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25-28集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25-28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25集 马鸣菩萨《大乘起信论》的三种
  林正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探讨了 马鸣菩萨有关发了菩提心还会退转的事情;今天我们要接着继续来探讨“三种发心”。

  马鸣菩萨的论文中说:【复次,信成就发心,略说有三:一、发正直心,如理正念眞如法故。二、发深重心,乐集一切诸善行故。三、发大悲心,愿拔一切众生苦故。】(《大乘起信论》卷2)这个部分就是说佛弟子在信位中,所成就的发菩提心,把它归纳起来大略有三种:第一种、发正直心,发正直心就是修学禅宗的禅,想要证悟实相般若、想要明心,这叫作发正直心。马鸣菩萨会说这叫作发正直心是有用意的,为什么不说发上进心、发菩提心、发胜进心等等呢?而是说发正直心;因为学人所要证悟的这个真如心,祂是绝对正直的,如果你想要骗祂去作什么坏事,那是跟祂不相应的。假使跟祂说:“这个花盆很漂亮,你也来欣赏欣赏吧!”祂不会跟你一同欣赏的;你说:“这个音乐太妙了,所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你也来听听吧!”祂也不会跟你一起听的;你要祂来执著人间的法,祂绝不跟你一起执著的,更何况想要祂欺骗众生,欺骗上师等,祂绝对不会这样作。祂始终无贪无取、不偏不倚,祂自始至终都是这样的正直心。既然祂是这样的正直心,你想要证得这个正直心,那就得自己的心也是正直的。假使自己的心是歪曲的,就一定会以自己歪曲的心性来寻觅真如心,也会误以为真如心和自己一样的会想东想西,会有贪厌等心性,那又如何能跟祂相应呢?纵使有一天真的证得真如心以后,你绝对没办法承担,说祂就是真如心;你心中想的真如心,和离念灵知心一样会觉知六尘,会有和离念灵知心一样的离语言文字的贪厌心性。所以纵使听到真如心的密意,纵使证得祂以后,你一定会说:“这个善知识教我亲证的这个心竟然就是真如心,真是笑死人了!祂又不知六尘、不领受六尘,像个痴呆的白痴一样,说这个叫作真心啊!我才不信呢!”正因为这个真如心跟你所想像的真如心截然不同,完全不一样,所以就不信受。众生所想像的心,是喜欢好看的、喜欢好听的、喜欢好吃的、喜欢穿起来是细软感觉的,都是喜欢人家说奉承的话,让自己听起来好舒爽;都是喜欢有觉有知、有喜怒哀乐的心。他们所想像的真如心都是类似凡夫的意识觉知心,都是有贪厌与取舍的心。这都与 佛所开示的完全不同;众生所认知的真心,总是有这样重大的误会,可是这种意识心的体性,都跟真心不相应,不弃舍这种错误的认知就很难证得真心。

  真心永远都是直心而行,从来不弯曲的,所以《小品般若经》里面,称真心为不念心,从来不忆念一切法;又称为非心心,说祂叫作不是心的心,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你如果想要证悟这个心,就得要发正直心,心得要正,不谄曲、不弯曲;发正直心的人才能够去证得祂,证得祂以后才不会退转。为什么 马鸣菩萨说,想要使信心成就的话,先得要发正直心,因为必须如理正念真如法故。有一天当你证得真如心的时候,其实是由于你发了正直心,不认为常常会扭曲、会乱想心思的觉知心自己是真心,所以你才可能跟祂真如心相应。现观真如心之后,你会这样说:“果然这才是我要证的真如心,这个真如心真的就是这样,清净正直。”这个时候,你就敢坚定地发起成佛之心了。你证得真如心了,你说:“佛也是证得这个真如,我也是证得这个真如,那我成佛是有希望的。”这个时候真的是信心百倍了,敢拍胸脯说:“我将来一定可以成佛,因为我已经证得真如心了,现在只剩下真如里面的种子,把它转一转、变一变,变到究竟清净时,这就成佛了。”终于找到了这个真心了。那什么样的人会发起这种正直心呢?就是禅宗里真正想要求证真如心的人,而不是专在表相上分别说,究竟是哪个道场比较大?是哪个法师居士的名气比较大?哪里的供养比较多?然后去找那些大名声的凡夫大法师求法。真正追求正法的人,他会先冷静地判断:谁所说的法才是真正的了义正法,谁的法是跟经典可以印证的。他会先用经典圣教去验证大师们,然后才会认定某某人所说的法义,是真正的了义正法才会决定跟他学,这样的人才叫作发正直心。

