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五集 · 下五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第106-110集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106集 一念无明与无始无明障道差异
  林正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我们今天从第六辑第196页中间那一段开始讲起。

  马鸣菩萨在接下来的论文中说:

  观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皆因无明熏习力故,受于无量身心大苦;现在未来亦复如是,无边无限,难出难度,常在其中不能觉察,甚为可愍。(《大乘起信论》卷2)

  而在这一段之前,马鸣菩萨说:“观第一义谛非心所行,不可譬喻不可言说。”(《大乘起信论》卷2)也就是说,菩萨在经由参禅的过程找到第八识如来藏,证得第一义谛实相心时,就有了法界的实相般若智慧了;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再观察一切的众生从无始劫以来,都是因为无明熏习力量的缘故,所以枉受种种无量的身苦以及心苦,而且往往都是大苦;过去无量劫以来如此,现在以及未来也是一样的难以避免!身心都是受无量无边的苦,而且是难出难度。这意思是说,众生想要解脱,想要出离于轮回三界六道生死的种种身心大苦,真的很不容易,想要得度真的是很困难。因为一切凡夫众生一直都在漫漫无明长夜当中,由于没有办法觉察到无明的本质与内容,所以不断地执著五阴身心,执著有念灵知、离念灵知的觉知心;因此,一念无明烦恼障的我见始终断不了,更何况能打破无始无明所知障,而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实相心的一实境界、真如法性?因为不能觉察,所以马鸣菩萨说之为“甚为可愍”,真是可怜悯的人啊!

  那么众生为什么自从无始劫以来,都一直无法摆脱枉受种种身心大苦的境界?马鸣菩萨说:那都是因为无明的熏习力的缘故,才会产生了这种永难出离的状况。无明一般来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念无明以及无始无明。而无始无明其实是包含一念无明的,是包含一切无明的,所以函盖了一念无明在内;换句话说,一念无明只是无始无明当中的一小部分而已。一念无明会障碍众生出离三界轮回生死,可是无始无明却不会障碍众生出离三界生死,只会障碍众生成佛;所以阿罗汉不须打破无始无明,只要断尽一念无明就能出离三界生死。但是,如果菩萨亲证了如来藏,就一定打破无始无明;而打破无始无明的同时,就一定会一并打破一念无明,也就是一定会同时断除一念无明中的见一处住地无明,也因此同时断除三缚结,所以打破无始无明也可以渐渐地出离三界生死,这也是法界的实相。

  这意思是说:二乘解脱道的修行人如果有正确的知见,配合定力、慧力等等条件具足,而能够如实地详细观察五阴十八界的内容,一一确认它们都是生灭、是虚妄不实,都没有常住不坏的体性,便可以断了解脱道一念无明所应断的我见。另一方面,当菩萨经由参禅找到真实心如来藏,能够现观确认祂的真实如如、常住不坏、永不生灭的体性,便能够确定唯有祂才是真实法,因此而破了无始无明;这时既然已经找到了那唯一的真实法,当然不可能再认定其他五阴十八界等等生灭法为真实,因此也就同时破了一念无明。

  这两种无明,一念无明和无始无明不一样,一念无明范围小,只是我见和我执使人轮回生死的道理,只是解脱道的真实理;所以一念无明的熏习,其实就是我见和我执的熏习;但是一念无明见道所断的根本烦恼—见一处住地无明—只是我见。我见一旦断了,接著就可以渐渐地往上界观察,作更深入的探究,渐断色界的我见,再渐断无色界的我见,五上分结就可以渐断了。也就是见一处住地无明断了之后,便可以渐渐断除修道所断的后三个住地烦恼:欲界爱住地、色界爱住地及无色界爱住地烦恼,当这些都断了,我执就全部断尽了。所以推究我执的内涵,其实就是比较深细的我见。

  此外,如果要打破所知障无始无明,亲证第八识如来藏,主要就是透过禅宗的参禅方法,来找到这个各自本有的、不生不灭的实相心如来藏。这当然要有善知识的教导,并具足该有的知见、定力、慧力、福德等资粮,才有可能经由参禅破参开悟明心。然而,话说回来,这个真心如来藏从无始劫以来是跟众生的觉知心不相应的,一直要到起心想要探究生命的根源、法界的实相时,才会开始相应。可是在这之前虽然还没有相应,众生却仍然被无始无明所笼罩。因此,马鸣菩萨这段论文中所说的,会让众生引生无量身心大苦的无明,包含了这两种的无明。

  首先,我们先来说因为一念无明熏习所产生的情况。为什么说一切众生由于一念无明我见、我执的熏习,便会受无量的身心大苦呢?这是因为一念无明既然是由我见和我执所产生的,众生就会不断地执著这个见闻觉知的意识我和处处作主的意根我;由于错认这两个“我”真实不坏的关系,就会使得众生产生以我为中心的我见、我执以及我所的私心。意识我和意根我都是十八界中的法,在无余涅槃时,这些都是会灭的,意识我甚至是夜夜睡著无梦时都断灭的法,可是众生却都无法探究到这样的事实,也因此而产生种种私心;因为有私心,所以对他人就有不好的心态。譬如,他可能会这样想:“别人被大师们误导走错了路、断了法身慧命,那也跟我无关!只要我自己不被大师们误导就行了。”这就是世间人只顾自己、有私心的想法。但是这样的想法其实仍然是根源于我见、我执和我所的私心;也正因为有我见、我执和我所私心,就会产生了修道上面的种种障碍。

  佛教道场中也往往有这样的情形:我见、我执和私心如果没有如实断除的话,一定会对原来悟错了的大法师、归依师、剃度师产生了情执;也由于情执我所的关系,就会在帮他证悟的没什么名气的根本上师,指出他的归依师还没有开悟的事实时,私下加以诽谤。这其实是大颠倒的愚痴人!因为帮他证悟的根本上师是他的法身慧命父母,恩德远超过他的剃度师或所依止的大法师;但是他不懂这个道理,所以虽然往往不谤法、不谤佛,但是却会诽谤根本上师,除非他的剃度师、依止师不对帮他证悟的根本上师有异见,同样赞叹他的根本上师。所以,有的人因为根本上师的帮助而证悟以后,仍然还是会因为情执的缘故,而被剃度师、依止师所影响,以致其心颠倒、反而诽谤根本上师的事;这是正觉弘法度人开悟以来,常常见到的事实,这就是一念无明的内涵、一念无明的影响力,表示这样的人还没有如实的理解,只因见道就生起轻心来轻视根本上师,也表示他还没有进入修道位中,仍然停留在见道位中。

  接著,我们再来说因为无始无明熏习所产生的情况。如果是因为无始无明所障的关系的话,那么他主要的过失不在于谤师,而是谤法、诽谤正法。这两个无明的体性,所引生的结果主要会有这样的差异。所以,若是因为无始无明所障碍的缘故,就会对正法生疑而诽谤;当他对正法诽谤时,心里就会没有忌惮地进一步谤佛了。可是如果只是一念无明所障,他通常只会谤师而不会谤法、不会谤佛,这是正觉弘法以来所常见到的现象。那如果一念无明既未破,无始无明也未破,那麻烦可就大了!他既会谤师,也会谤法。所以 平实导师自从弘法以来,被人无根诽谤的事情真的太多了!甚至于有些被 平实导师帮助而证悟的人,也会因为自己的福德不足而不能眼见佛性,就怪罪 平实导师不肯帮助他眼见佛性,就私下不断地捏造莫须有的事实来诬蔑平实导师。相关的内容,可以参见《明心与初地》书中所记载的事实,这里就不多说了。

