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实导师开示——2021年度会员大会

  这一年来承蒙诸位老师、诸位干部、诸位同修们的支持,所以这一年中的各种事务,包括法务,都顺利推行。在事务方面,我不太去干预,这是我一向的习惯以及门风,包括出版社的事务也一样。那这一年来理事长领著诸位干部,事务进行非常顺利,关于正觉寺的筹建,每周至少要开一次会,很辛苦!而且有时候一周要开三次会,因为很多的细节要讨论,那我比较轻松啦,我什么事情都不用作,因为决策作好以后,就是理事长他们去执行,我就不管了。因此在社会福利、年终救济等等那些事项也都一并在进行中。所以藉这个机会,感谢理事长跟诸位干部们!大家辛苦了!(台下热烈鼓掌。)理事长说还要感谢诸位同修一起参与!所以我就一起感谢了!(台下热烈鼓掌。)

  法务上就是诸位亲教师跟教学部领著大家继续在道业的增进上面去努力,那我个人就是专心在《成唯识论释》这一部著作上面来努力;现在的进度是到第三个阶段的判教,到昨天晚上完成41%了,预计三个月内可以完成判教。但三个月后可能还没有办法开讲,因为《根本论》可能还要再讲四个月,希望可以顺利地讲完。然后我们随著开讲完[《成唯识论释》一辑]的部分,我们就出版;从这个《成唯识论》的《释》出版之后,让大家不论是增上班或一般人都可以阅读;也会在各书局公开上架。

  那这个在显示我们同修会两件重要的事情在进展,一件就是我们正觉寺的筹备,那是复兴中国佛教所必要作的事情,因为在对岸的环境已经不容许正法的弘传了,所以我们必须巧设方便来继续复兴中国佛教,这是佛教界正法中的一件大事。另一件大事就是《成唯识论释》,因为《成唯识论》绝大多数的人读不懂,能够读懂《成唯识论》的人大概只有百分之一,那这百分之一的人都在同修会里面,但是也不是完全地懂,所以这论的“释”真的有必要把它批注出来。因为以前写的时候文辞太简略,而且时空背景的不同,所以现在没有人能读懂,那我们会内有些人可以读懂,是因为经过将近三十年的修学,然后平常我们也带进很多《成唯识论》的法来作说明,也加上实证的关系,所以这百分之一的人可以读懂大约三分之一,这算是相当不容易的。

  当年《成唯识论》窥基大师批注的时候,文辞也是太简略,那是不得不然,因为当年纸张、笔、墨等等,它都花费很大,所以那是靠国家之力去作成的,不像现在有计算机,个人就可以去作了;所以文辞太简略,然后说的法义也深,因此一般人在没有实证基础的条件下,其实都是读不懂的。那现在我们看见琅琊阁他们引述《成唯识论》出来解说,而解说出来的结果刚好跟《成唯识论》的真实义颠倒;他们说的刚好颠倒,因为他是用释印顺的六识论去解说它,所以就变成一个颠倒的状况;可是他们不知道自己颠倒。所以如果想要响应他的话,我这部论的“释”就不用写了,因为没有时间,全部用在他身上就好了;所以就像传说中某一位有神通的人说“琅琊阁现在对正觉的批评就像狗吠火车”,那我们火车继续开嘛,狗吠就让他吠,不理他就好了,我们重要的工作要赶快把它完成,不能被他所拖累著。

  好在我们有些同修有能力去加以辨正,写了些文章出来,他们其实都无法响应,但他们就不理,就是另辟战场,不断地放火,让你去消灭,这就是他们的作法。但没有关系,我们就按著顺序去作,这些法务,包括《成唯识论释》的出版以及上课,这是佛教界中很重要的事,跟一千多年前唐 玄奘所作的事情一样的重要!因为这部论被误导、被误解太久了,功效不彰;其实这部论一直在破的对象就是声闻部派佛教那些人,而部派佛教的遗绪就是释印顺。他们现在继续用释印顺所讲的部派佛教的主张来解释《成唯识论》,那就是全面的扭曲了。

  可是我们不想随之起舞,我们还是从根本上来处理,就是从《成唯识论》的真实义上加以解说;解说完了,那增上班的同修们应该都可以读懂、都可以听懂;虽然听懂以后,回家重读《成唯识论》本文,不读我的《成唯识论释》的话呢依旧读不懂,但是没有关系,将来我们《成唯识论释》会出版,出版了以后,大家读上三四遍后就会懂了,重新再回来读《成唯识论》本文就会懂。那这个对后世的影响很重大,不单是对现在的诸位而言;不过后世的后代学人其实也就是诸位到后世去,其实是同一批人喔!所以咱们的缘很深啦,不是只有一世而已。因为你既然要学成佛之道,而成佛之道唯一的法就是证真如。那证真如之后怎么样进入相见道?就都要从这第八识开始。所以《成唯识论释》就是第二件佛教界最重要的事情!

