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81-85集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五集 · 下五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81-85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81集 大乘佛法的修行是以真如三昧为转依(上)
  甘正祺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单元,今天我们要来探讨“大乘菩萨的转依真如三昧”。

  这段论文是在 平实导师《起信论讲记》第六辑第4页开始,论文的内容是:

  行住坐卧于一切时,如是修行恒不断绝,渐次得入真如三昧,究竟折伏一切烦恼,信心增长速成不退。(《大乘起信论》卷2)

  首先我们来谈,大乘佛法的修行是以真如三昧为转依,在《瑜伽师地论》卷51中记载︰“缘真如境,圣道方能转依故”。在这论中弥勒菩萨告诉我们,必须缘于真如的境界,也就是亲证如来藏以后,缘于真如三昧的境界去修行,大乘菩萨迈向成佛的圣道才能够展开。大乘菩萨开悟明心之后,就要开始将自己对于三界的执著性灭除掉,也就是灭除对自我的一切贪爱,然后渐次地将我们凡夫染污的七转识心相,转变成清净的佛地出三界的心相,这种转变的过程是要长时间的转依修行;是要降伏觉知心对自己的执著,不断地加以降伏,修除我执、不断地去除对自我的贪爱,这样子历缘对境,在行住坐卧四威仪一切时中修行,而且恒不断绝,才能够渐次得入真如三昧。

  平实导师在《起信论讲记》中说明:

  真如三昧也叫做阿赖耶三昧,这个三昧就是依于真心如来藏(心真如)作为究竟的所依,以这个真心的体性去修学三昧,才是菩萨所修的三昧。举凡一切法的修行,一切三昧的修行,都必须依心真如第八识为主体而作观行,永远都不离心真如而作般若别相智、一切种智的智慧观行;修学通外道的世间禅定时,也是不离心真如而修证禅定。如此,所有的禅定、一切三昧都依心真如而显发,都可以确定是依心真如而有、而生,亲证三昧而又如是现观时,就叫作真如三昧,又名阿赖耶三昧。只有这样正确的修行,才有办法“究竟折伏一切烦恼”。(《起信论讲记》第六辑,正智出版社,页5。)

  平实导师告诉我们,菩萨道的修行,是一种实证的过程,又称是转依。转依的过程是以实相心如来藏作为转依的对象,转依是大乘佛法中实证的重要修行方法,藉由转依,可以断除烦恼障与所知障,可以证得涅槃与菩提果。所谓的佛法,是在解脱道及佛菩提道上实证的过程,解脱道是必须尽除烦恼障,佛菩提道必须断除所知障及烦恼习气种子随眠。烦恼障与所知障都可以藉由转依而断除,当二障永远断除清净,也不再有烦恼习气种子随眠,这样子才能成就佛道。

  《成唯识论》上说:转依是转舍依他起性上的遍计所执性,而转得依他起性的圆成实性。所谓的依他起性,是由于如来藏所生的六根和六尘相触,相触的结果,六识就在这根与尘相触的地方,由如来藏流注出六识心的种子,六识心的功能就出现了,就有了六尘里面种种分别相出现,这就是依他起性。因为这些都是因缘所生法,所以也叫作缘起自性,如果对这个缘起法的体性不了解,产生了执著,那就是妄想自性,又称为遍计所执性。也就是因为对缘起法不了解,所以执著依他起性的六识、六根、六尘,就在这十八界法里面,对意根,对其余的十七界加以执著,执著的原因,就是从虚妄想像而出生,因为对于依他起性有虚妄想像,因此产生了执著。譬如误认为离念灵知的意识心,为真实常住的自我,就是佛教界一种普遍的虚妄想像,由于对依他起性产生了错误的理解,所以产生了执著,有了这个执著,就叫作遍计所执性。

  众生因为不知道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法背后有一个真实常住的如来藏,因此对于依他起性的种种法,产生了执著,生起了遍计执性,产生了贪瞋痴而沦堕生死;诸佛菩萨现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等法,都是第八识如来藏心体种种功德中的一个小部分,因此转依第八识心体的真如性,不会产生执著,不会落入我与我所执当中,知道依他起性,原本不是令人流转生死的原因,而是因为众生不能了知觉知心等六识是依他起性,错误执著为真实常住的缘起法的缘故,而产生了遍计所执性,所以流转生死。菩萨就是这样现观,转舍了遍计执性,而转依第八识如来藏的圆成实性,能够出离三界而不出离三界,甚至常住在三界当中,就以种种依他起性的无漏有为法来利益众生,最后圆成第八识心体的无漏有为功德,然后成就佛道。

  声闻乘及缘觉乘,则是分别从现象界中观察世间万法是无常、是苦、是空、是无我,或是世间万法皆是依缘而起,因此断除对世间万法以及三界自我的贪爱,这二乘并不否定有一个实相心真如的存在,但是他们所依止修行的对象是世间法,以远离蕴处界法来断除烦恼。因此他们只能针对觉知心相应的三界烦恼的现行加以修断,对于深藏于实相心如来藏中的烦恼习气种子随眠及无始无明随眠,则是无法修断;因为如来藏藉缘出生了蕴处界世间诸法,而二乘人以远离蕴处界世间法的修证方式,连如来藏的所在都不清楚的情形下,是无法深入如来藏中,去修除随逐著众生眠藏在如来藏中的烦恼习气种子及无始无明。大乘菩萨则以法界实相心—如来藏—为根本,深入如来藏中所含藏的一切种子进修,在证得无生法忍,修学道种智的过程中,才能究竟断除一切烦恼习气种子及无始无明,所以最后能够成佛。

  对于转依,平实导师曾经以比较白话的开示来说明说:

  转依就是转变觉知心与意根自己的执我性、不净性,依止于常住如来藏的无我性、清净性、涅槃性。悟前都是依止于处处作主的我,依止于见闻觉知的我,现在开始转变自己而依止常住不坏的如来藏为真实法,认定自己虚妄不实,我见与我执渐次消减了,烦恼渐次减少了,转而依止从来都无所得的常住心如来藏,这就是转依,这样就是“守于真常”。因为如来藏恒常不灭,转依如来藏时就叫作“守于真常”。(《楞严经讲记》第七辑,正智出版社,页250-251。)

  平实导师说︰守于真常也就是安住在真如三昧中。世间人的我,是能够见闻觉知的我,也就是六识心;或是处处作主的我,也就是意根末那识。这七识心本身虚妄不真实,可是都以为自己真实常住,当我们七识心返观自心如来藏时,发现在行住坐卧四威仪一切时中,自心如来藏一向清净无染,无有贪爱等等烦恼,我七识心也是要如此清净无染,无有贪爱等等烦恼;如来藏心体自住的真如境界才是我们七转识的究竟归依,也就是转依真如法性,也就是大乘菩提中所说的转依处。

  我们举一个简单的譬喻,大乘菩萨证悟之后就会发现自我身心之中,有一个绝对的标准,祂像是一把尺,这把尺不是拿来衡量别人,而是拿来作为自己修行的根本依据,这把尺是如此的清净、自在、客观、中道,而且含藏有无量无边的智慧功德,大乘菩萨就是依于身心世界之中这把尺,作为行住坐卧的规矩而深入修行。然而我们身心世界中这把尺,却是佛教界中人士所不知的,例如在以前有一场座谈会中,有位大法师曾经问在场听众说: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客观吗?不少台下听众纷纷点头,不料大法师却说:“不!这世上并没有所谓的客观,因为所有的客观都是出自我们的主观。”大法师认为:

  在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一个人跟你有相同的背景和经验想法,个性和观点当然也不同,所谓的客观,其实都是出自我们的主观,如果别人跟你的观点一样,不表示这个观点是正确的,只是表示说观点相同;如果双方的观点不同,也不表示这个观点是错误的,只是表示观点不同。就像螃蟹横著走,也许它以为自己走的是直的,每一个人都是主观的,不必以为自己心中那一把尺一定是直的。

