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五集 · 下五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66-70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66集 精进须循正见(一)
  叶正纬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要继续跟大家说《大乘起信论》第五辑。我们说的内容是在270页经文的解释,我还是一样再跟大家重复再念一段这边的经文:

  其初学菩萨虽修行信心,以先世来多有重罪恶业障故,或为魔邪所恼,或为世务所缠,或为种种病缘之所逼迫;如是等事为难非一,令其行人废修善品;是故宜应勇猛精进,昼夜六时礼拜诸佛,供养赞叹忏悔劝请,随喜回向无上菩提,发大誓愿无有休息,令恶障销灭、善根增长。(《大乘起信论》卷2)

  那么在上一集里面,其他的亲教师已经根据前面的内容,作了一番精辟的解释。我们今天要继续跟大家讲的内容,是从《起信论讲记》第五辑的第289页开始,对应的经文就是对应到“无有休息”的这一段。在这一段里面,从经文正面的意义来说的话,是鼓励所有修学大乘的菩萨们要勇猛精进,才能够克服种种的障碍。不过就是,平实导师在开示这一段的时候,除了勉励大家要精进之外,更勉励其他的学人,要大家警惕,我们精进的方向一定要是正确的方向,如果是错误的方向的话,那就叫作邪精进。平实导师在这边特别举了一位法师的例子来告诉大家说,如果大家精进的是这个方向,不仅对道业没有帮助而且会大大的损害,甚至会损及到别人的法身慧命,所以这边所牵涉到的因果的业报非常的深重,所以 平实导师才特别在这里提出来给大家说。

  那么我们在这里跟大家补充的就是,有一系列的内容跟大家说一下,比方说我们第一个来跟大家讲,因为 平实导师所提到的就是这一位法师所讲的“性空唯名”。所以我们第一个来讲讲看,他所以为,或者是说他所想象的“空”,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我们都知道,凡是学佛人都知道“空”这个字在佛教里面是一个非常根本、很常出现,甚至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名词与概念,但是对于“空”的解释,也因为这个字,字的本身极其的单纯,所以引起的解释也是非常非常的多。

  我们来看看,看这一位法师他是如何去理解所谓的佛教的“空”,我们给大家引用的是这一位法师在《成佛之道》这一本书里面所谈到的。他说,

  凡是“缘起”的,就是假名有,以胜义观察,一切是“无”自“性”而“空”,没有一法可以安立。……由于“空故”,……依于因缘,“一切法”都可以“成立”。(《成佛之道》,正闻出版社,页363。)

  从他的这一段文字里面,我们可以很单纯的把它总结起来,就是这一位法师他所以为的“空”,这个空这个字所描述的,就是事物并没有所谓的自性,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说:凡是缘起的,必然就是无自性而空。这一段文字里面我们可以理解到,他认为按照一般学佛人的概念,凡是世间的所有的一切事物都是缘起而生的;所谓的缘起而生,就是一件事物它不是孤立就生起,而是由众缘和合才能够生起的,那既然众缘和合能够生起的话,必然表示著说里面参与和合的因素都是没有自性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他的这个想法里面,假如说,在参与缘起里面的每一个因素,它都有永远不可以变化的自性,恒常的自性存在著的话,那么当你把这些因素,把它凑合起来的时候,由于每一个因素都一样维持著它的自性而不能够有任何的变化,自然而然它们的聚合,就如同你把一支铅笔、两支铅笔、三支铅笔放在一起形成了三支铅笔一样,那么这个三支铅笔从来都不会形成一个特殊的新的形态。以这样子的想象,他就说,如果要使得这个缘起能够发挥作用,能够形成一个新的状态的话,必然参与缘起的每一个元素都必须要能够有所变化,既然是能够有所变化,那就表示它们绝对没有所谓的恒常不变的自性。

  所以在这一位法师的观念里面,缘起必然意味著无自性,而这个状态,每一个元素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这样子一个性质就叫作空,那么这个,按照一般的道理去看的话,似乎也言之成理,为什么呢?因为确实如果你要把东西合起来,和合在一起而形成新的事物的话,那看起来原先参与和合的东西势必要有所变化才对,所以只要缘起的似乎就一定是没有恒常的自性。

  同样地,正因为无自性的这种空的存在,所以他进一步推论说一切法都可以成立,那如果说没有空的存在的话,是不是就是表示说一切法都有它们恒常不变的自性,那既然一切法都是恒常不变的话,如何能够透过因缘和合的方式,而产生新的状态呢?所以这个在世间法来看的话,似乎也有几分道理,可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跟大家说,从龙树菩萨写的《中论》里面,也可以找到类似的说法。

  比方说在《中论》卷4里面,就有这样子一个经文,

  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未曾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中论》卷4)

  这一段龙树菩萨所写的文字,字面上看起来跟刚才这一位法师所写的文字是非常地相似的,所以当然也有很多人觉得说,这样子看起来的话,既然跟龙树菩萨写的一样,那是不是就表示这一位法师的文字没有什么过失、没有什么错误呢?好,在这里我们要从几个层面跟大家说:首先《中论》这一段文字,在字面上看起来确实跟这一位法师所写的类似,但是要提醒大家的是,当我们在看一段经文的时候,不能够只看目前你眼光所及的这一小段的文字,因为只是把这个聚焦在目前的文字上的时候,很容易产生断章取义的效果。

  比方说我们在世间法上,常常很容易就跟人家说话的时候,需要考虑前文后文。比方说,如果我们听到一句话讲说“他非常勇敢”,当我们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们无疑地会从这句话里面会衍生出一个想象,说这句话里面所描述的人是如何的勇敢;但如果我们在刚才这一句,“他非常勇敢”的这一句里面,后面再加一个修饰的词,我们把整段把它念出来变成:他非常勇敢就像飞蛾扑火。如果把这一段整个把它贯穿的话,你会马上发现它的这句话的意义,并不是在称赞一个人如何的勇敢,而是在讲说这一个人近乎是有勇无谋,所以他作的事情就如同飞蛾扑火一样,所以如果我们只看前面这个“他非常勇敢”这几个字的话,你是看不到后面的意思其实是贬损的意思。

  所以世间人说话都常常有这种状况,你必须要把整段话都听完了之后,了解前因后果,甚至还要能够推测弦外之音,才能够确切地掌握他到底要说的意思是什么。那如果世间人的话,你都需要这样子,好好去整段去掌握的话,更何况是关乎我们学佛人的知见的经文,难道不需要更谨慎的、更全面性的理解吗?

  所以现在当然就是说,这一部分《中论》的内容,我们没有时间再跟大家详细地讲,不过只是告诉大家一个观念,就是说在《中论》,我们刚刚看到的这几个文字里面,虽然它的字面上看起来很像这一位法师所写的,但是如果你把《中论》的前后文,乃至于《中论》所有的,从第1卷到第4卷整个都看完的话,并且又加上正确的佛法知见,乃至于有善知识引导你如何去看到《中论》里面的弦外之音的话,那你马上就可以发现,原来这一位法师的字虽然很像,但是在这里面却是会变成断章取义。

  另外还有一个观点,除了说有断章取义的过失之外,即使从字面上来看,这个字面上也不见得就像我们所想象的那般。比方说,这里面讲说“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光是就这句来看的话,我们或许会想象,确实啊!一切法不能够维持恒常不变的自性,那么当它们和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够形成新的状态,或新的事物;但是请大家仔细想一想,这里面从头到尾都只是跟你讲说:以有空义所以一切法得成,但是这句话里面却没有告诉你,一定是像你所想象的众缘和合的方式去合成一个新的状态或新的事物。也就是说,我们所想象的缘起,虽然套在这句话上面可以套得过去,可是焉知龙树菩萨在《中论》里面所讲的是“空义而成一切法”的这个意思,会不会不仅仅是我们所想象的世间的众缘和合的方式呢?