  第二个信成就的发心,是发深重心。深重心就是说:这个人乐于修集一切善行而不会退转。最现成的例子,在台湾就有了,慈济功德会的老会员中,至今还没有退离,修集一切善法的人们,就是这样的例子;而离开慈济,但继续在善法上用心,继续修集一切善法的人,都属于这种人。特别是慈济的委员们,他们一天到晚忙众生的事,忙得不亦乐乎,身体虽然很累了,但是心情很愉快,这就是乐集一切诸善行的佛弟子。经由这种乐集一切诸善行的过程,他们渐渐地累积了将来见道所应有的福德资粮;未来的某一天,因为他们这样努力修集福德,使得见道的福德资粮终于具足了,就一定会想起来:我那么辛苦的每天为众生奔忙,说这样就是学佛;可是我这样学佛的目的在哪里?我真的懂得般若了吗?我真的证到了解脱境界了吗?这样修行是不是可以成佛?像这样子努力地行善,岂不是和非佛门外教的行善一样,难道这样行善就是在学佛吗?当他的福德资粮还没具足时,他不会想起证道的事情。但是有一天,当他见道的福德资粮具足的时候,他就会开始探索,探索的结果,他一定会努力地蒐集善知识的著作,努力地到处去听闻佛法,看有什么道场可以帮助他见道;不只是在财施利益众生上面,也要在佛法的佛菩提道上面去求真修实证。当然一定会有一天,终于让他听到正理:“佛法就是修学解脱道。”又有一天,会听到第一义的了义正理:“佛法就是修学佛菩提道、成佛之道,就是修证第八识的一切种智。”这时他就会开始认真地熏习了义正法的妙理,也会开始整理探究,最后终于认清楚佛法的内涵,然后他就勇猛直前地,开始往这条路上前进,这就是发深重心。

  一个人肯在一、二十年中不断地利乐有情,不断地为众生的安乐而作事,没有抱怨过,没有退却过;有一天,发起探究佛法正理的时候,就是他发深重心的时候到了。我们这里就有几位这样的慈济委员,他们就是这样的情形,他们对于利乐众生的事情从来没有退却过;后来终于起心探讨佛法的内涵,找来找去,最后就走进正觉同修会这条路来,这就是以发深重心为缘,而发起佛菩提心,乐集一切诸善行故。

  第三、发大悲心,愿拔一切众生苦故。第三种发心就叫作发大悲心,那是因为他愿意拔除一切众生痛苦的缘故,因此而发菩提心。前些时候在网路论坛上面,有一个人是学五术的,五术在道家里面满重要的,就好像我们佛家讲五明,大约是相同的地位。这个人对西藏密宗的法义有较深入的了解,曾经说藏密是邪教,所以有人就请求他,请你出来破邪显正,救救众生,免得那么多人被西藏密宗所误导;他说:“我衡量自己的分量不够,西藏密宗是个大马蜂窝,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这个马蜂窝是不能乱捅的,所以就留到以后让有能力的人去作吧!”他虽然不敢捅这个马蜂窝,因为藏密确实是个超大的马蜂窝,但是他却敢在网路上说,以自己所知来救护某些人。这意思就是说,他是有那个悲心的,但是自觉没有那个能力,没有应付藏密喇嘛围剿的能力,所以只好说,留给有能力的人去作。密宗的大手印、大圆满,以及他们所谓的无上密的心中法,你如果没有完全了解他们所谓的无上密,光从表相上要去破它,那也真的是很困难;所以他很聪明地说:这个大马蜂窝留给有能力的人去捅,我暂时不与密宗正面冲突。这个意思是说,肯发大悲心的人其实是不少的,但问题是,有没有那个应付的能力,如果没有对付藏密庞大邪见团体围剿的能力,破邪显正的智慧不具足的时候,光靠勇气与悲心是不足以成事的;这时明哲保身,以求日后有能力对付藏密,这是正确的作法。你本身要有胜妙的智慧,有智有勇,才能成就那个事业。有勇无智,光靠谋略也没有用;有勇无谋,也还是没有用。

  在世间法上,如果有谋略就可以成功,但是在佛法上面,你必须要有真实的证量,才能够作这件事。所以说,发大悲心是有许多人能发起的,也是愿意去作的;但是有些人能力不够,就要靠我们来加以扶植,来帮他们建立正确的见地,助他们生起种智上的妙慧;然后他们才有把握,才有能力出来破斥邪见、救护众生。在我们同修会中,未来将渐渐地会有这种人出现,不会只是我们几位亲教师而已,还渐渐地会有许多这种人出现;请诸位把眼睛擦亮,拭目以待,将来会证明我说的话都是真实不虚的。以上所说,是得道正因里面,信成就发心,共有三大类。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说明到这里为止,非常谢谢大家的收看,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安泰,道业精进,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26集 马鸣菩萨造《大乘起信论》的原因(一)
  林正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探讨了 马鸣菩萨有关信成就的三种发心;今天接下来,马鸣菩萨从理上来作辨正,他以问答的方式说:

  问:一切众生一切诸法,皆同一法界,无有二相;据理但应正念真如,何假复修一切善行、救一切众生?(《大乘起信论》卷2)