  大法师所言似乎有点道理,因为若是以缘起性空、一切法空等认为众生只有六个识的人而言,现象世界中确实没有所谓客观这一件事;因为我们的身心世界,包含六识都是依缘而生无有真实自性,无法成为一个客观的标准,每一个人都依于自己五蕴的立场作为自我,所以大法师说“所谓的客观,其实都是出自我们的主观”;因为这位大法师全部落在意识境界当中。

  可是我们再深入仔细地想一想,世界上如果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那因果如何来成立呢?譬如说两军在暗夜中交战时,我们在暗夜中发射了一颗炮弹,这颗炮弹有没有造成对方的伤亡,我们的意识心并不知道,可是因果存不存在?因果绝对是存在的,而且是丝毫不爽!可是意识心并不知道这颗炮弹掉到什么地方,也不清楚这颗炮弹造成了多少人、或是哪些人的伤亡,或者是死亡、或者是受伤;可见因果的报应,绝对不是由意识心来完成这个善恶业果的酬偿作用。我们不能说:意识心虽然不知道,可是祂能够执持这个业种;因为意识心的功能就是了知境界,既然不了知这个境界,表示不在祂的功能范围中;这个善恶业种的成立,还是必须由诸法实相的如来藏作为基础,才能够在这混乱混杂的战场成就业果酬偿的关系。

  我们再回到这位大法师所说 “世界上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如果这种说法成立,也就是说每一件事情都是我们主观的认定,请问:大法师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这种说法是否也是某个人的主观认知,不是客观的标准;当然也不是真理。佛法上讲因缘果报历历不爽,一饮一啄皆注定。这因果成立的标准,是根据您的主观还是我的主观,我作恶要上天堂、您行善要下地狱,这您能接受吗?世间法上有相对待的关系,因此有“人是直著走,螃蟹是横著走”等相对的关系,这些相对关系,只是我们意识所认知,并不是永不变异的真理,但是相对关系成立的背后,却是有一个绝对的诸法实相来支持著。有这个诸法实相,才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这个诸法实相作为根本,我们才能够说:不计较,一切都功不唐捐;不比较,一切都有因有缘。就是因为这样,我们的成佛之道才能够展开,否则一切的修行都是天方夜谭;这个诸法的实相,就是实相心如来藏,祂是因果律则的根本,也是我们转依的对象,也就是大乘菩萨修行的依据。

  在《楞严经》卷4中,如来告诉阿难说:

  第一义者,汝等若欲捐舍声闻,修菩萨乘入佛知见,应当审观因地发心与果地觉为同?为异?阿难!若于因地,以生灭心为本修因,而求佛乘不生不灭,无有是处。(《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4)

  如来告诉阿难说:第一种决定义,你们声闻缘觉众人,如果想要捐舍声闻道而转修菩萨乘,想要在修学菩萨乘以后进入佛的知见与所见之中,应当要这样详细地观察,因地觉悟时所证的初心,与将来成佛时果地所觉悟的心,是相同的一个心呢、或是不相同的两个心?阿难!如果在现在因地之时,是以生灭性的意识心作为修习的正因,而想要求证佛地的不生不灭境界,是没有这种道理的。也就是说,在因地菩萨道修行的时候,必须依于一个真实的法来修行——依于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如来藏作为修行的根本,这样才能够成就佛地的常乐我净。如来已经明确地告诉我们,菩萨修证的目标就是不生不灭的第八识如来藏,在因地时这个心称为阿赖耶识、异熟识;成佛时所证悟的菩提心也是这个第八识如来藏,这时改称为无垢识。

  菩萨在大乘佛法的修行,就是以第八识如来藏内所含藏的一切种智作为修证的内涵,是以转依作为实证的方法;所以说,大乘佛法的修行是以真如三昧作为转依,意识本身不可靠,因为祂是虚妄缘起的。譬如有一则心血管药物的广告,广告内容的重点是:当我们上了年纪以后,因为色身衰老、记忆力衰退,所以在日常生活上,对于是否吃过药、是否已经关了瓦斯等等事情,经常会觉得好像有、又好像没有;显然意识本身是虚妄无常,非常不可靠,因为祂是必须缘于良好的色身才能产生。或许有人会说那是凡夫,所以他们的意识是低劣的,我们就是要将意识经由修行,变成时时刻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其实意识若是能够时时刻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们为何无法记得过去世的种种事情?为何我们睡著时意识就不见了?为何我们打了一针麻醉剂,祂就昏昏沉沉睡著了?

  从行住坐卧种种观行当中都可以确认,我们这个能见闻觉知的意识心是虚妄无常的;若是以不真实的意识作为本修因,果地绝对不可能是真实的佛地境界。我们想想:当我们成佛时,我们会希望我们的佛果是虚妄不实的吗?会是希望我们的佛果是无常变异的吗?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边,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82集 大乘佛法的修行是以真如三昧为转依(下)
  甘正祺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单元。今天我们继续来探讨,论文的内容是:

  行住坐卧于一切时,如是修行恒不断绝,渐次得入真如三昧,究竟折伏一切烦恼,信心增长速成不退。(《大乘起信论》卷2)

  在上一集,我们说明大乘佛法的修行,是以真如三昧为转依;大乘菩萨必须有这个正确的观念作为修学的基础,所修学的一切功德受用才不会唐捐其功,因此我们刚开始修学佛法归依三宝时,就要有归依自性三宝的认识;归依自性三宝,其实就是转依真如三昧的开始。一切三宝皆由自性三宝所含摄,所以归命自性三宝,不仅是归命自己的自性三宝,同时也是归命十方世界一切自性三宝。

  所谓归依自性佛宝,是说每一个有情的根本佛心—一切众生的本心—就是真如;真如是一切有情众生的根本,也是最后一个归依处,最究竟的归依处,成佛就是要到这个清净的境界。真如本身不可说、不可现、不可示、不可形容,但是祂能出现于众生的眼前,众生跟随善知识修学佛法而得开悟,即能亲见真如的各种体性以及作用;真如即是自性三宝的佛宝。所谓归依自性法宝,是说真如佛性显现之后,这个自性真实不虚,并且能够显现各种的作用;佛性显现之后自然不造作各种的恶业,并且能够产生各种法则,示现种种世出世间法,因此称之为自性法宝。所谓归依自性僧宝,是说因为真如自性清净的缘故,所以动无违诤;这真如佛性,恒顺我们的五蕴众生,因此归依自性僧宝,就不会起执著,去跟一切有情众生起争执或诤论,名为自性僧宝。

  大乘菩萨为了转依心真如实际理地的修行,在归依三宝时必须有想要超过世间表相的归依,也就是归依自性三宝,成为真实义理归依的菩萨;归依真实义理的菩萨必须了解般若的真实义,想要了解般若的真实义,必须亲证法界的实相。所谓亲证法界的实相,也就是亲证万法的根源——也就是如来藏;在亲证如来藏以后,归依于如来藏心体的圆满清净体性,现前看见一切众生、一切佛、一切法、一切僧,都是如来藏心体所示现,都是以如来藏为根本,这就是归依自性三宝,这就是将来转依真如三昧的基础。在《实相般若波罗蜜经》中,圣教记载:

  尔时世尊,复以一切如来为众生依怙相,为诸菩萨说一切众生依怙实相般若波罗蜜法门。所谓:“一切众生是如来藏,普贤菩萨体性遍故。”

  在经文中 如来开示说:一切众生的如来藏示现为众生的依怙相,因此 如来为诸菩萨说一切众生依怙实相般若波罗蜜法门,这个法门就是“一切众生都是如来藏,因为普贤菩萨的体性遍一切众生的缘故”。

  我们前面所说要归依自性三宝,因为这个自性三宝就是众生自己的如来藏,这个如来藏是众生的依怙;因为众生的五蕴、十二处、十八界都是因为自己的如来藏得以示现、得以生起;所以说,一切如来藏为众生依怙相,如来藏的体性就是普贤性。我们每一个众生都有如来藏,每一个众生的如来藏也都示现了普贤性,普贤菩萨十大愿王,有一个大愿是恒顺众生,这其中所谓的众生,就是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所谓恒顺众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如来藏,普遍而且恒常地随顺著我们的五蕴众生。因此所谓的普贤性,就是普遍性的贤能——普贤菩萨这个恒顺众生的体性,就是如来藏恒顺五蕴众生的体性;我们的如来藏一天到晚在五蕴中示现普贤的体性,不断恒顺著我们,从来没有违逆过我们。

