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49-52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49集 福慧不偏修,道业进步快
  白正伟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我们要继续来说明《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大家在观看这个课程的同时,也可以去书局请阅由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起信论讲记》,共六辑,这是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

  我们先来看马鸣菩萨在《大乘起信论》的论文当中,是怎么样开示的,论文中说:

  又此菩萨福德智慧二种庄严悉圆满已,于色究竟得一切世间最尊胜身,以一念相应慧,顿拔无明根,具一切种智,任运而有不思议业,于十方无量世界普化众生。(《大乘起信论》卷2)

  好,这一段的开示是说:菩萨的究竟地,也就是十地满心的菩萨,在他即将要进入到等觉位的时候,也就是菩萨即将要成为等觉菩萨了,那为什么说这个阶段是菩萨的究竟地呢?因为这个究竟地的菩萨,他的两种庄严即将要圆满了,因此菩萨的究竟地,就是要具足福德以及智慧这两个庄严,这样才能够成就究竟佛。

  因为 佛陀的福德庄严以及智慧庄严都具足圆满了,所以 佛陀也叫作两足尊。然而两足尊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有的人说,就是能够用两只脚站立行走的有情当中,这个两只脚的一切有情当中,是最尊贵的。这样的解释,如果从广义来说,这也是可以说得通的,因为天以及人类都是两只脚的,从来没有天、人是四只脚的,然而天、人之中,最尊贵的就是 佛陀了,因此这样来解释两足尊,也是可以说得通的。不过这样的解释,其实是有一些失去了福德、智慧两足尊的本意了。其实对于福德的修集部分,这个是一切修学熏习大乘佛法者所不能忽略的重点,因为有些人是专门想修慧而不去修福的,而也有些人是专修福却不修慧的;若是专修慧而不修福德的话,那其实到了最后,他的慧学也是不容易成就的,就算他的慧学可以很勉强、很辛苦地成就了,但是到最后,他还是得要去补修那些该有的福德资粮,这样他才能够成为究竟佛。同样的道理,也是有一些人,他们是专修福而却不修慧的,这样的人,他们到了最后,还是得要有一段时间来专门修慧学的。总而言之,福德以及智慧这两个部分,其实函盖的层面是非常广泛的,也是很重要的,其实福德与智慧这两个部分,乃是缺一不可的,如果缺少任何一个部分,那就不能称为两足尊了,也不能成佛了。

  所以各位菩萨,如果有的人,他还没有在大乘佛法当中,去修集足够的福德的话,那这个人,当他来到弘扬了义正法的正觉同修会之中来学习的时候,他要来学佛的话,那他就必须要注意自己在修福上面努力,同时他也要在修慧这上面非常用心,也就是说修福德以及修智慧,这两个是同时并进而去努力的。如果这个人他现在都还在一般的慈善团体之中去修,或者在某些功德会中去当委员,或者当常务董事的这些人,这样的人,他们或许还要再修过一、二十年的世间福德以后,等他们因缘成熟的时候,他们也会转进,来修出世间以及世出世间的福德,他们也是要来修成佛该有的智慧。因为当他的世间福德渐渐够了,他会发现自己得要再修般若智慧,而不是只在人天善法上面用功,因为那样无法成就佛道。现在他们先把世间福德去修好,其实也是一个过程,我们绝对不反对,我们也是很赞叹修世间福德,这些功德会的会员们、委员们,但是他们所修的福德达到某一个程度以后,也得要走上实修解脱,以及实修般若慧学这一条路,因为他们如果不走这一条路的话,他们是永远都不能成佛的。

  当然他们也可能说,自己有在修慧,其实他们并没有修出世间慧以及世出世间慧的,这是他们应该要特别注意的一点。免得他如果纯修世间福德,那将来成了那头有很多世间福报而无智慧的大象了,就是古人所说的“修福不修慧,大象挂璎珞。”也有的人他在过去很多世以来,他是专门修声闻法的解脱慧,而他在这一世有缘能够遇到善知识,为他开示大乘佛法,因此他就回心来修学大乘的佛菩提道;因为他的解脱慧的慧根是很好的,他的性障的现行也大多断除了,所以他要修解脱道的法,是很快就有成就的。可是他如果想要证悟第八识如来藏心的话,那还是得要去补修大乘见道所需要的福德资粮;若是想要更进一步往成佛的方向迈进的话,那他还得要补修更大更大的福德,因为若不修集足够的福德,是不能够成就佛道的,若不修具足圆满的智慧,也是不能成佛的,所以福德与智慧这两个部分,是不能缺少任何一种,一定得要福慧并修的,而且还要具足修集圆满,这样才能够成佛。

  好,我们回来谈究竟地的菩萨。他是福德与智慧两种庄严都具足了,因此可以在色究竟天获得了一切世间最尊胜身,这里所说的色究竟,是在讲四禅天以上的五不还天,里面的第五天,也就是色界的第十八天,叫作色究竟天。色究竟天这个名称的由来,是因为那里是色界之顶,也是一切有色境界之顶,再过去就是无色界的境界了,所以称之为色究竟天,而这个究竟地的菩萨,于色究竟天是获得一切世间最尊贵、最殊胜的色身以后而成佛的,但是这个意思并不是说随著他就在色究竟天那边成佛,而是说他能够住在色究竟天的境界当中成佛。所以 佛陀在经典里面曾经提到人间有佛出世,天界不会有佛出世;又有的经典说,一切诸佛都在人间成佛的。可是诸佛在人间成佛的时候,却又说第四禅是诸佛的根本禅定,为什么会这样的开示呢?因为如果一个菩萨,他没有证得第四禅的境界,那就算他有了一切种智的智慧,他也是不能够进入色究竟天的境界中,因此他必须要有第四禅的根本禅定之功德,这样才能够具足色究竟天的。

  那有的人他会想:为什么马鸣菩萨在论文当中,不说是在无色界的四空定境界中成佛呢?这是因为四空定当中的了别慧,其实是很难现行运作的;那如果在四空定的境界当中,安住的这个人,他就无法一念相应而悟入佛地真如,若是无法悟入真如,那就无法成佛。同时在无色界当中,也无法眼见佛性,若是没有眼见佛性,就会导致他的成所作智是无法发起的,若是没有办法发起成所作智,那他当然就无法成佛了,因为光是四智心品的功德,他就不能圆满了。所以只有在四禅的境界当中,才是定慧均等的;所以在第四禅中是不偏空寂,同时也不会散乱,其实第四禅是定慧相等的,这样才容易发起佛地一切种智的证境智慧。所以诸佛如来都是以第四禅的等持位,来作为最后身菩萨成佛时的境界相。