  这个是非常非常值得深思的问题,因为我们常常在学到佛法的精髓的深义的时候,往往都会听到有一句话形容说,凡是我们谈到了,佛法的最深的义理的时候,往往都会提到所谓的“言语路断,心行处灭。”(《方广大庄严经》卷11)。那么这个言语路断、心行处灭,这种说法在禅宗里面特别地讲究,常常禅师在告诉学人参禅的时候,经常都会告诉你:你参禅的方向得要是这个方向才能够跟你的真心契合,将来才有机会能够开悟。那以这样来说的话,您看看,言语路断、心行处灭,这样一个简单的形容,如果你从字面上去解释的话,那是不是就表示都不能说话,也不能起心动念呢?那如果你再想想看说,如果都不能说话,都不能起心动念的话,请问禅师在教导学员参禅的时候所作的种种作略,包含在禅宗公案里面所描述的种种的说法,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另外,关于言语路断、心行处灭这样的状况,如果你仅仅把它理解成说,都不能说话,也不能起心动念的话,那请大家再把这个言语路断、心行处灭这两句,把它对应到《中论》的经文来,《中论》说“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请问这个跟言语路断、心行处灭,到底一样在哪里?不一样在哪里呢?如果你只是从字面上去推敲、去推测的话,那你会发现这边《中论》里面写的,跟刚才禅师的种种作略似乎差别很大,但是只要是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知道说,这里面讲的事情是完全一样的。

  所以以这一句来勉励大家,就是说我们在看佛教里面的经文的时候,除了说千万不要断章取义,要从整篇的经文去了解它的义理之外,另外也千万千万不能够落在字面的想象之中,应该要去寻求善知识的解释,看看这里面自己的想象,差了多少。

  好,那从这里面我们再给大家看,就是说,因为刚才我们在看《成佛之道》讲的空的时候,他就只是讲说“无自性而空”,所以这个空呢?简单来讲就是没有恒常存在而不变的自性,但是这个空这个字是不是真的就是如此呢?我们与其在这个短短的时间内,要跟大家解释复杂的空的意涵,我们不如选择用另外一个方式让大家自己来判断。

  首先我们给大家引的经文是《大般若经》卷1,在这个经文里面 佛说:

  菩萨摩诃萨欲住内空、外空、内外空、空空、大空、第一义空、有为空、无为空、毕竟空、无始空、散空、性空、自相空、诸法空、不可得空、无法空、有法空、无法有法空,当学般若波罗蜜。(《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1)

  在这一段经文里面 佛总共举了十八种空,那这个每一种的空都有它修行的意涵在,这里面大家马上可以发现到说,在《大般若经》里面讲的空,跟龙树菩萨在《中论》里面所讲的空,看起来在字面上的意义上来讲好像丰富了许多。的确,如果从我们刚才所举的《中论》那一个简单的经文来说的话,那么《中论》它立论的重点是在破斥邪说,破斥论敌,所以既然是破斥对方的论点的话,自然会就对方所执著的地方精要地一语中的地加以解说;可是今天我们看到的《般若经》这里面讲的十八空,它的目的并不是在破敌,而是 佛是在教导众生如何透过自己的修行,各式、各方位的修行去体会空的不同的意涵,所以这里面讲的更广泛、更深入地让大家了解到,原来空有更多更深的意涵在。

  那么从这里有十八种空的状况之下,先不论它的里面的意思,光是从字面上看,诸位菩萨们!您是不是开始觉得,“空”是不是有可能不是简单的一句“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就可以解释的呢?好,如果您开始心里有这个怀疑的话,那在这里要恭喜您,其实“空”真的不是只是指无自性而已,空这个呢?它是在我们的修行的过程中,必须要搭配我们对于实相的体悟,那透过实相的体悟之后,才能够在这个十八个空里面一一地去体会,然后去增益我们自己的修行的证境。

  所以从这里面,我们再回头去看的话,光是这个“空”这一个字,这一位法师他之所以会提出说,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叫作空,其实是为了符合缘起的状况,也就是说,因为众缘和合能够生成新的状况、新的事物,所以说它必然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这个是他所谓的空。可是这个时候,我们给大家看的《大般若经》里面讲了很多不同的空,可见空的意涵并不是只有这样。实际上,如果从缘起的方面来看空的话,诸位菩萨有没有想到过,当我们在论说:缘起代表的没有恒常自性的状态,那是不是表示这种无自性的空,其实只是缘起成立的一个必要条件?

  换句话说,这个代表著,当我们看到缘起的状况的时候,你用空来描述的时候,只是在描述著说,它必须具备的一种条件而已,可是实际上成立缘起的,是不是像这种无自性的空所能描述的呢?显然在逻辑论证里面,这一位法师并没有办法解释这个层次,而现在告诉大家的是在《大般若经》里面的十八空的修证里面,却必须要了解到,缘起它所能够生起、所能够成就的真实意涵,当你把这些真实的意涵都能掌握了,然后从真实的意涵出发、应对到我们所看到的事物的时候,这个时候才能够说,你所能够了解到的“空”是从核心的义理上面就掌握了空的意涵了。

  所以在这一集的简单的论述里面,就是告诉大家“空”实际上它的意涵不是这么单纯,如果只是就无自性的空的话,那么它只是缘起所成立的一个必要条件,透过这样子的一个无自性的空的理解,并没有办法让我们掌握到缘起真正的义理,所以精进的学人应该要远离仅仅是自性不存在的这种空的想象,而进而应该要追求《大般若经》里面所谈到的“空”的真正的义理,这样才是我们叫作的正精进。

  好,今天我们就上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67集 精进须循正见(二)
  叶正纬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继续来跟大家分享《起信论讲记》第五辑的内容,我们所讲的这个内容是从《起信论讲记》第五辑的第289页,平实导师讲到经文里面的“无有休息”。平实导师是刚好举一位法师,他的种种的不正确的知见,来告诉学人说在学习佛法的时候,一定要走对路。如果你走不对路了,那么这个时候,你的所有的精进,不仅对你的学习没有帮助,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其他的人。那在这里再次给大家看一下,这一位法师在《成佛之道》里面,他有讲到一段文字,在这个文字里面可以看到,他所以为的“空”是什么意思,他说:

  凡是“缘”起的,就是假名有,以胜义观察,一切是“无”自“性”而空,没有一法可以安立。……由于“空故”,……依于因缘,“一切法”都可以“成立”。(《成佛之道》,正闻出版社,页363。)

  上一次我们在讲这一边的时候,我们是跟大家讲,举《大般若经》的经文的内容,里面列出了十八种空的意涵,来告诉大家说:如果你只把空解释成事物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那么对于这个十八空的修习,往往你会沦于只是在推测想象,并且是字面的意义上面去理解 佛所说的空是什么。但是我们如果从《大般若经》里面所举出的十八种空的这个状况的话,我们就知道说,空义在佛法里面是非同小可的,所以 佛才会在《大般若经》里面一再地解说。那么,这个是不是有相当程度的在暗示著我们学人,空的意涵不会是仅仅只有无自性的空呢?

  好,那在今天的节目里面,我们进一步再跟大家说这方面的法义。首先,我们来看到《小品般若经》里面的一段文字:

  甚深相者,即是空义,即是无相,无作、无起,无生无灭、无所有、无染、寂灭,远离、涅槃义。(《小品般若波罗蜜经》卷7)

  这一段里面,佛又再次讲甚深相即是空义,后面还举了从无相、无作,到最后的远离涅槃这些意思来告诉我们说,空的意涵到底有哪些?好,这个经文里面,虽然比前一集里面,我们看到的《大般若经》的十八空的状况,看起来文字上要少了一些,可是实际上这每一个包含无相、无作、无起等等的这些叙述,是不是都比无自性要来得深又广呢?所以从这个《小品般若经》里面,我们是不是也该要告诉自己说,佛所说的空义极有可能不单纯只是在讲无自性而空而已。同样地,如果我们从另外一方面,上一集我们曾经跟大家讲过,如果从“无自性而空”的这个意涵上面去看的话,那么这个部分其实只是缘起所成立的必要条件。而对于缘起如何能够符合因果的道理,符合众生的状况而一一示现,这个部分并不是无自性空所能够解释的。所以,我才说这个无自性空是缘起成立的必要条件,既然是必要条件,那就表示说它只是一个面相而已。那么要了解真正的空的话,就表示说你必须要从“缘起”如何能够圆满“生起”而成就的,整个完整的意涵去理解了之后,然后才能够对应出 佛在经文里面所讲的种种的空义。这在《大般若经》里面是如此,在《小品般若经》里面也一样是如此。如果大家心里面还是有所疑虑的话,那不妨我们再继续看其他的经文。比方说,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里面,佛有说到:

  大慧!彼略说七种空,谓:相空、性自性空、行空、无行空、一切法离言说空、第一义圣智大空、彼彼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