  这个意思是说,现在有人提出问题了;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因为他听说过:一切众生辗转所生的一切诸法,都是同一个法界。同一个法界,当然指的就是这个真如法界,既然都是同一个法界,没有二相,你也是这个真如法界,我也是这个真如法界;同一个法界而没有二相的话,那么根据这个道理来说,我们只要正念真如就可以了,又何必再加修一切善行?又何必再发大悲心来救护一切众生呢?问者的意思是说:“我们都只要悟得真如心就可以了,何必再假借另外加修一切善行,才能成佛,又何必再藉无量的善行,来救一切众生以后,才可以成佛呢?没有必要啊!因为理上既然都是一样的真如心,既然找到真如心时,理论上就完全相同了,就可以成就佛道了,又何必悟后再修一切善行呢?”这个问题在印度古时候 马鸣菩萨就已经写出来了。由此可见,显然不是一悟就可以成为究竟佛的。可是《六祖坛经》里面却还宣示“一悟即至佛地”,假使说六祖是方便说,这是可以的;但问题是有很多人,根本都还没有真的证悟,就把六祖的方便说认作是究竟说了,就拿这个方便说来证明自己的邪见一定是正确的:你们看《坛经》不是讲一悟就是成佛了吗,为什么你们正觉同修会还要讲悟后起修呢?可见你们的“悟”都是错误的误,不是开悟的悟。初听起来好像说得很有道理,但却是没道理。因为六祖大师他是从 菩提达摩这样一代一代印证下来的,说的应该没有错;既然没有错,似乎开悟时,就应该是究竟成佛了,所以西藏密宗的喇嘛们都会说“证悟了就是成佛了”,所以创古仁波切在书中自称“全然开悟”,又叫作“圆满正觉”。密宗的书里面,他们常常这么写的,至于他们有没有悟,事实上是:都没悟。另外禅宗里面有好多祖师说《六祖坛经》讲:一悟即至佛地,所以悟了就是成佛,悟后就不必再修行了。就这么公开地说,然后就有许多人也跟著相信了这样错误的知见,就一直沿袭下来。所以惟觉法师说:悟后还要再修行;自在居士就在内部刊物的月刊里面,反对说:“惟觉法师讲这个法是不对的,悟了就是成佛,为什么还要修行?所以他的开悟一定不正确。”可是你看,在古时候的西天,老早就有人提出这个问题了,马鸣菩萨就已经把这个问题提出来讨论一番了;可见自在居士那些人,真的是经也不诵、论也不读,就将祖师的方便就当作究竟说。那么 马鸣菩萨对这个问题是怎么回答的呢?

  论文上说:

  答:不然!如摩尼宝本性明洁,在矿秽中,假使有人勤加忆念而不作方便、不施功力,欲求清净终不可得。真如之法亦复如是,体虽明洁具足功德,而被无边客尘所染,假使有人勤加忆念而不作方便、不修诸行,欲求清净终无得理;是故要当集一切善行、救一切众生;离彼无边客尘垢染,显现真法。(《大乘起信论》卷2)。

  这一段论文的意思是说,对已经明心的人来讲,是简单的事情啊,因为你所证验到的,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可是还没有找到真如心的人,就会觉得这段话是有毛病的,所以就有人落在意识心里面,然后就用意识心,来评论这个《起信论》说:“这部《起信论》的论文中,自己互相矛盾,竟然说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既是自性清净心,当然应该是无染污的;这部论显然是外道假借马鸣菩萨的名义写出来的邪见邪论。”可是实际上并不是这个样子的,这意思是说,就好像是摩尼宝珠,本身是光明的、清净的,但是因它还在矿中,还有种种污染,所以看不见它的清净性,所以凡人不晓得它里面的清净性。譬如一般人看见了石头,一定会嫌石头挡了他的路,可是有宝石智慧的人,看见了那石头,他却说:“这是一颗大宝石欸!”就珍重地收藏起来;不懂的人就厌恶那颗石头说:“这石头怎么在路上挡著路呢?”他认不得这是宝石,反而找来木棍,把它撬到山沟里面去了。假使是有智慧的人会跟他说:“你不要撬!不要撬!这是颗宝石,你不要嫌它重,把它扛回去吧!绝对划得来。”但是没有智慧的人偏就不信,那个人只好说:“你要是不信,我敲开来给你看。”他就另外搬了一颗大石头,把它一敲,碎成两半,哎呀!里面真的是宝石欸!这才相信了。同样的道理,没有悟的人不晓得真如心的本来清净性,就好像那个宝石外面有泥巴杂物显得很脏,但里面则是清净性的。没有悟的人,不晓得这个真如心的清净,因为还没有找到祂,无法现前观察而实证祂,等他们找到了就会发觉,原来祂的本性是清净的,祂一点染污都没有。但是这个没有染污的意思,是讲真如心自身的体性,祂这种清净的自体性伴随著有情众生,不断地在现行、在运作,可是有情众生,却从来不知道祂的存在,他们一向都把祂据为己有,每天用祂,却不知道祂的存在,所以禅宗祖师们才会叫祂作“日用而不知”(《佛果圜悟禅师碧岩录》卷9);你们还没有破参的人也一样,每天都在使用祂,但是却不知道祂在何处,因为你们都把祂据为己有,这个就是我,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把祂据为己有的。真正证悟的人,找到了这个真如心就会发觉说,原来我真的是从祂所生,祂出生了我以后,我是染污的、不断攀缘的,执著的、不清净的,但是祂生了我之后,祂跟我在一起运行却一直都是清净,祂也有祂自己所拥有的自性,并不是一个想象的东西,这就是初证悟的人所知道的。就好像那个愚人,不知道外表污垢的宝石,其实里面是清净的,同理,还没有证悟的人,也不知道真如心自体的清净性,等他有一天终于找到了,啊!祂真的是清净的,可是却含藏了染污的我,我所有的种子都在祂里面,所以祂里面就含藏了我这个不清净性;我是不清净的,而祂是清净的,清净的祂与不清净性的我和合并行运作,所以 佛才会说“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胜鬘狮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就是这个样子。清净与不清净是混在一起的,那要怎么去分出祂的清净性?要怎么去分出祂自己所拥有的自体性?就好像是一杯牛奶里面,你要有智慧把它分出来,哪些部分是牛奶成分?哪些部分是水成分?一杯牛奶里面一定是有水有奶,有智慧的人就能够分得清楚。当你找到真如心时,你有了这个智慧,而能够在水中把奶的成分分清楚,能在真妄和合当中把真心分析出来。禅宗祖师就说你是“鹅王择乳”,这是有一个传说,说:有一只鹅王,它在水里面可以喝到水中的牛乳,它吃的是最有营养的食物,但是一般鹅就只能喝水,它们在水里喝来喝去,永远都找不到乳,只有鹅王才能择乳而食,这叫作鹅王择乳。同样地,在真心与妄心和合运作当中,你怎样去把真心分离出来,明确指出自己真心所在,这就是证悟者破参所在;你能够在真心妄心和合一起运作当中,去找出真心而能依止祂,不退失、不否定祂,那你就是破参明心见道的人了。这几句话是禅三前,送给诸位的礼物,是给你们一个方向,那你们功夫作好了的人,今天就得要开始参究了,一直到了禅三道场还得继续参,一直到你们被印证为止。所以 马鸣菩萨说:假使有人对真如心勤加忆念,却不作种种证悟的方便,不施加功力,欲求清净终不可得。同样地,证悟的人也知道这个状况,好像摩尼宝珠的本性,是光明清净的,你把它找出来了,但是还得把它打磨亮了,才能够显示出它清净光辉的本性;可是当你刚找到它的时候,它是染污的,如果有人勤加忆念说,这颗石头里面就是摩尼宝,摩尼宝出生了,却不去作种种方便加行,不愿意加以切割打磨,不肯施加各种的功德力,就想要得到它的清净性、光明性,终不可得;它仍然会呈现一颗臭石头的外表,你光凭忆念就想要获得它的清净性是不可能的。真如之法也是这样子,虽明洁具足功德而被无边的客尘所染,假使有人勤加忆念,不作方便、不修诸行,欲求清净始终无理。真如心的法也同样是这个道理,真如心本体祂有祂的自体性,祂的自体性虽然一直都显示出光明清洁的体性,但是祂又具足种种无漏有为法上的功德,而祂的心体里面同时也含藏了七转识种种的遍计执性、贪染的污秽的种子,由于含藏种种七识心贪染种子的关系,所以祂被无边的客尘所污染。为何叫作客尘呢?

