一切邪执莫不皆依我见而起,若离我见则无邪执。”而佛法中判别所说的法是正或邪,主要就是依三法印——诸行无常印,诸法无我印,涅槃寂静印——来判别,三法印应该也适用于二乘解脱道的法。那 世尊既然只为二乘人说人无我,不说法无我;二乘人如何契合三法印中的诸法无我印?另外,四念处观——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也是二乘解脱道中,极为重要的观行断我见、我执以证解脱的行门。世尊不为二乘人说法无我,那二乘人又如何能作法无我的现观,而成就四念处的观行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先了解三乘所说人无我及法无我有何差异。首先说,不管人无我或法无我,都是指遵循 世尊的教导,而于佛法中依解脱道或佛菩提道闻思修,而有所实证后所发起的智慧:一个是人无我智,另一个是法无我智。

  以人无我智这个人无我来说,一般众生都是有人我分别,并且执着于人我分别的;就是以五阴,特别是其中的识阴,来区分他人与自我;这也显示一般众生都是以五阴,尤其以识阴为我,这也正是一般众生的人我见,而五阴的细分,则又包括了十二处、十八界。解脱道声闻乘的圣者,包括初果须陀洹到四果阿罗汉,他们所证的人无我,都是亲自现前观察色阴非我、色阴虚妄,不是常住法,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最后一个识阴能见闻觉知,那也是缘生法,是因缘所生,缘散则坏,所以五蕴的一一蕴都是无常故空;十二处的每一处,十八界的每一界都是虚妄法、都是可灭法,都是无常故空。这就是声闻初果的见道,是这样证人无我的;声闻的修道则是进而断除我执,把五个下分结、五个上分结全部断除了,成为四果阿罗汉。

  而缘觉辟支佛,则是透过十因缘、十二因缘,去如实观察我的五蕴、我的十二处、我的十八界,都是藉本识如来藏这个常住的根本因及父母、无明、四大、业种为缘不断无常生灭,因而有蕴处界的缘起缘灭;蕴处界既然是缘起缘灭无常故空的体性,所以说蕴处界“性空”。

  这就是二乘圣人所证的人无我智,是说一般众生所认知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这个“人我”,其实是生灭虚幻不实的,并没有真实不坏的“我”的实质。但这种人无我智是三乘所共,也就是大乘菩萨明心见道后,也同样证得这种人无我智。

  至于修学佛菩提的大乘菩萨开悟明心,亲证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时,现见如来藏心体恒常住,对照观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却是无常生灭的,由此确认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不是真实不坏的我,而发起同于二乘圣人的人无我智。再又现观如来藏体性,虽任运随缘,却远离觉观不会六入,就是不觉观六尘,不分别六尘;因此,不会生起人我分别,不会堕入 释迦世尊《金刚经》中教诫的我、人、众生、寿者四相之中,所以不受苦乐忧喜;祂就犹如明镜映现影像一般,虽显现六尘法相,并且出生众生灵明觉了的六识心,但祂的自性却是离见闻觉知,无人、无我的。就这样以亲证法界实相——涅槃本际如来藏心,并且体验祂的无我性,而称为证得无我;这就是大乘菩萨所证另一种不共二乘的人无我,因而生起的人无我智,是声闻、缘觉二乘圣者所没有的。所以二乘法的人无我,在大乘法的人无我中一样也有;可是大乘法的人无我里面,却另外还有二乘法所没有的人无我,这是亲证如来藏才能现起的人无我智;而二乘圣人既然不证如来藏,当然就不具有这种人无我智。

  再来说法无我,什么叫“法我”?平实导师解释《大乘起信论》论文说:【这里所说的“法我见”,就是于诸法里面见到有一个能见闻觉知的实我存在,就是法我见。】(《起信论讲记》第4辑,正智出版社,页253。)于诸法里面能见闻觉知的意义,可从 平实导师另外在《金刚经宗通》中的开示,进一步加以理解。导师说:

  如果要从法无我来讲,什么叫“法我”?法我就是说,在诸法中有一个能取的,那就是法我。诸法中,譬如在听音乐时觉得“好好听、好好听”,这个觉知心正在取音乐,……就是法我。因为这个心会变来变去,所以有时候想:“吃午餐了,今天家里同修煮出一桌好好吃的素食餐,色香味俱全。”这时候又是取什么?取色香味。这个诸法中的能取心,祂就是法我。于种种法中,能取的心就是法我。(《金刚经宗通》第1辑,正智出版社,页322。)

  而 平实导师这里所说能“取音乐”、“取色香味”的心,当然就是众生的六识见闻觉知心,由能取的六识去取色、声、香、味、触、法,六尘种种法;相待于能取的六识心,六尘种种法就是所取。

  然而,独独六识本身是否就能成就了别六尘的功德?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卷5,解释唯识五位百法第二位心所法,或者称为心所有法时,开示说:

  恒依心起,与心相应,系属于心,故名心所;如属我物,立我所名。心于所缘,唯取总相;心所于彼,亦取别相,助成心事,得心所名。

  意思是说:为什么心所要称为心所有法?因为它一定是依着心王而现起,与心王相应,系属于心王,而不会单单存在的,因此称为心所有法;就好像属于我的物品,就称它是我所有的一样。

  心王面对所缘的境界时,只缘取境界的总相;至于微细相等的差别相,就得要藉由附属于心王而现起的心所来缘取,以助成心王缘境了境的事用,因此心所才会被称为心所有法。在根本论《瑜伽师地论》中,更依心所有法的作用,称它们为心王的助伴,因为这些心所有法总是伴随着心王,帮助心王成就业用。

  所以,佛法中虽然说六识了别六尘,但更深细地说,六识了别六尘,不仅是六识取了六尘的总相,更需要有六识各自相应的心所法,就是触、作意、受、想、思的五遍行,加上欲、胜解、念、定、慧的五别境,现起运作去取六尘中的微细差别相,才能成就六识了别六尘的功德。从这样的理解,来看 平实导师在前面引述的《金刚经宗通》中“于种种法中能取的心,就是法我”的开示,这个能取种种法的心——法我,就包括了六识心及所相应的五遍行、五别境的心所 平实导师在《金刚经宗通》中接着开示:

  法无我中讲的“人”,这个“人”到底是讲什么?这个“人”就是不断地执取六尘万法的那个主体。在种种法中去取法时,容有许多法相上的不同,可是那个能取的永远都是同一个,那叫作识阴或者是意识,识阴中的意识就是种种法中的“人”。在种种法中能取诸法的,虽然共有六识,可是归结到最后都是意识在取。意识在取,这就是法无我中讲的“人”我——人相。(《金刚经宗通》第1辑,正智出版社,页323。)

  也就是说,在种种法中,能取诸法的主体就是意识,而这个主体就是法无我中讲的“我”。那么,这个我——意识,当然就包括了意识和祂的五遍行、五别境心所法。但是,正如前面说明,意识的五遍行、五别境心所法,是意识心的助伴,系属于心王意识,不能外于意识心而单独存在;而意识又是以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现起,不具有可以自我存在的自性。也就是说,意识是因缘所起的虚妄法,是其性本空,叫作缘起性空;那系属于意识,伴随于意识的心所法,当然更是虚妄非真之法。

  从这个真实义来看,并没有一个在种种法中能取诸法的我存在,所以说法无我或诸法无我。然而,正如 平实导师开示:这就是“二乘菩提所说的法无我,就是纯粹讲五阴、十二处、十八界所生的心所法……等法的无我性与缘起性空。”可是仔细比对会发觉,二乘菩提这样的法无我,跟我们前面说明二乘圣者藉由现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是缘起缘灭、无常故空,因而证得的人无我,甚至没有心所法无我的现观,实质上并无不同。

  那大乘菩萨才有的法无我智又是如何呢?平实导师开示,他说:

  另一个法无我,是在佛菩提里面说的,是依第八识如来藏的无我性来说法无我,也是依无余涅槃的实际来宣说如来藏所生的一切法中都无实我。(《起信论讲记》第4辑,正智出版社,页253。)

  亲证这个无我相而生起的智慧,就是唯识学里的一切种智。大乘别教菩萨要在证得如来藏以后,才有能力观察第八识心,才有能力修证真实唯识门的法,才能在八识心王一一加以体验;但尚在相见道的三贤位菩萨,都还是不懂这些佛菩提法无我的无我相,得要跟随善知识继续修学唯识种智,就是《楞伽经》所开示的五法、三自性、七种第一义、七种性自性、二种无我法,然后才能进入初地的入地心。唯识学的百法明门,就是证悟者在一切种智上的起修课程,这个部分的修学,就是初地所应修学的法无我、无生法忍;不仅从蕴处界以及所生的每一法去探究,亲自实证每一法都是无我性的,也实证所有的一切种子全都是如来藏所含藏而出生的;所以初地满心百法明门具足圆证时,他能观察百法中的每一法都是这样的无我性。二地也是一样,千法明门中的每一法都去观察,全都是无我性,这叫作法无我。这是大乘的无我观,与二乘的纯从蕴处界缘起性空而观察人无我的无我观,是完全不同的。

  也就是说,严格而言只有大乘菩萨才有法无我智,二乘人则只能从五阴、十二处、十八界去观察缘起性空与无我。由于缺乏亲证法界实相如来藏的福德与智慧,他就无法藉由观察如来藏的无我性,而发起总相智;进而藉由现观蕴处界与如来藏间的关系而生起的别相智,至于具足了知如来藏所含藏功能差别的一切种智,就更不在话下!因此,马鸣菩萨才会说:“以二乘钝根,世尊但为说人无我。”(《大乘起信论》卷2)然而大乘人无我的见道,就是悟后起修的相见道智慧,得要到第十回向位满足才算圆满;这时配合多劫所修的广大福德及阿罗汉果的实证而起惑润生,再加上十无尽愿,才能成为大乘见道通达的初地菩萨,开始无生法忍道种智的修学,渐次证得诸地的法无我智。也就是说,大乘的无我观是具足人无我与法无我的现观,兼含世俗谛与法界实相的胜义谛;而二乘的无我观,只在现象界的五阴、十二处、十八界上面去作人无我的现观,或作蕴处界法无我的粗相观行,但是永远不能触及法界实相心如来藏,不能触及第一义谛。

  由于大小乘所证人无我与法无我的差异,可知二乘圣者其实不具法忍,因为他们只证人无我、身无我,不证法无我,所以只有无生忍,并没有无生法忍。由于他们都不知道一切外法都是自心如来藏所现,畏惧堕入外法中,导致继续轮转生死;因此,就急取灭度,希望早日入于无余涅槃。这也就是 马鸣菩萨在《大乘起信论》中说:二乘人【于五蕴毕竟执着,怖畏生死,妄取涅槃】的原因所在。至于菩萨破参明心,虽然也证得人无我,具有无生忍,但是都不取证无余涅槃,而依所证如来藏心体自性,渐次修学唯识一切种智,分证诸地无生法忍,继续向法无我的究竟佛道修行迈进。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一集就解说到此,我们下一集继续为大家说明。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22集 二乘圣人妄取涅槃
  陈正源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在上一集节目中,我们依 马鸣菩萨《大乘起信论》的论文︰【法我见者,以二乘钝根,世尊但为说人无我。】(《大乘起信论》卷2)说明了大乘的无我观是具足人无我与法无我的现观,就是兼含世俗谛与法界实相的胜义谛;而二乘的无我观只在现象界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上面去作人无我的观行,或作蕴处界的法无我的粗相观行,本质上仍不出人无我的范畴,因为他们没有能力触及法界实相心如来藏的缘故,所以说严格而言他们没有大乘人无我智,更没有法无我智。