  因此最后身菩萨他即将要圆满一切种智的时候,他当然会具足色究竟天境界的功德,那样他才能够获得一切世间最究竟、最尊胜的色身。这样他再来观察众生得度的因缘是否已成熟了,若众生得度的因缘是成熟的时候,那他就降神母胎而示现八相成道,这样来利乐有情。因此我们在读《起信论》的时候,千万不要误会马鸣菩萨的意思,以为马鸣菩萨是说得要在色究竟天那里成佛。所以诸佛一定是在人间,住入四禅的等持位中的色究竟天境界当中才能成佛;也就是说,必须要在人间具足色究竟天的功德,然后以人身在人间成佛,所以马鸣菩萨这里的开示,是有他的道理。

  例如,第一,当有情要成佛的时候,他就必须要具足色究竟天的功德,而这个色究竟天的功德,却不是二乘人所能够达到的,因为这个功德,必须要有第一义谛的智慧才能够达到;因此只有地上菩萨具有无生法忍的果德,在这个地上菩萨他舍报的时候,而发愿往生色究竟天,这样才能够往生去色究竟天。然而二乘圣人,以及大乘三贤位的菩萨们,却都只能生在五不还天的下四天之中,是不能到色究竟天的。第二个部分是说,若是菩萨在人间成佛以后,这个最后身菩萨的庄严报身,要示现在色究竟天当中,这样去接引天界的诸地菩萨,然而要有庄严报身示现在色究竟天中,当然得要有色究竟天的境界,不然他怎么能够示现在色究竟天之中呢?所以得要有这个功德,才能够作得到啊!

  那如果再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若是想要拥有这样的功德,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自己先要证得第四禅的证境,由于这个第四禅的实证,使得这个菩萨能够藉著最深妙的般若智慧的一切种智,而能够随意的去示现于色究竟天之中。这个并不是像那些还没有证得第四禅的初地菩萨、二地菩萨,或者像某些还没有证得第四禅,以及五神通境界的三地未满心菩萨那样,这些菩萨他们是没有能力“住、入”于色究竟天的境界当中,他们也没有能力随时去色究竟天当中来示现,他们必须要等待自己舍报以后,才能够往生去那里来作为他们的可爱异熟果。所以诸佛一定都是具足四禅八定的,但却是以第四禅作为根本禅定,因此而有庄严报身,可以随时示现在色究竟天之中,让天界的诸地菩萨可以觐见、可以请法。

  因此这里说,成佛一定是在色究竟天的境界中成佛,但是这里所讲的,乃是讲色究竟天的功德境界,而不是住在色究竟天当中来成佛。所以成佛的示现一定都在人间,因为人间是弘传佛法的根本道场;在天界之中,你如果想要度人来学佛,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在欲界六天之中,除了弥勒内院之外,其他欲界六天的地方,你要找谁来跟你学佛呢?其实是不容易的,因为欲界六天的天人们,他们都是忙著去享受欲界天种种胜妙的五欲,他们忙著享受都来不及了,哪有时间来学佛呢?如果你想要请他们拨空来听你讲一句佛法,他会说我没时间啦!我很忙啦!因为他们是在忙著享乐,忙著去享受欲界天的种种的胜妙五欲境界。如果你是想要度色界天的天人,他们却是忙著在修定,他们一天到晚都在静坐,这样来修禅定,他们是希望自己在舍寿以后,可以往生到更高、更上的一个层次的色界天之中,因此大家都在定中安住修行,这样来增进定力。在这个时候,你又能说佛法给谁听呢?

  若是在无色界当中呢,在无色界当中,那里既然没有色蕴,你又如何能够找得到有谁来听你说法呢?所以这样看来,只有在人间的时候,你还可以找到一些因缘,让众生有时间可以听你说几句佛法,因为你如果跟他讲“苦、空、无常、无我”,这样至少也可以讲上几秒钟,讲上几分钟吧!多少可以让他们熏习听闻一下,但是如果你到了欲界天,或者到了色界天的话,你要讲佛法给他们听,那就是很困难的,如果是到了无色界,那根本就没有办法为其他的有情来传授佛法。这样看来除了人间之外,只剩下色界天的某一些地方,其他地方都没有机会了;而色界天的最高层次就是色究竟天,这是超过第四禅境界的色界境界,只有证得无生法忍果的地上菩萨们,当他们不想在人间来住持正法的时候,他们才去往生到色究竟天。至于二乘圣人,以及三贤位的菩萨们,如果他们证得第四禅的时候,他们是可以生到五不还天的下四天当中,但是他们却是进不了色究竟天,所以那里又叫作密严净土。

  这是人间的地上菩萨,如果他在下一世,不想要再来人间的时候,他们所往生的地方,在色究竟天那里,他们是可以面见报身佛的;而最后身菩萨既然示现成佛,那就必须要有诸地菩萨能够来亲近、来修学的色界最庄严身。所以最后身菩萨当然要有能力来示现色究竟天的功德了,但是他却必须要在人间示现成佛,以人间的有情,作为他度化众生的第一目标,因为在人间的人类境界当中,其实是苦乐参半的境界;这样的境界是最容易修学佛法的,人间的境界并不像欲界天的天人境界那样,因为欲界的天人们,他们是忙著去享乐,而不会想要修学佛法的,因此学佛的因缘,并不如人间来得适合,所以诸佛都一定是在人间成佛的。

  但是诸佛成佛的时候,并不一定是要像 释迦世尊那样的辛苦示现,释迦世尊成佛会那样的辛苦,是因为祂是大悲心使然,这样来怜悯短劫中的五浊恶世的众生,因此祂就示现那样辛苦的成佛方式。其实大多数的菩萨,在因地选择自己成佛的状况时,是不会选在人间、在人寿百岁的时候来成佛的,因为在人寿百岁时候的众生,这样的众生,他们的善根乃是最少的;这样的众生,他们的疑心却是最多的;这样的众生,他们的福德也是最不足的;所以在这样人寿百岁的时劫当中的五浊恶世,这个时候的众生,其实是最难度的。因此我们要感恩、感念于 释迦牟尼如来,祂是这样的慈悲,愿意在这样短劫五浊的地方,示现成佛度化我们这些有情。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讲到这里。还有其他的内容,将在后面的课程当中说明,欢迎继续收看。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50集 色究竟天中示现三界最胜妙身
  白正伟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我们要继续来说明《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大家在观看这个课程的同时,也可以去书局请阅由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起信论讲记》,共六辑,这是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

  在上一堂的课程当中,我们提到 释迦牟尼世尊,祂是大悲怜悯的,祂示现成佛的过程是那样的辛苦。这是因为在短劫五浊恶世中的众生,在人寿百岁的时候,他们的善根是最少的,他们的疑心却是最多的,他们的福德也是最不足的,所以这个时候的众生,是最难度化的。因此 释迦牟尼世尊选在人寿百岁的时候来示现成佛;祂这样辛苦地示现成佛,是多数菩萨在因地的时候,不会选择在人寿百岁时示现成佛的。例如 弥勒菩萨,在什么时候成佛呢?在人类的寿命八万岁的时候,祂才会来人间成佛,而且祂也不必透过示现苦行,祂今天晚上出家,夜半就成佛了,大家一样会完全信受于祂,不会因为祂没有示现六年的苦行,就不信祂的成佛境界;因为那个时候的众生,是善根好、是有福德,如果是像现在这样短命、福薄的众生,佛陀示现今天晚上出家,明天早上就成佛了,那将会有多数的人是不会信受的,那他们就会谤佛、谤法,所以 佛陀才要示现六年的苦行。

