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十字阴影的异想(转世今谭·之四)


  眼神交递之后
  他们开始撤除鹰架
  凉飕飕的背嵴后面
  霞光彩云 开始用脚投票
  选择,并移向新的背靠

  广场上欢庆著用山寨罗马白烟(注一)
  直接熏熟达兰沙拉的粉嫩少年
  早晚给拉拔成淫棍和混球
  叫女的舍身 向男的要钱
  弄个不好,还会向退位的颓叟要命

  据说那老头早就后悔啦
  当初若是向莲花开处指戳
  甚至现在还能灌而顶之
  痛到深处还能畅谈救赎
  赞叹女人的敏感对弘法更有帮助(注二)

  这最后的晚餐没捞到实不甘心
  便宜了小伙子捡去所有光彩
  明天仅剩的只有十字岔路的暗影
  该扛的扛不起,想走的走不到
  先在此地挑了个年轻的落跑
  去到满是万万岁爷的阴冷新居里
  就怕自己将是被挑的幼齿

  注一:达赖喇嘛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说,有关他的继承人问题,他认为亦可以仿照选举教宗模式,选出他的接班人。梵谛冈教廷(位于罗马)选举新教宗有其传统,当选情僵滞教宗难产,则于教廷顶层小阁楼窗燃放黑烟示意;若选举顺利新教宗诞生,则燃白烟通告并庆祝。

  注二:在采访中,达赖喇嘛再次提到,他的转世后也可能成为女人。他说,如果女人对宏扬佛教更有帮助,为何不可?他还说,女人由于生理构造,比男人对痛苦更敏感。

首页 >> 读书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