  马鸣菩萨接着开示:【彼人便于五蕴生灭毕竟执着,怖畏生死,妄取涅槃。】(《大乘起信论》卷2)是说由于 释迦世尊只为他们说人无我,并没有为他们宣演真正的法无我;于是他们就对于五蕴的生灭无常产生了终究坚固不移的执着,因而恐惧生死、畏惧生死,一心想着舍报要入无余涅槃来出离生死。

  平实导师在《起信论讲记》中也开示:

  二乘无学圣人—必定不回心佛乘的二乘无学圣人—为什么他们会怖畏生死?……这是为什么呢?这也就是说,他们始终认为:“五蕴的生灭是确实有的、确实存在的,所以我一定要离开五蕴的生灭、生死。”因此而说他们对于五蕴的生灭有毕竟的执着。(《起信论讲记》第4辑,正智出版社,页253-254。)

  导师的意思是说:这些必定不回心佛乘的二乘无学圣人,他们认为一定要离开五蕴的生灭才是入无余涅槃,才是取证无余涅槃。

  可是 马鸣菩萨为什么说他们是“妄取涅槃”?因为二乘圣者观行、思惟的对象都不出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他们遵循 世尊教导,依苦、集、灭、道的四圣谛,或十因缘、十二因缘的因缘观,如理作意作观行、思惟,得到的结论就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是无常、苦、空、无我,都是缘生缘灭;也知道唯有不再出生未来世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才能究竟离开生灭无常之苦,才是取证无余涅槃。虽然他们也都接受 世尊的教诲,信受在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外,另有一个入胎识本识真实存在,而且恒不生灭。然而,由于并未亲证这个真实常住的本识如来藏,无法体验了知如来藏的真实如如的体性;像禅宗六祖惠能,在五祖弘忍为他演述《金刚经》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言下大悟,当下诵出:【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这样实证如来藏,然后如实道出亲自体验如来藏体性的真实语,对于那些二乘无学的阿罗汉而言,根本是不可能的。重要的是,这样的体验却是在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存在的当下,就同时能体验到的。六祖惠能大师也是在证悟如来藏当下,对照自身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是染污不净,都是生灭的,都不具有能自我存在的体性,都是动摇变异不定的;反之自心如来藏却是清净无染,不生也永远不灭,具足自在的体性,是永不变异,而且能出生万法的真实常住心,众生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一切法,正是由于自己的如来藏所直接、间接出生或显现的。

  大乘别教菩萨既然在证得如来藏而明心当下,就已现观自身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是与自心如来藏同时同处,而如来藏又是能出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不生灭法、常住法。那当然就同时明白灭尽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后的无余涅槃,其实就是如来藏独自存在的境界——正是佛菩提四种涅槃中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这个结论其实就是说:众生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存在的当下,同时就有不生不灭的涅槃境界真实存在;不是灭尽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离开了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生死才是涅槃。

  大乘别教菩萨在实证如来藏,通过这样的体验而信受不退,就有了无生忍,一定会发起大乘人无我智;正如 平实导师开示:

  菩萨从转依如来藏的立场来看:如来藏本来不生不灭、离生离死,既然从来离生死,那又何妨有世世的五蕴在这个如来藏表面生起落谢?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就让世世的五蕴生生灭灭,而我转依不生灭的如来藏安住;如来藏既然本来就不生不死,我转依如来藏也就是在生死当中保持不生不死啊!何妨如来藏的表面有五蕴生死轮回不断,我的实际还是不生不死啊!菩萨是转依如来藏而这样看待生死的。所以菩萨就不看重五蕴生灭现象的灭除:上辈子五蕴灭了,没有关系,我再去入胎,从头继续再修学佛菩提,就这样世世增上进修,最后就可以成就佛菩提果。如来藏本来没有生灭,何妨有五蕴生灭呢?所以菩萨就不害怕世世的五蕴生死苦,所以对于五蕴的生灭就没有毕竟的执着。(《起信论讲记》第4辑,正智出版社,页254。)

  从菩萨这样现量观察所得的真实智慧,来看待二乘圣人的对于五蕴生灭无常产生了终究而坚固不移的执着,因而恐惧生死、畏惧生死,一心想着舍报后不再出生五蕴,要入无余涅槃来出离生死,当然就觉得根本是没有必要的!因此,马鸣菩萨才会说这些二乘圣者是“妄取涅槃”。

  而 马鸣菩萨以“妄取涅槃”评断一心想着舍弃五蕴,要入无余涅槃的二乘圣者,并不是没有经教依据的,像《思益梵天所问经》卷1中圣教说:

  世尊!若有决定见涅槃者,是人不度生死。所以者何?涅槃名为除灭诸相,远离一切动念戏论。世尊!是诸比丘于佛正法出家,而今随于外道邪见,见涅槃决定相。

  经中的意思是说:如果有一个人,他坚固决定地执持有一个法是涅槃,那这个人就不能度脱生死,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涅槃实际的意义就是除灭了一切法的法相,远离了意识觉知心中动转的一切想念和觉观分别的虚妄戏论。像这样的比丘,虽然在 佛陀的正法中出家修行,然而如今却跟随着外道的邪见一样,坚定执着有一个涅槃法相可得的见解。这也就是说,像这样“决定见涅槃”者,这样“见涅槃决定相”者,都已经落入外道一样的邪见中了;外道的邪见是什么?无非就是四倒:无常常倒、常无常倒,非乐乐倒、乐非乐倒,无我我倒、我无我倒,非净净倒、净非净倒。

  首先来说,众生如果没有如来藏,那么灭尽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离开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生死后的涅槃,就成为空无的断灭境界;空无断灭就是无法,无法能说有什么相?断灭无法又怎能是 释迦牟尼佛在《阿含经》中开示“寂灭、清凉、清净、真实”的涅槃?然而,也不是像某位生前被称为台湾佛教界导师的人,在他书中这样说:

  灭与无,是缘起幻相的一姿态,非是都无断灭。灭与无,都不是没有,如说:现在没有抗日战争,这确是什么也没有了。如说:抗日战争已过去,没有了,但历史曾有此抗日战争,此项战争的影响仍在。所以即生而即灭,有而还无,与都无断灭不同。虽念念生灭,刹那不住如石火电光,过去行业已灭而能不失,予未来以作用。月称论师说:灭非无法,故业虽灭而仍感生死,不须阿赖耶持种(是否有赖耶,更当别论),即是此义。(《中观今论》第4辑,正闻出版社,页139。)

  他说灭与无,都不是没有,不是断灭,也不是什么都无,意思是说:诸法灭尽后的灭相或空无之相,实际上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

  然而,灭与无之后,究竟还有什么呢?他说:“过去行业已灭而能不失,予未来以作用。”说:过去造作的业行结束后,还是有能量存在不灭失,会继续产生作用去影响未来。也就是以能量这个心外的物质之法作为众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灭去后剩下的存有,作为连结三世的不生灭法、常住法,那就成为地道的能量外道。那就是无常常倒,因为物质之法必定是有形有相、有增减、有生灭;有不少人认为能量是无形无相,其实是不对的,因为能量可以被测量它的强度,可以被导引,也会被比它更精细、坚硬的物质给阻隔,这就表示它是物质之法,那这也是无乐乐倒。物质不能生心,而非心的物质之法,何乐可言呢?它又是无我我倒,既然是生灭变异的物质,而不是能识别的心识,当然不能说是我。

  最后来说,它也是非净净倒,因为佛法中讲染、讲净,是从会不会与贪瞋痴等烦恼相应来说;能量既然是物质之法,本质上就不存在会不会与贪瞋痴等烦恼相应的问题,却以佛法中的净或非净来评价它,其实都与佛法无涉,那当然就是非净净倒。因此,当这位已故的佛教界导师以“能量”作为众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灭去后仍然存在的常住法时,就不能再说这是佛法了。

  而他引用月称论师“灭非无法,故业虽灭而仍感生死,不须阿赖耶持种”的邪教导,来佐助他的外道见,甚且以加上脚注“是否有赖耶,更当别论”的间接手法,来遮掩他否定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的颠倒见,却更让他想以抗日战争的例子,来说明“灭相不灭”的妄想戏论无法成立。因为依他的逻辑,中国人八年对日抗战虽然结束了,但是日本人侵略中国的业行过去之后,并不是断灭的空无,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还有“能量”不灭,未来就会产生酬偿因果的作用,并不需要阿赖耶识来执持业种。然而,没有阿赖耶识执持业种,造作恶业留下来的“能量”也就没有个人专属的收藏处,那这些“能量”留在哪里?总不能说它遍满虚空,否则要如何历历不爽地准确报偿在每一个造业者未来世的身心上,成就世间人所说的“个人造业,个人担”的因果极则?更别说成就以因果法则为核心的佛法了。

  难怪《思益梵天所问经》卷1后面接着的经文中,圣教要开示:【世尊!若人于诸法灭相中求涅槃者,我说是辈皆为增上慢人。】说像这样主张在诸法灭尽后的灭相中可以求得,也就是说可以证得不生不灭、无生无死之涅槃实相的这些人,其实就是还没有得到真实的法,而自称已经得到了;还没有证得的证量,自称已经证得的增上慢人。因为就像这位台湾佛教界的导师,以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灭尽后的灭相中有能量,是不生不灭的涅槃本际的主张,显然是意识觉知的虚幻妄想,是想象而不是实证所得的真实智慧,正是未证谓证、未得言得的增上慢人。

  其次要说,真实在三乘菩提中见道的贤圣,不论解脱道中的初果以上声闻圣者或缘觉辟支佛,乃至佛菩提道中明心不退的七住以上菩萨,进一步如理思惟,都会知道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灭尽后的涅槃中的本际,涅槃的实际就是众生第八识如来藏独住的境界,祂是真实存有而不生不灭常住的心体之法,既不是生灭变异的物质,更不是意识思惟想象的虚构之法。

  然而,三乘菩提中见道的贤圣,虽然确信有本识如来藏常恒不灭,甚至于亲自验证祂的真如性,也还是不应该坚执而落入涅槃见中,否则还是如《思益梵天所问经》中所说,是“不度生死”之人,也还是 马鸣菩萨所诃责的“妄取涅槃”之人。这从证得大乘人无我的七住明心菩萨的如理现观来看,就更为清楚;因为依二乘解脱道修学的阿罗汉或辟支佛入涅槃,其实就是把自己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灭尽而不再受生,只留下第八识如来藏独存;而当他把自己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灭尽,不再受生时,他阿罗汉身心都不存在了,又怎么“见涅槃”呢?反之,如果“有决定见涅槃者”,必定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尚未灭尽,当然就还在三界之中而不度生死了。

  至于大乘别教亲证如来藏的菩萨也是一样,转依所证如来藏真实而如如心体时,现观涅槃本际如来藏不于六尘万法起觉想分别,更不反观自己所住的涅槃境界,又怎么会“决定见涅槃”,作涅槃想而妄取涅槃呢?

