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附录三:禅三见道报告 释弘正 法师

首页 >> 读书 >> 学佛之心态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

06 附录三:禅三见道报告 释弘正 法师


  附录三:禅三见道报告 --释弘正 法师-

  学僧修学佛法的因缘,来自家中祖母生病的缘起。读国中时,祖母因患胆结石,卧病在床;求助大医院,医师说:“开刀成功的机率只有一半。”父亲于是决定留在家里自己照顾;母亲则要全家人吃素,求观世音菩萨加持祖母早日病愈。照顾一年多,老人家终于可以起身活动,这时开始相信 佛菩萨的慈悲加持。

  后来,因姑妈学佛早,便跟著她到承天寺朝山;也到天母参加三时系念法会,法会中跟著大众唱念佛号,一时善根发露,痛哭流涕。自此回家后,每天晚上空档就放佛号录音带,很精进修学持名念佛。考上高级中学后,得知我的师父在桃园及台北办佛学讲座,开始了听闻佛法的因缘。

  高三(高级中学三年级)的导师,上课时喜欢讲论禅宗的公案,尤其喜欢讲赵州和尚的公案;当时,我已读过《维摩诘所说不可思议解脱经》的白话译本,对于维摩诘大士的智慧神力,深觉不可思议:一个在家居士生病, 世尊要求出家弟子前往探视,竟然没有一个阿罗汉敢来探病,而且个个推辞不就。于是对菩萨道,生起了好乐追求之心。

  高三那年,父亲在工地,二次险些因高压电而丧生,所幸因持诵 弥陀圣号,及观世音菩萨护念,而幸免于难;初次赶到出事现场,目睹其同事被电击而烧成黑白色的焦炭,心生恐惧;想想人生无常:“如果躺在这儿的,换成是我,那今生致力于世间法的追求,究有何用?”心中发起想出家修行的志愿。

  直到考上大学,大一升大二的暑假,知道南部有短期出家,很高兴的偷偷跑去出家。一周体验下来,觉得出家生活很适合我,于是一面读书,一面每逢周末便回寺里听经闻法。

  假日回到台北,也试探父母亲的意愿:如果我将来出家,是否会赞成?得到父亲的支持,便圆顶受沙弥戒。后来大学毕业,当兵两年回到常住,不久被调到分院帮忙常住的建设。就在此认识了我的善知识--法莲师兄。

  莲师平日沉默寡言,但论到佛法,辄滔滔不绝,别有见解。此时,寺里刚好收到《无相念佛》一书,读过一遍,心中感动涕泪,觉得怎么有人可以把念佛法门写得如此深妙。后来请父亲从台北寄来《正法眼藏--护法集》,莲师看到书,开始深入探讨;当时我智慧未开,看不懂这本书的内容。

  后来刚好寺里有一批师兄弟要剃度,我又回去重受一次沙弥戒;隔年遇到三坛大戒戒期,便去受比丘戒及菩萨戒;回到常住发个好心:要多修福德,以报师恩。

  没多久,师父上人要我领大执事,坚辞不能拒绝,只好接受。由于常住法会事务繁忙,虽然深知要修学无相念佛的功夫,亦无法如愿;只好趁著有空档时,上山与莲师讨论佛法知见,莲师那时已经破参。

  莲师慈悲,每每以蕴、处、界之观行,教我要修除我见,并累积福德资粮。后来观察时节因缘,知道再不舍离执事,是无法专一修行学法,乃毅然向师父请辞;前后辞了三次,将近一年时间,才终于达成愿望,到分院常住,这才刚开始生起进入正觉同修会的因缘。

  这其中一段因缘,还得感谢法然师兄的提点:萧老师来台中授课了。我一听见萧老师在台中班上课,心想:如果再不来学法,可能会错失今生明心见性的机会。赶快到台中班上课。

  老师上课时深入浅出,以其贯通三乘佛法之证量,为学人们传道、授业、解惑,而且温和谦恭,一如其名:“平实”无华,看不出有任何出众之处;但是讲到佛法的般若与道种智,却又令人不得不折服其智慧之深利。

  上完萧老师及杨老师的课,终于盼到禅三报名的机会,赶紧填写报名表,呈给杨老师。在禅三前一周,跑到莲师的住处,礼佛参究;差不多七日之中,拜佛累了就经行、静坐,实在参究不出来;心想禅三快到了,还没有个消息,很担心禅三会过不了关。

  等禅三上了山,第一天起三,主三和尚萧老师要求大众在佛前求愿:“发愿护持正法,修学正法;求佛菩萨加持得悟。”晚上和尚开示公案,听得一头雾水;原本就很怕读公案,因为看不懂,老是落在闲机境上思惟。

  第二天又过去了,还是没消息;看著别人喝“无生茶”,闲情超逸,心里头更紧张。

  第三天早课礼 佛时,主三和尚特煞慈悲,像个老婆婆,把我这个盲人给引领入了佛法的大门;一时悲从中来,赶紧起身礼佛。

  下了早课,过堂时,禁不住涕泪纵横:吃了三十几年饭,今日才知吃饭的滋味。想起以前常笑大牛师兄:“那么大块头,破参也会哭得死去活来。”而我一个堂堂比丘僧,今日也不免要泪流满面,才知菩萨的道,真是甚深微妙而难解,众生日用而不知啊!

  出了五观堂,监香老师安排小参;在小参室里,主三和尚要我依经典对照:所悟是否符合三转法轮诸经?果然与 佛说了义诸经对照无误,至此更加笃定。

  小参后,主三和尚出题,要求下去之后体验般若别相智;萧老师并于大家体验后,帮破参之同学们整理得更加深细。从此深信:诸 佛世尊为何不许弟子明说密意,因为密意明说了,必定让信根不具之众生兴谤。

  第四天,解三后,晚上放蒙山回向时,唱诵到《心经》与《三皈依》,终于可以体会《心经》的真实义,心想:“出家以来,不知诵过多少遍《心经》,早晚课不知唱诵过多少遍《三皈依》,今日终于可真的了解。”

  破参后,回到常住,把《维摩诘经》重读一遍,读至会心处,便开怀大笑,原来诸大阿罗汉遇到维摩诘大士,个个像是哑羊僧,其道理何在?今日终于体会得去,从今不疑菩萨的不可思议解脱境界。

  重读《梵网经菩萨戒本》时,读至“是故戒光从口出,有缘非无因故光,光非青黄赤白黑,非色非心、非有非无,非因果法;是诸佛之本源,行菩萨道之根本,是大众诸佛子之根本。”终于透彻了知 释迦世尊本怀,可以顶戴受持这“光明金刚宝戒”了。

  回想出家以来,被佛法的名相、教相,给捆绑了好多年,虽然很努力修福,可是毕竟不知如何解脱,亦不知般若究竟如何修证,如果不是遇到萧老师这位大善知识,可能今生就此悠忽而过。

  回首古来多少讲经座主,遇到明眼禅师检点,便下座,入得禅堂参究去。二、三十年不悟,不敢重回讲席。深思啊!深思!此事非同小可!悟得去,千百则公案一时会通,般若诸经刹那入门;若不悟,任凭你讲得千经万论,只怕腊月三十到来,阎罗王拘票一到,也开不了口啊!

  学僧 释弘正

  公元二○○二年四月

首页 >> 读书 >> 学佛之心态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