  这意思就是说,这两种无明的熏习力都是很厉害的!它们的现行都是在大家不知不觉当中出现的,也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累积起来的;众生一般不会感觉到它在渐积渐满,可是它确实就是这么一点一滴地累积上来,等到晓得时,通常已经很严重地爆发出来而不可收拾了。那么众生由于有这两种无明的熏习力,而当这两种无明和合起来时,结果就是既会谤师,也会谤佛、谤法,三宝就都不看在眼里,反正你说的法我全都不信;不信正法时就会全部都诽谤为非法。这也是有现成例子的,大家看西藏密宗应成派中观,他们不正是具体的例子吗?实质上是在谤法、破法,却说得冠冕堂皇辩称是在护法,而且还坚持他们破法的邪见才是正法知见,这都是从无始无明来的,但也夹杂著一念无明,而主要是偏在无始无明。所以,他们才会坚持缘起法的意识心常住不坏,这就是一念无明的具体事证。

  也因为无始无明的缘故,所以他们会诽谤第三转法轮的经典为不了义经、是不究竟的法。密宗应成派中观者都会这样说,因为第三转法轮的唯识经典,破斥他们所主张的意识心常住不坏的说法;所以现代密宗应成派中观邪见的主要代表者达赖喇嘛,以及自己主动去承接密宗应成派中观法脉的某位法师,都是这样否定第三转法轮的唯识方广经典;因此,他们都不承认第三转法轮的唯识方广经典是佛口亲说,都谤说是 佛入灭之后天竺法师们长期创造结集而成的经典。所以这位法师在引述第三转法轮的经典,引述无著、世亲菩萨的论时,都故意将它们曲解。而古时候曲解经意、论意的翘楚,就是宗喀巴,大家可以去看他的《入中论善显密意疏》或者其他著作,就知道他最会搞这一招。各位如果把他所引证的经文拿来比对、弄清楚了,就会发觉他都是断章取义、曲解经典、论典。

  这就是无始无明所产生的邪见,所以宗喀巴会诽谤如来藏正法,会否定如来藏,会坚持缘起生灭法的意识是常住不坏心,所以不能断除我见而自以为已经断我见。当他否定如来藏而诽谤正法时,当然会把最究竟的一切种智方广唯识经典的地位贬低,诬蔑是不了义的、不究竟的法,推说是 佛的“方便说”,不是实义说。这样最严重诽谤了义究竟正法的人,还能再来人间示现为法王吗?当然是不可能!所以密宗那些所谓再来的法王,其实都与上一世的法王无关,其实都是另一些不同的人被推举为“再来”的法王。这就是说,由于无明的关系,不管是一念无明还是无始无明,都会造成未来无量世的身大苦、心大苦。

  身大苦就是来世异熟果的正报,也就是舍寿之后先下堕长劫尤重纯苦的地狱中。因为这是以护法为名而实质是谤法的缘故;因为谤法,所以先到地狱去,在地狱中想死又死不了,地狱身又高广,又是遍身无间的受苦;地狱身的寿命又特别长,每天的日子也特别长,每天受苦不断而死,可是业风一吹又立即活过来,再接著受重苦,像这样每天经历万生万死的惨痛,这日子要怎么过?所以叫作身体大苦。身苦时,觉知心当然就一定跟著痛苦!

  此外,一般人在还没有舍报之前,也是会有身苦、会有心苦的,这是由心苦而引发的身苦。因为误谤或故意诽谤了正法以后,心里面会想:“戒律里面说,谤了正法的人,来世要下堕地狱而受长劫的尤重纯苦,那我下一辈子要怎么办?”所以每晚都因为担心而睡不著觉!不得已,只能自我安慰:“地狱境界可能只是圣人施教所编出来的境界,其实没有地狱,都是骗人的啦!”然后心里又转念一想:“如果万一是真的,所以佛才会在阿含经典里面详细地述说地狱境界,那我该怎么办?”就这样反复地转侧难眠,长期下来当然难免病痛,也就是身体难过啊!所以,也是不可避免的会有种种心苦与身苦的。

  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就为各位说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107集 众生皆因无明熏习而受苦
  林正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我们今天继续讲解“观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皆因无明熏习力故,受于无量身心大苦。”(《大乘起信论》卷2)的这一段论文。

  上一次讲到众生因为一念无明及无始无明的熏习,而引生种种身苦、心苦的情形。谈到诽谤正法的人,这一世即使在还没舍报而下堕地狱前,也是会有种种身苦以及心苦的。

  所以,以前有些人来到正觉学法以后,因为得法容易而不相信,就诽谤正法而离开,他们嘴里都说:“我们现在很好,日子过得很好!很愉快!我们现在改学世间法——学做人。”他们真的需要学做人:学著以后不要再忘恩负义了,不要再以无根诽谤的行为,来对待义务教导他们无上大法,帮助他们证悟而又从来不受他们供养的根本上师。但是这些人离开正觉改学做人以后,真的日子过得很好、很愉快吗?其实绝对不愉快!只是嘴巴上一定要自我安慰,而在私底下另外看看能不能补救无根谤法、谤师的过失,每日总是忧心忡忡,所以在还没舍报以前就一样已经有身心大苦了,这就是由于浅见而产生的不如法行为。

  为什么会说是浅见呢?这是因为对于无始无明没有努力去进一步了断;他们都是得少为足的人,心里面往往这么想:“我已经明心了!平实导师也不过是明心嘛!跟我一样,所以我跟他的境界一样啦!至于见性这一关,佛性是不是可以真的肉眼看见?我看是有问题的,所以平实导师的境界和我今天的境界是完全一样的,那我尊重他干嘛?”结果没想到双方还是很不一样!等到他们谤师、谤法而离开以后,陆续看见我们回应的书一本又一本写出来,才惊觉:“哎呀!怎么会这样?”心里不由自主地开始耽心了!他们不晓得自己的所知还很不足,所知障还是很重,也不晓得正法威德力有多大,不晓得谤法、谤贤圣的果报,会有多严重。

  无根诽谤的果报是很厉害的!平实导师也曾说过,说他无量世以前曾有一辈子受报当老鼠;那只是在人家赞叹某一位善知识时,平实导师说:“他所说的未必是真的啦!不一定就可以超过我的证量。”那时候 平实导师没有先去求证那个人所说的法义到底是真的、假的?当时心里面不服气,就这么一句话而已,也没有多讲几句;就只有一句话,舍报后就感应到严重的畜生道果报。所以,平实导师告诫我们:如果人家说某某人的证量多高,我们都宁可先信其有,然后慢慢再来求证;不要一开始就把人家否定,因为那种果报真的很痛苦!真正体验过了,才会怨叹自己的无知,然而这不能怪善知识,因为法界的因果律则本来就是那样啊!