  在《楞伽经》里面,这一段的经文里面,明白地告诉我们有七种空。请大家注意看里面从相空、性自性空、行空、无行空、一切法离言说空、第一义圣智大空、彼彼空,里面真的要找在文字上面最靠近的,所谓的无自性空的话,是不是就仅仅有性自性空而已呢?更何况性自性空的意涵,并不是只有这一位法师从字面上所理解的无自性空,因为在《楞伽经》里面,佛所教导我们要学习的,实际上是从唯识种智的观点。回头再来把这些空义,把它架构出来,所以如果用浅的方式来说,就是说得要大家已经开悟明心了之后,并且能够实际体会到,我们真心的运作之后,从真心的运作中,然后再来跟你架构出种种不同的空的义理出来,透过种种空的义理的体会,跟逐一的体证,我们在对真心体证的修证上面,就会越加地更上一层楼。所以不论从《大般若经》,从《小般若经》到《楞伽经》,我们可以看到空的义理,实际上是很广泛又很深入的,绝对不是只有我们在现象上面所看到的,要把东西集合起来,形成新的状态或形成新的事物,它就不能有恒常不变的自性,这么样的简单。

  好,那么除了这个之外,这一位法师在《佛法概论》里面,也谈到:

  如海水起波浪……是由于风的鼓动;如风停息了,海水就会归于平静。这浪浪的相续不息,如流转法;风息浪静,如寂灭性的涅槃。(《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页155。)

  好,那么在这一段里面,这一位法师可以说他所体会到的,所谓的佛法的涅槃,就像是风息浪静一样;这样一个说法,似乎好像也不违背于一般人,对于涅槃是永远的清凉寂静这样子的想象。可是我们却要跟大家说,如果真的只是如此,风息浪静之后所产生的涅槃的话,那为什么在龙树菩萨的《中论》里面,得要费心去描述,所谓的这个涅槃的境界,是叫作

  无得亦无至,不断亦不常,不生亦不灭,是说名涅槃。(《中论》卷4)

  为什么要花这一些文字,去描述涅槃的种种的样貌,为什么不能像这一位法师用一个风息浪静,就把涅槃描述清楚了呢?难道龙树菩萨的智慧比较差吗?这个是大大的疑问喔!

  我们进一步再来看看,我们说在佛教里面,学佛的时候碰到了一些关键词眼,它的彼此之间,都有相当程度的关联性,比方说:涅槃,关于佛教的涅槃,跟我们说禅宗所开悟所明的这个心性,本身根本就是一体的两面。所以说,就这一点立场来说的话,我们给大家举《六祖坛经》的一段话,来让大家看看,来让大家看看说,我们六祖惠能大师,当他开悟明心,当他触证到所谓的涅槃的一个层面的时候,我们来看看他是如何描述的:

  祖以袈裟遮围,……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遂启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好,那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的是说:惠能大师当他大悟的时候,他连续说了五个关于自性的面相。这个自性指的就是,我们在佛教里面学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祂是涅槃的一种面相。所以,当我们在看这个经文的时候,当惠能在讲自性这一件事情的时候,他就是对应到涅槃的一个面向,可是我们在这里看到了他所描述的自性,具有哪些个状况呢?他说到这个自性是本来就是清净、不生灭、具足、无动摇、能生万法。请大家再一次听进去,清净、不生灭、本自具足、无动摇、能生万法。不说别的,光是这个能生万法,最后一个能生万法,请大家看看这个能生万法,跟这一位法师所描述的涅槃,只有用风息浪静的寂灭来描述涅槃,请大家比较看看,这两者是不是天差地别。的确,因为这一位法师,他所描述的风息浪静,那是叫作想象的涅槃,因为他没有办法真正去体证,什么叫作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如果你没有办法体会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话,那么对于所谓的真正的风息浪静的无余依涅槃,你也只能够流于想象而已。禅宗的学人很可贵的就是说,透过禅师的指引,能够证悟到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之后,从此之后就于世间的诸法,能够逐步地得自在,乃至于最后还能够透过禅定的修习,解脱知见的修习等等,然后最后能够证悟到无余依涅槃。所以,这一系列的说法是在告诉大家,这一位法师所以为的这个涅槃,他所想象到的涅槃,就只是风息浪静,一切都是静止状态,那样子一个静止的涅槃,但是这一个涅槃,只是一个想象而已。

  实际上,在大乘法里面的涅槃,它有四种的含意,无余依涅槃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刚才我们看到六祖惠能大师,证悟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是四种涅槃里面的其中一种,那这一些所有描述的这些涅槃,其实也都跟我们上一集所讲的空,以及我们这一集开头所描述的这一些空,有深切的连结。换句话说,所谓谈到的空性,所谓谈到的自性,谈到涅槃的种种,在大乘法里面这一些名词,都有丰富的内涵,并且它都可以是世间人所讲的活灵活现。那么大家一定开始觉得有一点怀疑,既然是讲它有丰富内涵,有活灵活现的,怎么好像在字面上看起来跟《阿含经》里面所描述的涅槃——熄灭了一切贪瞋痴的状况,好像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呢?字面上看起来它们是不一样,可是在这里却要勉励大家,虽然它在字面上看起来是截然不同,可是我们却要告诉大家,在大乘法里面所证到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跟《阿含经》里面所描述的,熄灭贪瞋痴的这个涅槃,它在本质上并没有不同,它们都是我们的如来藏真心,所显示的不同的状态而已。

  那么最后还要再告诉大家,从刚才我们看这一位法师所举的这个缘起,所导致的无自性空,用这个无自性来解释空的这件事情,以及他用风息浪静来描述涅槃,这样子的两段描述的状况来讲,我们可以很清楚地见到,这一位法师对于佛法的理解,绝大多数都是流于学术研究的想象。那么这个学术研究想象,当然就是说,如果一辈子精进去研究的话,当然可以从学术上面得到一些学术上面的理解。可是我们却要告诉大家,修行并不是只是在作学术的,或是文字上面的研究,这就好有一个比方,比方说我们到一个地方,看到那一方的土地的时候,如果我们只是在土地的表层,甚至在土地的表相上面去看看,这个泥土是什么样的颜色,这个上面飘散著几片叶子,甚至是几朵花,上面有一些个石头,大概都是只能从表相上面去看这一方的土地,可是如果我们真正要看看这一方土地的真正价值的话,那往往除了说,要去接触土的表面,用我们的触觉去接触之外,甚至我们还要逐步地把这个土,把它挖一点来看看,看看这个土的下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来具体判断说这个土壤到底有没有利用的价值,甚至如果我们再继续挖得深一点,说不定这个里面再深两三公尺以下,说不定就会蕴藏著种种的宝物也不一定。所以唯有你真正去深入里面的义理之后,你才能够突破文字的障碍,知道说 佛有要传递什么。那么同理我们只有透过这个方式,透过学习义理的方式,才能够精确地掌握到所谓的空,所谓的涅槃等等真正的意涵。

  那么再下来,再下来这一位法师也有继续谈到,因为他所想象到的涅槃,就是风息浪静,所以他继续在《佛法概论》这本书里面,又说:

  所以涅槃的安立,即依于缘起。这在大乘经中,称为诸法毕竟空。诸法终归于空,《阿含经》说为终归于灭。归空与归灭,是没有什么不同的。一一浪是本来会灭的。如动乱的因缘离去,波浪即平静而恢复了水的本性。浪的趋于平静,是可能的,而且是必然的。(《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页155。)

  在这一段话里面,这一位法师,可以说把刚才我们所看到的空跟涅槃,整个都连结起来了,在他的想象里面,空不仅是无自性的空的状态,并且是由于诸法的生起,到最后必然都会归灭,所以他把究竟的空,佛法里面的究竟的空,把它解释成究竟的灭,所以他才说归空与归灭是没有什么不同的。那么这样子代表的意涵是什么呢?就表示说,他所体会到毕竟空的义理,其实就是所谓的风息浪静而已。但是我却要在这里告诉大家:毕竟空,谈到了毕竟这件事情,一定是谈到佛法最胜妙、最胜妙的义理,才能够说毕竟;也就是谈到的就是佛法上面的第一义空。

  那请大家千万要记住!凡是谈到毕竟,凡是谈到第一义的时候,一定是谈到了佛法的核心、佛法的根本,叫作如来藏,也就是《心经》、《金刚经》所谈到的真心,也就是禅宗开悟明心,所明的那个心。那么,这些谈到的毕竟空跟第一义空,都是从证悟如来藏,证悟本心的立场,从这个立场上去体会到如来藏的种种功德妙用,把这些功德妙用,在世间法上投射开来的时候,你才能够一一的在万法中,体会到什么叫作毕竟空,什么东西叫作第一义空。所以既然在万法中去体会到,那自然不是像这一位法师所想象到的:一切风息浪静、一切归于灭尽,叫作毕竟空。因为我们刚才从六祖惠能大师,开悟明心所讲到“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的这一句话,不是都已经告诉大家了:万法不是只有灭尽的时候才显现出所谓想象的寂灭性啊!万法在生起、灭尽一切的状态中,都能够显现出祂的空义出来,而这个空义的体会跟掌握,却必须要从实际的义理的体会;也就是说,从你真正能够开悟明心那一刻开始,才能够去体会祂真正的意涵。所以,从这里我们又可以再一次地见到,这一位法师对于空这个字的体会,是仅仅流于文字的、学术的想象跟理解。学人如果跟著他去学的话,学到最后的结果,绝对不是在学佛,而是只是在学术、文字上面打转而已,这个对大家的危害是非常深的。因为如果这样学了十几年之后,始终都是在文字上面打转的话,那就是到最后学到的都是言不及义的层次而已,那对大家的修行来讲,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情,希望提醒大家注意!