  我们这里的佛弟子们,今天在这里有这么胜妙、究竟的佛法可以学,全部都要感谢 释迦牟尼世尊的悲悯之心;我们应该要饮水思源,因此时时刻刻都要想到 佛陀的恩德,如果不是祂发了大悲愿,肯在众生具足五浊恶心的时候来成佛的话,那我们今天就没有最胜妙的佛法可以学了。所以我们要有这个感恩之念,纵使有的人他只是想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他也不想要见道,那这个感恩之心的善根,他仍然不能没有;因为《阿弥陀经》也讲过:

  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佛说阿弥陀经》)

  因此如果有一个人是属于一毛不拔的,他从来不曾布施,也都是不孝顺父母、师长,那这样的人,他想要往生极乐世界,就只能于下品往生,或者于中品下生了,这样的人要待在莲苞当中,待上很久很久的时间,那是非常不容易计算的。所以 释迦世尊慈悲,于那些钝根小心量的众生们,为了这个世界的众生,而说出往生极乐世界善处之法,所以要求生极乐世界的人还是得要感恩 释迦牟尼世尊;如果求生极乐世界,而想要品位高一点的话,譬如要求中品中生,或者上品中生、上品下生的话,那就得要有种种的善根,还要有很多的福德、因缘,例如要有解脱慧,要有第一义智慧的熏习;然而在福德、因缘的部分,还要去修集三福净业,例如要供养三宝、礼敬师长、孝养父母;还得要有福德、善根、因缘,这样才能够往生极乐世界,除非这个人,他是想要获得下品往生,那当然他就不在此限了。

  因此要能够往生极乐世界,尚且需要如此,更何况是想要成为人天至尊的佛陀,怎么能够不需要具足种种的福德呢?因此我们再回来看马鸣菩萨这里所说的,若是想要成为一切世间最尊胜身的话,那就得要具备色究竟天的大功德,但是色究竟天为什么是可以成就世间最胜之身的境界呢?因为世间有情的色身,最高的层次就是色界的第十八天,再上去就是无色界了;然而无色界的一切有情全部都没有色蕴,既然没有色蕴,怎么可能会成为三界最胜身呢?所以说要在色究竟天的境界当中成佛的话,可是在色究竟天示现报身佛的时候,你还得要比色究竟天的诸地菩萨们的庄严身还要尊胜,身量还要比他们更广大一点,庄严相还要比他们更胜妙一点,这样才能够成为一切世间的最尊胜身。也许有的人会这样想:如果我成为地上菩萨而住在色究竟天当中,那我先有无色界的境界,然后再从这个无色界的境界下来见佛的时候,我的色身将会比佛更尊胜。其实他这个想法是不正确的;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因为当你从无色界下来的时候,你的天人之身最妙也不会超过色究竟天的天身,也就是你这个菩萨身,不可能会超过佛陀身的胜妙,纵使以色究竟天身来到人间的时候,看到人间的佛身,只有和人身一样的渺小;但是 佛陀又不是去不了无色界或色界,佛陀早就超过色界境界了,又具足了一切种智,祂随时都可以示现色究竟天更广大身的境界,而且诸佛无量百千三昧都已经具足圆满了,怎么可能去不了色究竟天呢?怎么示现不出色究竟天的天人境界相呢?所以 佛陀不是去不了无色界和色界的,也不是 佛陀无法示现色究竟天身。诸佛都随时可以在色究竟天之中示现三界最胜妙身,而又无妨有渺小的人身继续在人间来利乐有情;这个意思是说:色界身的示现,最高层次就是在色究竟天,再上去既然是无色,无色、无身,又如何能够度众说法呢?

  因此诸佛就在色界最高层次的色究竟天示现庄严报身,既然与诸地菩萨同样具有色界第十八天的胜妙境界,是一切世间最殊胜的五蕴境界;但是佛的色究竟天身又比那一些菩萨更为庄严,当然是一切世间的最尊胜身;但是成就一切世间最尊胜身的最后阶段,并不是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而是在最后身菩萨位,以一念相应慧,而顿拔最后一分无明根的时候成就的,这个无明的根本,是说到了等觉满心的时候,他的一切异熟种的果报已经现行转易完毕了,也就是烦恼障的一切习气种子随眠都断尽了,所以他已经没有异熟果种了,可是他还有最后一分最微细、最极微细的所知障随眠还没有断除;这最后一分的极微细所知障随眠的断除,就是像 释迦世尊那样示现,以一念相应慧而顿断无余,那什么是一念相应慧呢?譬如 释迦牟尼菩萨示现大神通成就,并且示现降魔之后,以手按地的时候明心了,这个时候大圆镜智现前了,只是一念相应而已,并不是渐渐累积起来的,接著东方将要白的时候,明星出现的时候,看到很多明亮的明星时,祂又看见了佛性,这个时候叫作“诸佛随顺佛性”,这个时候成所作智也现前了,这也一样是一念相应;所以明心与见性的时候,都是一念相应的、都是顿悟的,所以最后身菩萨成佛的时候,没有所谓渐悟的,都是只有顿悟。同理,七住菩萨初次见道的真见道,也就是明心开悟的时候,也是一样是一念相应而悟,都没有渐悟的事;例如在我们佛教正觉同修会禅三共修里面的明心,那个时候,那也是一念相应,当 平实导师引导,在他引导下而看见佛性的时候,也是一念相应,都是在一念之间而相应到的;所以说一切的般若都是一念相应慧。