  客尘就是说:这类烦恼,是从身心外面攀缘进来的,它在我们心中也是来来去去不断地变换,不是常住心里面的,所以叫作客尘。《楞严经》说主人是什么呢?一般人都把七转识自己当作主人,不知道把真如心当作主人。可是七转识在真如法的表面上来来去去,客尘烦恼法也是一样,一直都是在觉知心中来来去去,而不曾有一个客尘所摄的烦恼是常住在觉知心中,都是在觉知心的层面上面,去了又来,来了又去,如同客人一样;而觉知心也是来来去去的,生了又灭,灭了又生,但是觉知心生灭来去,客尘烦恼不断来去的同时,却另外有一个常住的心,始终不来不去,而且没有客尘烦恼,那个心才可以叫作真正的主人,那个真心始终不来不去,所以祂才叫作常住,始终没有客尘烦恼在祂心中来来去去,所以是自性清净。我们常尊称僧宝为常住,是说,僧宝是寺院的常住者,然而什么才是法界中的常住呢?当然是真如心,真如心才是法界的常住者,祂才是正主。至于七转识所相应的烦恼,这些烦恼一直都是在觉知心上来来去去,当你修定修得好的时候,客尘上的烦恼暂时离开了,把客尘烦恼暂时伏住了,不是断除,可是我见还没有断除,因此当定力退失了,客尘烦恼就又回来了,这一刹那贪著这个法,下一刹那又贪著另一个法,这种我所的烦恼一直来来去去,变换而不能常住,所以叫作客尘;正因为它们不是常住,而唯一的烦恼,是攀缘外尘而有的,不断来来去去的,所以叫作客尘。客尘不同于我见、我执的常住在觉知心中,它们如同客人一般地来来去去,而这些客尘种子,为什么会进入到真如心里面去呢?这就是因为过去无量世以来,这个七转识一直在六尘万法中,不断地攀缘执取六尘,攀缘执取的结果就产生了这个习性,这种习性种子就落到第八识里面保存起来,所以第八识真如心保存了七识心相应的这些贪染的种子,可是祂自己在七转识现行贪染的状况里面,却是表现出不与七转识同流合污的清净性。在觉知心意识、作主的意根等妄心运作时,祂仍然有祂自己的心行现前运作,所以祂不是想象中的虚空——空无的缘起性空;绝对不像密宗黄教,古今祖师所讲的:“五蕴缘起性空、十二处缘起性空、十八界缘起性空,因为其性空无,所以是空性。”那是误会了佛法所讲的;空性也不是他们所说的:“缘起性空即是空性,在这空性当中就自然会有五阴、十二处、十八界出现,但这些都是缘起性空,般若就是讲这个道理,所以般若就是性空唯名之心。”以上这些其实都是错误的空性,真正的空性,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说明到这里为止,非常谢谢大家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安泰,道业精进,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27集 马鸣菩萨造《大乘起信论》的原因(二)
  林正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探讨了性空唯名的错误,今天我们要接著继续来探讨空性,也就是真如心的自性。眞如心是确实有祂自性在运作的,祂有许多的无漏有为法在运作,所以祂的自性是清净的;祂是离六尘见闻觉知的,祂是涅槃性的;祂不贪染一切法,但是祂除了不贪染之外,祂也不讨厌一切法,祂就是这种中道性。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在七转识产生贪染、遍计执的时候,这个如来藏、阿赖耶识、眞如心,祂自己现行运作的时候,却仍然是保持自己的清净性,但因为祂含藏了七识心的无边贪染种子,因此说祂被无边的客尘烦恼所污染。