  所以 如来说:一切众生是如来藏,普贤菩萨体性遍故。每一个有情都有如来藏,每一个有情也都是由如来藏所显现,十方世界中只要是有情,就一定有如来藏,每一个有情的如来藏都有普贤菩萨的体性;这个体性就示现在一切众生的身上,是遍一切众生的。普贤菩萨的体性,其实无非就是如来藏的体性,所以 如来说:一切众生是如来藏,普贤菩萨体性遍故。每一个众生的如来藏是自性三宝,是众生的真实归依处,因此我们要转依如来藏。平实导师在《人间佛教》一书中开示说:

  证悟后,成功地转依如来藏的本来清净自性以后,贪、瞋、痴、慢、疑,自然会开始渐渐消除掉。最后,确实消除完毕以后就没什么烦恼了,那时意识觉知心就不会再轻易生起妄想了!(《人间佛教》,正智出版社,页68-69。)

  平实导师又说:

  觉知心会生起妄想的原因都是因为烦恼多,老是挂念著财、色、名、食、睡,或者老是挂念著世俗眷属或法眷属,所以妄想就会很多。你若是已经转依如来藏以后,由于如来藏从来不起妄想,也从来不记挂生意成功或失败,赔了钱或赚到百亿元,法眷属很多或是走光了,祂都无所谓,祂都不牵挂。当你转依祂这种清净性以后,历缘对境之中渐次修行,妄想自然就渐渐地消除了。(《人间佛教》,正智出版社,页69。)

  在书中 平实导师告诉我们:大乘菩萨的修行,是要以转依如来藏来修行;在转依如来藏,渐次得入真如三昧以后,就可以究竟折伏一切烦恼。大乘菩萨的修行过程,并非如二乘声闻、缘觉,灰身泯智、槁木死灰般,想尽办法要灭除对世间一切法的贪爱,而是从诸法的实相中,深入一切法的本质;因此大乘菩萨的修行过程,不是远离世间万法的贪爱,而是要深入世间万法当中,去体会与了解真如佛性与世间万法的关系;因此菩萨道的修证,是充满智慧与安乐,是一个非常踏实而且快乐的修行过程。

  接下来,我们来说明菩萨的退转;因为菩萨的修行,是以真如三昧作为转依,在福德与因缘不具足的情形下,很可能退转于菩萨道。因此,在《大智度论》卷76中龙树菩萨说:

  菩萨于二处退转:一者、著世间乐故转;二者、取二乘故转。是菩萨坚心,深入空及慈悲心故,乃至梦中亦不贪三界、二乘,何况觉时!

  龙树菩萨说:大乘菩萨会因为耽著世间欲乐,或是因为觉得当个菩萨太辛苦了,因此退回二乘人,想当个自了汉,不愿意发广大菩提心,而退转离开菩萨的行列;若是菩萨心坚固,心得决定,能够深入如来藏空性心中努力修学,确实转依,体会如来藏的平等性、中道性,以及如来藏的普贤体性,因此发起广大慈悲心;这样子的菩萨,在梦中都不会贪著三界世间的所有欲乐,也不会想去当个二乘辟支佛或是阿罗汉,何况是平时觉醒的时候呢?在《菩萨璎珞本业经》中,如来曾经说过:

  是人尔时从初一住至第六住中,若修第六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复值诸佛菩萨知识所护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佛子!若不值善知识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会众中,有八万人退。如净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欲入第七住,其中值恶因缘故,退入凡夫不善恶中,不名习种性人。……若一劫若十劫乃至千劫,作大邪见及五逆无恶不造,是为退相。(《菩萨璎珞本业经》卷1)

  如来告诉我们:七住明心的菩萨,即使般若正观现在前,如果身边没有善知识来摄受,会很容易遭遇恶因缘,在恶知识的错误引导之下,退转回凡夫位中;在当时,净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就是遭逢恶因缘,因此退回凡夫位不善恶中,经过一劫、甚至一千劫,因为大邪见而造作五逆十恶等等众罪,也就是菩萨的退转相貌。所以善知识是菩萨能够安住在菩萨道上不退转的重要原因,善知识是我们学佛的贵人,修学佛法贵在于目的、目标及方法的正确,这完全有赖于亲近正法道场及真正的善知识。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中圣教开示:

  菩提妙果不难成,真善知识实难遇;一切菩萨修胜道,四种法要应当知:亲近善友为第一,听闻正法为第二,如理思量为第三,如法修证为第四。

  我们知道:菩提妙果不难成,是学佛人梦寐以求的一件事,要菩提妙果不难成,必须亲近善知识。

  如来接著强调,菩萨修学殊胜的成佛之道,有四个法要是必须具足的:第一是亲近善友。也就是凭借著往世深厚的福德因缘,才能亲近善知识,并且值遇真善知识教导正确的佛法知见与修行方法。在《华严经》〈入法界品〉中,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参访各善知识时,其中德生童子、有德童女告诉善财童子说:

  善男子!菩萨由善知识任持,不堕恶趣;由善知识摄受,不退大乘;由善知识护念,不毁犯菩萨戒;由善知识守护,不随逐恶知识;由善知识养育,不缺减菩萨法;由善知识摄取,超越凡夫地;由善知识教诲,超越二乘地;由善知识示导,得出离世间;由善知识长养,能不染世法;由承事善知识,修一切菩萨行;由供养善知识,具一切助道法;由亲近善知识,不为业惑之所摧伏;由恃怙善知识,势力坚固,不怖诸魔;由依止善知识,增长一切菩提分法。(《大方广佛华严经》卷77)

  我们必须有真正善知识的任持、摄受、护念、守护、养育、摄取、教诲、示导、长养,并且承事、供养、亲近、恃怙、依止善知识,才能在成佛之道上不堕恶趣、不退大乘、不毁犯菩萨戒,乃至增长一切菩提分法。可见学佛能否成就的真正关键,在于值遇真善知识;因此才说,菩萨修胜道的第一个法是亲近善友。

  菩萨修胜道的第二个法,是要听闻正法。也就是必须在善知识教导下,熏习正确的佛法知见与修行方法。因此 平实导师必须开讲《瑜伽师地论》等增上慧学,或是阐述《佛藏经》、《妙法莲华经》等等经典,或是注解《成唯识论》等等论述;以正确的佛法知见来不断地摄受七住明心后的佛弟子,以避免遭遇恶因缘,在恶知识的错误引导之下退转回凡夫位中,甚至造作五逆等等重罪。菩萨在听闻正法的过程,必须听闻、阅读两个法并行;经过听闻、阅读的过程,修正许多错误的邪见,把错误的知见删除掉,如此才能够成就闻所成慧。

  菩萨修胜道的第三个法,是要如理思量。听闻正法后要思惟,若不思惟,仅仅听闻、阅读,则只是常识,只是世俗的知识,有了知识、常识以后,必须自己再加以综合观行思惟,才能确实信受所听闻的佛法。例如观察五蕴身心世界是无常,是一切苦的根源,是空相,所以是无我,乃至一切众生是如来藏等等;因此产生出离心,或是转依真如佛性。由闻信、解信,然后才能进入修行的阶段,如果没有经过如理思惟、现观无法完成,意识无法说服意根,意根是不可能决定好好地开始修行;在如理思惟之后才能拥有思所成慧,闻而不思惟只是知识,思惟整理以后才是自己的思所成慧。