  今天就先上到这里。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68集 精进须循正见(三)
  叶正纬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的节目里面,我们继续来跟大家谈一谈,这一位法师的不正确的知见,我们现在再给大家引一段这一位法师在《佛法概论》里面的文字:

  竖观诸法的延续性,念念生灭的变异,称为无常。横观诸法的相互依存,彼此相关而没有自体,称为无我。从无常、无我的观察,离一切戏论,深彻法性寂灭,无累自在,称为涅槃。……无常性、无我性、无生性,即是同一空性。(《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页165-166。)

  在这段文字里面,这一位法师更进一步地把我们在《阿含经》里面常常看到的三法印,也就是无常、无我跟涅槃寂静这三个印,把它全部结合在同一个所谓的空性底下。这个其实是符合龙树菩萨在《中论》里面所倡导的概念,就是所有的这个三法印,其实就其实际的话,就是一个实相印,所以在今天里面,我们再进一步跟大家来谈谈,“实相”到底讲的是什么事情。首先来看看,这一位法师的这段文字里面,他把这个三法印,当然顺著龙树菩萨的说法,他把它归于空性,可是他对于空的理解,又究竟是什么呢?从前两集的节目我们给大家引的他的书籍里面,我们可以很清楚地见到,这一位法师对于空的理解,在一般的状况,就是停留在:只要是缘起的,那么参与缘起的诸相因素,必然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这个所谓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就是这一位法师所理解的空。至于在最究竟的含义里面,他也用风息浪静的寂灭来形容所谓的究竟的空,也就是究竟的灭。所以我们可以理解到说,这一位法师他的概念里面,“空”要不然就是无自性的空,要不然就是一切息灭的空,就是这两个空;可想而知的,当他把所有的三法印汇归到这样子的空的时候,那也表示他所以为的佛法谈的实相,要嘛就是无自性的空,要嘛就是所有一切终归寂灭的这个状态。

  那么,现在我们就进一步来看看,说佛法里面谈到的实相,到底是不是只有这两个意涵?首先我们来看看,大家耳熟能详的《金刚经》;《金刚经》的经文里面是这样写的: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在这个几段,我们从《金刚经》撷取的经文里面,都反复从几个不同的层面来提到如来;那大家不知道会不会把这个经文,误会成我们如何去见到?比方说在2500年前,如何去见到 如来在人间所示现的色身呢?如果是这样理解的话,那这个经文有许多地方马上就会说不通;比方说,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如果只是在讲 如来在人间示现的色身,明明就站在弟子眼前,并且祂也确实在后来示现了涅槃,那你又怎么去解释“无所从来、亦无所去”呢?同样地,如果说把祂界定成 如来当年所示现的色身的话,那请问你:如何去理解“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呢?所以这里面的如来,其实讲的,不是 如来当年所示现的这个在人间示现的状况,这个如来,其实就讲的就是要提醒大家,我们要去追寻的佛法的实相。这个实相,就用“如来”这两个字来代表。所以如果用这样的方式来看的话,这个经文就会彻底地不一样,比方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那就告诉你,如果你今天要去求证,求证你自己的本心如来的话,你就不能在虚妄的诸相上面去打转。而是要摒弃这些虚妄相,然后直透入理,才能够找到你自己的本心如来。同样地,下一句说“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这个同样也是讲的就是说:我们所谓的自心如来,祂是如何的来对我们说法。同样地,后面的几句也是如此,所以在《金刚经》里面讲到的 如来,讲到的都是我们的自心如来,这样子提携后世的学人,按照 佛所开示的方式,怎么样去寻觅自己的自心如来,这样《金刚经》才能够发挥它的大用。以这样的立场来看,我们说自心如来在《金刚经》里面,展现了诸多的相貌。那么请问大家:这个自心如来,是不是佛法中所讲的实相呢?祂当然是!因为我们学佛学到最后,不是就要成佛吗?那要成佛的第一步,就一定得找到在自己心中的那个如来;找到自心如来之后,然后逐渐地来修正自己的,含藏在我们的自心中的种种的染污种子之后,接下来才有可能成佛。所以凡谈到成佛,就一定要先找到自己的自心如来。所以在自心如来的这件事情上面的话,祂当然就是佛法的真实的义理。所以我们在讲实相的时候,必然都有包含所谓的自心如来的种种义理。可是您今天比较看看:在《金刚经》讲的种种自心如来的相貌,是不是跟这一位法师所讲的非常不一样?因为这一位法师从头到尾也只能够说,要嘛就是谈自性空,要嘛就是谈一切终归寂灭的空;这两个空,跟《金刚经》里面讲的如来的种种相貌是完全完全不一样的。

  那我们再来看看,看看另外一部经里面讲到的。好,这一部经叫作《方广大庄严经》,经文是这样子的:

  弥勒!法轮显示一切诸法,本性寂静,不生不灭,无有处所,非分别非不分别,……不坏不断,……无所得,不可言说,……言语路断,心行处灭,不可譬喻,平等如空,不离断常,不坏缘起,究竟寂灭,无有变易。(《方广大庄严经》卷11)

  在这一段经文里面 佛的开示就是:法轮显示一切诸法,祂是如何显示呢?从本性寂静、不生不灭,一直到最后的究竟寂灭、无有变易,都是这个法轮所显示的诸法的样子。法轮指的就是什么呢?法轮指的就是我们在佛法里面讲的,每一个人的根本的大法,就是我们的自心如来;从我们的自心如来里面显示了一切的诸法,那么祂显示的方式,有种种的相貌可以来描述,从本性寂静、不生不灭,一直到不坏缘起、究竟寂灭、无有变易等等,有好多的面相来描述。大家再仔细看看,在这段经文里面,大家是不是觉得,佛所开示的法轮显示诸法的状况,其实是很有丰富的内涵的;祂并不是只有无自性空,不是只有诸法终归寂灭而已。所以这个又在告诉大家说:在《方广大庄严经》里面所显示的所谓的佛法的实相、法轮的状况,显然不是这一位法师所想象的那样。那又譬如说,我们再看看《楞伽阿跋多罗宝经》里面,简称《楞伽经》,在《楞伽经》里面所描述的:所谓的如来之藏,简称叫如来藏,这个就是跟我们在《金刚经》里面看到的自心如来,跟刚才的那一段经文所讲的法轮,是同样的意思,谈到的就是:我们自心所含藏的种种的妙功德性用。

  好!那我们看看《楞伽经》是如何描述如来之藏?