  因此开悟绝不是渐悟,没有渐悟这回事,一定都是顿悟的,如果要说渐悟,只是方便说的;那是顿悟的菩萨们,他开始修学一切种智的时候,才可以叫作渐悟,也就是渐次深入体验般若的别相智,去体验真如心的种种体性,也就是想要通达别相智而修学禅宗的差别智;发起初地道种智初分之前的修习般若阶段,这些都可以方便说为渐悟,但仍然以真见道的顿悟时,一念相应到的根本智作为基础来进修的;初地以后进修一切种智,而渐渐深入验证真如心所含藏的一切种子,也称为渐悟。所以在顿悟而亲证如来藏之前,也就是在顿悟之前没有渐悟这回事;然而顿悟的明心,以及顿悟的见性,这两者也是截然不同的,明心而不见性的不退菩萨们往往会容易偏空,但是眼见佛性的时候,那可真是生机澎湃、踊跃非常,所见整个世界全部改观;如果还没有看见佛性的人,听 平实导师说这句话,可能会想:讲得太玄了吧!但是等自己亲自眼见佛性,看见了就会认同 平实导师,因为所看见的世界与见性前完全不一样,虽然还是同一个世界,还是同样的你,但是看见佛性了,所见的世界将完全不一样;而这个见性的境界,也都不是点点滴滴累积起来的,都是在一念相应之下而成就的,都是顿除无明的。所以说,到最后身成佛的时候也一样,是以一念相应慧来顿拔无明的根本,这是最后一分的极微细的所知障随眠,拔尽了以后就成为究竟佛了,这个时候,已经具足圆满一切种智了。一切种智的智慧,就是对于真心如来藏所含藏的一切种子,都已经是具足圆满的了知,没有一丝一毫的不知,这个时候已经断尽了所知障的最微细无明随眠——尘沙惑都已经断尽了。如果还有一丝一毫的所知障随眠存在的时候,那就一定不是成佛;这就是说,这个时候只得到道种智,而不是证得一切种智。换句话说,等觉菩萨所得到的一切种智,也只能称为道种智,跟初地菩萨的道种智是用同一个名称;虽然等觉菩萨跟初地菩萨的智慧,已经相差很远很远了,但等觉菩萨的智慧还是叫作道种智,而最后身菩萨在还没有在菩提场明心见性之前,也都还叫作道种智;因为还有最后一丝丝的,无始无明的随眠存在,到了最后一次的明心见性之后,最后一分的极微细所知障的随眠拔尽了,这个时候大圆镜智与成所作智现前了,这才能称之为一切种智。所以十方诸佛对于真心如来藏的一切种子,也就是真心的一切功能差别没有不知道的,这是基本的知见。

  如果有的人,像西藏密宗喇嘛教那样,他们大言不惭地自称成佛了,但是随便拿粗浅的般若智慧来问他,他们就不知道了,你随便问他一些种智的法,他也不知道;而他们却说他们的法是最胜妙的即身成佛之法,号称是超过显教佛的证境,而自称自己已经成佛了,那你就向他说:对!你确实成佛了,不过只是理即佛,只是观行即佛,你连相似即佛都不是,分证即佛更不是,当然更不是究竟成佛了。因为他们其实都还在因地当中作观行,还都不是禅宗证悟祖师们的相似即佛,也不是诸地菩萨的分证即佛,当然更不是诸佛的究竟佛了;因为他们连第八识——如来藏——的所在都悟不出来,他们乃是误会如来藏,以为如来藏是观想中的明点,这样的人他连七住位的粗浅般若智慧都还没有证得;不论他们的口才多好,不论他们说得多么动听,多么胜妙,他们都只是因地的凡夫罢了。其实有好多西藏密宗的喇嘛们,宣称他们是活佛,宣称他们是有佛法证量的人,甚至有的喇嘛宣称已经成就究竟佛果了;那我们就可以问他:请问你的第八识真如心在哪里?只要问这一句话就好,别的都还不需要问呢,我跟你打包票,他们所有的所谓的究竟佛、法王活佛一定都答不出来,或者随便给你答一下,而这些答案,一定都是落在意识的变相上面;他们或者以观想明点当作如来藏,而说他们已经证得如来藏,其实正是牛头不对马嘴,所以西藏密宗喇嘛们,有的时候他又会改变说法,而把意识住在无语言文字妄想的状况中,把这种境界中的觉知心,叫作真如、叫作如来藏;这些其实都是意识的变相境界,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自外于此,他们连真如心在哪里都不知道。这样连明心七住位的菩萨的般若智慧,他们都没有证得,他们还在博地凡夫位中,竟然敢说他们已经成佛了,真是胆子够大!像这样大胆的大妄语,我们永远都学不来,永远都没有办法学会;换句话说,他们对于佛地的一切种智是完全不知的,诸地菩萨的道种智也是完全不知,其实他们连七住菩萨粗浅的般若总相智慧,他们就已经不懂了。这样的情形,他们居然敢自称成佛,所以当我们遇到这种人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他们其实都是自欺欺人,或者他们自己愚痴,却不知道自己的无明落处。如果你有慈悲心,你就要拉著他到旁边无人的地方去,再私底下告诉他们这当中的差别,要请他们尽速去忏悔这个大妄语的罪业,这样作是帮了他们留著面子;但也一定要告诉他们说:你连自己的真如心都还没有证得,那就不应该说自己已经成佛了,因为就算是真的证得第八识真如心了,那也只不过是七住的见道位而已,离成佛其实还是非常、非常、非常地遥远;因为接下来还有十行位、十回向位,乃至十地、等觉、妙觉,这样次第地修证上去,得要这些该有的功德、该有的修证都完成了,那样才能够算是成佛;那如果你现在连七住明心都还没有、眼见佛性也都还没有,乃至三贤位的别相智,或者诸地菩萨的每一阶段的实证,都已经是欠缺的,这样的情形,更不用说自己已经是成佛了。因此这其实还是差得非常、非常的远,所以就请他以后,不要再说自己已经成佛了;所以我们可以这样很客气地去劝他,但是要为他留著这个面子,我们千万不要在众人面前来纠正他,如果你用骂的方式来告诉他,那他一定会跟你翻脸,我们应该要在私底下用态度,客客气气地说,而且是很诚恳的告诉他正确的知见。当你告诉他的时候,他也许当场不会接受我们的劝告,但是当他回到寺院中,或回到他的家中的时候,等他可以安静下来自己思考的时候,他就会去想我们所说的这个问题,这样我们用温和诚恳的态度,告诉他整个成佛之道的概略内涵,让他在心中可以去思惟清楚;这样一天又一天的来思惟,当哪一天他想通了,也许他是会心服口服的,也许他是心服但口不服;不管是哪一种情形,在他的心中是已经接受了。我们告诉他这些正确的知见,至少他已经停止了大妄语的行为,进而他就可能会去找机会,而去忏悔灭罪的,那我们就救到了他,这就是我们该做的事。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还有很多的内容,我们将在后面的课程来为大家说明,欢迎各位菩萨能够继续收看。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51集 云何能了一切种,成一切种智?(上)
  白正伟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我们今天,要继续来说明今天的课程,我们的课程是《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当大家在观看这个课程的同时,可以请阅 平实导师所著《起信论讲记》,这《起信论讲记》共有六辑,而《起信论讲记》是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

  在上一堂的课程当中,我们说到 世尊乃是以“一念相应慧”而顿断一切无明随眠无余,同时我们也提到,密宗喇嘛教那些喇嘛们,他们自称成佛,他们是连七住位菩萨的实证都没有;他们连第八识真见道都没有,因此他们所说成佛都是大妄语;其实大家要有这个基本的知见,不要因为他们夸大的说法,而被他们笼罩了。