  这样说明,大家应该就清楚了。时间的关系,这一集就说明到此。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23集 五蕴本不生灭,本来涅槃
  陈正源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这一集我们要来说明“五蕴本不生灭,本来涅槃”。前面两集节目中,我们依 平实导师《起信论讲记》第四辑第252页演述 马鸣菩萨《大乘起信论》的论文:【法我见者,以二乘钝根,世尊但为说人无我。彼人便于五蕴生灭毕竟执着,怖畏生死,妄取涅槃。】说明了三乘法“法无我”的差别和二乘无学妄取涅槃。这一集,我们要接着从后半段的论文:【为除此执,明五蕴法本性不生;不生故亦无有灭,不灭故本来涅槃。若究竟离分别执着,则知一切染法净法皆相待立。】(《大乘起信论》卷2)从这里来加以说明。

  前面我们已经说明了二乘圣者观行、思惟的对象,都不出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而观行、思惟的结论,就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是无常、苦、空、无我,都是缘生缘灭。也就是说,从二乘菩提来看,蕴处界一切法都是亦生亦灭,都是生住异灭的,没有一法不是生灭无常的;而无常故空、空故无我,因此二乘圣人会有怖畏生死,妄取涅槃的情形。这里 马鸣菩萨说:为了除去二乘人这种五蕴生灭的坚固执着,就要让二乘人明白五蕴诸法性质上,本来就是不生不灭的涅槃性。

  这从 释迦世尊宣演法教的次第过程来说,就是从初转法轮宣说的阿含解脱道,进入二转法轮宣说般若诸经。世尊在阿含解脱道中说一切法都是有生有灭,到了宣讲大乘经时,却说一切法本来不生,不生也就不灭。为什么一切法本来不生?因为一切法都是由如来藏所生所显,只是附属于如来藏的表面在运作,不曾离开过如来藏;把如来藏所生显的一切法摄归如来藏时,一切法就是如来藏,而如来藏本来无生,一切法当然也就本来无生。

  平实导师就解释说:“依如来藏常住,依五蕴附属于如来藏、摄归如来藏,而说五蕴法本性不生;因为它永远都会存在的,五蕴是依附于如来藏而时时刻刻有出现、有消失的;往世是这样,未来际的无量劫也是一样。所以,既然说它不生,那就没有灭嘛!既然不灭,不生不灭就是本来涅槃,因为五蕴就是如来藏的无量功能性之一嘛!所以依如来藏而说如来藏所出生的五蕴法无生无灭。”(《起信论讲记》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260。)在书里面 导师接着引用《楞严经》中 世尊能见之性、能闻之性乃至能觉之性,都是本如来藏妙真如性的圣教,进一步解释:“《楞严经》是依如来藏来说的,所以说能见等性都是依众缘而有,都是可还的;只有依如来藏识才是不可还的,所以说过能见等性虚妄以后,说都是‘本如来藏妙真如性’,不是依你这个能见之性、能闻之性本身来说的,所以说能见之性是如来藏所出生的许多体性之一。乃至说能觉、能知之性是如来藏出生的许多体性之一,都不是单由因缘就能出生,不是由自然性出生的,显示眼识能见之性……身识能觉之性、意识能知之性,本来都是如来藏所含藏的妙真如性,都是从如来藏心体中出生的。所以是依如来藏常住之心体,将六识之体性摄归如来藏心体,而说六识的见性、闻性……觉性、了知性都是如来藏的妙真如性,所以不是从因缘所生,不是自然而出生,都是如来藏所出生的。”(《起信论讲记》第四辑,正智出版社,页261。)

  这意思是说,众生之所以有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一切法,一生又一生不停地生住异灭,其实都是由于自心如来藏的无量功德,也就是由于如来藏有无量的功能德用的运作,众生才会有这森罗万象的无数变化;其中六识觉知心的见闻知觉性,都是如来藏的妙真如性,就是如来藏所出生的众多体性之一。

  我们不妨以众生能见之性来说:众生能见种种色尘,其实就是因为如来藏的妙真如性和大种性自性;众生的如来藏自心恒时有妙真如性在运作不断,而如来藏心体也含藏着大种性自性,这都是如来藏本身的功德性。依于如来藏所含藏众生的业种与无明种,如来藏就会借由祂的大种性自性,摄取地水火风四大来出生长养众生的色身,而有了眼的扶尘根和胜义根;然后利用扶尘根摄受外面的外相分色尘境,在胜义根变现如同外色尘的内相分色尘。这时胜义根与内相分色尘接触,意根作意要进一步了别色尘,就令如来藏流注眼识的种子,眼根、色尘和眼识就在胜义根处三和合触,同时由如来藏流注出眼识的五遍行、五别境心所法种子,于是眼识便在如来藏妙真如性中,生起对色尘的明了性,就有了能见之性,成就了别形形色色的眼识功德。其他能闻之性、能觉之性、能嗅之性、能尝之性乃至能知之性,生起和运作的过程也莫不如是。而这整个过程,却不曾稍离众生的自心如来藏。

  首先必须如来藏流注相应的种子,也就是要有相应的种种不同功能现起运作,才会有众生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生住异灭;并且这一切法的生住异灭,都不出众生的自心如来藏,也就是都是在众生如来藏表面不断显现种种生灭变异。但是这一切看似不曾停歇的生灭变化,从如来藏本身来看,却无所谓生灭,因为都是如来藏诸多自性功德,像大种性自性、妙真如性等的运行作用。而如来藏妙真如性和大种性自性等诸多如来藏的自性功德,本来就与如来藏不可分割,本来就跟如来藏一样不是世间有形有量的物质之法,自然也就没有世间物质生灭坏失的现象。并且只要如来藏不坏灭,这些自性功德也不会失坏;诚如《金刚经》之喻为金刚,众生的真如心如来藏的体性犹如金刚,没有一法可以坏灭祂,那么妙真如性、大种性自性等如来藏的自性功德,必定也就永远不会失灭、不会坏失啊!