  因此,凡是遇到人家说“某某人是阿罗汉”时,我们得要再作勘验,才可以确定而相信他。如果他根本弄错了,得要告诉他:“唉!你这样不是阿罗汉,只是落在离念灵知意识心的凡夫罢了!连我见都没断!”你可以确定,然后再否定他。要有证据才能讲,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有十分的证据才能讲十分的话。不可以只有一分证据就讲十分的话,世间法上都已经是如此了,更何况是果报更严重的出世间法,所以大家千万要引以为戒。然而,诽谤的对象不同,所引生的过失也有所差异。如果是对已经证得四禅八定具足的佛门凡夫诽谤,果报还是不小的;如果是对真悟的善知识作无根诽谤,那问题又更大了,所以这种事千万不要作。往往现在作了,没有感觉到怎么样;等到舍报时业种才会出现,那时有业镜如同幻灯片一般,由上往下一片一片很快地拉过去,到那时,业风一吹,恐怖无明的境界相出现了,根本作不了主了,也就完全无法补救了。

  这都是由于一念无明、无始无明和合起来所产生的结果,所以被无明所障的人,在这一世因心理压力负担很大而受苦,但未来世还要再继续受更大的苦;所受的苦不是有量的,而是无量的。对于谤法、无根诽谤贤圣的果报,律部的《菩萨璎珞本业经》就曾说:犯了谤三宝的不可悔戒,结果将是“三位十地一切皆失”(《菩萨璎珞本业经》卷1)。所修证的三贤位乃至十地的功德,舍报后全部都失去了。下了地狱受报完了,辗转一一经历饿鬼道、畜生道,受尽余报以后才能再回到人间,还得由凡夫地再从头开始修起。到那时,想重回今天的证悟智慧境界,还得要经历几千万大劫的极努力修行以后,才有可能再回到今天的证量中!所以对这种事情真的要很小心来看待!

  为什么我们在书中评论一位善知识的法义时,一定要举证他的说法?那是为了避免有人说我们诬赖人!如果我们不举证就判论某位法师、居士,那我们就会害别人诬谤,使别人造更大的恶业!但是如果把证据列出来:把原文一字不异的引述出来,并指明是某一本书的第几页,他们就不会背地里说我们诽谤人,这样就不会使人诬谤,就不会害人成就恶业。诬谤善知识以后,这一世身心受到种种煎熬,未来世下了地狱很多劫了之后,并不是受完了就马上回来人间;因为他们诽谤方广经典所说的如来藏胜法,是三乘正法的根本,并且他们是以文字广发,那是无间地狱罪,是三界中的最重罪。

  无间地狱的罪是受苦无间的,受完无间地狱的极大苦以后,再往上面一层层的地狱继续受苦;地狱的所有苦都受过了,才能生去饿鬼道,还要过很多劫受人欺凌、生吞活剥的苦难;饿鬼道的苦报受完了,还要去当畜生,在畜生道的后期,能够当人家的宠物时,日子过得很好时,就是差不多快回到人间了;刚回到人间时,却又是初五百世的盲聋瘖哑,并且生在边地,不闻佛法。三恶道的众生就是这样受苦的,但这都是因为无明的熏习而造成的,所以无明熏习力是非常厉害的,可是一般人并不了解。现在我们知道这个事实真相,就应该怜悯众生,不断地为他们说明无明的内涵,让他们的无明可以在阅读正法著作的过程当中消除掉;当他们的无明一分一分消除掉时,他们就渐渐地远离了谤法、谤贤圣、谤佛等恶业。熏习久了以后,才能一步一步走近佛菩提道的见道位,也可以一步一步跟解脱道相应,这就是我们所应该作的。

  那些人谤佛正法、无根诽谤胜义菩萨僧之后,所要受的身心大苦,不但是无量的,而且马鸣菩萨也说是“无边无限、难出难度,常在其中不能觉察”。无边无限、难出难度,是因为谤法、谤人的习气没有从深心中忏除,所以经历无量世的三恶道一一受尽苦楚以后,业报尽了回到人间,熏闻极胜妙的如来藏正法时,又再度生心诽谤,又得再度一一经历三恶道的无量苦楚;谤法、谤人的习气种子不除时,就会这样不断地重复这种三恶道的过程,所以说那些人在这种身心大苦之中,确实如同马鸣菩萨所说的“无边无限、难出难度”。而且他们不能觉察谤法、谤人的习气种子很厉害,不知道会使他们无量世不断地受苦。

  那我们应该如何帮助他们觉察这一点呢?这就要靠大家努力地把正确的知见传播出去,把正法书籍向他们结缘!读到正法书籍的人越多,谤如来藏胜法的人就会越少。因为他们有一天终究会想要去找经典比对:正觉有什么地方说错了?比对出来以后才好破斥。可是越比对到后来,就越会发觉:正觉所说的法,确实与 佛所说完全无异,他们才是弘传佛教正法的善知识。当这些人确实比对经典以后,发觉我们的法义正确无误时,渐渐地就不敢再诽谤了。这样再过三、五年,他们的信力具足了,满足十信位了,就可以渐渐地迈入十住位中,努力修集见道所须的福德资粮,这就是救他们啊!他们自己是没有能力觉察的,所以我们要帮他们觉察;他们如果能够觉察的话,就不会是马鸣菩萨所说的“甚为可悯”的人了!正因为不能觉察,所以目前他们还会再继续诽谤下去,还是甚为可悯的。

  接下来,我们看下一段马鸣菩萨的论文:

  如是观已,生决定智,起广大悲,发大勇猛,立大誓愿:“愿令我心离诸颠倒,断诸分别,亲近一切诸佛菩萨,顶礼供养恭敬赞叹,听闻正法如说修行,尽未来际无有休息,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令住涅槃第一义乐。”(《大乘起信论》卷2)

  当我们以前面所说的方式,从三世一切法观察:观察自己过去世、现在世、未来世的欲界身心、色界身心以及无色界心。这样观察自己三世的三界有之后,再来观察外面诸法,也是观察三世一切法,不论是现在、过去、未来的所有人事物等法,自己觉知心所触知的外法,经过观察思惟后,了解其实都只有自心如来藏所生诸法,没有外法曾被自己觉知心所触知,所以没有外法可言。接著又观察第一义谛如来藏实相心,然后再观察众生因为愚痴无明而在三界六道中轮回受苦的种种可怜悯相;这样观察完了,你就一定会产生决定智。这意思就是说,经由像这样子的观察后,你已经成为决定性的如来种性了!已经确定成为菩萨种性而不会再退转了。决定不退的智慧生起来以后,生生世世就都会是菩萨,不会再退回凡夫位,也不会退回二乘的声闻种性中去,这就是佛菩提的决定智。有了决定智之后,接著就会对众生生起广大的悲心,希望能拔除众生的种种苦;有了广大的悲心,你才能够发起大勇猛心,精进不退;有了大勇猛心,大誓愿就敢发了!这时请出初地十无尽愿的愿文来,在佛像前胡跪,就真的从深心中发起大愿!这不是不知道十无尽愿内容而胡乱发愿的,是已经知道愿文的真实义而发愿,就会永离无明的控制,不再熏习种种无明了。

