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附录七:神通无关解脱慧之证量,亦无关般若慧之证量

首页 >> 读书 >> 学佛之心态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

10 附录七:神通无关解脱慧之证量,亦无关般若慧之证量


  附录七:

  神通无关解脱慧之证量,亦无关般若慧之证量。--平实居士

  有不少藏密上师们,因为藏密法门的本质真相,被平实公开披露以后,失去长期所营造出来的崇高地位,亦因信众大量流失,所以心中起瞋而作报复,便以化名于网际网路上,不断质疑云:“你们正觉同修会一直宣称自己是真正证悟的人,但是经中所说的证悟者,‘都’是证悟后就示现神通境界。但是你们同修会的证悟者,悟后‘都’不显现神通,可见你们的开悟是有问题的。”

  平实答云:“这是不懂佛法三乘菩提真义的凡夫们所提出的说法和想法,这种想法是有大问题的。

  一者:《俱舍论》谈及神通之发起原因时,这样开示:‘未曾、由加行;曾修、离染得。’又开示云:‘……如是五通,若有殊胜势用猛利,从无始来曾未得者,由加行得。若曾串习,无胜势用及彼种类,由离染得。若起现前,皆由加行。佛于一切皆离染得,随欲现前,不由加行。’

  这意思是说:如果往世未曾修过神通加行的人,证悟之后是仍然不会有神通的,这是因为他过去多世以来都不曾修学神通的缘故。如果他悟后想要现起神通的话,那他还得悟后修学发起神通的种种加行法门以后,才会有神通境界现起。如果是过去多世以来已曾数数修学(曾串习)神通的话,那他这一世虽然因为胎昧或五欲的贪求而忘失了,但是当他修定而使觉知心清净(离染)了以后,或者是经由证悟而使觉知心清净(离染)了以后,就会再度发起往世所修得的神通,不必再加修神通法门的加行;所以他在证悟而使得觉知心离染的时候,就会忽然之间发起神通、显现神通,所以《俱舍论》说:‘曾修、离染得’,就是这个意思。从《俱舍论》的论文及偈意中,都可以知道这是一个事实,也是一种正理。

  二者,诸多大乘经中的证悟菩萨们,当他们证悟般若的时候,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发起神通、显现神通的;而且是大多数人没有发起神通、没有显现神通的。特别是从四阿含诸经中的记载中,更可以证明平实这个说法是正确的说法;因为在四阿含诸经的记载中,有许多闻佛说法而证得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的圣者,都没有因为证悟而发起神通;并且有很多是成为阿罗汉了,直到老死入涅槃了,都还是没有神通境界的。事实上是:证悟三乘菩提之后当场显现神通的人,是少数人,而不是多数人,这就是‘曾修、离染得’。这是事实,而非杜撰,可以从大小乘的经典中去统计,而证实平实此言之真实不虚。

  不但大乘与小乘经中的记载是如此,中国禅宗及各宗的证悟祖师们,也大部份如此。所以不能以神通的有无,作为判定有没有证悟的标准。部份少学寡闻的藏密喇嘛与上师们,在网站上这样大放厥辞,来否定、抵制正觉同修会的正法,其实只是更加曝露他们对佛法与神通境界的无知罢了。

  三者,如果说证悟的人,都应该发起属于世间有为法上的神通境界,才可以认定是真正的证悟,那就还会产生其他过失的。譬如说:《解深密经、楞伽经、华严经》所说的戒慧直往菩萨,而不是从声闻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回心转入大乘的话,那都是往世未曾修学四禅八定、四无量心、五神通的人;这些人,依照《解深密经、楞伽经、华严经》中 佛所说大乘别教的佛道次第而进修,须要进到第三地的住地心时,才开始修证四禅八定、四无量心,及三地的无生法忍,都还没有神通;直到即将满心位时,方才开始修习发起五神通境界的加行法门,这就是《俱舍论》所说的‘未曾、由加行。’所以这些戒慧直往的七住位以上贤位菩萨,乃至初地、二地及三地未满心的圣位菩萨,在未满足三地心以前,都是没有神通的人。

  然而他们能进入别教七住位以上,以及次第进修到三地的住地心,都是由于亲证如来藏而发起般若的总相智、别相智与道种智(无生法忍),才能进入七住乃至初二三地的,所以他们都是亲证般若智慧的真正开悟的圣者,可是他们却都还没有五神通;一直到三地满心位时,方才作五神通的加行,而后才发起三昧乐意生身及五神通。如果依照藏密的这些上师喇嘛的说法:‘没有神通的境界,就是没有开悟的人。’那么这些七住以上的贤人,到三地未满心之前的地上圣人,应该也都是还没有证悟的凡夫了;可是诸经里面, 佛却明说这些人都是真正开悟的圣人。

  他们不但是真正开悟的圣人,甚至于这些没有神通的证悟者演说出来的般若妙法,那些有大神通的大阿罗汉们,在 佛前听闻这些没有神通的贤位或圣位的证悟菩萨说法时,却都个个闻之茫然,不能理解菩萨所说的法义。能在 佛前宣说那些连二乘俱解脱圣人都听不懂的胜妙法的人,怎可说他是还没有证悟的凡夫呢?这个事实,从《胜鬘经……》等大乘方广经中的记载,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就好比今时平实所说的大乘般若的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等法义,假使现在真的有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在世,当他读到或听到平实所说的这些妙法时,也将一样闻之茫然不解,不知所云。所以神通不能使人证知三乘菩提妙义,特别是:不能使人证知大乘菩提之深妙法义,不能使人证知大乘菩提之涅槃妙义。