  好!我们今天继续说,今天《起信论》的内容。十方世界的一切诸佛如来,他们是成就了一切种妙智;因此十方诸佛,于八识心王及一切法,没有一个不具足了知的,那如果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任何一个人得要对于一切诸法的内涵,全部具足了知以后,这样才能够说,他是具备了一切种智,才能够说他是成佛了,这个时候,祂是任运而有不思议业,诸佛如来所拥有的这样的功德,乃是连等觉菩萨都无法想象的,当然那些凡夫外道们,更不用说了。等觉菩萨的第八识都还不能和五别境心所有法相应,还不能和善十一心所有法相应,所以等觉菩萨还是得要用意识心、用末那心来弘扬佛法,但是诸佛如来却是不一样,诸佛如来祂们是可以用意识心跟某甲说法,同时又以末那跟某乙说法,祂们的真心如来藏真如心,却同时在跟某丙说另外一种妙法,这是可以分别独立去运作的;这个殊胜的功德的境界相,是等觉菩萨怎么想也想不通的。既然等觉菩萨都无法想通的,那我们就更不用想了,所以等觉菩萨见了诸佛如来的时候,他们乃是非常非常地恭敬诸佛如来,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福德、自己的智慧,乃是差如来差太大了,所以等觉菩萨的慢心是最少的,因为他最清楚,自己真的是差太远了。

  一般人如果他没有大善知识来摄受,就算他是真正的明心了,他是真正的眼见佛性了,他很容易也会生起慢心,他刚刚才证悟的时候也许他会想:“佛陀明心见性,大概也是像我这样子的实证吧!如今我已经明心了,佛陀也明心了;我现在眼见佛性了,佛陀也看见佛性了;佛的境界大概就跟我现在一样吧!”一般人刚刚证悟的时候,大概会这样想,大多数人他们不会去想说:“虽然我也明心见性了,但我跟 佛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可是当你到了初地的证量时,你就会发觉:“怎么我离佛地还那么远啊?”一般比较浅学的人,他本来以为自己实证的境界就是佛的境界,但是悟后越学越深以后,当他学到了初地的时候,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与佛的实证境界,真的是相差很远很远;但是到了等觉位的时候,你会发觉自己离佛的境界,在感觉上是更远的;当愈了解 佛陀的境界,就知道自己离佛的所证是更远;只有不了解 佛陀境界的人,他们才会夸大其词地说,自己离 佛陀的实证是不远的。所以那些西藏密宗的喇嘛们,他们号称自己是活佛,号称自己已经即身成佛了,其实他们这个真的是向诸天借来的特大号的胆子;他们其实连明心都没有,就说他们证悟了,还夸口说他们已经修成究竟的佛果了。

  像正觉同修会 平实导师的证量很高,但是他向大家开示的时候说,他自己刚刚明心见性的时候,他说:“我想,我明心了,我也见性了,但是我知道自己还不是佛,我知道自己离佛地还很远。但是我还在探究,为什么同样是明心、同样是见性了,我为什么仍然还不能成佛?我还在研究。”因此对于有些人主张明心见性,就成佛了,所以 平实导师他就劝大家,别太早下定论。平实导师后来探讨清楚了,因此就为大众宣讲《正法眼藏——护法集》这一本书,是我们同修会的免费结缘书,大家可以向正觉同修会去索取,里面有很多深妙的法义开演。

  好!我们回到主题来说。平实导师向大众开示说:明心之后并不是没有事了,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多法要学,其实是无穷无尽的。这就是说,到了究竟佛地的时候,可以有真如心直接跟五别境心所有法相应,也直接跟善十一心所有法相应,可以多了这十六个心所有法,作为第八识真如心的亲所缘缘,作为第八识真如心的助伴。所以,十方诸佛对于一切世间的无记法,祂都能够具足地了知。举个例子来说,譬如说下雨这件事,那到底下了几滴雨,如来都能够具足了知,如来有这样的功德,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那不用说 佛陀如来的功德,我们再举一个,光是阿难尊者就有一个智慧,叫作等智,这个等智是非常非常殊胜的一个功德,他能够在某一部分了知树叶的数目。阿难尊者的典故是这样的,有一个外道问阿难尊者说:“阿难尊者!你不是开悟了吗?我请问你这颗树有多少叶子?”阿难尊者就跟他说:“我不知道。”其实开悟与了知树叶的数目是无关的,那这个外道问阿难尊者,一棵树有多少片叶子?阿难尊者说他不知道,但是阿难尊者却说:这颗树有一个定数,说完了就走了,阿难尊者就去托钵了。阿难尊者托钵回来以前,那个外道看到阿难尊者走了以后,就偷偷地拔掉了六十片叶子藏起来,他等阿难尊者回来的时候,又问阿难尊者说:“阿难尊者!你说这棵树有一个定数,那我就问你,你刚刚离开跟现在回来前后,树叶有没有相等呢?”阿难尊者就告诉这个外道说:“现在不等了,因为差了六十片叶子。”这个就是阿难尊者的等智。

  这个等智是怎么修来的?经典上并没有详细的记载,我们也不晓得;我想,大概 佛陀看阿难尊者,很诚恳很辛苦地当侍者,所以教导给阿难尊者,他这个殊胜的法。那个外道听了阿难尊者这样回答,心中想:“我偷偷摘了六十片叶子,他竟然也会知道。”所以他是吓了一大跳。

  好!说完这个典故,这就是说:诸地菩萨任运而有种种的不思议业,也是地地有所不同的。但是等觉地和佛地的差距,其实是非常大的,等觉菩萨都差很多了,那下地的菩萨乃至凡夫,那当然更不用讲了,所以叫作“不思议业”,这一些都是诸佛如来任运而知的。由于诸佛如来都有这一种任运的不思议业,所以能够在十方无量世界,来普遍地化度众生;但是你不要说,诸佛如来既然都有任运的不思议业,并且一直都在十方世界普度众生,那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任何一尊佛呢?那这个时候,就得要检讨自己的佛缘了,如果我们在过去世,都没有跟诸佛如来结缘过,那我们凭什么要无缘无故就可以见到佛呢?诸佛如来不是那么随便想要见就见的,诸佛如来又不赚你的钱,又不贪你的供养,又不是变魔术的人,怎能随随便便说想见就见;你得要有缘才能够见,没有缘就不能见。

  好!接下来,马鸣菩萨回答他人的问难,我们来看论文是怎么说,有人问:

  问:“虚空无边故世界无边,世界无边故众生无边,众生无边故心行差别亦复无边;如是境界无有齐限,难知难解;若无明断,永无心相,云何能了一切种?成一切种智?”(《大乘起信论》卷2)