  那么从二乘解脱道来看众生身心十八界,把它区分为能观的六识见闻觉知心,和所观的六尘诸法,认为能观与所观全都是有生有灭而虚妄的生灭法。然而,从大乘菩萨所证常住不坏的如来藏心,来看待十八界中的能观与所观时,现象界中有生有灭的能观与所观等十八界法,却是如来藏大种性自性、妙真如性等诸多自性功德的一小部分。像能观的六识觉知心能见乃至能知之性,本来就是如来藏妙真如性中的一小部分,本来就属于不生不灭的如来藏心中局部法性;如同手属于身体的一部分,而不再看作是外于身体的单独的手。而如来藏妙真如性既然永不生灭,这时就不能再说有生灭性的能观之心是生灭虚妄的了,因为这时附属于如来藏妙真如性的识阴六识觉知性,必然是和如来藏及祂的妙真如性一样,是不生不灭的了。

  为了要帮助电视机前面的诸位菩萨了解以上的说明,让大家契入《大乘起信论》中“五蕴本不生灭,本来涅槃”的真实义,我们再举一些世间容易接触的事物作譬喻来说明。首先以明镜显现影像为例:镜子本来就具有能不断显现影像的功能,所谓“汉来汉现,胡来胡现”,这些影像在镜子表面不断起起落落,并且不停变化,看似有生有灭;但是影像的生灭变异,其实都是镜子本有的功能运作的结果,而镜子显现影像的这种功能,并不会因为镜子是否显现影像而有所消长;也就是说显现影像的功能是跟着镜子而存在的,只要镜子存在,这种功能就会一直存在着。因此,镜子不坏灭的前提下,就不能够说镜子显现影像的功能是何时生?也不能说何时灭?也就是说,对于镜子而言,这种显现影像的功能是无有生,也永远不灭的;而且所显现的影像,又从来不曾离开过镜子。这样来看,影像在镜子上面不断地生灭变异,既然都是镜子本身功能的运作,可以说就是镜子功能的一部分;而镜子显现影像的功能实际上没有生灭,这时就不能够说影像有生灭了。

  如果电视机前面的菩萨还是有所疑惑,仍然不能理解,那我们可以再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就是许多人小时候,曾经把玩过的万花筒:万花筒是一种圆筒形的光学玩具,只要由圆筒一端用玻璃密封的眼孔往筒里一看,就会看到里面出现一朵美丽的花样,将它稍微转动一下,又会出现另一种花的图案;不断地转动,图案也在不断变化,所以叫万花筒。把玩的人看待万花筒,可说蕴含着无限变化的可能,每转动一次,筒内的图案随之改变;见到的图案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把刹那美丽缤纷的图案烙印在把玩者心中,以现代人的用语,就说有疗愈的效果。

  然而,单单看万花筒里面呈现的图案,虽然觉得它不断在生灭变异,但是如果从整个万花筒来看,其实就无所谓生灭变异。为什么说呢?首先,从结构功能上来说,万花筒的结构是在圆筒内放置三个玻璃镜子组成一组三棱镜,两端以玻璃密封,再把有鲜艳颜色的实物,像彩色玻璃碎片之类的东西,放到圆筒一端的三棱镜之间,另一端则开一个眼孔,然后观赏的人从眼孔看进去时,就可以看到三棱镜之间的彩色碎片,借由三面玻璃镜子把光反射的作用,就呈现出对称的美丽图案,看上去时,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朵一样。

  可是这许许多多美丽图案的不断生灭变异,它本身就是万花筒功能运行的显现,不出于万花筒之外,可以说生灭变异就是万花筒本身功能的一部分;而这种功能从万花筒存在就已存在,只要万花筒永不坏灭,它的功能也就永不灭失。我们以万花筒来譬喻如来藏,万花筒如来藏是不生灭的,那万花筒不断变化呈现种种美丽图案的功能也跟着就不生亦不灭;这时将生灭变异的图案,摄归万花筒本身功能的一部分,或者更直接地说就是摄归万花筒本身的一部分,也同样就不生不灭了。

  这样说明后,大家明白众生不断生住异灭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其实都是自心如来藏众多功德的一部分,简单地说就是如来藏的一部分。而我们在上集节目中,已经说明如来藏是涅槃的本际、涅槃的实际,说不生不灭的涅槃,其实就是指如来藏自身境界;既然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就是如来藏的一部分,那么五蕴诸法就一定是“本不生灭,本来涅槃”。

  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您如果跟着我们的说明,随闻入观,观察思惟到此,就不难明白:明镜上显现的影像,不论美丑、染净,何曾真实存在?真正存在的,其实就只是明镜本身而已啊!众生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也是一样,不曾真实存在过,都只是在如来藏表面幻起幻灭而已,真实存在的就只是众生的如来藏。而众生之所以会不断有染净分别,就是因为都落在犹如明镜所现影像一般虚幻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中,误以为这种种生灭变异的影像都是真实,因而分别执着不肯弃舍;唯有亲证影像背后的明镜,也就是五蕴诸法背后的如来藏,体验祂真实如如的自在体性,才能舍离对五蕴诸法的分别执着,然后就能去除依分别执着而相对建立的染垢清净等种种虚妄想。

  清楚了众生色与心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不是真实存在的,那么能分别染净等诸法差别的智与识,又何尝不是如此,真正存在的就只是众生的自心如来藏而已。因此,马鸣菩萨才会说:【是故当知:一切诸法从本以来非色、非心、非智、非识、非无、非有,毕竟皆是不可说相。】因为实证如来藏的菩萨,现见一切法从自心如来藏中生,且始终不离自心如来藏;这时了知一切诸法统统摄归如来藏,如来藏外别无一法,那么还有一个色相、心相、智相吗?正是契入 文殊师利菩萨的圣教:【无有,无不有。何以故?有及不有一相——无相,无一无二故。】(《文殊师利所说般若波罗蜜经》)而 维摩诘菩萨也开示:【知一切法不取不舍,入一相门起于慧业。】(《维摩诘所说经》卷1)但是也不能够说那就是一切皆无的空无之相。平实导师就解释说:“一切法既然都不取不舍,那是什么境界呢?那是入一相门的境界。哪一相呢?实相。实相是无相,无相是如来藏相。实相无相才能无不相,所有相都是从这个无相的如来藏而来。”(《维摩诘经讲经》第三辑,正智出版社,页184。)

  时间的关系,今天就为大家解说到此。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24集 一切如来得道正因
  陈正源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正觉教团《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电视弘法节目,上一集已经讲完了 马鸣菩萨《大乘起信论》所开示三种解释分第二种“对治邪执”的离人我见及法我见的义理,接下来要说明的是第三种“分别修行正道相”。