  假使有人明心开悟了以后,找到眞如心,知道自己的眞如心体性了,可是悟了以后只是想著:“我找到眞如心了。”每天就欢喜地想著:“这就是我的眞如心,祂应该会自动帮我成佛,不必我来进修一切种智,修集福德、灭除烦恼。”他只是想著:“我所找到的眞如心,与佛找到的眞如心是一样的第八识心。”却不作种种方便而修行诸行,不愿施设各种的善巧方便去断烦恼,也不修各种心行去断烦恼,就想要眞如心所含藏的七识心染污种子自动变成清净。但是自始至终,都不可能有这种道理的,论中说:

  是故要当集一切善行、救一切众生;离彼无边客尘垢染,显现眞法。(《大乘起信论》卷2)

  这意思是说,由于这个缘故,所以用“要当”两个字,就是说“必须要”的意思,而且是在悟后的未来,应该要作的事。要怎么作呢?要在将来修集一切善行,也就是悟后要依四宏誓愿去确实执行,那就是法门无量誓愿学、众生无边誓愿度,还要救护一切众生,不让他们落入外道我见与断见中。换句话说,你如果还没有悟,不知道众生已经被误导了,那么救众生离开被大师们误导的我见,这件事情就与你无关,如果你知道某些大名声的法师居士在误导众生,正在共同把佛教引向外道的常见法上面,那么破邪显正的事情,可就跟你大大的有关了。

  平实导师以前刚悟了的时候,曾经有人告诉他,一些大法师正在误导众生,弘扬常见外道法的事情,但是他当时认为这件事情与他无关,因此并不想去破斥大法师、大居士们。但是几年以后就跟他有关了,因为他弘法时一直赞叹人家,结果人家说:“嘿!你赞叹我们,表示你承认我们的法正确。可是你所悟的心,却跟我们的离念灵知心不同,所以你当然是错了!”因此就不断否定我们弘传的 世尊正法。所以眞的没有办法和他们和平相处,由于一直被大力地否定,就不得不辨正法义,所以现在就变成跟我们有关了,因此 平实导师就不得不摧邪显正。这也是被逼上梁山的,一般而言,被逼上梁山的人,往往是他们自己有一些不太合乎规矩的事,所以被人藉机逼迫,你们如果读了《水浒传》就知道了。可是 平实导师出来弘法到今天,一点点不好的事情也没有,他既不收受金银珠宝、钱财的供养,也不接受顶礼,又不曾接受任何女行者的色身供养,也不管会里面的财务账目,也不经手护持款,从来不碰触会里面的财物;都是把任何一分一毫的钱财,全部用在弘扬正法上面,而且他还反过来和大家一样的,出钱出力护持,像这样清净的弘法,清净的利乐众生,也会被逼上破邪显正的梁山。从这里就知道,这里眞的是五浊恶世啊!如果那些大法师、大居士们都实事求是而不否定正法的话,就不会否定我们所弘扬的 世尊正法,我们就不会被逼上梁山而对他们破邪显正了。说老实话,他们会不断地诬蔑我们正法是邪法,说我们的正法是邪法,其实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的正法弘扬出去以后,使得众生知道他们所谓的开悟都是错误的开悟,都是落在意识心上,都是误导众生,都还没有断我见,连声闻初果的证量都没有,根本不是圣人。这样一来,就威胁到他们的名闻与利养,就使他们的法眷属对他们所谓的开悟证果起了怀疑,所以他们才会对我们所传的 世尊正法加以诬蔑,把正法谤成邪魔外道法。