  这个问答,就好像佛门内外的很多外道,常常对我们提出的质疑或问难,他们说:“你说意识心是妄心,难道你不用意识心,你就能够写书来护持正法吗?你这个不是睁眼说瞎话吗?”他们是这样提出这样的问难,其实这个情形就好像《起信论》当中的这个人,提问来问马鸣菩萨,他提出问题来质疑 马鸣菩萨的道理,与一般佛门外道提出是一样的情形,因为这些都是众生们误会了菩萨的意思了。

  换句话说,菩萨们写出来的书,或者说出来的法,他们是读不懂也听不懂的;有的人却因为自己读不懂或听不懂,居然敢写文章登报,公开来乱骂人,这个众生的胆子就够大了;我们倒是蛮担心他的未来世,因为诽谤贤圣这是无间地狱罪,他们倒是完全不放在眼里。但是他们也是因为愚痴,其实也是很可怜,因为他们不懂,而下堕无间地狱的人,这十八地狱,得要一一经历而去受,出了地狱以后还得要长时间地去历经饿鬼道与畜生道,这样经历了百千劫以后才能回到人间;并且刚刚回到人间的时候,在前五百世,他是盲聋瘖哑,他是不闻佛法;这样又再过了五百世以后,刚刚听闻到甚深微妙正法的时候,他因为疑根未断的习气,又会再度地去谤法、去谤贤圣,这样他又再次地重新回到无间地狱去;这样一而再,再而三重复百千劫,受到了极大的痛苦。这样的轮回是永无止期,一直到他的疑根断除的时候,这个时候他的未来世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谤法、谤贤圣,而轮转于三恶道之中。

  好!回到我们的议题来说,很多众生都有这个疑问,都会想:“那既然无明断了,那意识就应该断啦!”有的人会这样想:“那你把意识断了,你的意识断了,那就是没有意识了,没有意识的话,那怎么还能写书呢?怎么还能为人说法呢?”他这个疑问,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其实这是他们的误会,因为我们说否定意识心,并不是等于灭掉了意识心;就好像断我见的人,否定意识的初果人,并不等于断了我执的四果人;也不等于已经住入到无余涅槃之中,但是这当中的道理,他们却是误会得很严重,表示他们基本知见都不具足。同样的道理,现在也有的人提出这个问题来说,他提出疑问说:那既然虚空是无边的,因此世界也应该是无边的,世界无边的缘故众生也无边,众生无边的缘故,心行当然也是无边差别的;那这样一来,境界就不会只有一种,而有无量种的,所以真的是难知难解;如果无明断了,那就永无心相存在了,又如何能够了知,如来藏心中的一切种子呢?又如何能够成就一切种智呢?

  他们提出这个问题,因此这是他们对于佛法的误会,而产生的情形,其实虚空并没有所谓的非有边、非无边可说,因为虚空其实是无法,如果是无法,又怎么可以属于中道性的非有边以及非无边呢?因此虚空只是一个名相而已,虚空乃是人为所施设出来的一个名相;既然是名相,那就是无法,当然就无边际可说。如果人家问你,虚空是有边还是无边呢?如果你一定要选的话,就认定虚空乃是无边的。如果有人跟你说虚空有边,不管他说的那个边有多远,即使是用光速,或者超光速百倍、千倍、万倍,乃至亿万倍这样远,我们也可以不管他说是怎么大的数字,这样去跑上了几百万年以后,说有那个虚空的边在那里,如果他说虚空是有边,你就可以用很理性的方式来问他这个问题,与他一起来探讨他的主张,你可以问他说:“那就请问你:‘你说虚空有边,如果我们到了你所说的虚空边际的时候,那请问这个边际的外面是什么?’”你可以提出这个问题来跟他讨论,他如果是一个有世间智慧的人,那他就一定会想:“那这个外面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边呢?还有另外一个虚空呢?”如果他是很坚持他自己的想法,他说那是另外一个边,你就可以问他说:“那这样的话,到底那另外一个边的外面是什么呢?这个边总不可能是用混凝土,去筑起来把它密封著吧?”如果他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他就自己知道,自己的主张乃是错误的,因此只好正确地思考:“果然虚空还是无边的。”他还是得要承认你的话是正确的,这样在逻辑上才说得通啊!如果他不是一个理性的人,那么我们也不需要跟他争辩,因为那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事实是如此啊!也不用怎么争辩,这是你不必真的用那百千万倍的超光速,去跑上几百千万亿年以后,而去到他所说的那个虚空的边际那里,才能够实证虚空其实无边的,我们只要用如理作意的思惟,其实就可以理解而证明,因为道理事实就是这么的明显。

  所以虚空既然是无穷无尽的,当然虚空中就有无穷无尽的宇宙世界,同样的道理,那一定会有无穷无尽的星球,所以我们现在来读《华严经》,以我们现在比较正确的天文知识,来看一看《华严经》当中所说的 佛陀开示,特别是在哈伯望远镜修理好之后,更为先进的望远镜出现了以后,就能够看到我们这个银河系之外的,许多许多的星云星系的景象,并不是像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满天星斗,而是只有那里一撮、这里一撮、那边又一撮,这样这个星云星系之间,都是空无星球的。我们所看到的满天星斗,也只是站在我们这个自己有限的视力下,所观察到的部分,我们以肉眼所看到的满天星斗,大多数乃是我们这个银河系的星星而已,乃是我们同在一个世界的星球,以现在这个天文学的现观,所证实的天文虚空世间的智慧,再来读一下《华严经》的世界海的法义,那你就会感觉到非常地亲切,可就亲切多了。

  学佛以前听人讲《华严经》的时候总是想:“印度人还真会瞎编呢,竟然把这个华严世界讲得这么妙,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呢?那又有谁能真的看到呢?”如果是胆子大一点的人,还会说:“可能是瞎掰的吧!”但是现在我们从哈伯望远镜所拍摄出来的虚空中的世界来看,你可以证实说:“哈伯望远镜所看见的,才只是《华严经》里面所讲的几个大千世界而已,还无法看到世界海的全貌呢!更何况是看到别的世界海?更何况是看到无穷无尽的虚空世界的全部呢?”因为虚空是无边际的,世界当然也是无边际的;因此,世界一定是无量无数的。因为虚空是无边际的,所以我们这个世界海外面更远更远的地方,一定还会有别的世界海,所以说世界无边。世界既然是无边,当然众生也一定是无量无边的。

  那这个道理,我们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说到这里,其他还没有说明完成的内容,我们将会在后面的课程当中继续为大家来说明,这个《起信论》当中的这些殊胜胜妙的道理,欢迎您能够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能够大家共同结下殊胜的法缘。

  谢谢!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52集 云何能了一切种,成一切种智?(下)
  白正伟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继续收看我们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我们要继续来说明《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大家在观看这个课程的同时,也可以去书局请购由 平实导师所著作的《起信论讲记》,这个《起信论讲记》总共六辑,是由正智出版社所印行的书籍。

  好,再来继续上一堂课当中,我们讨论到《起信论》的论文中有说:

  问:“虚空无边故世界无边,世界无边故众生无边,众生无边故心行差别亦复无边;如是境界无有齐限,难知难解;若无明断,永无心相,云何能了一切种?成一切种智?”(《大乘起信论》卷2)

  我们只有讨论到“虚空无边故世界无边”的这个部分,我们将继续讨论“世界无边故众生无边”的部分。且先不说别的世界,就说我们这个世界的这个地球,究竟到底有多少众生呢?其实我们是没有办法去算的。因为以我们的所知乃是算不完的,即使只有算人类的数目就好,那也没有办法可以算得清楚的;因为有的地方,人口普查都还没有作,或者作得并不正确。如果你再加上动物界的有情,例如加上天空飞的、陆地上、海里的动物,再加上昆虫、蚂蚁、细菌,就根本没有办法计算得很详尽,而且这个也只是人类肉眼可以观察的部分,这个还不算鬼界、天界的有情众生;这个地球的有情众生就这样了,更何况无尽的虚空当中还到底有多少无量的世界呢?因此论文说“世界无边故众生无边”。

  既然众生无量无边,当然每一个众生心里面的想法、他的行为,也都一定会有种种的差别不同;这种种的差别,当然也是无量无边的,当然也是每个人各有各人的想法。我们不说别的,光是说我们要坐的这个椅子,如果请一百个设计师所设计出来的椅子,就会有一百种以上的不同设计,因此不可能完全一样的。同样一个椅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种不同呢?因为每个设计师心里所想的是不同的,每个众生他心里的运作行为过程也不一定是一样的,所以当中的差别,其实也是无量无边的。

  既然是这样的话,众生心的境界相,当然也是没有齐限。“齐”这个字意思就是对齐,“限”就是有局限;众生既然是这样的话,众生心里面的境界,就不可能是整齐而一样的。所以众生心中所想,以及他所住的境界相,一定也不会完全相同,一定会有种种的不同,这并不是众生所能完全清楚了知的,所以说“如是境界无有齐限,难知难解”。但是大家心里面的境界,虽然不可能完全一样,它是有种种想法各各不同,也同样是有范围的局限;只有大家都成佛了,才会是完全一样的心境;但是众生都尚未成佛,所以不会都是一样。就像是同样去到禅三去参禅,每一个人进到小参室以后,平实导师考问下来以后,每个人的答覆也都不尽相同,都是互有差别;虽然所证的真如心是同一个,但是所述说的时候,都会因为从不同的面相来宣说而有种种的差别,所显示出来的智慧则互有出入,互有高低的差别,不会完全相同的。

  既然一定有差别,不会完全相同的话,为人说法的时候也会有表相上的差别,听的人那就会更难理解了。譬如,某甲悟者他会如是说,但是某乙悟者却又另外一种说法,某丙悟者又是另外一种说法;虽然他们所说的说法的表相是有所不同,但是真悟者听起来却是完全相同,可是对于未悟者以及错悟者他们听起来那又是各各不同,所以这个实相真理当然是很难知、很难解的。所以,众生的种种心想其实都是世俗法,都已经是很难知、很难解了,更何况是证悟大乘菩提的内容,那当然更是难知、更是难解。同样的道理,在佛法的般若证量上面,上地能知下地慧,但是下地却不知上地慧,也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众生的心既然是无量无边,差别也一定是无量无边的,所以众生心的种子也是无量无边的;因此我们想要完全了解众生心当然是很困难的,而《起信论》中这个质问者所提出的这个说法,倒也是正确的。

  但是他接下来所提的质问焦点,那可就是不如理了,就是属于错误的不如理作意。他说:“如果无明断了的话,永远就没有心相存在。”这个真的就是未悟者的妄想猜测出来的说法。他们会说:“既然无明断了的话,你就不再认定意识是真心,那么意识就会断灭了;意识灭了的话,就没有觉知心的心相;没有觉知心的心相存在,当然就没有觉知了,那又是谁能够了知一切种子的智慧呢?又是谁能够成就一切种智呢?”他这样的质问,如果是一个未悟者听起来,而且他本身是信不具足的人,这样听的话,他还没有详细思惟清楚以前,他的心里可能会这样想:“嗯,这个问得真好!这一下可就把你问倒了吧!”但事实上并不然,佛法的胜妙就在这个地方。因为他们认为:如果你说意识觉知心是虚妄的,因为你认定意识觉知心是虚妄,所以意识就会因此而死掉、因此而灭失的话,那么世间哪来的阿罗汉?哪来的初果圣人呢?应该阿罗汉以及初果圣人在他否定意识心的常住性的时候,就同时死掉而入无余涅槃;因为他们认为“否定意识就会导致意识灭掉”啊!可是阿罗汉们,他们否定了意识心以后,他们的意识心还是照样存在而能够了别佛法、能够了别世间法,而那些质问的人却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再举个例子,又譬如 世尊成佛以后,是完全地、是彻底地否定意识觉知心的;可是 如来世尊祂还是有意识继续存在,所以祂才能够观察众生的根器,来利乐有情、为大众说法。如来祂并不是把意识心变成真如心啊!而使得意识的觉知性灭掉啊!如来并不这样作;如来祂除了有第八识心真如,照样还有第六意识继续存在,这八识心王乃是并行并不相违的,这才是真正的佛法。不但诸佛世尊如此,诸大阿罗汉未入无余涅槃之前,他们在世的时候,也都是八识心王具足的,意识心也都还继续存在运作的。

  我们正觉同修会所印行的全部书籍当中,也从来都是说:“想要入无余涅槃的话,一定要把十八界法,包括意识觉知心全部灭掉。”但是却也一直是这样说:“想要证悟般若的话,得要以具有定力的意识觉知心,来证得另外一个从来都不打妄想的第八识真如心阿赖耶识,真心如来藏与意识觉知心是并存的。”因此,我们从来不曾主张说“要灭掉意识觉知心才能够证得真如心”,也不曾主张说过“要将意识觉知心转变成为真如心”;而有人有这种以意识觉知心为真如心,或把意识觉知心转变成真如心这种说法,其实是诸大法师他们的方法。并且我们也将诸大法师他们教人“把意识离念而变成真如心,使意识觉知心不存在”的这个说法,我们是加以破斥的;如今这些书籍也都还在继续流通发行,谁也无法狡辩。所以,很多佛门内外的没有证道的未悟者,他们真的是不懂佛法,然后他们就无根无据的这样子乱诬赖人,这个部分我们先暂且不说。

  我们来看看,意识觉知心祂从来都是烦恼心,佛菩提的第八识真心却一直都不是烦恼心;但是如果你想要证得佛菩提的真实心,你却得要在不断意识烦恼心的同时,而去证得那个本来就离见闻觉知的实相菩提心。你如果离开了意识心的烦恼境界,也就是把意识心灭了,或者把意识心住在不动、不了知的境界当中,这样你其实反而证不了实相菩提心第八识了。