  菩萨修胜道的第四个法,是要如法修证。有了闻慧、思慧,就会知道般若智慧的实证是要靠修行去证得实相心如来藏;如果不加以实际上的修行就不会有证所得慧。由思慧指导修行的方法,付诸实行才能产生修所成慧,由修所成慧转折升进而证得般若智慧;或是在般若正观现前以后——也就是明心见道证得般若总相智以后,能够藉由观行的功夫在行、住、坐、卧一切时当中,不断地观行在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等世间万法当中,如来藏是如此的真实与无有变异。就这样修行而且恒不断绝,因此可以渐次得入真如三昧。

  马鸣菩萨告诉我们:唯有以真如三昧作为究竟的转依,才是正确的成佛之道。真如三昧是见道明心以后所修的证境,是以心真如作为主体来作止观,是以心真如为主体来修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当以心真如作为修行的主体修证前五度波罗蜜,所得到的智慧与福德,将与外道或是二乘人所得到的功德完全不一样。在《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9中,如来开示说:“若诸菩萨修行布施波罗蜜多,乃至静虑波罗蜜多,皆从般若波罗蜜多本母所生而为根本。”我们都知道,般若波罗蜜就是亲证如来藏以后所证得的智慧。菩萨的成佛之道,在修行布施等前五度波罗蜜时都必须以般若波罗蜜作为根本,也就是以如来藏作为主体来修证;因为如来藏就是众生的本觉性,也就是众生的真正菩提心,若离开这个菩提心,来修证所有善法的根本,如布施、持戒等等,将落在邪见中,因此 如来在《华严经》卷58中说:“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根,是为魔业”。(《大方广佛华严经》卷58)可见想要修学一切善法根本的心,在 如来心中并不是菩提心,而是以如来藏为根本的般若波罗蜜多,才是成佛之道的根本。否定如来藏、或是认同于六识论的人,认为菩提就是善法,提倡人间佛教,主张医疗菩提、环保菩提、慈悲菩提等等,这所修学的一切善根在《华严经》中 如来都说是魔业,这对我们修学佛法的人,怎可以不戒慎恐惧呢?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83集 对大乘佛法心怀疑惑诽谤不信,业障所缠我慢懈怠的人
  甘正祺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单元。我们在这一集,接下来讨论的论文内容是:“若心怀疑惑、诽谤、不信、业障所缠、我慢、懈怠,如是等人所不能入。”(《大乘起信论》卷2)马鸣菩萨告诉我们:如果有些人对于大乘佛法,尤其是最核心的如来藏阿赖耶识,产生了怀疑,心不得决定安住在大乘佛法上,就无法如实地现观、亲证真如三昧;如果不能实证真如三昧,当然无法转依真如的清净性来修行,如此就无法究竟折伏一切烦恼。

  在古代公元一世纪的部派佛教,就有声闻部派佛教否定大乘佛法,认为大乘佛法不是 世尊所传的正法,否定大乘经典是 佛陀亲口所弘传。在近代这样的主张,主要来自日本佛学学术研究者,他们从德川幕府时代开始,以西方科学研究的方法研究佛法,认为大乘佛法是从 佛陀在世时的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所演变产生;而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的内涵,则是只有声闻、缘觉二乘解脱道。这些佛教学者多在学术研究上,将佛法拿来作学术研究,而不是有意愿实证解脱道与佛菩提道。

  然而在佛门中,依附于大乘非佛说主张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不敢直接主张大乘非佛说,却是转个弯主张大乘非佛亲口所说,他们认为佛法是思想演化所成,其实暗地里贬抑 佛陀不是一切智者,而成就谤佛的恶业;因为他们认为 佛陀的一生只是弘传声闻及缘觉的二乘解脱道,所以他们将这段期间判定为根本佛教或是原始佛教。后来的大乘佛法,则是由佛教学派陆续推演发展成为菩萨道,也就是成为我们现在所认知的大乘佛法。他们认为大乘佛法中的经典,虽然不是 佛陀亲口所宣说,但是不违背 佛陀弘传解脱道的基本精神。他们从这个观点说大乘是佛说、是佛法,其实这种观点就是大乘非佛说,这种人就是马鸣菩萨所说“心怀疑惑、诽谤”,不信大乘佛法的人。

  譬如某一位佛教界的导师,在他所著作的《以佛法研究佛法》的书中说:

  佛世,当然没有后期的大乘经典,可以说大乘经非释迦佛亲说。但菩萨道——修菩萨行,下度众生,上求佛果的思想,应该存在,也就是大乘是佛说、是佛法。关于菩萨道,释尊自己,就是一个不需要解说的事实。这是菩萨道的思想,在佛教界酝酿,从学派的分裂中,一天天明朗强化起来。(《以佛法研究佛法》,正闻出版社,页175。)

  思想的演化需要动力。这位法师认为,大乘菩萨发展的主要动力,是来自佛弟子对 佛陀的永恒思念。如他在所写的《平凡的一生》书中说:

  从“佛法”发展到“大乘佛法”,主要的动力,“是佛涅槃以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平凡的一生》(重订本),财团法人印顺文教基金会,页165。)

  这位法师因为认为大乘菩萨道是思想演化的结果,因此他研究经典以后,将印度佛教的发展分成五个阶段,在这五阶段的思想演变的第四个阶段,称作大乘菩萨的分流中,他将大乘佛法分为三系,这三系将大乘佛法判定为性空、唯识、真常三大系。其中他将二转法轮说明如来藏空性的大乘佛法,判定为性空唯名系,这一系有龙树菩萨所代表的中观;然后他将三转法轮说明实相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内容的经论一分为二,凡是有提到阿赖耶识、一切种智的部分,则判定为虚妄唯识系,这是指无著论师、天亲论师的《摄大乘论》、《瑜伽师地论》、《大乘庄严经论》的种种论著;其他提到如来藏真实常住的部分,则判定是真常唯心系,这是指《楞严经》、《圆觉经》、《大乘起信论》、《楞伽经》为主的各种经论。

  其实这位法师所判定的大乘三系的各项经论,全部都是以如来藏为根本,都是在讲如来藏的总相智、别相智以及一切种智。佛陀在说明实相心——如来藏时,会因为如来藏的不同功能,而说有阿赖耶识、阿陀那识、无垢识、心、真如、本际、本识、菩提等等不同的说法,其实都是指实相心——如来藏。修学佛法,不可以因为名相的不同,就判定为思想的演化,而是应该去了解经文在说明如来藏的哪一种功能,否则就像是瞎子摸象,莫衷一是,如此将大乘佛法判定为大乘三系,就是像瞎子摸象。这位法师如此将道理一贯的佛法,糅成支离破碎以后,他发现:他所判定佛教思想的演化,产生严重的矛盾与对立。他在《空之探究》一书中说:

  佛法本以缘起法为宗,而“般若”等大乘佛法,却以真如、法界等为本;在解行上,形成严重的对立。(《空之探究》,正闻出版社,页247。)

  这位法师并不反省这是他判教的错误,却是认为大乘佛法在所理解的教理及实际修证上,形成了严重的对立;因为他认为佛法是思想的演化,因此否定大乘佛法的根本——第八识阿赖耶识。他在《佛法概论》一书中说:

  佛教后期,发展为七识说,八识说,九识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那里会有七识、八识?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页109。)

  这位法师说:第七识意根、第八识阿赖耶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他认为第七识、第八识都是由意识细分出来,也就是摄属于意识。可是《杂阿含经》卷9中,佛陀开示:

  意法因缘意识生,所以者何?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杂阿含经》卷9)

  从经文中很明显的可以发现,他的说法违背了 佛陀的开示。

  《杂阿含经》中 佛陀开示:“以第七识意根与法尘作为所缘,才能够出生意识。”显然意根的存在较意识为先,为何这位法师反而说第七识意根不过是意识的细分呢?而且意根与法尘都只是意识出生所凭借的缘而已。从道理上应该知道,意识出生的根本因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众生有八个识,这在大乘经典中已经非常明确的说明。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记载:

  大慧白佛言:“世尊!不建立八识耶?”佛言:“建立!”(《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