  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却是众生的福气,因为他们否定正法的缘故,所以就会有一些法义辨正的书籍被 平实导师写了出来,大家就可以更深入地了知佛法的理路;因缘就是这样的发展。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那个破邪显正的意愿,却被逼得一步一步走上这条道路,这条路一走上来,可就是不归路,回不得头,没办法回来再当滥好人了。但是我们这种破邪显正的行为,其实就是 马鸣菩萨所讲的“集一切善行救一切众生”的正行,因为你已经知道众生被大师误导了,走错路了,跟著大师成就大妄语业了,假使只是路走错了倒也不打紧,偏偏整个堂而皇之地大拍胸脯说:“我是证悟的圣人,你们跟著我走就对了,不要读萧平实的书,他的书有毒,不要相信他。”这样子的讲法就是大妄语,也是误导众生,更是断人法身慧命,这些大法师或是大居士们,未来世的果报会非常的严重。有的大法师,就因为他们所谓“悟”的内容,与 平实导师书中写的不一样,因为他在书里写的法义,已经显示他们都还没有断我见,也还没有找到如来藏,还没有证悟,所以恼羞成怒,就把如来藏正法否定掉,就变成一阐提人,也就是谤菩萨藏,而成断善根的人。这种谤菩萨藏的罪,是比大妄语更重的大恶业,我们想要救他们,宁可在他们活著的时候,先得罪他们,得罪了他们以后,他们当然会很用心地去研读 平实导师的著作,寻找问题;然后他们随著年纪越来越大,终究有一天会想:“嗯,我现在承认悟错了,真的很没有面子,或许我可以在舍报的时候再承认,那也还来得及啊!”只要起了这么一个念头,我们也就算是救到他了,因为他舍报的时候会当众声明,比如说,也许写好一张纸,里面这样说:“我这个法是错误的,以后你们不要再学,不要再流通我的书了。”可是活著的时候,一定会觉得好没面子,等到死后再将忏悔的文章公开,这无妨也是一件忏悔的善事;这样也可以让一些迷信的众生跟著回转,所以这个就是救一切众生。破邪显正不是只有救那一些被误导的众生,也是救了那些被我们所摧破的假善知识,也救了他本人。这才叫作救一切众生,例如现代禅李元松老师,发起菩萨性,在舍报以前,短文广寄给台湾跟大陆的各大道场,公开忏悔误导众生的事,而不是以遗书的方式来忏悔,这样不顾面子而挽救被误导的众生,这实在令人极为敬佩,这样集一切善行,救一切众生,就可以使自己渐渐地离开了无量无边客尘上的染污和贪染。

  为什么叫作无边呢?因为每一个人从无量的过去世熏习累积下来的邪见烦恼,以及无量的烦恼习气种子非常多,这些垢染累积下来,都在第八识里面收藏著,所以叫作无边的客尘;无边的污垢,无边的贪染,这些垢染渐渐地消除以后,真如心的种种功德性,也就是诸地菩萨的增上慧学、增上心学、增上戒学等等,乃至佛地的一切种智,与无边的无漏有为法,就会一分一分地显现出来。由于你的真如心,含藏的种子清净之后,出生跟显现出来了,这就是 马鸣菩萨说的“显现真法”,就好像一颗宝石的原石,你要经过切割、打磨、抛光,然后它的清净性与灿烂夺目的功德,才能够显现出来。所以绝对不是方才所说的,证悟明心了就算是达到佛地了,所以不要把《坛经》里面,六祖所说的方便说,拿来当作究竟说。要不然就会被它所耽误了!

  论文中又说:彼方便行略有四种。

  前面那一段论文,是从理上来说的,接下来好长的这一大段,都是从事相上来说明。事相上说明的行方便有四种,这四种方便就是教导众生在信位中栽植将来得道的正因;我们这里讲的都是如来的得道正因,不是讲证得二乘菩提的解脱道正因。想在未来无量世以后成就佛道,就在今世或来世得到如来,佛菩萨道的证悟,所修的种种行,一定要是正因,偏因只是助缘。比如说布施财物帮助众生、修诸世间善法利乐有情等等,这些都是成就佛道的偏因和助因,因与佛法的亲证没有直接的关系,所以都不是正因。正因是在佛法上直接切入,才叫作正因;就是证得佛菩提道,必须要正因与助因都具足了才可能证道。得道的正因,始从信发心修行过程就已经开始,这个事相上得到的正因,就是熏习正见、修学正法作为将来证悟般若的前方便。如果修学的是常见、断见、双身法等外道见,就会越学越远离正法,当然不是证道的正因;至于在正法上面所熏习、所应实行的,就是 马鸣菩萨所讲正因的四种方便行:

  第一个是在修行上面,应该要行根本方便,也就是从根本上作种种方便来观行。因为还没有证得真如心,所以当然只是方便的观行,不可能是真实的观行;作方便观行的原因,就是因为还没有证得真如心,所以无法在真如心体,体性上面作如实的观行,这就是悟前所作的真如心的方便观行。

  在佛法根本上面方便观行,是说去观察一切法,它的本性是无生。还没有证得真如心时,要怎么观察一切法本性无生,这就是我们《真实如来藏》所讲的,藉著种种事相去观察我们的意识觉知心。祂是恒常不坏的吗?先有了第一个问号,然后再去确实的观察,发觉祂并不是恒常不坏的。最简单的观察,就是晚上眠熟无梦的时候就断掉了,显然祂不是恒常不断的,既然不是恒常不断,那睡著的时候就不存在,可是为什么第二天早上,祂又会再出现,是什么原因使祂能够再出现呢?没有智慧的人就说,祂晚上消失了,明天早上自然就重新再起来了。他们说自然,我们就说他是自然外道,这在《楞严经》里面,早就破斥了。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说明到这里,非常谢谢大家的收看。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安泰,道业精进,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28集 马鸣菩萨造《大乘起信论》的原因(三)
  林正仁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探讨了有关自然外道的问题,今天我们要接著继续来探讨“一切法生起的因缘”。

  有人说:“不!因为有意根,也有法尘为缘,所以明天早上这个意识就会又出现了,不需要如来藏。”那我们就说:“这个人叫作因缘观外道。”《楞严经》中也早就破斥过了!因为外道讲因缘观的时候也是这么讲的。可是 佛说的因缘观不同于外道所说的因缘观,佛说的因缘观是以第八识如来藏为因,然后藉意根、法尘相触为缘,所以才能出生了意识,所以第二天早上意识又会再度出现。你能够这样确实去观行,就是二乘菩提识蕴空的现观,这才是 佛所说的因缘观。