  我们在前一段论文中曾经说道:众生因为无明力量熏习的关系,会导致无量身心大苦。而这样的大苦,不但过去、现在如是,而且都是会延续到未来许多劫的;像这样的事情在凡夫众生来说是极为平常的事,乃至对于少数刚在菩提道中见道的人而言,也是平常事啊!所以 佛在《菩萨璎珞本业经》中才会说:有些人般若正观现前之后,如果没有善知识的摄受教导,还会退回凡夫位中无恶不作,因而导致未来世遭受身心大苦。这是戒经中所讲的圣教啊!所以这种无明熏习而导致无量世受身心大苦的状况,在凡夫位来讲是平常事,即使是对新学菩萨、新悟菩萨来说也是平常事;可是对于一个已经在菩萨道上长劫修行的人来讲,这就不是平常事了。这就是久学菩萨与新学菩萨的差别所在。久学菩萨乃至对于小小戒都很敬畏而不敢轻易去犯,何况是对于无明熏习而生邪见所导致谤法与谤人这么严重的事,更会非常谨慎而戒慎恐惧,随时注意自己的身口意行。因为小小戒与极重戒,往往只是一线之隔;正在犯最重戒时,往往不知自己正在犯最重戒;而往往违犯小小戒时,就把最重戒也一起都犯了!因此,已经在菩萨道中长时间修行的久学菩萨,都会很谨慎而不敢随便动口,更别说是轻易的动手或动笔了。

  所以在正法道场中修学正法,尤其是世出世间的第一义谛了义正法,必须要很小心地去应对。相较于世间法,在正法道场中所修集的福德很广大,但是相对的,在正法道场上犯戒谤法的恶业,也跟著很广大。真正修习佛菩提道的菩萨们,都要了知这一点,也要如实了知无始无明和一念无明的差异;一定要如实了知无始无明在行、住、坐、卧当中遮障道业的状况,也要了知一念无明在我们行、住、坐、卧当中障道的状况。

  因为时间的关系,这一段论文下次再继续为各位解说。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108集 亲近一切诸佛菩萨
  林正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我们上一次讲到

  如是观已,生决定智,起广大悲,发大勇猛,立大誓愿。(《大乘起信论》卷2)的这一段论文。

  谈到在正法中修学所获得的果报,不论是善报或是恶报,都会比起世间法中所造作善恶业的果报来得广大,因此应当留意自己的身口意行。也说到对于身为菩萨道中的久学修行人,应该如实了知一念无明与无始无明在行住坐卧当中遮障道业的状况。

  可是对于还没有明心开悟的人,其实还作不到这一点,所以我们不会要求他;但是已经破参明心的人,一定得要如实了知,才不会在不小心的状况下,造作了障道的恶业。能够如此就表示你已经有了马鸣菩萨这一段论文中所说的佛菩提道的决定智,也生起了广大悲,对众生在三界中轮回所受种种大苦,起了想要救拔之心;生起了这样广大的悲心,才有可能发起大勇猛心。如果没有广大的悲心,就不会有大勇猛心的;因为对于那些被误导的众生,他心里面会想:“这些众生都跟我无关,我何必管他们的死活。他们决定要跟那些错误的弘法者修学,那是他们的事,我何必辛苦地一再劝说?他们不相信,我又为什么要一直不断地为他们说明?不管他们了!”这样就是还没有发起广大悲心!

  正因为还没有广大悲心,所以不肯生起大勇猛心来救护众生。可是当你发觉,普天之下的所有佛子们都跟著大师们走错路,而决定要救他们离开岔路,这就表示你已经生起广大悲心了。正因为你的悲心很大,才不能忍受广大学人普遍被大师们误导,也才敢不计利害地得罪大师们来救护学人;不管大师们是在家或出家身,也不管他们势力多大,都不怕得罪他们,才会有大勇猛心出现。如果不是有像这样的大悲心,就不会有大勇猛心。因为一般人都是想:“即使我如实讲出来了,他们也不会信,那么愚痴无智的人,我何必为他们强出头?万一招来联合抵制打压,甚至招来威胁杀害,既得不到好处,也救不了众生,何苦来哉!”一般人都是这样想的啊!大家都要当好人啊!没有人愿意出面担当说真话的“恶人”啊!因为“恶人”一当下去就无法回头了,大师们都会永远拿你当恶人而永远地抵制你啊!

  这意思是说,唯有发起了大悲心,才可能为广大的不认识的学人们设想与作事,才愿意出头作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可是这种事情没有人愿意作,因为大家都想当滥好人。可是如果真的有大勇猛心,就敢发大誓愿,这不是以发心的表相来骗佛菩萨,而是从深心真的发起了大誓愿:“愿我的心能够永远离开一切颠倒,永离不如理作意的思想,并且能断除无谓的分别。”这里所讲的断除无谓的分别,并不是在法义上面不作正确的分别与理解,而是对于人我利害的分别,都要断除掉,这是在除性障。譬如对某件物品起贪,明明不是自己的,或不该是我的,却偏偏想要据为己有;或者明明对方说的是合情合理,但因为与自己的利益不相符合,所以便对那个人起瞋等等,像这样子的乱分别,都是对于人我利害的无谓分别,这样的分别应该断除。

  接著再继续发愿:“愿我能够亲近一切诸佛、菩萨们。”亲近诸佛,不可以狭隘地只想亲近 阿弥陀佛,别的佛都不想亲近;譬如经中说:当你去到极乐世界,每天早上承 阿弥陀佛威神之力,自然化现种种众妙宝花,让你用衣襟盛著众妙花,到十方诸佛世界去供养诸佛世尊。阿弥陀佛都这样教导我们了,为什么我们亲近 阿弥陀佛时,却不想依祂的教诲而亲近十方诸佛?我们当然也不可以说:只要亲近 释迦牟尼佛就好,其他别的佛都不想亲近。不可以这样!当你入了地,生到色究竟天时,释迦牟尼佛照样化现许多宝物,让你去供养十方诸佛,要你去和诸佛结缘。释迦佛绝不会说:“你是我的徒弟,不许去亲近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当然也不会说:“你从娑婆来到我这里,成为我的徒弟,以后就不要再回娑婆去见释迦牟尼佛,也不要去十方世界亲近诸佛。”诸佛都不会这样,所以大家都应当亲近十方诸佛。

  菩萨也一样,你来跟随某甲菩萨,某甲菩萨一定会这样教导:“还有某乙、某丙等等无量菩萨,他们也都在很早以前就证悟了,说法很胜妙,假使有缘的话,也要去跟他们结缘啊!”一定会叫你亲近一切诸佛菩萨。身为菩萨都应当要有这样的心态。也有人说:“我从出生以来,都是观世音菩萨照顾我,所以别的菩萨们,我都不想亲近。”不可以这样!等到有一天你去到极乐世界 观世音菩萨座下依止的时候,祂一定会告诉你:“你还得要参访诸菩萨去。所以如果去了极乐,觐见了 观世音菩萨,祂不久就会教你去礼拜 大势至菩萨,绝不会不让你见 大势至菩萨。三宝是整体的,三宝不分彼此的;只有凡夫菩萨、凡夫僧宝,才会分彼此。

  在今天的佛教中,不论弘法或学法也要有这种正确的心态,不能分出家与在家,不应该把佛教分裂成两个部分。常常有出家人分别说:“你们在家人如何如何不如法,所以是不可能开悟的,只有我们出家人才有可能开悟。”我们佛教绝对不可这样自我分裂,我们认为不论在家与出家,三宝永远是一体的,出家人与在家人本是一体的,出家人是由在家人出家来当的,也是由在家人来护持供养的,所以是不可分裂的。