  (1)如来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儿,变现诸趣,……三缘和合方便而生。外道不觉,计著作者。(2)为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识藏,生无明住地。(3)与七识俱,如海浪身,常生不断,离无常过。(4)离于我论,自性无垢,毕竟清净。(《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

  好!这四个大的项目,可以说是在《楞伽经》里面,佛跟我们描述什么叫作自心如来的样貌,举出了大类的这四个大的方向,让我们好好去参究。请大家注意看看,如果佛法的实相,谈到的就是无自性空的话,那么为什么还会谈到“与七识俱,如海浪身,常生不断”呢?显然这个实相的本身,祂就跟六祖惠能所体会到的:何期自性能生万法,是一模一样的。并且,如果我们谈到了毕竟空的这件事情,如果只是像这一位法师所理解的,一切终归寂灭的话,那请问大家,在《楞伽经》里面 佛为什么又说:如来之藏是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识藏,生无明住地呢?如果一切终归寂灭的话,从何去生起无明?所以这里面,是有很大很大的落差在的。但是大家如果有回想起,六祖惠能大师所证悟到的,感叹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本不生灭,本自具足、不动摇,以及能生万法的这几样特性来看的话。您会发现到,惠能大师所证悟到的本心的自性,跟这里《楞伽经》 佛所开示的四大类的这个状况,是可以契符的。所以您究竟是选择相信惠能大师呢?还是要相信,这一世只是凭虚伪想象来研究佛法的这一位法师呢?这要给您好好地自己抉择了。所以关于这个,那怕是说像这一位法师,他一向是言必称龙树菩萨,可是即便是在龙树菩萨所写的《大智度论》里面,我们看到里面的文字,也不仅是如此。

  我们接下来看龙树菩萨是怎么说的?他说第一义应该是怎么样呢?应该是:

  “语言尽竟,心行亦讫,不生不灭,法如涅槃。说诸行处,名世界法,说不行处,名第一义。”“一切实,一切非实,及一切实亦非实,一切非实非不实,是名诸法之实相。”如是等处处经中说第一义悉檀。(《大智度论》卷1)

  各位刚才看到了:一切实、一切非实、一切实亦非实、一切非实非不实,这些光是文字上面,可能会把大家搅得七晕八素,可是大家在这里不必去深究里面到底的意涵是如何?因为要能够确实掌握,所谓的一切如何实、如何非实、如何实又非实、如何非实非不实的这四个层面,必须要等到大家都能够开悟明心之后,从自己的自心的体验,去直接说出来,那才能算数。所以在这里面,大家不必介意说,对于这个所谓的实跟非实等等的这个四句,不能够有很确切的了解;但是大家应该要注意的就是说龙树菩萨花了一番力气,写了这个四句,实非实等等的这个四句,请问大家这个四句的内容,是不是这么简单就用无自性空跟一切法终归寂灭—只有这两个空—就能够函盖这个四句法吗?您有没有觉得这边的落差,同样是非常非常的大呢?确实是非常大,因为龙树菩萨在这里讲的,跟 佛在前几个经文里面—我们引 佛在经文里面—讲到的自心如来的种种的样貌,其实是完全一致的。可是这一位法师虽然口口声声都称赞颂扬龙树菩萨,可是他讲的法却完全不是龙树菩萨所说的。更糟糕的是说,他虽然说以这个龙树学自居,可是他却在许多的其他场合屡屡在诽谤大乘经是非佛说。那么当他出口去诽谤的时候,其实他在学这些佛法的善根就断了,那既然他已经诽谤了大乘经在先,那么诸位!他所讲的关于大乘经的种种的义理,您还能相信吗?

  所以在这里提醒大家,要非常注意这一点哦!实际上在诸经里面讲到的所谓的如来之藏,简称叫作如来藏,这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名称;比方说有些地方叫作法轮,有些地方叫作法性,有些地方叫作金刚,有些地方叫作摩尼宝珠,有些叫第一义,或者叫本来面目、本地风光,或者叫作本心、真如,或者简称一个“如”字;那这些不同的名称,都是从不同的层面去描述我们每一个人都与生俱来都具有的如来藏。这个如来藏含藏了我们所有一切无始以来所熏习的种子,并且也是我们将来要能够修菩萨道,乃至最后成佛的唯一依据。所有的大乘经讲的,全部都是在讲如来藏,反而是阿含部的经典,是用隐喻的方式来谈到如来藏,而把大部分的内容放在描述我们如何解脱于世间的种种的烦恼。

  所以可想而知的就是:如果我们否定了大乘经,自然而然就不可能去了解到大乘经里面讲到的如来藏的种种的样貌。这个结果到最后,就会落得像这一位法师一样,从头到尾都是用自己的思惟去理解的,这个的过失非常非常的大。为什么说这个过失非常大呢?对他自己本身而言,他既然已经诽谤了大乘经,说大乘经不是 佛说,然后自己又用自己想象的方式去曲解大乘经。那么对他自己而言,他要追求证悟的因缘,这个机率几乎等于零。那另外就是说,更糟糕的就是说,他所知道的这些事情,他都把它写成书了,这个书会流布在外面,会有许多的人读到了;我想在电视机前面观看这个节目的观众,可能有不少人在之前也曾经看过这一位法师的书。当然您今天看了这个节目,表示说,您不再被他错误的知见所误导了。这个要恭喜您,可是您想想看,会不会有许多的众生读了他的书之后,从此就在他的字里行间,迷失在他的字里行间,终其一生都在钻研里面的文字的道理呢?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更糟糕的是说,这一位法师由于把佛法,把它支解得完全破碎了,并且常常断章取义,所以常常会发生前文跟后文,彼此之间不能连贯呼应的问题。如果您把他供为一个上师,然后拼命在字里行间去寻求他所说的意思,那到最后,恐怕您就只是徒劳无功而已。

  想想看:如果有心,发心的想学佛,可是却看到这一位法师的书,然后被他的错误知见所误导了,然后终其一生,都在研究、研究、再研究,连这一位法师本身的思想都没有办法把它通透起来,为什么没有办法通透呢?很单纯,因为他的思想本身就是支离破碎的。所以你看看,如果一个学佛人落到这样子的下场,是不是情何以堪呢?所以我们才说,对于这样子,这一位法师的这样一个知见,其实他对于众生的危害是非常大的;更别论说他的书、他的知见,透过许多的佛学院,影响了许多的僧众,再透过这些僧众,再影响了一般的人。所以我们说,这个部分对众生学佛的法身慧命来讲,危害非常、非常、非常的大,这个危害大到甚至说,会整个把佛法的根基都动摇了。以至于说,大家在面对佛法的时候,总想而知说,空其实没有什么啊!就是无自性空,就是诸法终归于寂灭,就是这样空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剩下来的,学佛的不外乎就是努力地行善布施;甚至更糟糕的就是说,这一位法师还有一些的知见,从这个错误的知见衍生出来的更错误的知见,是从根本上面去否定了大乘经之外,也否定了大乘经里面所谈到的诸佛菩萨。比方说 阿弥陀佛,这一位法师他就自己认为 阿弥陀佛的这个说法,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这是他的说法;那么这个说法,根本上就是动摇了所有大乘经的一切的佛菩萨。您如果是学佛人的话,听到这里,您会不会觉得触目心惊呢?所以错误的知见,影响真的非常的大、非常大。

  我们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跟大家讲到这里,下次再继续跟大家讲解。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69集 精进须循正见(四)
  叶正纬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继续延续上一集的内容,来跟大家说一说这一位法师的错误知见。我们在前几集内容里面不断地告诉大家,这一位法师所理解的空的意思,都是流于文字的想象;那如果你以这个文字的想象,把它当作一个真实的样貌的话,那么对于您的佛法修习的危害,是非常大的事情,应该要摒弃这些邪见,这个邪见的危害、它的危害是非常深的。

  比方说,在这一位法师所写的《净土与禅》里面,就有谈到 阿弥陀佛的这些事情,他是这样说的:

  《观无量寿佛经》第一观是落日观;……即是以落日为根本曼荼罗;阿弥陀佛的依正庄严,即依太阳而生起显现。……太阳落山,不是没有了,而是一切的光明,归藏于此。明天的太阳东升,即是依此为本而显现的。佛法说涅槃为空寂、为寂灭、为本不生;于空寂、寂静、无生中,起无边化用。佛法是以寂灭为本性的;落日也是这样,是光明藏,是一切光明的究极所依。(《净土与禅》,正闻出版社,页22-23。)

  依于这个观点,大家可以看到还是一样,跟前面这一位法师在描述什么叫作毕竟空的时候,他曾经说到所谓的毕竟空的掌握,就是一切的法终归寂灭;他也说到归空跟归灭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所以在这里面,他对于所有一切佛法的理解,都源自于要嘛就是无自性空,要嘛就是一切终归寂灭的空。所以他对 阿弥陀佛的理解也是如此,他把 阿弥陀佛的第一观的落日观,把它解释成说像落日,就是因为落日也是一样,是以寂灭为本性的。

  可是这样子的一个想法,却在根本上面产生了更大的祸害,因为在同一本书里面,这一位法师继续写到,他说:

  仔细研究起来,阿弥陀佛与太阳是有关系的。印度的婆罗门教,有以太阳为崇拜对象的。佛法虽本无此说,然在大乘普应众机的过程中,太阳崇拜的思想,也就方便的含摄到阿弥陀中。……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于一切——无量佛中;引出无量光的佛名。(《净土与禅》,正闻出版社,页22-23。)