  马鸣菩萨解释说:【分别修行正道相者,谓一切如来得道正因,一切菩萨发心修习令现前故。】(《大乘起信论》卷2)就是要详细解说修行成就佛菩提正道的相貌,而这个正道也就是一切如来得道的正因。如同有人想要吃米饭,就得拿米来炊煮,才会有米饭可吃,所以米是饭的正因;如果想吃米饭,却煮沙求饭,然而沙不是饭的根本,不是饭的正因,当然不论煮再久,也永远不可能煮成米饭来吃。那么佛菩提道也是一样,佛地的法、报、化三身,成所作智、妙观察智、平等性智、大圆镜智这四智,以及常寂光净土、实报庄严土、方便有余土、凡圣同居土四种净土的具足圆满成就,都要依正因而修方可获得。

  这个正因,固然有属于事修的部分,例如净土三经的《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中 释迦世尊就开示:三福净业“乃是过去、未来、现在三世诸佛净业正因”。因为三世诸佛之所以成佛,不能离开三福净业;往生极乐世界,要求品位高升,也不能离开三福净业。经中说这三福净业:

  一者,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二者,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三者,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佛说观无量寿佛经》)

  然而,从真实理上说,一切佛地果证,都始于求证第八识阿赖耶,从实证这个如来藏识,进修般若的别相智,再进修方广唯识的一切种智,方能成就佛地的三身四智与四种净土,因此第八识如来藏才是佛地功德的正因。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众生一切业种及无明随眠,全部都是由各人的自心如来藏阿赖耶识所执持。一个人如果清净了自心如来藏的业种和无明,他自然就能证解脱,跟其他人如来藏中的业种与无明无关;反之,另外一个人造作种种恶业,熏习种种邪见,染污他自心如来藏阿赖耶识中的种子,他就得自己去承受恶业的果报,也还是不会障碍清净修行的人得解脱。从这个法界真实相来说,不论有情所造作的清净业或染污业,都是由各人的自心如来藏所执持,而去到后世各各受报,是绝对不会互相混淆,也绝对不能相互替代,可以说是泾渭分明,绝不混滥;必须这样,因果的正理才能成立。如果没有相续连贯三世的如来藏阿赖耶识执持各人业种,而是每一个人造作善恶业的业种,都散处于虚空之中自行存在,那么因缘果报就会完全错乱,今生修善行,来生不一定有善报,造恶也不必受恶报,完全是依运气好坏,而于虚空中得到他人往世的业种来现行受报;那么因果法则不存在,一切有情今世的果报皆无正因,学佛人一生努力清净修行,像净土行者精进修行三福净业的结果,都将唐捐其功,那就没有成佛的果报,更没有佛菩提的法道了。所以说,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才是诸佛功德的正因,才是一切如来得道的正因。

  有正因,相对地就有助因,乃至邪因。助因又称为缘因,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中说:

  因缘法中的缘因,是将前一法作为后一法出生的助因;缘于前一法才会有后一法的出生,所以后法缘于前法而生起,前法是后法所缘的因,简称为缘因,其实仍属于缘法;但因为是后法出生的缘,所以前法成为后法的所缘因。(《阿含正义》第2辑,正智出版社,页376-377。)

  也就是说,缘因就是助因,而不是出生后法的正因,只是助缘而已,仍然属于缘的法。平实导师就举例说:

  因无明而有身口意行,前世若无无明,……则不会有此世的身口意行;由是故说无明为行的缘因,但无明只是三行的缘,以无明为缘因而有此世的三行;但身口意三行其实仍以能出生身口意的入胎识为根本因、第一因,无明只是三行从入胎识出生的藉缘。然而若无无明,就不会有三行的出生,三行的出生仍以无明为缘因;虽为缘因,但仍只是前后相因的助缘而已,并非真正的因。(《阿含正义》第2辑,正智出版社,页377。)

  意思是说:无明是众生不断一世一世造作身口意行的助因,而入胎识如来藏才是出生身口意行的正因。这就表示一切法生起,都必须有因、有缘,独因而无缘,或者独缘而无因,都不能生起任何一法。

  佛道的修证,尤其是诸佛如来得道及成就胜妙果德,当然也有正因与助因。像《大般涅槃经》中 释迦世尊开示:

  善男子!众生佛性亦二种因:一者正因,二者缘因。正因者谓诸众生,缘因者谓六波罗蜜。

  世尊解释说:

  众生佛性不名为佛,以诸功德因缘和合,得见佛性,然后得佛。汝言:“众生悉有佛性,何故不见?”者,是义不然。何以故?以诸因缘未和合故。善男子!以是义故,我说二因,正因、缘因。正因者名为佛性,缘因者发菩提心。以二因缘,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石出金。(《大般涅槃经》卷28)

  这经中 世尊所说缘因就是助因。世尊的意思是说:要眼见佛性,或者更广义来说,要明心触证如来藏这个众生成佛之性,得要有正因及缘因这二种因。

  正因是说:必须是有情众生,才有如来藏成佛之性,也才有佛性可以眼见;如果是无情生,则无如来藏也无佛性,所以无情生本身不能成佛,无情本身也无佛性可见。然而众生既然皆有佛性,为何不能眼见?或者说,众生皆有如来藏成佛之性,为何难以实证?世尊就解释说:其实不是佛性不能眼见,也不是如来藏不能实证,众生想要亲证如来藏,乃至想要眼见佛性,除了众生皆有如来藏,皆有佛性这个正因之外,还得具足缘因,也就是助因——那就是要发菩提心,要修习菩萨六度波罗蜜。正如平凡的石块,必须里头含有金性的正因,也有开采提炼的助因,才能从中淬炼出珍贵的黄金;学佛人也要有如来藏和佛性的正因,再加上发菩提心和广修六度万行的助因,正因与助因皆悉圆满具足,才能从一个凡夫修习成为实证无上正等正觉的贤圣。