  这意思是说:三宝是一体的,出家与在家是一体的,不应分彼分此;也不应该执著我们娑婆世界的三宝,而不认同其他世界的三宝。如果你在这里众生度得差不多了,大家都入佛门了,也有人继承你的深妙正法在弘扬了,刚好有别的世界需要你这位菩萨去披荆斩棘,那你就得去!不可以说:“我只照顾娑婆世界的众生,为什么要去别的世界更辛苦地度众生?”你也应该怜悯那边的众生而去度化他们。所以十方三世的三宝永远都应该是一体的,不应该分割三宝。就如我们正觉同修会的目标,有远程目标也有近程目标,有目前的急切之务,也有无量世后的广大法务,眼光要放在无量虚空、无量未来世三宝的久住世间上面。不是只有存心于目前台湾一地的三宝住世上面,所以千万不要把三宝分割,不可再分派割系而使佛教整体变成支离破碎。如果能够修正错误的心态,大家就都可以亲近一切诸佛、菩萨,获得佛法修证上的广大利益。

  但是在亲近十方诸佛菩萨之前,要先能够“离诸颠倒,断诸分别”,不能去到某个世界亲近某菩萨时,心中分别说:“这位菩萨证量远不如观世音菩萨,早知道就不来亲近他了!”这就是自己修行不力,无力断除不当的分别。然而除了断诸分别之外,也得要能远离诸颠倒,否则的话,也许有一天你所亲近的其他等觉菩萨跟你说法时,你心想:“这种佛法我没有听说过,经上也没有读过,是不是有问题啊?”其实本来没有问题,而是自己心思颠倒、不如理作意,是自己误会经典中的真实义,就以为菩萨所讲的法义违背经典正义。譬如,我们正觉的法义刚写出来时,有好多人骂我们说:“无念的灵知心才是真正的真如心,你们根本就不懂!竟然敢否定而诽谤说是意识心。你们根本就不懂什么叫作离念灵知,根本就没有证得离念灵知的境界。”他们所谓的离念灵知,其实只要把我们所教导的无相念佛时的忆佛净念舍掉,就是长时间的离念灵知了嘛!这是最粗浅的定境意识心,怎么会难懂?又有什么难证的?这是比无相念佛粗浅很多倍的意识境界。

  如果是将前念已灭、后念未起中间的极短暂离念灵知作为真如心,那根本就是没有一丝一毫定力的凡夫意识心,这种境界连最粗浅的欲界定功夫都谈不上,更别说未到地定或初禅境界了;更何况是三明六通俱解脱的大阿罗汉,都不能知的如来藏心第一义谛境界?像这样的人,自认为离念灵知的功夫多么棒!但其实只是短暂的刹那离念而已,你若叫他们长时间住在离念灵知境界内,他们就作不到了。假使有一天真的能长时间住在离念灵知境界中,再教他们于离念灵知中生起无相念佛的忆佛净念,他们可就摸不著边了。他们以那种极粗浅的意识心境界,连我们所教的仍在意识境界中的无相念佛的净念都抓不住,却来嘲笑无相念佛境界以后所证的如来藏自住境界,说是外道法,说是很粗浅的境界,正像是一个身无分文的穷措大,却嘲笑大富长者为贫穷人;对这种人,我们真的是啼笑皆非,只能说他们是其心颠倒。

  像这一类人,连正知见和最基本的功夫都不具备的时候,怎有资格亲近一切诸佛菩萨呢?所以要去亲近一切诸佛菩萨之前,先要其心离诸颠倒,断诸分别,然后才会去亲近真正的诸佛菩萨;若无正知见,基本功夫也没有修好,则往往会将藏密外道的假佛凡夫当作是真正的佛菩萨。而有了基本功夫与正知见,去亲近诸佛菩萨时,才能够至诚地、深切地顶礼、供养、恭敬、赞叹;以至诚心顶礼、供养、恭敬、赞叹之中,你的功德就会渐渐地显发出来。有时候并不一定是由诸佛菩萨为你加持的,而是由于至诚的敬信,会使你自身的功德产生而显现出来;接下来才能听闻正法而生起正信,才可能如说修行。

  接著马鸣菩萨说:“尽未来际无有休息,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令住涅槃第一义乐。”(《大乘起信论》卷2)在“尽未来际无有休息,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的大愿之前,先要有前半段的正愿:也就是希望能使得我的心离诸颠倒、断诸分别,再来亲近一切的诸佛菩萨,并且顶礼、供养、恭敬、赞叹,听闻正法、如说修行。没有先发这个愿,就说要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那都是在骗佛菩萨!

  如果是为了想要达成自己的某些目标,而不是为了佛教的整个未来,也不是为了众生的未来,而是为了自己的未来,这就是听闻了正法却没有如说修行。如说修行的菩萨,凡有所作都不为一己之私,皆是为了一切众生的究竟解脱。没有如说修行,而说能够“尽未来际无有休息,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那都是假话,背后的真正目的其实正是私心里面有所图谋,不是真正的为佛教的未来,为众生的未来!像这样其心颠倒时,就没办法断诸分别了,那他还能够亲近一切的诸佛菩萨而顶礼、供养、恭敬、赞叹吗?当然不可能!所以一定要先让自心“离诸颠倒,断诸分别”,后面的大愿才可能作得到。

  当一个人起了私心以后,他还会对弘传正法的菩萨恭敬、赞叹吗?当然不会!因为心态不一样,所以背后一定会对弘传正法的菩萨作种种无根诽谤,这是很正常的。但若真的想修学佛法、早证佛果,自私的心态与观念一定要改变;心态如果不改变,而说能够“离诸颠倒,断诸分别”,三界中没有这回事!心态如果没有转变,而说能够恭敬、赞叹,那也是绝无可能的。像这种人,即使 佛世尊现在,他也会在背后说:“佛真的很执著啦!我们只是把一句佛法讲错了,他老人家就要把我找去骂一顿。”就如四阿含诸经中的记载,凡是弟子把法说错了,佛一定会叫来问清楚,教他改正;如果是行为做错了,讲话讲错了,佛也一定会叫来问清楚,确认以后就指正错处;有时就因此而讲成一部经典了,经典往往是这样讲出来的。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下次再继续为各位解说。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109集 拔济一切苦海众生
  林正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上一次我们说到马鸣菩萨的这一段论文:

  愿令我心离诸颠倒,断诸分别,亲近一切诸佛菩萨,顶礼供养恭敬赞叹,听闻正法如说修行,尽未来际无有休息,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令住涅槃第一义乐。(《大乘起信论》卷2)

  说到如果有人其心颠倒时,就没办法断诸分别;如果有私心,就不会亲近一切的诸佛菩萨而顶礼、供养、恭敬、赞叹。也谈到经典往往是因为 佛的弟子把法说错了,所以 佛叫他来问清楚,指正错误之后,就因此而讲成一部经典了。

  此外,佛世时如果有人做错事,或者讲错了话,佛也会因此而施设一个戒条;比丘的两百五十戒,比丘尼的五百多戒,就是这样来的。各位如果证悟而不退失,就是心出家的人,就可以去读藏经里的四分律、五分律,就会晓得这些戒条的由来。有些人不知道 释迦如来之所以施设这些戒律的缘由,就说:“佛的我执好重,人家只是把祂说的法讲错了,就被叫去问,并随即被破斥。”因此就认为 佛是我执很重的人,这都是完全不懂佛法的人才会说的胡言乱语。十方如来不但都已经断尽了我见、我执的见思惑,乃至一切尘沙惑也完全断尽了,怎么还会有连阿罗汉都已经断尽的我执呢?佛之所以施设这些戒律,是为了众生的未来、佛教的未来,所以才必须这样作。假使有修学佛法的人这样来诽谤,那就表示他还不是三贤位的菩萨,仍然是十信位的修行还没有满足的凡夫,因为信位具足的人,对佛、对三宝一定不会像这样诽谤的。如果心态跟佛所教导的观念不同,对佛所说的法不信受,其心颠倒,背后就一定会谤佛,所以善星比丘、六群比丘就是因为这个缘故而谤佛,舍寿以后就下地狱去啊!其中善星比丘根本就未到舍寿的时候,就因为谤佛、谤法而提前舍寿,生身下地狱。

