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传奇(转世今谭·之六)

首页 >> 读书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乌鸦传奇(转世今谭·之六)


  他扳指头数著三位一体(注一)
  亢奋的喉管果然挤出哑哑哀音
  原来背后龇牙咧嘴的打手保镖
  竟是打聊斋飞出的黑衣忍者

  这就难怪
  甫一出生,爹娘立刻遭劫逢抢
  才刚坐床,乡亲马上出亡流浪
  也更难怪
  当他亲手接过和平奖座,还没转身
  肩后已是狼烟四起烽火遍地
  白鸽被啄伤后再也没有回来

  就知道乌鸦不是么好东西
  而所谓天女,也不怎么吉祥
  在印度排灯节里撞见她忙碌的四臂(注二)
  两手持莲 两手洒钱
  恰是转世旅途中最佳的充气芭比
  幸好蒲松龄眼尖
  一笔就勾勒出她是雾里阿飘

  早就是前科累累的三人集团
  原来乌鸦来来去去,
  不仅只是你眉眼上掠过的一抹乌云
  而是报马仔在走告
  王鹿阿仙(注三)又要来闯庄卖假药了

  注一:据达赖官方网站报导,达赖喇嘛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历代达赖出生时往往有乌鸦现“瑞”,并表示成年后会与“吉祥天女”“直接交谈”,其官方网站遂宣称:“乌鸦、吉祥天母及达赖喇嘛之间存在一定的特殊关系。”

  注二:婆罗门教神话中,四臂的吉祥天女士天神毘湿奴的妻子,其庆典节日为“排灯节”。

  注三:“王鹿阿仙”为台语发音,意为“江湖郎中”。

首页 >> 读书 >> 目录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