  经典的内容以及隐含的道理,处处都将大乘佛法的真实道理说得非常清楚,这位法师会有这种错误的判教,基本上都是因为对佛法心怀疑惑、诽谤、不信、业障所缠、我慢、懈怠所产生的结果。佛法的修证如果在解行上、在闻思修证上有严重的对立,佛弟子们必然是无所适从,因为任何的修证都是唐捐其功,更不用说什么得入真如三昧,究竟折伏一切烦恼,信心增长速成不退。

  其实在《大乘密严经》卷3中,佛陀已经明确地说明:“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大乘密严经》卷3)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中,圣教也开示:“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赖耶藏识中。(《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经典中处处说明“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这位法师因为对大乘佛法有所怀疑,即使 佛陀已经开示“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他仍然执意将阿赖耶识与如来藏切割开来,将同属真如三昧的一个法,切割为性空唯名、虚妄唯识与真常唯心三系,其实这就是 如来所说的恶慧,也就是马鸣菩萨所说的心怀疑惑、诽谤、不信、业障所缠、我慢、懈怠之人。佛法若是可以实证的,那大乘佛法必然是由具足一切智、一切种智的 佛陀一世全部开演完毕;因为没有其他的菩萨能够将成佛之道具足宣说,更何况是后世的佛教学者。若是大乘佛法真的如这位法师所说只是一种思想而已,是后代学者演化所成,大乘佛法演化的主要动力,是佛涅槃以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那么大乘佛法则是无法实证的,因为会演化的思想还会继续演化下去,一直没完没了的发展下去,如何才能够断尽一切烦恼,如何才能够究竟成就佛道,就变成不可能的任务;这对修学佛法的佛弟子们,将会产生许多的疑惑,并且是严重的打击。

  首先佛弟子们会怀疑:真的有福德、智慧圆满的佛吗?古时候的 释迦牟尼佛所说的佛法,后来还得经过佛教学者增补、修正、演化后,才有更胜妙的菩萨道的各种经典产生,那 释迦牟尼佛值得归依吗?越晚期的佛教学者,能够增补 释迦牟尼佛说法的不足,是不是智慧更加圆满?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归依越晚期的佛教学者才对呢?其次,如果大乘佛法是思想演化的成果,我们学佛的意义何在呢?我们不如去学哲学。修学佛法的目的就是要成佛,若是大乘佛法会一直地演化下去,显然成佛是不可能的;因为佛法只是一种思想,思想演化的结果还会产生对立,那佛弟子们学佛的结果,显然可以预期将会是徒劳无功。就像这位法师从学术研究的立场,认为 阿弥陀佛不过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是太阳崇拜思想,他不相信有 阿弥陀佛与西方极乐世界。如他在《净土与禅》一书中说:

  阿弥陀佛,不但是西方,而特别重视西方的落日。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太阳崇拜的思想,于一切——无量佛中,引出无量光的佛名。(《净土与禅》,正闻出版社,页23。)

  如果 阿弥陀佛是太阳崇拜的一种思想,那么西方极乐世界就只是一种想象,实际上是没有所谓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所以他的信众们互相问候,都是以“感恩”两个字取代一般佛弟子们的问候语——阿弥陀佛。这种说法直接否定 释迦牟尼佛的开示,同时对广大求生西方净土的佛弟子们将会是产生多大的疑惑跟伤害,特别这种说法是一位佛教界的大导师的书中所记载的呢!

  其实对 佛陀以及佛所说的法,心怀疑惑、诽谤、不信的人,还有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在他《揭开心智的奥秘》一书第71页说:

  根据一般大乘佛教的观念,佛陀有三次重要的转法轮——传统上,佛陀对弟子主要的三次佛法教示,传统上称为三转法轮。严格地说,这三次转法轮所开示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内容不相符合。(《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页71。)

  达赖喇嘛认为:对经文的抉择,“……唯一的方法是由推理获致结论,而无法尽信经文的权威。”(《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页71。)也就是逻辑。达赖喇嘛也是因为对佛法有所怀疑,又不相信善知识的开示,因此诽谤 佛陀三转法轮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因为不相信 佛陀的教法,只相信自己逻辑推理所得到的结论,然后又慢心高涨,最后的结论就是无法尽信经文的权威,也就是认为 佛陀及圣教量不可尽信;如此在佛法中信位都尚未满足,怎么可能进入真如三昧中来修行呢?

  佛陀在三转法轮所开示的佛法,在道理上绝对是前后一致而且是互相贯串的;因为 佛陀是一切智者。如来在初转法轮时,依识缘名色之识说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空相,说世间无常是由因缘和合所生起,所以是空,不落入断见中。说法的重点著重在显示蕴处界空相,以及有余涅槃、无余涅槃的证得。在这初转法轮的时候,是依于本识说明有情世间一切法都是虚妄缘起。接著在二转法轮的时候,开始宣说这个本识就是法界实相心——如来藏,并且引导佛弟子们亲证这个实相心,当佛弟子们亲证这个如来藏,知道如来藏的体性时,获得般若总相智。接著进一步领纳如来藏的体性,确认祂在蕴处界诸法当中,具有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来不去等等中道体性,这个就是般若的别相智的生起。总相智与别相智是说明如来藏能生万法,本身却是犹如虚空般的般若空性,般若空性讲的是真心空性而不是讲蕴处界空相。最后三转法轮的时候,从如来藏的别相上来说明一切种智。这一切种智就是唯识的百法、千法、万亿法明门,就是如来藏系的经典,这是三转法轮所说的法。

  佛法在 世尊三转法轮有次第、有脉络的开示下,让众生可以究竟降伏一切烦恼,并接引众生进入真如三昧的大宝楼阁中,修习无量三昧法门,如此次第成就佛道、如此三转法轮,完全符合佛法的修证过程。有智慧的人能够清楚地知道,如此的判教才是正确的成佛之道。然而对大乘佛法心怀疑惑、诽谤、不信的人,却是误解三转法轮的次第与内涵,然后说 佛陀三次转法轮所开示的教法是互相矛盾的,或是说佛法在解行上形成严重的对立。佛陀三转法轮是以生命的实相——如来藏作为前后的贯串,然而对于不相信大乘佛法的人,基本上一定对佛所说生命的实相,也就是第八识如来藏无法信受的,也会以如来藏作为毁谤的目标,因为这个实相心甚深微妙、难信难闻。因此 佛说法四十九年为适应众生的心性,以三转法轮逐步将这个实相心的内涵次第宣说。然而对于心怀疑惑、诽谤、不信的人,在修学大乘佛法时,不愿意亲近善知识,不肯如实闻思修证大乘经典,只愿意以自己认为客观理性的学术研究方法来研究佛法,认为凭借著意识逻辑推理,可以找到生命的实相,殊不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就是处心积虑、费心打量的意识心其实身处烟雨飘渺的五蕴身中。在这五蕴身中的意识心如果不信 如来所说的佛法,如何识得“云深不知处的本来面目”?

  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边,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84集 真如是一切三昧根本处
  甘正祺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单元。我们接下来要说明的论文内容是:

  复次,依此三昧证法界相,知一切如来法身与一切众生身平等无二,皆是一相,是故说名一相三昧。若修习此三昧,能生无量三昧,以真如是一切三昧根本处故。(《大乘起信论》卷2)

  我们先来说明“法界相”。所谓“法”是指轨持,也就是具有规则能够维持本身的自性,并且能够让我们理解的事物或是道理。大乘唯识种智将宇宙万事万物分成五位,也就是五大类,有心法、心所有法、色法、心不相应法、无为法。在我们刚开始学习时,五位有百法,随著修学的过程中,智慧的增长、证量的提高、心的逐渐细腻,渐渐地增加为千法、万法乃至无量无边的法,逐渐深细宽广,这些法都是我们成佛的过程当中所应该了知的。所谓“界”是指功能差别,如眼识界表示能够了别青、黄、赤、白等颜色差别的功能,鼻识界的功能差别是嗅香,眼识界与鼻识界各具有不同的功能差别,互相不会混淆,所以称为界,所以“法界相”是指诸法功能差别的相貌。