  现在虽然已经不是佛世,但是大家还是应该要非常谨慎,因为随意发泄情绪而诽谤善知识的业,仍然是会有很严重的果报。之前我们就说过 平实导师过去世,曾因为诽谤善知识而下堕畜生道的惨痛果报,大家应该以此为鉴,所以大家一定都要很小心自己的口业。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我们写书、说法时一定都是有根据才会写,才会说,没有根据的,绝对不写、不说;因为诽谤善知识的口业所引生的果报,那是很惨痛的。

  马鸣菩萨这里说:能够如此地听受正法如说修行,又发清净愿:尽未来际以种种方便来拔济一切众生而不休息。“尽未来际无有休息”就表示说,在菩萨道的历程中,得要不断继续利乐有情,即使未来成佛以后也仍然没有休息。不可能说成佛以后,就只由徒弟们出去度众生,自己却退下来享福而不愿辛苦地度众生了。成佛以后,其实是比徒弟阿罗汉们、菩萨们更辛苦的,因为大家都会来请求佛的教导。因此而说菩萨是“尽未来际无有休息”而教化众生、利乐众生的。而且在成佛之前的过程中,菩萨必须以无量的方便来拔济一切的苦海众生。“以无量的方便”的意思是说,众生有千百种,每个人得度的因缘各不相同;在某个因缘下,需要做某件事才能帮他,你就得要去做,不可以退缩畏惧,不论以什么样的方式,你都得去做。

  譬如说,如果看到那么多想要修行的众生,被邪师们所误导而走入岔路时,眼见分明却无动于衷,只担心自己出来破邪显正时会被反击伤害;这就表示他无法以无量的方便,来拔济一切的苦海众生,也表示这个人仍然不具足菩萨种性,所以才会只顾自己,宁可让这些可怜的众生被误导,而不愿出来拔济。这就是乡愿心态,就是自私的人。越是到佛法危急存亡的紧要关头,越该尽力去做;不但要勇于承担,还得要施设种种的方便去做。当佛教正法普遍被外道常见、断见取代,而有断灭之虞、有被外道化之虞、有被世俗化之虞时,那你就应该广设一切的方便,将它挽救回来,绝对不可以畏惧退缩。所以为了众生、为了佛教,得要以无量方便去做。

  论文这里说到“拔济一切的苦海众生”,到底如何才是拔济?其实“拔济”有很多层次的不同,譬如我们常看到有一些慈善团体去救济贫穷,这也是拔济;让众生免于饥饿、病痛,召集了一大批行善的人来做这些事情,也是拔济。这不但拔济了贫穷众生的苦痛,也拔济了这些护持会员们的贪心、瞋心。当他们出去做救济贫穷的事业时,不就是舍了一部分贪心吗?如果贪心不能舍,又怎么可能把钱财舍出去?舍钱财就是舍掉贪嘛!又譬如,他们去看护慰问众生病痛时,不是要和颜悦色吗?能对众生和颜悦色,就是把瞋舍出去了嘛!如果能够把这样的心境带回家中侍奉堂上二老,对待自己眷属,无贪也无瞋,这也是拔济贪瞋啊!

  但是《优婆塞戒经》里面 佛说:菩萨布施于有情时,应当巧设方便安置众生于佛法之中,才算是如法布施。如果这些团体去外国布施做善事利乐有情时,没有同时告诉受施众生一些佛法的道理,没有把受施的众生们安置在佛法中,那么像这样的布施就是有缺陷的,是不如法的布施。如果他们有遵照佛语而借机宣讲较为简单的佛法,那才是如法的布施,才是 佛说的“布施时要方便安置众生于佛法之中”。这就是比较高层次的拔济了,跟一般宗教或社会慈善团体的拔济众生,就有所不同。

  接下来还有更深一层的拔济:那就是要告诉众生解脱道的内涵,解脱道的修持行门,解脱境界的真实正理。这个层次又更高了,因为如果能如实地把解脱道的真正义理告诉众生,那些听法的众生,就有因缘可以断除我见了;我见断了,不就成为声闻初果了吗?只要是声闻初果人,就可以度人同样成为声闻初果;不一定要成为解脱道究竟果位的阿罗汉,才能度人成为声闻初果。当众生听闻三界我、十八界我虚幻、缘起性空,因此而导致我见断除了,那就成为声闻初果圣人了。这就是拔济他往解脱的方向前进,将来便能够免于生死轮回了。

  断除我见很困难吗?确实不容易!因为末法时代的今天,那些佛门所谓的大师们连我见的内涵都弄错了,所以落在众生我、三界我的离念灵知心上,死抱著意识心而误认为是常住的真如心,落在常见外道所说的常而不坏的觉知心中,与常见外道完全一样;我们为他们指出来以后,他们仍然是死也不肯弃舍常见外道所认定的意识觉知心;佛门中的大师们尚且如此,一般学人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想要断除我见真的很难!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也并不难。如果有真正断我见的善知识的教导,就能正确地现前观察五蕴我、十八界我都是虚妄无常,那么我见就可以断了,所以其实也并不难!难就难在没有遇到真正的善知识开导。

  对利根人来讲,只需告诉他:你只要观察离念灵知心是依众缘而生起的心。他只要有基本的定力,再略作观察,我见就断了。但是现在的在家、出家大师们,都指示学人:“离念时的灵知心,灵知而了了分明,那就是真如心。”或者说:“眼识能见之性,耳识能闻之性……乃至意识能知之性就是真如,这个知觉性就是佛性!”然而这些都不离十八界,不离六识自性的法,都是我见,是凡夫随顺佛性。也都是众生我、常见外道我,也正是外道的神我,正是与想象中的梵我、大梵,完全无异,同是第六意识。这些佛门内、外的凡夫众生,也都是我们所要救拔的对象,并且是我们主要救拔对象;所以拔济众生层次要提高,弘法者都应该引导众生离开众生相。

  然而众生相从哪里来?从我相来!而我相就是从我见而生。由于认定有念时或是无念时的觉知心我是常恒不坏的,所以就把自己执取为永恒不坏的我,便成就我见了;可是这个我,其实不是常恒不坏的,晚上眠熟无梦或昏迷时就断灭了,是缘起性空而没有常住性的;不管你是有念的灵知,还是无念的灵知,每天晚上睡著无梦或昏迷时就断了,哪里是常恒不坏的心?既然不是常恒不坏的心,当然就是无真实我性的缘生法。因为离念灵知心必须依靠意根与法尘为缘,才能从心真如中现行,本属五蕴、十八界所摄的缘生法,所以才说五蕴、十八界法中,并无任何一法是实有法、自在法,所以才说五蕴、十八界无我。能这样现观确认离念灵知心缘起性空的人,才是真断我见的人;执取离念灵知心常恒不坏的人,所堕刚好与常见外道完全相同,当然是未断我见的凡夫;既然所认定的心与常见外道完全相同,那不是佛门中常见外道又是什么?所以说这类人是常见外道!