  如果说:‘没有神通的人,一定是还没有证悟的人。’那么依照《解深密经、楞伽经、华严经》所说的佛道次第而证悟、而进修的七住位、三贤位、初地、二地及三地未满心的菩萨们,应该都是尚未证悟的凡夫了;这样乱说的人,就会成为诽谤贤圣、修改三乘菩提正法的恶人。所以,用神通境界的有无,来判定菩萨是否已经证悟,是一种不懂佛法的人所说的幼稚言语;说这种话的人,只会让人看穿他对佛法的浅学与无知罢了。

  四者,如果单以神通的有无,就可以判定三乘圣人有没有证悟的话,那么依照这种判定方法,就应该可以这样说:‘慧解脱的阿罗汉们都是还没有证悟声闻菩提的凡夫。’因为慧解脱的阿罗汉们都没有神通。也应该这样说:‘俱解脱的大阿罗汉中,大份人也是还没有证悟声闻菩提的凡夫。’因为俱解脱的大阿罗汉,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神通的,而且是:没有神通的大阿罗汉,远比有神通的大阿罗汉来得多。那么,依照这种虚妄的判定方法,来判定有没有证悟三乘菩提的话,就会产生‘否定大部份阿罗汉证悟声闻菩提’的过失了,这样一来,就成为诽谤圣者的地狱业了。

  五者,缘觉菩提的十品圣人中,也是只有最上层一、二品的缘觉圣人,才是有神通的,并不是每一品的辟支佛都有神通境界的。依照这种标准来看,那些下八品、下七品的缘觉圣人,也应该都算是还没证悟缘觉菩提的凡夫了。然而他们却真正是证悟缘觉菩提的圣者,所以,用世间有为法的神通境界的有无,作为判定是否有佛法证量的方法,是有很大过失的,将会成为否定辟支佛的大恶行。

  此外,智者大师曾云:‘神通度俗人,智慧度学人。’只有崇尚有为世间境界神通的俗人,才会以这种没智慧的方法,来作为判定有无证悟的标准。有智慧的人,多闻熏习的佛弟子,一定都以‘三乘菩提的是否亲证’,作为判定的标准;只有那些附佛法的藏密外道,只懂藏密外道法,不懂真正的佛法,才会以神通境界的有为世间法,来作为判定是否证悟的标准,这些人都是智者大师所说的俗人。

  六者,藏密的法王、喇嘛、上师们,他们常常宣称某些上师有大神通的证量,但是那些被说为有大神通证量的人,都是已经往生的人;藏密自古以来,在每一时代中,从来不曾指称在世的某一个人有大神通,也没有哪一位在世的藏密上师,敢出头来示现神通境界。都是直到死亡以后,才会有徒子徒孙出面哄抬,说他生前或死时示现大神通,用来笼罩知见不具足的佛门中的少数俗人;古时如是,现代也是一样,从来不曾有人敢出面证实他确有神通,都是死后再由徒子徒孙来作不实的哄抬,再藉著传承而抬高自己。有时则会有一些藏密上师或者附藏密的外道,宣称他们有大神通;但是到后来都经不起考验,都只是用一些魔术手法或化学技术来笼罩世人罢了。

  七者,藏密的修行理论与行门,自始至终,都是围绕著双身法的四喜而修的。他们所追求的境界,就是双身法淫乐的初喜到第四喜境界。那是欲界中最最粗重的贪爱,凡是修学、追求这种境界的人,都是永远与神通境界绝缘的人;因为如果想要证得神通的话,就必须尽量远离淫欲的贪爱。随著淫贪的多寡,会使得所证的禅定与神通境界有高低的差别:淫欲越重,则神通越不能证得;每天修证双身法第四喜的人,永远都不可能发起神通;因为淫欲会障碍神通的发起。

  如果是像藏密的那些喇嘛、法王、活佛们,一心追求双身法男女交合的第四喜淫乐,那其实是世间最重的淫贪;那样‘精进修行’的结果是:连世间最粗浅的欲界定都不可能发起的,更不可能证得神通的境界,他们再怎么修学神通的加行,都是徒劳无功的。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证得五神通,所以他们所说的亲证五神通的境界,都是笼罩世人、吓唬世人的不实言说。

  更何况他们所说的神通的加行,都是以气功及双身法的淫乐加行,想要发起神通,根本就违背了神通加行的道理,与神通加行的真正法门背道而行,怎有可能发起神通?所以他们根本就无法以当今在世的人,出来证明他们的神通证量,只好以那些已经过世的死人,加以渲染附会,欺骗不知内情的藏密初机学人,欺骗不知情的显教学人。

  这些邪淫的、完全没有神通证量的藏密喇嘛与上师们,哪有资格评论显教的证悟贤圣有没有神通呢?更何况是评论那些‘真正有神通的人都不敢批评’的证悟贤圣呢?更何况是评论那些‘真正有神通的大阿罗汉都不敢批评’的大乘无神通菩萨呢?所以,不论是古代或者现代,那些藏密喇嘛与上师,以书籍公开宣称某某藏密祖师有大神通,都只是谎言罢了;他们破坏与抵制显教正法的事与业,都只是成就破坏佛教正法的大恶业罢了,一世所修、所行,根本就没有功德可言。如今藏密的喇嘛与上师,不知佛法正理,也不知神通加行的正理,而以化名在网站上大放厥辞的结果是:更让人看清他们的无知与浅学,更让人看清藏密的邪淫荒谬本质。”

首页 >> 读书 >> 学佛之心态目录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