  马鸣菩萨说“依真如三昧可以证法界相”,也就是依于真如三昧的证得,可以确实地体会到,宇宙万事万物具有各式功能差别的相貌,其实都是源自于这个真如三昧;也就是说,宇宙的根源就是这个心真如——如来藏。我们常常在思索所谓生从何来、死往何去?其实生死也是法界相之一,证得真如三昧后就会知道,我们的生与死全部都在如来藏当中,由如来藏出生我们这一世的五蕴身,当我们死亡时也是回归到这个如来藏。生命的每一个刹那、每一个功能差别,全部都是在如来藏当中完成;虽然都是在如来藏之中完成,但是随著因缘的不同,法界会有业道不同的显现。

  法界也可以分为六法界,就是指六道有情众生;也可以分为十法界,就是六法界再加上声闻、缘觉、菩萨,以及菩萨的究竟果位(也就是诸佛法界),合此六道法界与四圣法界称为十法界;也可以分为十八法界,指六根界、六尘界、六识界,由这十八法界可以辗转出生世间出世间万法,因为离开了十八法界就不可能有我们生活的世间。如果离开了意识界,就没有办法生产出稻米、小麦,制造出汽车、飞机等等供我们生活的各种用品,这些万事万物都是因为十八法界而辗转出生的,而十八界也都是如来藏所生,因此《楞严经》中 佛陀开示说十八界本如来藏妙真如性。(《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3)

  或许有人会怀疑:我们生活的宇宙山河大地,难道也是如来藏妙真如性?在《楞严经》中 佛陀开示:“交妄发生递相为种,以是因缘世界相续。”(《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4)平实导师在《楞严经讲记》中详细地说明:是因为众生心的虚妄觉知互相交叉运作后,使得如来藏妙真如性中的大种性自性变生了虚空中的四大物质。大种性自性,就是四大物质的种子再由众生心的虚妄觉知而使共业有情的如来藏将虚空中的四大聚集成为山河大地;如来藏中的共业种子即是山河大地的种子,这一部分是属于初地以上菩萨所了知的道种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一切诸法功能差别的相貌都是由真如三昧藉缘所出生,离开了如来藏没有十八界,也没有世间山河大地。就我们目前可以理解与实证的部分,知道六法界、十法界、十八法界等一切法界,其实都是一法界,也就是心真如法界。

  既然知道一切法的实相就是心真如,离开了心真如就没有一切法的法界可说,我们可以现前观察三界九地、四生二十五有的一切法,也都是从心真如而出生,就这样确实证得了真如三昧。有这个真如三昧,可以让我们一步一步去实证种种诸法功能差别的相貌,也就是根据这个真如心去领纳所有的法界相,这时我们就会知道,一切如来的法身与一切的众生身,其实平等平等没有差别,都是一相,就是证得一相三昧。也就是说,当我们证得心真如(破参明心时)会发现自己的第八识是如此,诸佛也是同样是这个第八识心体,只是祂们都已经把第八识的烦恼障及所知障随眠全部断尽,在诸佛的第八识里已经究竟清净,无有丝毫的无明存在;而我们则是无明具足,所以称为因地的心真如,诸佛则是果地的心真如,可是毕竟还是同样的第八识。第八识心体自身都是同一种法相,不会有两种、三种的不同。由此证实自己的法身是如此,诸佛的法身也是如此,再看看蟑螂、蚂蚁、蚯蚓以及细菌的法身也都是一样,所以都是平等无二,同样的体性,没有二性。平等无二的“无”二两个字,不能把它解释为将来会合并成为一个,因为所有的众生的法身第八识永远都是各自独立的,也都不可能合并成功,也不会分割为两个或是多个。

  曾经有法师说,一个人的真如可以分割成二十万只蚊子,这种说法是不对的,因为真如这个心体是不能分割,也不会合并,所以《心经》说:“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只大鲸鱼的真如与一个人的真如,乃至与一只细菌的真如是平等平等,具有同样的体性,只是里面所含藏的业种是清净或是染污的不同而已。当明心破参实证了这个每个众生身中平等无二的真如时,就是证得同一相,也就是一相三昧;在一相三昧之中,可以观察蚂蚁的心真如跟我一样,鲸鱼的心真如跟我一样,饿鬼、地狱、天人的心真如也跟我一样,而我的心真如也跟佛一样,都是同一相,这也就是一相三昧。当证得一相三昧时,也可以说是同时证得三三昧,只是比较粗浅的三三昧。

  为什么明心时会有三三昧?因为实证而且确定了空、无相、无愿三种智慧的缘故。大乘佛法的三三昧与声闻乘的三三昧不同,声闻乘的三三昧是说五阴、十二处、十八界无常空,因为空所以无相,无有真实的相貌,因为无相所以无有愿求,心得止息,心止息的缘故,舍寿后不在三界中现起心行,因此无有我,因为无有我的缘故,我不再于三界中受生,这样就是解脱。

  大乘菩萨的心真如则是依于如来藏空性,空无形色、没有来去、不生不灭、无得无失,所以是空;这个空,不同于声闻乘的空相,或是外道的顽空、虚空或是断灭空,而是真空妙有的空性。确定真如的空性以后得“空三昧”,因为空中没有任何的形相法相,也没有三界中任何的境界相;确定真如的无相后得“无相三昧”,因为真如无相,祂在三界中不触六尘,祂在世间一切法中根本无所得也无所失;会起心去追逐一切有为法的是五阴,有所得的也是五阴,会失去一切世间有为法的也是五阴。真如无所得、无失,根本不会起任何的愿求。我们可以现观,真实第八识的“我”从来无所得,觉知心虽然有所得但也是无常,终究会过去,家财万贯也带不走,好名声也带不走,终究还是要失去,最终仍然是无所得。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再为无常的世间法而起念追逐了,只要够我生活,让我安心来修道,让我有能力供养三宝、布施种种福田,那就够了,所以我不必当个亿万富翁。如此心中不再有种种愿,不再有种种的追求,这就是“无愿三昧”。真如三昧不属于禅定方面的三昧,而是属于智慧般若上的三昧,如果能够修行这个三昧,就可以从这个三昧出生无量的智慧上的三昧,因为心真如是一切三昧的根本处的缘故。

  许多的人在修学禅定,这四禅八定如何修证?四禅八定是将我们的意识心修除妄想、制心一处而不攀缘,所以都是意识觉知心的相应境界;乃至修到非想非非想处定时,仍然是觉知心的境界。觉知心能够修成四禅八定,可是觉知心从哪里来呢?还是要意根、法尘为缘,才能从心真如中出生。在定境里,也就是定中的定境法尘,仍然是要以意根和五色根为缘,才能从心真如中出生,觉知心才能在定境法尘相中安住。觉知心本身也是从心真如中出生的,所以禅定三昧,追根究柢,还是从心真如出生的,所以心真如是一切三昧的根本处。

  《华严经》中 世尊开示说: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大方广佛华严经》卷19)

  经中 世尊告诉我们,如果想要了知过去、现在、未来一切佛所证得的境界,应该去观察诸法的功能差别的根本体性,全部都是由如来藏这个心所产生。《华严经》中 世尊又开示说:

  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大方广佛华严经》卷19)

  世尊说我们这个如来藏心,就像是一个非常精巧的画师一般,能够细致的画出所有的三界世间,我们的五蕴身心都是由祂所出生,没有一法不是由祂藉缘所出生创造的。所以大慧普觉禅师说:“三界唯心所现,万法唯识所变。”(《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18)原来三界世间都是由如来藏这个心所变形,宇宙万法都是由第八识阿赖耶识所变现。当我们证悟之后,从证得四禅八定的境界中,还可以再衍生出许许多多的三昧来,但还是要依意识觉知心去求证;而意识觉知心还是辗转从阿赖耶识心体当中出生的,所以一切的三昧、无量的三昧,都是以心真如作为根本处,所以说“一切法就是真如,真如就是一切法”。

  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中,如来开示说:

  天王当知!真如名为无异、无变、无生、无诤,自性真实,以无诤故说名真如;如实知见诸法不生,诸法虽生真如不动,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