  这一段,不知道佛弟子们看到了作何感想!我想如果您直接看这一段文字,是不是会有一个印象在,就是说这一位法师谈到了关于 阿弥陀佛跟太阳之间的关系,也谈到了所谓的“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那他是不是就在指所谓的我们讲的 阿弥陀佛,其实只是太阳崇拜的净化呢?那对于一般的佛弟子,请问您是不是能够接受这一位法师,就这样子把我们在大乘佛法中极为重要的 阿弥陀佛,就此把祂连根刨除了呢?当然我们在网络上面,我们也看到一些拥护这一位法师说法的学人,他们的辩解是说:“这一位法师这样的说法,其实指的只是在说所谓的普应众机大乘,要适应各式各样不同根器的人,所以有种种不同的修法。”但是无论如何,这个怎么讲,他的文字里面就写得清清楚楚了,他说这些、说得明白些,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在这个文字里面,再也没有其他的弦外之音可言了,他的意思就是如此。

  所以,如果从这个方面引申出来的话,那就表示说,信仰他的错误知见的门徒们,当他们在这个丧家往生的时候,所作的所有的助念,我们实在很难想象,当他在助念的时候,他嘴巴里面念的阿弥陀佛,难道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吗?那请问大家:那么所谓的亡者往生到 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这件事情又怎么说呢?难不成大家都要往生到太阳的地方去了吗?所以这个事情其实危害甚大!因为,当他们在帮别人助念的时候,这些都会影响到往生者能不能适当地往生净土的一个功德。

  所以我们说,从错误的知见,他是从这个一切法终归寂灭的错误知见,然后攀缘比附去解释 阿弥陀佛十六观里面仅仅第一观的落日观;然后再从这个落日观,就把它推结到是太阳崇拜的净化;从这个净化的角度,再把 阿弥陀佛从佛教中连根拔起。所以各位想想看:这个错误的知见多么多么的可怕!会影响到多么多的人。可是,这一位法师并不是自己想象出这些错误知见的,实际上,这一位法师在他早年学佛的时候,他就已经讲了:他这些知见是从喇嘛教里面学来的知见。怎么说呢?我们来看看,举一些证据来给大家看。在一本现在甚为流行的,叫作《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这个书籍里面,这个书是由所谓的喇嘛教的大师,叫作宗喀巴所写的。那我们就引《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的文字来让大家看看,看看这一位法师的错误思想,到底从哪里衍生出来。

  好!我们来看看里面的文字是这样写的,卷17的文字是这样写的:

  一切诸法自性空者,是由依因缘生起之理,故说彼空。……谓依如此如此因缘,生灭如此如此众果,即应依此因果建立而求性空及中道义。(《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

  这样子类似的文字,在《广论》中出现的频率相当的高。我们从这个文字,大家可以判断看看,在《菩提道次第广论》这本书里面,宗喀巴讲到的“空”,跟他讲到的“自性空”,有哪里不一样?在文字上面没有不一样,在义理上面也没有不一样啊!因为他都已经讲得很明白了:“一切诸法自性空者,是由依因缘生起之理,故说彼空”啊!所以这段文字再也没有什么弦外之音,可以需要推敲老半天,因为它就是简洁明了,跟您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在《广论》里面谈到的空,跟这一位法师所理解的自性空是一样的。

  然后,在《广论》不仅全篇在宣说这类型的空,并且《广论》认为唯有持这种所谓自性空义理的人,才是真正地了解中道的道理;他们把能够善说中道,能够理解中道的这种人,叫作中观师。可是我们都知道所谓的中道、中观等等这个说法,其实是从龙树菩萨才大为在世间兴起的;可是如果谈到中道跟中观的根本义理的话,仍然要回到 佛所说的经典上面来看。所谓的中道,不能够离开我们的自心如来,不能离开我们的如来藏去说中道;同样地,中观也不能够离开如来藏,再去谈任何的中观,这个是 佛在三乘经典里面开示的重要的义理,并且也是龙树菩萨终其一生写《中论》或是写《大智度论》,一再地反复宣说的义理。

  但是各位今天看看,我们引一段文字给大家看,在同一本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他说:“除中观师,任何补特伽罗皆见相违,无慧宣说无违之理。”(《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这个意思是什么呢?他就是讲说除了中观师有这个智慧宣说无违之理;什么是无违之理呢?因为这段文字讲到的,就是诸法自性空,所以这里面讲到的内涵—这句话的内涵—就是他认为只有中观师才有这个智慧能够宣说不违背诸法自性空的道理;任何的补特伽罗,他可是说“任何”哦!包含一切没有挂上一个中观师牌子的学佛人,都囊括在这个所谓的任何补特伽罗里面哦!这句话的过失非常非常大,为什么呢?首先就是说,一切诸法自性空,它本身就不是佛法真正的义理,它只是表相的,只看到世间、器世间诸法生灭,然后才说它自性空,完全没有办法触及到佛法的实相。所以关于宣说这个表相上面所看到的自性空这个道理的话,跟我们学佛到底有什么深切的关系呢?

  第二,他说只有中观师有这个智慧宣说这种道理。那么我们马上就可以知道说,因为真正的中观师必定是基于如来藏而能够予以种种的观行;所以中观师离开了如来藏,就没有所谓的中观师可言了。那从中观师的眼光来看的话,中观师当然有能力解说自性空啊!因为这只是世间的表相而已啊!根本还没有到事物真正的义理啊!所以中观师当然有那个智慧可以解说,可是中观师解说的,却不会只是在解说自性空。可是后面又讲到说“任何补特伽罗皆见相违”,这个同样有很大的过失啊!因为我们知道说,在学佛里面除了用中观的方式来引导众生,还有许许多多的其他的方式,只要他们的根本的出发点是从每一个众生的自心如来开始出发,那么不论用任何方式,都能够引导有情来求证,并且逐步来体验自心如来,这个也就是各式各样的应机宣说之理啊!换句话说,只要是能够掌握自心如来真谛的每一位人,都有这个能力能够引导其他的众生,按照正确的方式去学佛。既然这样子,当然所有一切其他的众生当然也可以,只要他能够掌握佛法的义理,当然也就能够解释所谓的现象界的自性空。因为现象界的自性空,真的就只是表表浅浅的一层而已,它没有什么深刻的道理在的。

  所以,在《广论》里面宗喀巴这样讲,其实一方面他误会了中观师,因为他认为中观师只有在讲诸法自性空。所以他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就在讲说是喇嘛教的这些主张自性空的人,才有办法宣说这个自性空的道理,其他人都没有办法、没有那个智慧能够宣说,这个实在是慢心到了极点。宗喀巴所写的《广论》影响呢,除了影响这一位法师之外,他还一路影响了许多后续的学人。比方说,像现在的达赖喇嘛,在《中观之钥》的问与答里面,曾经讲过下列的文字,他说:

  了达自他等所缘品—境界—在没有微尘许自性有之上,却现为自性有,由此现知:这样的自性有的显现不过恰如虚假的幻术或幻梦罢了。……由于自性实有的息灭,遂得了知缘起义;由于缘起义,遂得了知自性实有的息灭。基于必然可以寻得空性与缘起的相互成立—一方成立,另一方随即成立—之理。(《中观之钥》—问与答-9)

  这段文字也很清楚啊!表示达赖喇嘛所领会到的所谓的这个空,也就是跟这一位法师一样,都是缘自于宗喀巴所写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全部都在不是自性有的状况下去理解空。而这样子呢,我们在前面几集,以及在这一集里面,已经反复告诉大家空的义理绝不是只是表相上的无有恒常不变的自性而已;实际上,所有的空义的理解,必须要从如来藏出发去理解、去体悟,才有办法掌握到它真实的义理。

  那么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不仅影响到达赖喇嘛,影响到这一位法师,并且也影响到现在一般的学佛人。比方说,像学习《广论》的人,往往都会跟著他们的上师学,那他们的上师就是另外有一位法师,他有讲到,他说:

  中观的真义就在这里……:原来一切法要找它实在的、真实的内涵……是没有的,所以它是假安立的。也正因为这样安立,所以有这样的因就会有这样的果。假如它本来就是有的话,你怎么去安立它?……你就不能动它了。正因为它无自性(或者说性空),所以必定是缘起的。如果你正见一切法都是性空,就能够正见缘起。(《菩提道次第广论浅释》)

  这段话也非常清楚,他就是告诉你:他们所理会的空,所体会的空,其实就是所谓的没有恒常存在的自性。

  那么这个表示说,所有在“广论”班里面学习的学佛人,如果都跟著另外这一位法师的讲法这样讲的话,那所有“广论”班的学员,对于空的体悟,就会只是流于没有恒常自性的空而已;而这个体悟,刚才我们已经见到它的流弊非常的大,因为它让你从此之后,就不会再去探寻禅宗祖师教大家明的心,是怎么个明法?这个心又是怎么个相状?从此之后,你也很难在这个大乘的《般若经》,或是甚至是后面的唯识经里面看到、谈到真心如来藏的时候,种种的相貌的时候,你要如何去体会祂。往往到最后,你也会跟这一位法师,跟达赖喇嘛或是另一位法师一样,您到最后都会说:如来藏这三个字也是一样,祂就是只有名字,叫作唯名而已;其实祂就是性空,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无自性空。那当您生起这样的错误的知见的时候,也就是遮障了您去领会到三乘佛法真正的意涵,这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们才说所有的这个过失里面,可以说以邪见的危害是最为根本的。因为从这个对于空的想象跟错误的见解,使得宗喀巴写出了《菩提道次第广论》,然后影响了后面一大堆跟著学的人。这一位法师跟著喇嘛教的这个邪见之后,也跟著再继续危害了许多人,甚至讲说“阿弥陀佛是太阳崇拜的净化”。那在现在这个状况,有许多的《广论》的学佛人,希望大家能够听到这里,看到这里,能够引以为戒,要知道说:这个无自性空其实只是现象界的表相而已,它完全没有触及实相,请您千万不要因此受了这个遮障!