  当他们有一天能够确实观察离念灵知心的缘起性空、依他而起时,才算是断了常见的初果人;如果相信离念灵知心虚妄,但是无法现观祂的虚妄性,那就是佛门中的凡夫,但已不是常见外道了。十几年来我们已经在书中不断地说明、分析离念灵知心的缘起与性空,假使有人还要继续认定离念灵知,或是六识心的见性、闻性……乃至知觉性是真如、是佛性的话,那当然是佛门中的常见外道!他们再怎么辩解都没有用,因为理证的事实上正是如此;不但理证如此,教证上也是如此说的。各位如果能把这个道理跟他们说明,详细地分析给他们听,请他们自己再去观察、思惟、整理;他们如果能确实地观察、思惟、整理,一段时间后就可以如实地断我见。我见一断,就是声闻初果了;可是你这个果其实没有果,没有果才是真正的证果。他能够“忍”而接受了,才能成为真实的声闻初果。

  佛可以度人成为声闻初果,我们也应当如是,能这样有许多人重复实行与验证的法,才是真正的佛法。如果所说的佛法是不能有多人重复验证的,那就不是真正的佛法,一定只是表相上的相似佛法。譬如有些人来求佛法,大师却说:“我可以帮你们明心开悟,但因为你们的福德、慧力不够,所以你们所有的人在这一世都没有希望开悟!”这样说了以后,既不能教化他们如何修集开悟所应有的福德,也不能教化他们如何增长慧力,让学人穷其一生都无法作到,这样就不是真实的佛法。应当告诉他:“你的福德不够。”然后就指导他如何修集悟前应有福德的方法。或者说:“你的定力不够,或慧力不够。”是哪个部分不够,应该如何修?都应当为他们明确地指示出来。等将来具足断我见,或明心、见性的条件时,就可以帮他们亲证,这样才是真正的佛法。

  所以,佛法绝对不可以只是想象的,不可以只是子虚乌有的名相,而且修证境界也不可以只是上师个人所独占的。如果只有 释迦牟尼佛可以开悟,佛的弟子们都不能悟,那么 佛的法就有问题。所以 释迦牟尼佛可以悟,祂的很多弟子们也都可以悟,并且一代一代的流传下来,这种师徒都可以悟入的佛法,如今仍然在继续弘传,这样才是真正的佛法。而且被印证开悟了以后,也可以来检查上师以前所说的与今天所印证的境界,是否完全一样?在正觉同修会学法而亲证也是一样,平实导师可以开悟,如今我们有许多人,有许多随学的人也开悟了,并且可以引经典严格地加以检查证实。这样才是真正的佛法,才不是相似佛法。如果只有上师个人可以亲证,而徒弟们永远都不能亲证,那个法就一定不对,一定不是真正的佛法!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为各位解说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

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二)
  第110集 令住涅槃第一义乐
  林正才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欢迎您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入门起信。

  上一次我们说到,尽未来际无有休息,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令住涅槃第一义乐的论文,谈到了不同层次的拔济,最后则说到佛法,一定是可以经由许多人重复实行与验证的法,才是真正的佛法;也就是说,一定是可以重复验证的,才是真实的了义佛法,否则那个法就一定有问题。譬如:世间法的物理学、化学,所有的定律一样,都是可以重复验证的,才可以成为定律,如果不是可以重复验证的,就不是定律。同理,你能断我见而证初果,应该也能让别人断我见证初果,只有时间迟早的差别,没有不能断我见的,这样就表示,你已经有能力方便拔济苦海众生;所以当你明心之后,也有能力帮人家明心,也有能力帮人断我见,也有能力让人成为声闻初果,这样的明心才是真正的明心。如果没有这个能力,永远都是只有师父一个人能证初果,而徒弟们都不能证,永远都是只有他一个人能明心、能见性,而徒弟们都不能证,那么他的断我见证初果,他的明心、见性,都是虚假骗人的;除非他观察徒弟们,都还没有因缘可以悟入,或是观察到悟后的徒弟,万一生疑时,自己无力加以解疑、摄受,这时才会暂时不会让弟子断我见或明心;可是将来一旦因缘成熟了,还是可以让弟子们证果的,这样才是真实的佛法。所以在正觉同修会中证悟以后,大家都一样有能力可以帮人断我见、帮人明心的。

  但是,我们为了防止密意广泛泄露而导致外道也知晓密意,就用来破坏佛教正法,产生了明讲而陷害众生起疑,以致谤法下堕地狱;所以遵照 佛的告诫而施设规矩,除了主三和尚在禅三场合可以为人施用机锋助人开悟,此外一律不准,不然的话,大家悟后都会到处去滥传,正法密意就会不小心泄露给外道而被毁坏掉了。因为,如果没有经过参究思辨的过程,来断除我见的种种变相境界的执著,众生的智慧便起不来,就无法如实分辨,无法对阿赖耶识心体的真如法性生起决定心,就一定会诽谤;如果有人进一步加以纪录,而留下密意文字,就会广泛泄露密意而使正法从此难以再弘传,众生的法身慧命就死尽了。所以这是很严肃的课题,虽然你有弘法度众的大心,但也不一定要在今世完成它,因为,你也许没有能力上座说法,也许你的因缘还没成熟,那你可以换一个方式来作,护持上座说法的上师,这其实也是在方便拔济众生,也是你的方便度众啊!不一定是跟师父学习,而在师父帮你开悟了以后,你就要求说:“师父!我也要上座说法。”自古以来在佛门中的规矩,并不是这样子的。禅宗丛林的规矩也是一样,师父还在世时,徒弟悟了仍然不可以收徒弟,受人归依,也不可以引导别人开悟,除非你被选任为首座;即使被选任为首座,可以引导师兄弟开悟,但也还是不可以为他印证的,还是得要推荐给师父来印证,禅宗丛林的规矩一向是如此的;所以,你要在道场本有的门风规矩下,去实现度众生的大愿,不然的话,所有的道场都会因此而没有章法,天下大乱了。

  佛在世时定下的规矩,佛涅槃后,所有的阿罗汉、大菩萨们,也都要遵守;大菩萨们去到他方世界时,也不敢不遵守,如果不肯遵守,你就会把各地的佛教正法道场弄乱了。这就是说,你要发起方便拔济众生的愿,但是想要出来当弘法师,可得要随顺因缘,不能强求,如果这一世不成熟,下一世也可以,下一世不成熟,下下世也可以,当你有一天具足了弘法因缘时,不必你强出头,护法龙天自然就会把你推出去,想躲也躲不了;因缘不熟时,想要强出头,一定会很吃力而作不出成绩来。因此,你发下了拔济一切苦海众生的这个愿,还得要有正确的认知,不许莽莽撞撞地说我现在明心开悟了,就出去搞个大道场,花钱在报纸电视上大作宣传,去弄起私人所有的大道场来了。如果这样,佛教正法将会因此而坏在你身上。讲这个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要善知因缘,也就是说,你的因缘适当的时候自然就会有护法龙天把你推出,你不必急,如果因缘还没有到,就不必勉强。