  那如何是离开烦恼的境界呢?请问:“阿罗汉有没有烦恼习气?”阿罗汉照样有!所以如果他去托钵,有空钵回来,就有烦恼习气现行,就得要想办法骗骗肚子,所以有的阿罗汉只好去吃牛粪来止饥。有些大阿罗汉就是这样子,他只是想要骗骗肚子,不是为了好吃;只是要骗它而已,让它不再继续饿下去,然后又可以入灭尽定去了,等到明天再去托钵。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表示他们断了见惑、思惑烦恼以后,他们还是有世间无记法上的小烦恼这些习气;换句话说,只要你的意识心还在,你就一定会有烦恼。当夏天大太阳晒得很强的时候,阿罗汉们为什么不继续在空地上坐,而要在树底下打坐呢?因为还有身苦的烦恼嘛!但是这些烦恼对于他们而言是很小的苦恼,这无关善恶性的,是很微细的烦恼,算是很小的苦受,他们都能够接受;所以他们的有余依涅槃,都尚且有微苦所依的涅槃,这才叫作有余依涅槃。如果进入无余依涅槃之中,这些苦受也就跟著灭尽了,没有任何的苦作为他们的所依境界,就称为无余依涅槃。

  如果你想要证悟佛菩提的见道,那就不能把这些烦恼心断掉;假使你把意识烦恼心断掉的话,那你永远都找不到菩提心——真心如来藏了。因为,已经断尽了见惑、思惑的俱解脱圣者,如果起意而决定要把意识烦恼心永远断掉的话,那他一定会进入到无余涅槃之中;如果只是想暂时灭掉一段时间的话,那他就会进入到灭尽定当中。好了,如果这个阿罗汉进入到灭尽定当中,或者进入到无余涅槃当中,当然就没有一个觉知心第六识这个“我”,来找寻真正的菩提心第八识真心了。如果开悟就是要灭掉意识觉知心的话,那么一切大乘证悟的圣者们,又是由谁去找到那个菩提心呢?当然没有所谓的“我”能够找到菩提心了!所以开悟并不是要灭掉第六意识心,也不是要把第六意识心这个觉知心变成无念的真心;而是要以第六意识觉知心来寻找第八识如来藏真心,所以证悟是不可以灭掉世间法中的意识觉知心而实证真实心的。

  所以说“佛法不离世间觉”,也所以说“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六祖大师法宝坛经》)。离开了世间而想要找到真如心,那就好像要寻找兔子头上的角一样,那是永远不可能的,因为你不可以把你的意识灭掉而证悟菩提心。因此,不可以把打坐而进入到没有见闻觉知的这个状态当中,然后就误会说,把这个状态叫作证得菩提心,叫作证得真如心、证得阿赖耶识或证得真如,那其实都是误会一场!因为般若并不是这样去修证的,并不是把打坐而进入到没有见闻觉知的状态。没有见闻觉知的状态,一般人叫作“无记”,但这其实只是方便说为无记,其实实际的情形,这个状态乃是禅定的修法,意识心不清不楚的昏钝状态;佛法中所说真正的无记的意思是说:种智上面所说无关善恶性的,这个才是真正的无记。

  所以,一个人他如果打坐而进入到没有见闻觉知的状态当中,其实这个意识心本身是暗钝的状态,如果在禅宗里面,我们就叫这个境界叫作“黑山里鬼窟作活计”,同时也叫作“冷水泡石头”;也就是说,这种的修法是根本就没有办法证得般若实相的,那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因此,若是想要证得第八识真菩提心,想要证得真如心的话,那必须要有意识觉知心现前不断地存在。所以参禅者得要用这个意识心的见闻觉知性,去找到另外一个本来就离见闻觉知性,本来就离念,本来就不生不灭,本来就不曾起过任何一念的第八识真心如来藏,或者叫作菩提心。这个第八识菩提心,经典当中又叫作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真如、本来面目、本地风光,乃至有的经典说叫作如、叫作识,所以祂有无量无边的名字。因此能够具足这样的知见,才是正知见。

  所以,二乘圣人他们断了我见、我执以后,在他们的认知上面,乃是坚决地认定意识心是虚妄的,是生灭无常的;但是有这样断我见、断我执的功德存在的同时,却不妨碍他们认可意识觉知心等识蕴,可以继续存在,可以继续运作,可以继续让众生种福田,可以让众生请法、求闻佛法,或者让众生可以熏习他所实证的解脱道的妙法。同样的道理,在大乘法中证悟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而发起般若实相智慧的圣人们,他们的认知也是坚决地认定意识觉知心乃是虚妄法,乃是生灭无常的缘生法;但是他们实证第八识如来藏,现观如来藏的同时,也不妨有意识觉知心这个妄心可以同时继续存在以及同时运作,不妨由这个意识觉知心来运作他所证的般若实相智能,应用出来去利乐有情众生。

  所以,三乘菩提的贤圣们,他们透过实证而去断除少分多分的无明;乃至 佛陀世尊、诸佛如来乃是断尽一切的无明。这种种的无明虽然断了,但是他们的意识觉知心无妨可以继续存在来利乐众生,无妨可以存在而显现出各种的功德智慧,因此事实并不是像那些凡夫他们所质问的样子;所以那些未悟的凡夫们,他们的质疑说:“既然无明断了,意识觉知心就不再存在了,如何能够了知一切种子?如何能够成就一切种智呢?”所以他们这些质问,其实是把真心与妄心混为同一心之后,然后产生出来的邪见,其实是误会佛法的凡夫们,他们所讲的只是非常非常肤浅的猜测言论罢了。

  《起信论》的这段论文所说的质疑者,他们所提出的这些质疑,如果概略来说,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他们是说:“无边众生如是境界相,无有齐限,难知难解。”他们这个理论基础是正确的。但是第二个部分,他们却是说:“若无明断,永无心相,云何能了一切种,成一切种智?”这一个部分,就是不懂大乘般若佛法的凡夫们,因为他们自己不知道真心与妄心的差别,也不知道真心与妄心是同时存在的两个心体,误以为只要让妄心离语言文字妄念,这样就变成真心了;或者他们误以为无明就是虚妄的觉知心,以为当无明断除的时候,意识觉知心也跟著永灭;然后他们以这样的邪见想法提出质难而说:“那还会有谁能够了知一切种而证得一切种智呢?”所以他们这些质难,都是错悟的人,或者未悟的凡夫们,他们所提出来的这些不如理作意的质疑,来质问菩萨论中所说的正理。

  今天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的课程就说明到这里,还有其他很胜妙的内涵、内容,我们将会在后面的课程当中,由其他的老师继续来为大家说明;这《起信论》当中所说的这些大乘了义究竟的正法,欢迎各位菩萨能够继续来收看我们的节目,继续建立正知见,共同结下殊胜的法缘,谢谢!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四集 · 下四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