  那另外还有一个观念,就是说常常有许多人,就是说我们只要发心是良善的,那么我们作任何事都应该有善果。其实这个不然,因为您想想看:像这个对于佛法的邪见,很明显地它会障碍了许多人的学佛之路,也因此他后世的果报必然是恶果。您想想看,如果您是出于善心,但是您却去护持了这样子破坏佛法根本大法的这个恶见的话;那您想想看,这个难道不会有相应的因果吗?可想而知的,就是从因果相应的道理来说,即使您发的是善心,可是如果您护持了是会断丧佛法的恶业的话,那对不起!您的未来仍然必须要跟这些断丧佛法的这些恶因果的人,共同去承担这里面的业果。所以想一想,是不是会觉得说,学佛一场,如果护持了,却是护持了邪见的话,是不是很冤枉呢?所以才说学佛的时候,非常重要就是知见要能够正确。这也就是 佛陀在八正道里面,为什么把正见列为首要的第一个正道的原因,因为邪见的危害太大太大了。

  那么诸位观众如果说您刚好有缘分听到这段话的话,哪怕您对于前面所讲的,不见得能够完全理解;但是请大家就暂且要注意自己将来的这个法身慧命,因为护持恶业的结果一样会有恶的果在等著大家。所以您要作到的是:要记住所谓的无自性空,或者一切法终归寂灭的空,只有论及现象界的表相,它没有触及到真正佛法的核心,没有触及到将来你要如何体证如来藏的种种的功德性用。所以,当您如果看到您参与的团体,或是您护持的团体,也只是讲这种空的话,希望您要生起警惕之心,希望您可以从这一点点的怀疑,就自己发心去寻求看看是不是有其他的善知识,对于空、对于自心如来……等种种佛法的实相,有更深一层的讲解;这样子的话,才能够保护您未来学佛生生世世能够顺顺利利。

  今天就先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70集 大乘止观之意涵
  叶正纬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我们继续来跟大家讲大乘《起信论讲记》第五辑。我们今天要讲的内容从第305页开始到326页,这个部分我们先给大家念一遍,原先的经文是这样写的:

  云何修止观门?谓息灭一切戏论境界,是止义;明见因果生灭之相,是观义。初各别修,渐次增长;至于成就,任运双行。(《大乘起信论》卷2)

  这一段,首先我们就跟著 平实导师讲解的顺序来跟大家稍微作补充。

  首先谈到的,这里面谈到的“止观”这两个字,在这个学佛的过程中,止观始终是一个很重要的,我们经常在许多的法门里面都会看到止观这两个字,所以藉这个机会,我们可以好好地理解一下《大乘起信论》讲的止观,到底是讲什么?一般人觉得止观一定都直接会想到修习禅定的状况,也就是所谓的四禅八定的状况;但是这里要提醒大家,正如 平实导师有引用的一句话:“念佛不在嘴,参禅不在腿。”这个意思就是说,真正的念佛是在心里的忆念,真正的参禅呢,也仍然是在心里面去参,而不在你如何盘腿打坐去修定,因为修定的这件事情毕竟都还是在世间的诸法里面。

  比方说,佛陀当年祂在出家寻道的时候,祂曾经跟过两位当时修学禅定的这个大师:一个叫作阿罗逻伽蓝,另外一个叫作郁陀罗摩子。阿罗逻伽蓝他所修习所证的禅定,叫作无所有处定;另外一位郁陀罗摩子所证的禅定境界,叫作非想非非想处定。无所有处定跟非想非非想处定这两个定,一般我们在说四禅八定的时候,那个是最高的两种的禅定境界。佛陀在跟这两位师父在学禅定的时候,很快就证到了这个所谓的最高的禅定的境界;但是根据记载,佛陀很明确地就知道说这个并不是究竟。并不是究竟,因为禅定一旦定力散失的时候,所有的一切终究还是回到世间的蕴处界的诸种状况来。所以,佛陀当下就决定说这个并非究竟,所以祂当时就舍弃了继续跟随这两个师父而继续往前求法。

  所以,我们才说止观这两件事情,在《大乘起信论》讲的时候,希望大家不要以四禅八定的眼光去看;因为《大乘起信论》它的目的,是要让大家对于大乘佛法生起了无比深厚的信心。那既然要对于大乘佛法生起无比深厚的信心,自然所有的言谈都必须要拿著大乘佛法最核心的义理来告诉佛子,才有办法让佛子生起无比的信心;当然就不会是拿外道也同样可以修的禅定,来在这里讲止观,你说对吗?另外,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为什么外道也能够同样证得这些四禅八定呢?在佛法里面它只是一个方便,而没有触及核心。

  我们给大家引的经文是《楞严经》的经文,在《楞严经》的经文是这样说的:“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内守幽闲,犹为法尘分别影事。”(《楞严经》卷1)这一段,佛说得非常地斩钉截铁——“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大家如果对于所谓的坐禅、修定这些事情有所了解的话,大家通常也都会知道随著修的坐禅的这个禅定境界,越来越好的时候,你就灭掉了越来越多的妄想;这表示你在禅定的境界,一层一层地修上去的时候,终归就是要把所有一切的妄想息灭。可是妄想这件事情,不就正是我们的所见、所闻、所觉知吗?所以妄想从来都没有超出过所谓的见闻觉知。可是 佛在这里讲了,纵然你把一切的见闻觉知都灭尽了,然后内守幽闲;这不就讲的是说:纵然你禅定境界,已经到最高最高的境界,你可以完全都没有妄想,然后这个心就安住在里面,所以叫作内守幽闲。纵使你可以作到这样的话,佛说那个仍然是法尘分别影事。不是跟我们的什么,跟我们要参禅无关,所以这一件事情刚好是一个左证。告诉大家就是说,如果要能够找到大乘佛法的核心,也就是每个人的自心如来的话,那么就必须要用参禅的方式;可是参禅,却不是在这个腿上面下功夫,把这个禅定功夫练得极其深厚,就能够参透的,不是这样子的。

  首先,我们看到了“止”这个意思,在经文里面谈到的止,什么东西叫止呢?所谓的“息灭一切戏论境界,是止义”,这里看得更清楚了。一般人看到止都会觉得说:那就是上座打坐,然后进入禅定的境界,止息了心中的妄想。可是马鸣菩萨这里讲的,却告诉我们是“息灭一切的戏论境界”。什么是戏论呢?我们也引弥勒菩萨的《瑜伽师地论》来告诉大家,在卷19中经文是这样说的:

  三种言事,名为戏论。于四种言说,有所宣谈,亦名戏论。能发语言,所有寻伺亦名戏论。那么这个三种言事,后面在卷81的经文里面有讲:

  时依处者,谓略有三种言事:一者、过去言事,二者、未来言事,三者、现在言事。如经广说。(《瑜伽师地论》卷81)