  今天这样讲过,你们就能够观行识蕴空,可是 平实导师写《真实如来藏》时,偏在理论上,没有把观行的方法写出来,有几个人真的能懂书中的道理?不懂!所以 平实导师先把理论写出来,让否定如来藏的人,不得不在心里面先承认:“你讲的如来藏实有的主张,这是正确的!”让他们心中不得不承认确实有如来藏,虽然他们口中仍然不服。他们既然承认你所讲的法是对的,那就不能够再来否定 世尊的如来藏妙义了。然后再告诉他们:“你要好好参禅,要去寻觅自己本有的如来藏。这样,你所弘扬的二乘菩提正法就可以屹立不摇,没有人能把你推翻,没有人能把你判定为断见外道法。”

  这就是说,第一个问号被你确实观行而确认意识虚妄以后,我见断了;接著生起第二个问号:意识心从哪里出生的?确实有第八识如来藏吗?起了第二个问号以后,就在一切法的本性无生上面去作观行——要观察出一切法都是从如来藏出生的,都是围绕著如来藏而运行的,本来都是属于如来藏的法性;所以一切法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生有灭,但其实都是依如来藏而现有生灭;既然一切生灭有为法都摄属从来不生不灭的如来藏所有的法性,以如来藏而观一切法时,就说一切法本来无生。

  但是这个观行也不容易现观的,得要有人教。没有人教的话,谁会观行呢?其实在四阿含诸经里面,已经处处隐覆密意而说到一切法都是从如来藏中出生的,只是大法师们读不懂,就大胆地否定法界根源的如来藏实相心;他们都没想到:“意识第二天再度现起,不单是要有意根与法尘相触为缘,还得要有如来藏作生起因呢!”他们都没想到,等到《真实如来藏》写出来了,经过一番求证而作观行,他们才肯私下秘密地想:“原来是这样子,还真的是非衪不行呢!”

  你如果能够这样观察:一切法都是从意根、法尘、意识的和合而辗转出生的。意根、法尘和意识又缘于如来藏而生,意根、法尘又无法执持任何的种子,无法执持意识心的种子,不可能出生意识觉知心,所以一定另外有一个心,是执持意识心种子的;这样看来,意根、意识、法尘的种子,当然都是意识、意根、法尘以外的另外一个心所执持的,那一定就是如来藏第八识心了。意根、法尘、意识及一切法都是有生之法,可是如来藏本来不生,所以一切法本性也是无生的。因此,一定是依如来藏心体而有这个现象:如来藏常住的缘故,所以任何一法都是今天灭了无妨明天再现起,今生断了无妨来生再现起,所以一切法尽管生生灭灭,可是它们的本性却是随著如来藏而本来无生;这样观行完了,就可以离开妄见。

  这里所说的妄见,主要在说二乘圣人对于涅槃空的贪著,而说他们对涅槃的不能如实了知,所以对涅槃起了妄见,所以说他们是妄取涅槃。实际上,断了我执以后,舍报时何必取涅槃呢?在生生灭灭的当下,真如心就已经是不生灭的,不需要阿罗汉去取涅槃,才叫不生灭涅槃;而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以后,也还是真如心单独存在的境界,也仍然不是见闻觉知心的阿罗汉住在无余涅槃中,所以根本就不需要阿罗汉去取证无余涅槃,所以二乘圣人入无余涅槃,真的是妄取涅槃。这样从真如心如来藏的自住境界而如实观行以后,你就离开了二乘圣人对涅槃的妄见;离开了涅槃的妄见,就可以不必像定性的二乘圣人一样永远住在无余涅槃里面,也可以不必像凡夫众生一样住在生死里面。

  二乘法中说阿罗汉离开了生死,但是从实际理地来讲,他们其实却又没有离开生死。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为生死是真实有、真实存在的。因为误认为生死是真实有,所以他们才要离开生死,要远离生死。菩萨则认为生死是幻有的,在现象界中不说生死不存在,但是在实际理地上来看,生死也都是幻有而不实在的。二乘圣人说三界生死是真实存在的,可是菩萨现观生死,只是如来藏心体上面幻起幻灭,五蕴的出生是依如来藏而幻起,五蕴的死灭是依如来藏而幻灭,所以转依如来藏的自住境界来看生死时,生是如来藏幻化的生,死也是如来藏幻化的死,都是幻化法,生死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二乘圣人不像菩萨以常住的如来藏为中心,来观行蕴处界及万法,他们不懂这个道理,他们是以蕴处界为中心来观行的,所以蕴处界的生死就变得很真实,所以他们认为确实有蕴处界的生死,想要离开蕴处界的生死现象。可是菩萨不但同样地观行蕴处界的生与死,同时又从蕴处界出生的根源——常住真如心——第八识如来藏来观察:现前观见蕴处界都是从如来藏中出生的,都是依附于如来藏而运行、而生死的,都附属于如来藏,都是如来藏无量自性中的局部而已;如来藏常存而现有世世蕴处界的生死,依常住的如来藏而观察祂所显出的生死现象,则生死都是虚幻的,都只是第八识真如心上面幻起幻灭的,所以本无生死可言。