  真如这个法是从无变异的,从无始以来就存在,所以是无生;真如从来在六尘境界中无有取舍,所以是无诤;祂的自性非常真实,绝对不是虚妄缘起,因为无诤的缘故,所以说祂名为真实与如如。真如就像摩尼宝珠可以影现世间一切法,世间一切诸法都只是摩尼宝珠表面藉缘所出生的光影,光影摄归于摩尼宝珠时,就说一切法就是真如。就这样如实地确定以后,知道真如从来不生故所以诸法不生,然而摩尼宝珠表面所影现的光影随著胡来胡现、汉来汉现,可是摩尼宝珠却是从来不变异,所以说“诸法虽生、真如不动”,真如出生了一切的法,然而真如从来不生,一切的法都是因为真如而有,所以说一切法以真如为身,真如就是法身,诸法之身。

  因为真如能够出生一切法,在一切法当中不落入生与灭、常与无常、垢与净等等世间相对待的法当中,因为生与灭、常与无常、垢与净,也全部都是因祂而有、因祂而显现,所以真如是真实的中道性。所谓的“中道”就是真如所显现的体性。《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96当中,如来又开示说:

  然诸法性如诸如来及佛弟子、菩萨所见,如是法性理趣,真实常无变易故名真如,即此真如说为菩萨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96)

  佛说诸如来、佛弟子、菩萨们所见诸法的体性,这体性的道理是真实而且永远不会有变异的,因此称为真如,这真如就是菩萨们所修学甚深的般若波罗蜜多的真实内涵;所以般若波罗蜜多是不能离开心真如而说,而且般若波罗蜜多是在说明第八识如来藏这个真实无变异的真如三昧。“一切法”三个字函盖了所有的三昧,函盖了所有的世间法出世间法,但都是从心真如中出生的,如果能够修行这个真如三昧,就能够接著再次第出生无量的三昧,因为无量的三昧都是以心真如作为一切三昧的根本处。所以只要从根本处下手,从根本处就可以渐渐地引生出许许多多的法界出来,这是大乘菩萨应该要走的路;若是想要在心真如以外,还想修证种种的三昧,那绝对不是成佛之道。

  在《华严经》卷51中记载说:

  尔时,如来以无障碍清净智眼,普观法界一切众生而作是言:“奇哉!奇哉!此诸众生云何具有如来智慧,愚痴迷惑,不知不见?我当教以圣道,令其永离妄想执著,自于身中得见如来广大智慧与佛无异。”(《大方广佛华严经》卷51)

  所谓众生具有如来智慧,是指我们每一个有情身中的第八识如来藏,皆具有跟 佛陀平等平等的功德性,却是因为无明愚痴,不能知、不能见。佛陀说祂将以成佛的圣道教导众生永远离开妄想执著,从而自己能够于五蕴身中得见真如三昧,这真如三昧中含藏无量广大的智慧,与佛平等无异,因此说真如是一切三昧根本处。

  修证佛法的基本精神不能离开平等无二、真实不动的真如三昧,这是佛法与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在 佛陀要教导众生成佛,永远离开妄想执著而得到究竟的安乐,其他宗教则是多要让众生成为上帝的羔羊、子民。因为佛门中修证的根据是一切众生平等的如来藏,既然众生的如来藏是平等无二,修行的开始是众生平等,修证的最后结果当然也就是诸佛平等。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边,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085集 障难
  甘正祺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目前正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单元》。我们接下来要说明的论文内容是:

  或有众生善根微少,为诸魔、外道、鬼神惑乱:或现恶形以怖其心,或示美色以迷其意,或现天形或菩萨形,乃至佛形相好庄严。(《大乘起信论》卷2)

  这一部分论文的内容,主要是讲“障难”。

  所谓善根,是指没有贪瞋痴;在《中阿含经》卷7中 如来开示:

  云何知善根?谓无贪善根,无恚、无痴善根,是谓知善根。

  也就是贪瞋痴三毒深重,则善根微少,反之,则是善根深厚。所谓的贪,就是被可爱的境界所制伏,譬如说,当我们面临财色名食睡,或者色声香味触等五欲可爱的境界的时候,心里没有办法拒绝它的诱惑,没有办法说“不”,而贪求无餍,这样的心行就是贪。所谓的瞋,就是被不可爱的境界所系缚,面对不愉快的境界,就起了种种恶的心行,这样的心行就叫作瞋。所谓的痴,就是无明无知,或者说没有智慧,声闻解脱道当中的痴,指的是没有断除烦恼的智慧;在佛菩提道上,指的是不了解生命实相的愚痴。

  贪瞋痴三毒的特性都是落在境界当中去执著,三毒深重的人对世间的贪爱也相对深重,也都会贪著境界相。我们学佛人应该时时刻刻反省,我们是否落在境界相当中,不知道出离;因为所有的境界相都是三界的境界,都是不究竟、无有真实。贪爱境界相,会让我们的善根减少,学佛人若是贪爱境界相,因为有所乞求,容易与鬼神相应,鬼神就会变幻出各种境界相,或者让他觉得自己有神通境界,或者有修证的境界等,来满足这个学佛人的虚妄想像。因为鬼神法界的种种法就像世间人的交易一般,鬼神如果为人付出劳力,完成祈求者的心愿,鬼神也会希望人能够回报;因此鬼神也会观察因缘,而要求人的回报。如果鬼神索取回报时,人不能具足回应、满足他的需求时,则鬼神往往便会开始作祟,让人心神不宁、家宅不安。

  对鬼神或是境界法有所乞求的状况,如密宗自己定义的四加行中有持诵金刚心咒,必须持满数十万遍或是数百万遍,然后可以得到修证上的境界:或是证量,或者消除罪障,或者智慧开启,或者证无生法忍,或者证大涅槃,甚至成就佛道。这种不知道修证解脱道及佛菩提道的内涵,烦恼未能消除、实相未能实证,只凭著密教持咒的修持在修行上有所求有所得的心态,很容易的就会落入鬼神相应的境界。轻者精神失常,重者犯大妄语业,未证言证、未得谓得;因此各大医院的精神病房中,有许多这些求有为法的密宗修行人,长住其内不能复原,或者出院后仍然必须长期接受药物的治疗。他们所学的其实不是佛法,却都是说修学佛法,他们的精神科医生也搞不清楚佛教与密宗的差异,便以为这些病人真的是修学佛法而导致精神失常。然而事实不是如此,因为追求有为法、追求证得神通,以及各个境界相应的法,因此去修学密宗,而与密教的鬼神相应所导致。因此我们佛弟子应该注意,如果想藉著持咒来获取世间的利益,或是得到有为法的各种境界相,应当引以为前车之鉴。

  古时候的密宗祖师因为追求境界,因此鬼神示现成佛菩萨来教导,于是创造出种种密教部的经典;他们就以为持咒结手印可以求得佛法上的果证,譬如密教的《大日经》卷4中,所谓的佛说:

  复以定慧二手,作虚心合掌,屈二风轮,以二空轮绞之,形如商佉。颂曰:此名为胜愿,吉祥法螺印,诸佛世之师,菩萨救世者,皆说无垢法,至寂静涅槃。真言曰……(《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卷4)

  咒语我们就省略,这样子持咒结手印就可以证得涅槃,这显然跟《阿含经》中佛所开示的涅槃大不相同,根本不是佛教的涅槃,而是密宗独有的外道涅槃;然而出三界的无余涅槃唯有一种,没有第二或是第三种。现在密宗所发明的涅槃,跟佛所说不同,这就知道密宗的经典根本不是佛法。因为在境界法上有所求的心与三毒相应,这个心也与鬼神相应。鬼神之所以成为鬼神,就是心中有贪瞋痴三毒,因此修行人若是善根微少、贪瞋痴三毒深重,就很容易就会被诸魔、外道、鬼神所惑乱。