  换句话说,三种言事讲的是过去、现在或是未来的这些事情。那么什么叫四种言说呢?同样地,弥勒菩萨有开示说:“云何四种言说?谓依见、闻、觉、知,所有言说。”(《瑜伽师地论》卷2)大家看到这里,有没有觉得说刚才好像才看过见闻觉知,对不对?是的,在前一页里面,我们才给大家看过的《楞严经》里面的经文,就已经有讲到:“纵灭一切见闻觉知,内守幽闲,犹为法尘分别影事。”在这里弥勒菩萨就讲说,这个四种言说指的是见、闻、觉、知的所有言说;那么这个意思就是说,见闻觉知的所有言说都是叫作戏论。所以把这整个把它整合起来,大家可以看到马鸣菩萨讲的“息灭一切的戏论”,这个戏论就包含了一切的见、闻、觉、知。所以表示“息灭一切的见闻觉知的境界,是止义”,这个止义表示说并不只是单纯的禅定的境界。或许大家会觉得说,那么这个是不是表示说,把一切的妄想息灭了;又如同刚才讲的这个禅定的境界一样,那就是所谓的这个止观的全部的意涵呢?并不是如此,因为整个止跟观合在一起,就是构成了我们参禅、寻找自心如来的全部。

  所以,当我们在参禅的时候,我们当然不能够受到了这些妄想的左右,因为如果你的心都一再地追逐著妄想跑的话,你又如何能够参禅呢?所以止的这个部分,指的是说你要有这个方法、有这个定力,能够让你不受妄想的左右,能够进行参禅;而不是尽是坐在那边,坐在那边看起来好像是一切都是如如不动,这样子的方式就只是世间禅定的状况而已。所以 平实导师在这里才会跟大家说:想要远离一切的戏论,真正要离一切一切的戏论的话,第一步就要寻求明心而打破无始无明。

  那这个里面又是更进一步,因为我们刚才谈到的,说在参禅那个阶段的止观的话,不受这个妄想左右;可是参禅过后,等到你已经明心开悟了之后,那么这个时候,你开始知道说,每一个人的自心如来,祂的状况是如何,祂有如何的功德妙用之后,那么对于世间所有的一切而言,你都能够深切地了知:世间一切不外乎是在如来藏的境界中起起落落而已。所以这个时候,你在观见一切的世间法的时候,都会成为它有戏论的这个状况。所以说,当你能够心得决定,对于你自己开悟明心所证到的这个境界,能够心得决定的时候,这个时候你自然而然对于外面的一切的这个见闻觉知所来的一切戏论,就不会再去追逐它,所以这个是更深一层的“息灭一切戏论境界”的止意。也就是说这一个部分的止,它的重点就是要开悟明心。

  那接下来谈到观,马鸣菩萨说:“明见因果生灭之相,是观义。”这里面关于这句话,可能会有许多许多的学佛人,因此而就看到说,凡是我们在看到世间万物的起灭,那不就观吗?只要你说“如是因、如是果”,那不就观吗?可实际上这里面的道理并不单纯。请注意到!请注意到《大乘起信论》它的立论的用意,就是要透过对于大乘根本义理的浅易解说,让大家能够对大乘佛法生起无比的信心,愿意尽其生命去追求大乘佛法,这个才是《大乘起信论》立论的真义。所以,在这个“明见因果生灭”这一项来说的话,也不会仅仅是从世间的蕴处界,世间的这个万法生生灭灭的这个表相上面,就能够透过这个建立大家对大乘佛法的信心啊!因为要建立对大乘佛法的信心,一定要告诉大家大乘佛法的核心义理是什么。所以这里面讲的这个观,所谓的“明见因果生灭之相”,不会仅仅只是在讲表相上面的生生灭灭,因为这个还牵涉到所谓的真正因果的道理。

  关于这个部分,我们给大家引《大宝积经》的经文来稍作说明。在《大宝积经》卷57里面有说到:

  假使经百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

  大家看到这个经文,应该建立一个基础的概念,就是说:每一个人所作的这个业,所作的业是不会无缘无故凭空消失的,哪怕经过了一百劫这样长的时间,这个当年所作的业报,在因、缘会遇的时候,果报还得要自己承受。那么这个部分,谈到了除了说业报不会凭空消失之外,还谈到很重要的观念是:因、缘得要会遇。那最后还谈到了所谓的自受的问题,这个“自”—这个自己受的这个自己的这个“自”呢—在这里讲到的并不是一般人在当下的状况下,所体会到的自己;也就是说,并不是你现在的五阴身,不是你现在的、当下的所有的一切见闻觉知,因为很简单的是说,当人到下一世去的时候,到下一世去的时候,所有的这个五阴身都是重新地生起啊!那你的意识心在过度死亡的这一段,就已经断灭了,所以下一世的意识心又是重新生起的意识心。所以,就这个方面来讲的话,“自受”这两个字就不能用还是现在的见闻觉知的自己,来解释说以为自己有什么样的状况,能让现在见闻觉知的自己能够过度到下一世去,这个是不对的喔!所以光是这个四句偈里面的话,就有牵涉到业是如何不亡,因缘是如何会遇,以及什么叫作自受的问题;那这三个状况,都必须要透过百劫那么长的三世因果来加以解释。

  所以这个里面,在大乘佛法里面,如果没有如来藏这个根本的义理的话,那么刚才所说的业能不能亡,因缘能不能会遇,果报能不能自受的这些事情,全部都会从根本上动摇。从另外一个方式说,也就是说这三个方向必须要在确定如来藏确实地运作之后,这三项事情才能够圆满地成就。换句话讲,我们一般人看到的世间所显现的表相的因果,其实跟《大宝积经》所讲到的这个横跨三世的因果有很大的差别。那么在这里看这个“因果生灭之相”的时候,显然就必须要从《大宝积经》的这一段去看;并且在看这一段的时候,那就表示著要明见因果生灭之相的话,必须要先证得心真如——要证得你的自心如来。因为就如同我们刚才讲的,如果你没有证得自心如来的话,关于所作的业如何不亡,因缘如何会遇,以及如何自受的问题,那这三个问题都将从根本上动摇,所以这个就是所谓的观的意思。

  那把这个止观整个连起来的话,答案就很清楚了。在你开悟明心之前,在参禅的阶段,确实你需要有基础的这个定力;但这个定力在同修会里面,有教导给大家很好的方式,让大家在动中养成定力,而不是像一般人所主张的坐禅。那坐禅,透过坐禅的方式要去参禅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所以 平实导师有施设了一系列的方便善巧,让大家可以锻炼动中定力;但这个动中定力的修学,除了说定力的功夫的本身之外,还得要配合其他菩萨五度上面的这个修学、知见的修学等等,因为所有的定力,它的出发点都是叫作心得决定。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好好地透过其他五度的熏习,让你在逐步的熏习过程中,除了消除性障之外,也对于佛法建立了正确的知见,以至于你才可以慢慢地心里对于有没有自心如来,有没有如来藏的这件事情,越来越能够决定,然后愿意去追寻。

  那这个时候,你才能够说配合著动中定力的养成,让你整体的止这个事情,就是心得决定的这件事情,能够得到了圆满的熏习。然后条件具足了之后,接下来在正觉同修会里面还会教大家接下来如何看话头、参话头,在这个看话头、参话头的功夫里面,当然他一定要有定力;所以前面的止在这里就有发挥了很大的效用,因为它让你专心一致就在话头上面去参,而不会让你一天到晚心识到处去攀缘。所以,看话头、参话头是需要止的功夫的;可是他在看、在参的时候,却也同时需要观的功夫。因为这个状况,因为我们最终是要透过看话头、参话头的方式,去找到我们的如来藏。那既然是要找到,透过参究来找到的,当然就有所谓的观。所以从参禅的这件事情来说,止、观各自都是有它的用途,并且是相辅相成的。

  所以从这个层面来看的话,马鸣菩萨说“初各别修,渐次增长;至于成就,任运双行”,就是一个非常贴切的说法。因为确实当我们在修习,比方说修习动中定力的时候,我们是各别修的;可是等到我们的福德资粮具足了,上山参禅了之后,当我们在参禅那个时候,其实都是止观双运双行的。乃至于说我们破参明心了之后,对于我们所证到的如来藏,心得决定,然后逐步在体会祂的诸般的功德性用的这个时候,我们其实也都是在对于如来藏心得决定的前提之下,然后去观行祂的种种的妙用;所以从这个方向来说,它也确实就是任运双行。

  那“任运双行”的这四个字里面任运这两个字,就刚好描绘出说,我们随著我们的修行增长之后,越来越发能够在念念之间,同时既有止也有观,这是学佛一个非常非常重要,并且非常善巧的一个法门,就是任运地双行止观。那这个部分,整个的经文其实给大家的总结就是说:止观谈的并不是一般人所想象的四禅八定的坐中的修定,而是从要让大家开悟明心的立场,来讲止、来讲观。这样子综合起来,能够对大家开悟明心有所帮助,才真正契符《大乘起信论》立论的原意。

  好,今天我们就上到这里。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五集 · 下五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