  古时也有禅师开悟时被上师告诫:你没有度众的法缘,不许出来接引众生及弘法。禅师大多会遵照告诫,而不担任和尚的职务,这也是禅宗史上常常可以读到的历史事实;如果有人想要乱搞的话,护法龙天一定会看不过去,因为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得要对 佛负责的,身负职责必须处理坏法事件。这绝对不是迷信,因为这也是 平实导师弘法过程亲自体验过的,所以,这个也是大家都应该要有的正确知见。虽然得要随顺因缘来利益众生,可是以无量方便拔济一切苦海众生的愿,终究还是要发起,发起以后观察因缘而为,那才是具有无量方便的菩萨。发愿以后,并不是只有一生来实行它,而是尽未来际的实行,既然是尽未来际的,就表示你所发的这个愿不一定要在这一生就把它作完,我们又不是这一世就要成为究竟佛,何必要这一世全部作完。有一些愿是可以一世作完的,但这个愿,绝不是一世就能作完的,你这一世有能力作到哪里,就作到哪里,生生世世不断地作,才是正确而随分随缘随力去作;没有具足某个层次的能力时,就不要自视过高地去作超过自己能力的事,如果能够不勉强,不逆缘而作,能够按部就班因风驶船,随顺因缘来作,这样作起来就很轻松;不要在缘没有成熟之前就去作它,平实导师出版书籍也是这样。

  也许有人会说:“平实导师!您写那么多书,不断评断大师们,把大师们得罪光了,没有人敢做的事,您竟然也敢逆势而做。”虽然这些破坏大师们邪见的事,是很敏感而且很震撼,但是 导师其实是看到因缘成熟了才作的。出书时也是有次第性的,这本没有印出来以前,绝不会印出那一本,有时一本书要出版以前,得要等另一本书出来,所以《邪见与佛法》这本书,很早就完成了,但是得要等《宗通与说通》印出来,它才能印行;评论诸方也是,得要在《真实如来藏》这本书出版后,评断大师的工作才能作。这就是观察因缘、随顺因缘,为佛法、为众生、为整体佛教,都应该有次第,善于观察因缘而作,众生也比较能够接受,并且能随顺法义的浅深次第而步步增上,缘未成熟就强行推出,一定会出纰漏,所以因缘不成熟时不能硬作。

  我们发了大愿以后,是尽未来际的永无休止的大愿,既然是尽未来际的愿,不论怎么大的愿,你都可以发,甚至于想要成佛的大愿都可以发,也应该要发,因为成佛并不是这一世就能修成的。我们在归依的时候,不是都有发愿成佛了吗?四宏誓愿的最后不就是“佛道无上誓愿成”。三归依就是归依佛法僧三宝,但是严格来说,还得要归依另一个法,也就是归依戒——以戒为师。但是,绝不是西藏密宗所说的四归依,他们是在归依佛法僧三宝的前面,再加上比归依佛还高的归依上师;西藏密宗其实是喇嘛教,并非佛教,所以才会有这样荒谬的施设,大家应该要有这样的认识。但限于时间,这里不作进一步的讨论。

  回到归依戒来说,末法时代,戒没有持好,而说他的佛法可以修证到多好,那都是骗人的;一天到晚在诽谤三宝,编造事实来无根诽谤帮助他得法的根本上师,这种人性障极重,戒体都破坏了,哪还能成佛啊!因此这一段的意思就是说:大愿既然是尽未来际的,当然可以发得很大,发愿之后要衡量自己的能力,并且随顺众生的因缘,有次第地尽力去作,而且要以长远心来行愿。接著以无量的方便来拔济一切的苦海众生,是要拔济众生,使他们安住于什么境界呢?马鸣菩萨说:“令住涅槃第一义乐”所以,以种种方便施设,度众生离开苦海所要达到的目的有两个:第一是要让众生达到涅槃不生不死、不生不灭的解脱境界;第二是要众生证得第一义谛,证知法界的真实相。这就是兼顾了能使他们成为阿罗汉的解脱道,以及能使他们成佛的佛菩提道。也就是说,不应该只帮他们证得了解脱果,结果舍报却进入无余涅槃去,成为一个自了汉,不能尽未来际地利益众生;所以还得要让他们证得第一义,因为第一义谛中:“法义无穷,妙智横生。”他们就会欣喜地继续走向成佛之道,而永不入无余涅槃。

  从世俗人的眼光来看 平实导师,也许有人会说:他那个日子过得真苦,一点儿享受都没有,我才不要过那种日子。但是他们都不知道,平实导师纵使日子过得很辛苦,夜以继日地写书,还要为人说法,还要办禅三帮人证悟,还要为证悟的人,悟后进修的道业而开讲特别的法义;身子虽苦,可是心中却是法乐无穷。一般人写书很辛苦,当然要赚钱,在电脑还没有普及的年代,他们写书是要先打草稿的,草稿写好了,还要重新再誊写一遍,这是正常的过程,写书不打草稿那是很少的。但 平实导师写这些深奥的佛书,从来不打草稿,都是稿纸拿起来直接写,写好了就拿去打字,从来不打草稿的,就这样一直写出来,才有可能写得飞快;所以 平实导师说他写书其实不辛苦,当然就没有想到因为辛苦,所以要赚钱给自己享用的事情,所以都捐给正觉同修会作为弘法之用。这就是因为有种智,所以有法乐;因为悲心,想要利益学人的事情可以实现,所以有心乐。在这种情况下,解脱道的义理和第一义谛的义理就好像泉水一样,从心中一直冒出来,常常来不及把更多的妙法写下来,所以一直都写不完。

  平实导师为什么可以日以继夜、夜以继日地十来年一直作下去,而不会觉得心烦枯燥、觉得辛苦?因为,当你走到 平实导师这个地步时,虽然人家从世间法表面上看起来,确实很辛苦,虽然每天写到身体真的很累,可是却是法乐无穷啊!所以能在书桌前一直坐下去,不理会屁股的痛觉,这就是因为有第一义的法乐。在二乘法的解脱道上,不可能有这样深厚的法乐,因为解脱道只是佛法中很有限的小范围,解脱道的法义,只是佛菩提道所含摄的很小部分法义而已;所以二乘无学圣人只好常常坐入灭尽定中,过没有意义的日子。这意思是说,当你在第一义上面有了深入的证量时,这真是法乐无穷;如今你发愿想要帮助众生,就要发愿帮助众生也证得这种法乐无穷的境界,除了帮他们证得涅槃、安住涅槃之外,还要帮他们也能住于第一义谛的法乐之中。

  涅槃乐与第一义乐,两种都要兼顾,但是涅槃乐的真实义,各位可别误会了。无余涅槃有什么乐呢?涅槃之中哪儿有乐,其实并没有身乐与心乐;但是话说回来,真的没有乐吗?有,因为涅槃的证得,能实证出三界的法,这个道理你已经具足了知了,能够证得解脱,也有了实证解脱的知见,你能够为众生如实地宣说,你本身就有涅槃乐。虽然涅槃非苦非乐,但这个非苦非乐才是出离生死痛苦的究竟乐。菩萨们除了这个涅槃乐以外,他们在第一义谛中的智慧就好像泉水一样地不断涌出,这就是菩萨的第一义谛法乐。如今你已经证得了,也得要让众生和你一样的证得,能够让众生住于这两个法的究竟安乐之中,才能说你所发的愿,有了具足圆满的结果,这也才是对众生最究竟的拔济。

  今天这个单元就为您说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阿弥陀佛!



首页 >> 读书 >> 入门起信(二) 目录 >> 上五集 · 下五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