  但助因永远只是助因,只是成就佛道的助缘,助因再怎么充分,也不会转变成正因。就如 平实导师在《起信论讲记》中开示:

  如果你想成佛,你就必须先知道成佛的正因;你才能够知道要怎么样去用功修行。不然的话,你的方向就会偏差了,就会专在助因上用功,错将助因当作正因,就无法成就得道成佛的正因;或者根本不是在助因上面用功,而是被误导以后,专在偏邪的外道法用功,那就是邪因。(《起信论讲记》第4辑,正智出版社,页272。)

  这也就是说,纵使不断在世间法当中努力布施、持戒,但是都只求人天的乐果,不去勤求见道证如来藏,那就无法进入内门中修习,永远只是佛菩提的门外汉,想要地地增上成就诸佛无上正等正觉,当然是遥遥无期。

  不只佛菩提道的修习,即使解脱道也是一样,因为阿罗汉果的修证,不论属于慧解脱或者是俱解脱,都是由于声闻一切智的十智或九智才能证得,而非由于静坐一念不生所能得。俱解脱大阿罗汉的无生智,能获致证得灭尽定的结果,却也是因为断我见的解脱智慧才能证,不是因为禅定而证。其实四禅八定的定境,只是声闻人修行成为俱解脱阿罗汉的助因,正因仍是解脱道中尽智与无生智的解脱智慧。这也正是 释迦世尊在《长阿含经》中,一再重复的宣示“智慧转法轮”的用意所在。

  那如果像古今坦特罗佛教应成派中观师,以明点、中脉气功的修练,乃至男女双修的邪法,想要成就佛地功德,当然正是煮沙求饭之徒;所修的这些法,都不是成就佛道的正因,却是邪因。因为以这样的法门来求佛法,不免成为为了修学佛法而犯重戒,成就不可悔罪,将来三恶道的果报严峻,真心想要学佛法有所成的人不可不慎!也因此,马鸣菩萨要为学佛人说明“一切如来得道正因”,让一切菩萨发心修习,使得这个正因现前。平实导师就解释说:

  说明了如来得道的正因以后,一切的菩萨就可以从正知见中发起菩提心,依所发的菩提心来熏习修学,使得这个正因,能够成就究竟的真实果报。(《起信论讲记》第4辑,正智出版社,页273。)

  接着,马鸣菩萨就开示菩萨的三种发菩提心:“一、信成就发心,二、解行发心,三、证发心。”这三种发心其实都跟前面所说“一切如来得道正因”有关。我们以信成就发心来说,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中圣教说:

  云何为信?于实、德、能深忍乐欲,心净为性,对治不信,乐善为业。然信差别略有三种:一、信实有,谓于诸法实事理中深信忍故;二、信有德,谓于三宝真净德中深信乐故;三、信有能,谓于一切世出世善,深信有力能得能成,起希望故。(《成唯识论》卷6)

  是说信有三个依处,或者说信有三个层次,就是实、德、能。信实有是说:相信不论解脱道或者佛菩提道,都是依于真实存有的理体,不是依于断灭的虚空。以解脱道而言,就是众生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虽然生住异灭,没有真实的自体性,但是灭尽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之后,还有涅槃本际,涅槃实际常住。又以佛菩提道而言,这个涅槃实际就是众生各个本具,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第八识如来藏,是可亲证、可被重复检验的。由这样深信而接受一切法都依于一个真实存有的理体,就是信实有。

  再来说信有德:依于前面所说的信实有,因为有涅槃的本际常存不灭,声闻人就有无余涅槃可证;又由于有佛菩提菩萨道所依的菩萨藏——如来藏,可以执持一切善恶业种,并且让善恶业果报报偿不失,一切菩萨就可以历经三大阿僧只劫修菩萨行,累积福德智慧,不会唐捐其功,直到成佛。这样确认之后,就深信有佛果可成,有佛法可修,也有依着 佛陀正法如理修行地地增上的僧宝可以从之受学,就会对于佛法僧三宝的真实清净功德,生起了想要修证的爱乐。

  第三是信有能:既然确信一切众生皆有涅槃本际——如来藏阿赖耶识,也就是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当然也就确信自己以及一切众生,也都有能力于今时能得值遇一切世、出世间的善法,依之修行而于后时能成就一切世、出世间的善业。如是深信之后,就对于圆满究竟一切世、出世间善果,生起了希望和欲求。

  以上的说明可以知道:佛菩提道的究竟圆满,还是缘于最初的“信实有、信有德、信有能”这三个信的所依处,或者是三个层次的清净信具足;而这三个信,都是以信众生有第八识如来藏理体,这一个“一切如来得道正因”常恒不灭为根本。正如 马鸣菩萨开示:

  信成就发心者,依何位修何行、得信成就堪能发心?当知是人依不定聚,以法熏习善根力故深信业果,行十善道,厌生死苦,求无上觉;值遇诸佛及诸菩萨,承事供养修行诸行经十千劫,信乃成就。从是已后,或以诸佛菩萨教力,或以大悲,或因正法将欲坏灭以护法故而能发心;既发心已,入正定聚毕竟不退,住佛种性胜因相应。(《大乘起信论》卷2)

  众生如果不信如来藏真实有,不信各自的如来藏具有能成就自己造作善恶业果报的功德,怎么会深信业果,行十善业?也必须是深信世间有佛法僧三宝真实清净功德存在,否则怎么会相信有诸佛及诸菩萨可值遇,而愿意承事供养从之受学呢?然后,当然也一定是深信自他一切有情终究皆能成佛,否则怎么肯一万劫修行诸行,发心求无上觉?这样的深信之后,就有机会值遇善因缘,发了菩提心,满足信位,那就与佛种性的胜因——佛菩提菩萨道——相应,成为信不退的菩萨了。

  今天就说明到此。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