  正因为在虚幻的蕴处界生死当中,如来藏常存而永远没有生死;既然如来藏才是我们蕴处界的本体,祂一直都没有生死,那又何妨有蕴处界的我世世生死,而祂从来没有生死;我何妨藉著祂没有生死,这样生生世世修行利他,一直到成就究竟佛道;那又何妨生死与不生不死本来就是不一不异,因此生为菩萨的我,就不需要离开三界的生死;当我不需要离开生死的时候,当我转依真如心无生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生死了。所以经中说:“生即不生,不生即生。”(《楞伽经宗通》卷7)这就是大乘的妙法。

  二乘圣人就不一样了,明明是有出生、有死灭的蕴处界法,为什么却说它们本来不生?为何明明是有生死的法,却说它无死?这不是很矛盾吗?可是对大乘菩萨则不然,证得如来藏的时候,现观如来藏从来无生,却又无妨有七转识的生灭,无妨有蕴处界的生生死死;然而所转依如来藏的真实我,却是永远不生死的。又再反过来现观:在真实我的如来藏不生不死当中,无妨又有七转识的生灭、生死不断。

  这样现观完毕,你就可以离开妄见,离开了断见、也离开了常见,离开了对无余涅槃的贪著。对无余涅槃的贪著,大乘法的一切种智上称它为“下乘涅槃贪”。从此以后就不住于涅槃,也不住于分段生死了;因为我的如来藏既没有生死,我又怎么会住于生死当中?所以我本来就没有生死,为什么还要去灭掉蕴处界取证无余涅槃呢?活著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生死,那就是涅槃了;而且二乘圣人进了无余涅槃的境界,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单独存在的境界,又何必一定要取证无余涅槃?菩萨有这样的实证与实见,所以说菩萨们“离于妄见,不住生死”。

  这一段论文中讲的涅槃是什么呢?都是本来自性涅槃,也就是未来成佛时所证的无住处涅槃。马鸣菩萨就是为大家说明这个真实义,想要让大家去作这个观行,作为将来佛地证得无住处涅槃来种下正因,所以他说的法义才是熏习无住处涅槃的得道正因。二乘圣人所现观的蕴处界缘起性空的观行,由此而证得涅槃,是依蕴处界的缘起性空作为观行的对象,不能依法界实相的如来藏心而作不生不灭的观行,所以将蕴处界的坏灭作为来世不再受生的修证,这就是禅宗六祖所讲的“将灭止生”,不是本来无生的大乘菩提修证,所以二乘圣人才会妄取涅槃。

  接著这一段内容:【又观一切法因缘和合、业果不失,起于大悲修诸善行,摄化众生不住涅槃,以真如离于生死涅槃相故。】(《大乘起信论》卷2)这个意思就说“又观”,也就是重新再去观察:一切法虽然是因缘所和合起来,但是它的业果都不会失去;不管是什么业,不管是什么样子的法:善法、净法、染污法、种种无记法以及一切的业种,这一切法种都是以如来藏为因,都是以意根、法尘为缘而生起意识,最后再由意识了知法尘为缘,才会有一切法的出生,所以一切法是因和缘所聚集而出生的。这一切法虽然是因缘假合的,可是在一切法中成就了身口意行时,就造就了十二缘起中的行支,因为意根与意识都不能收存种子,所以所造的业种一定会收存在第八识如来藏心体中,所以业果是一定不会失掉的。

  因此,菩萨世世修道的过程中,观行到这个道理时,就不敢去造作任何的恶因了,所以才说:“菩萨畏因,凡夫畏果。”原因就在这里。凡夫虽然害怕现前已经出现的恶劣果报,但是却不相信造了恶因一定会有将来的果报;菩萨则是确实了知:现在把恶事作了,妄语、两舌说了,业种就已经存在自心真如中了。既然有了业种存在,当然以后的果报,一定会等著自己来世缘熟了以后就一定会现前,只看因与缘有没有具足而已;一旦因缘和合,恶业果报就会现前,所以菩萨怕造因,因为他已经确实看见一切恶业在未来无量世中都有果报!所以我为什么从来不敢去批评所不知道的善知识?为什么不知道的法,我会说我不知道而不敢随意地解说或评论?就是这个道理。

  在1998年初,平实导师还没有深入西藏密宗的法义中去研究,还没有触发他往世对藏密所熏习的内容时,有位师兄曾经问他说:“你看密宗的迁识法到底对不对?”平实导师说:“迁识法我没有研究,不敢说它对或不对。”可是今天他就敢说对或不对了,因为已经知道它的内涵了,也已经用道种智来加以观察过了,所以就知道迁识法为什么不对。以前 平实导师还不了解内容时就不敢说。当没有把握千万不能乱讲,也许人家是对的;对的法,你把它诽谤了,就变成谤法。

  平实导师为什么要这么小心?因为当时他还没有读过、没有研究过,也还没有判别的智慧,往世他在藏密时熏习的种子也还没有现前,所以他就不敢去说它。因为他曾经在定中看见以前随意讲了一个善知识一句闲话,舍寿后就变成老鼠了!所以他很怕!如果再继续乱评论的话,自己的未来无量世不是又要下堕了吗?佛法的修证又要重新来了,佛说“三位、十地一切皆失”,就是这个道理。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说明到这里为止,非常谢谢大家的收看。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安泰,道业精进,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