  在民间也有一些人因为生病,求助于密宗善于持咒的人,因为治病有效果,因此就以为真的是佛菩萨为他治病,便改信密宗教法,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入密宗所传的外道法中而不能警觉;因为这个缘故,这辈子改信密宗,来世便成为密宗的信徒,生生世世修学密宗所传的外道法,而以为是究竟佛法,都是因为这一辈子与密咒治病这件事情有缘的缘故。因此,有病应当求世间的医生,千万不要去求密宗的鬼神,以免后世成为魔子魔民,而不能自知为魔子魔民。

  密宗因为追求境界法,因此是非常容易与鬼神相应,他们的佛菩萨都是鬼神假冒,因此有黑文殊、绿度母、红观音、黄财神等等佛“菩萨”或是“护法神”,其实都是山精鬼魅、夜叉罗刹等所冒充化现,因此有种种的颜色。所以密宗有种种颜色的佛菩萨,如五色佛、五色文殊、五色菩萨、五色度母等,这些山精鬼魅所化现的“佛菩萨”或是“护法神”,没有智慧、福德、慈悲的庄严相貌,却大多是出现忿怒的相貌,或是充满贪欲的双身相。

  如陈健民的《曲肱斋全集》第二册217页记载:

  昔日有修大威德者,修成忿怒目之相已,见之者必死,即徒有忿目之相,而缺乏佛慢;谓佛本具足大菩提心,能以寂忿二法,令众调伏。具此大悲菩提心佛慢,而修怒目之相,则不致见者必死也。又如佛兮鲁噶相,具有佛母,二根相合;如徒成其相,而于佛体之四空智不能同时运用,则必流于贪相,而成淫业,令见者生贪烦恼矣。

  在《曲肱斋全集》中,可以看到密宗的修行都是与鬼神相应的法。解脱道二果斯陀含的修行人已经贪瞋痴淡薄,根本不可能示现忿怒相,而有见者必死的荒谬现象。而所谓的佛慢,是修行人自己观自己是佛,一心不疑;阿罗汉成就四果解脱道的时候,是自知自作证,自己很明确地知道:自己已经断除所有烦恼的现行,自己可以证明。密宗行人明明知道自己不是佛,却是要自己去观行自己是佛,自己说服自己已经成佛,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难怪会吸引众多的山精鬼魅、夜叉罗刹来相应;吸引山精鬼魅、夜叉罗刹相应以后,就会与贪欲境界相相应。因此《曲肱斋全集》中说,佛兮鲁噶的相貌具有佛母、二根相合,是无上瑜伽双身法的示现。虽然陈健民为遮蔽无上瑜伽双身法的邪淫本质,而说必须有佛体的四空智,才不至流于贪相而成淫业;但是诸佛已经断尽一切烦恼,示现时不可能不以清净庄严的相貌接引众生,这佛兮鲁噶双身相必然是鬼神所示现的。

  密宗的本质是追求境界相,追求境界相的极致则是所谓即身成佛的法门;这即身成佛法门都是以男女双修法作为骨干,即身成佛所现的报身,都是拥抱佛母密合之像,由受淫乐中至高层级的第四喜大乐果报,成就报身佛。密宗所有的喜金刚、密集金刚、胜乐金刚、大幻化金刚、大威德金刚、大乐金刚、吓噜葛无上瑜伽、金刚萨埵、时轮金刚等,都是同一个男女双身法,只是在细节上有所差异而已。密宗所说的报身佛,都是拥抱佛母、男女交合受乐的形象,都是以男女交合时乐空不二的淫乐作为佛地的究竟乐,这个乐称为即身成佛。就像是《西藏度亡经》中所说的,中阴阶段的五方佛来迎接时,也都是拥抱明妃的交合受乐状态;也就是密宗所说的佛法的修证,都是以男女交合的粗重淫乐境界作为追求的目标。

  在《楞严经》卷9中,如来告诉阿难尊者说:

  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9)

  在《楞严经》中 如来已经预记,在我们现在末法的时候,会有十种魔的出现,而且这十种魔,会在佛法中出家修行,或者依附人身,或者自己现形,都说:“我是成就佛道,我是法王,我是活佛。”这些魔所化现的出家众都赞叹淫欲,如无上瑜伽双身法,破坏 如来所传的律仪戒,这些恶魔师与魔弟子以淫欲相传,就这样子邪谬妖精,迷魅了他们的内心,快的话九生,多的话百世,会让真正想修行的人,最后成为魔的眷属,命终之后必定成为魔子魔民,失去对佛法正确普遍的认知,堕在无间地狱当中。《楞严经》中 如来的预记,已经在末法的现代出现,自称佛弟子的修行人,怎可不戒慎恐惧呢?

  在《长阿含经》卷3中,如来开示说:

  若有比丘作如是言:“诸贤!我于彼村、彼城、彼国,躬从佛闻,躬受是教。”从其闻者,不应不信,亦不应毁,应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经、非律、非法,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若其所言依经、依律、依法者,当语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说,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应。贤士!汝当受持,广为人说,慎勿捐舍。”

  如来开示说:

  “如果有现出家相的比丘来告诉我们,他在某个地方亲自听佛开示,亲自接受佛的某种教导。我们听到以后不应该不信,也不应该毁谤,应当依据如来所说的诸经,推究这个法是真实还是虚妄,依著如来所制定的戒律,依著如来所说过的解脱道与佛菩提道的种种法,来判断这个法是不是究竟或是真实。如果他所说的法,不符合如来所曾经开示过的经文内容,不符合戒律的规定,不符合如来所曾经说过的解脱道与佛菩提道的种种法,那么我们就应该告诉他:‘佛不会这么说,你听错了!为什么呢?我依照诸经,依照戒律,依照解脱道与佛菩提道的种种法来检视,你前面所说的法与佛法相违背。贤士!你不要受持那个法,不要跟他人说,应当捐弃舍离那个法。’如果那个比丘所说的法,是符合经律以及解脱道及佛菩提道的种种法的话,就应该告诉他说:‘你所说的真的是佛所说,为什么呢?我依照诸经、诸律,以及正确的佛法检视过,你先前所说过与正法相应。贤士!你应当受持这个法,要广为人说,千万不要捐弃舍离。’”接著 如来又从和合的僧团—识多见广年长有才德的人,众多持法、持律、持律仪的比丘众,或是单一持法、持律、持律仪的比丘僧等三类听闻佛法的不同对象—告诫我们:即使听闻这些人说法以后,还要依诸经、依律、依法来检视听到佛法的内容;如果他们所说的佛法不符合 如来所曾经开示过的经文内容,不符合戒律的规定,不符合 如来所曾经说过解脱道与佛菩提道的种种法,我们就应该告诉他:“如来不会这么说法,你听错了!我依照著如来所说过的经文,依照著戒律,依照著如来曾经说过的佛法,判断你先前所说,与如来所说的佛法互相违背。贤士!你千万不要受持这个法,千万不要为他人说这个法,应当捐弃舍离这个法。”

  在《长阿含经》中 如来的开示,也是正觉同修会一向所秉持的精神。如果佛门中有人说的佛法非经、非律、非法,正觉同修会依照著 如来的教诲,会清楚地告诉他们,为什么是非经、非律、非法,并且劝告他们不要受持这个法,不要为他人说这个法,应当捐弃舍离这个法。如此,不乡愿也不以佛法作人情,因为这就是 如来所开示的意思。密宗的四加行、无上瑜伽双身法,以及即身成佛等等索隐行怪的密法,在我们推究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如此审慎判断以后,知道这些法不如实,应当捐弃舍离。当我们有如此正确的佛法知见,不贪爱境界法,因此善根深厚,则不容易遇到山精鬼魅、夜叉罗刹来惑乱,他们也无法示现恐怖的形相来恐吓我们,或者示现美色来迷乱我们,或示现天人或是菩萨的形相,乃至佛的庄严形相来跟我们说法、来误导我们,这样子学佛的道路才是安稳。否则如《楞严经》中 如来所说,若是;

  ……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9)

  想修行的人却变成魔眷属,命终之后堕入无间地狱,这真是非常不幸,而且让人家难过的一件事情,这也是一位精进护持正法、修学正法的菩萨,所难以忍受的事情。

  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里,非常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五集 · 下五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