  那我们这两件事情都一直在进行当中,第一件事情在年底以前应该会开工。那开工之前,本来我们有想租游览车让有兴趣的人去现场、去踏青,或者踏夏、踏秋、踏冬都可以喔,但是我又想说琅琊阁在那边作文章,他们都会扭曲一切的事相;那是不是要开放给大家去踏青?这个就让理事长跟干部们研究以后再去作决定,我个人就不作决定了。好在去年那个设计的一个模样也放给诸位看了嘛,那大致上就是没有改变,就是细节上很多的地方作调整;那个设计很有格调,不落俗套,我很喜欢,希望将来可以成为大陆同修们前来朝圣的地点。

  我们正法团体最重要的当然就是“法对不对”,但是法对与不对要从正理来谈,不能符合邪见者的所说。怎么样叫作正理?就是“根本”到底是什么。佛法既然是最究竟之道,那这个究竟道的见道当然是要证得那个究竟理嘛!如果证的是世俗理,或是思惟之理、想象之理,没有一个真实法存在的话,那就是妄想。《楞伽经》说“妄想”不是讲语言文字妄想,而是说虚妄之想;“虚妄之想”就是他的想法是错误的、是不真实的。那《楞伽经》里面 佛说了:想要灭除虚妄想,唯一的方法就是了知性自性虚妄,以及了知一切诸法都是自心现量。“自心现量”的意思是说“一切诸法都是自己的真实心所现的事实”;“量”就是事实,“现”就是所现;就是说自心如来藏所显现的事实。那如果能够了知一切诸法其性非性,就是所生之法都是生灭法,而这一切所生之法都是我们如来藏自心所显现的事实,这就是“证得自心现量”。

  证得自心现量呢,在《楞伽经》里面说叫作“菩萨摩诃萨”;但成为菩萨摩诃萨一定有条件,不是随便拉一位阿猫阿狗来,告诉他密意,他就能成为菩萨。所以菩萨的实修一定要是一步一脚印,但是这个一步一脚印修的内容是什么?就是六度,乃至于入地之后的十度波罗蜜本质还是六度,只是把这六度加以再发挥成为后四度而已,所以本质上还是在六度。

  那六度有没有修好,这就是所有想要证悟的菩萨们最重大的课题。所以六度的第一度“布施”,有的人听了不喜欢,不喜欢的人他就会离开。但是我们要如实告诉诸位:你如果想要实证,进入第七住常住不退,那你得要修六度。六度第一就是布施,然后就是身、口、意的律仪要清净,所以要持戒,那持戒之后才算是开始在修学佛法。修学佛法之后,在诸同修之间总是有许多的接触,然后也许龃龉呀、口舌啊等等,忍受不了他就退转了,所以得要修“生忍”;除了“生忍”以外也要修“法忍”,就是一切诸法都是生灭的、自我是虚假的,一切诸法都是自心如来藏所生的事实,对这个法也要能忍。那如果证悟了以后,他没有这个“忍”,那他对于“一切诸法都是自己的如来藏所生”的事实,他就不能忍,不能忍就退转,所以“生忍”与“法忍”都很重要!

  这个“生忍”、“法忍”是在实证的前三度之前就要修好的,然后才能够努力地、精进地去修行,付诸于实行;努力修行之后才有可能安忍于制心一处的定境。(很多人心安不下来,所以心一直都在攀缘之中。那我们无相念佛的法很容易就可以制心一处,除非没有用心去礼佛;我也发现从第二批退转的人以来,都是没有在礼佛的人,所以他们会退转;而他们喜欢的是修学禅定的定境,他们不喜欢定力,他们只喜欢定境,这种人都没办法安忍。)那到这个阶段才有资格修学“智慧”,就是:实相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叫作“中道”?是什么跟什么不一不异?等等等等的中道义,这些都修好了,善知识会告诉你“除了如来藏以外没有任何的中道义”。这些修好了才能够进入加行位。

  可是问题又来了!很多人对加行位根本不能安忍,那些退转的人正是这样。加行位要先建立一个观念:能取的七转识就是空性如来藏,所取的五色根以及六尘也是空性如来藏。请问诸位:你能不能安忍?能不能安忍?(台下回答:能!)能喔!这样才叫作菩萨嘛!这个很难安忍欸,因为你等于要自杀啊,先要把自己否定掉,说“我自己是假的”;可是把我回归给如来藏以后呢,我就是如来藏,如来藏就是我;两者虽然说等于就是如来藏,如来藏就是我,可是我又不是真的如来藏,因为这个五阴的我会灭,如来藏不会灭;五阴的我虽然灭了,来世又有一个五阴,还是有啊,这个我还是存在啊,可是呢来世仍然是无我的如来藏继续出生了我们五阴。所以能取是空性如来藏,所取的五色根以及六尘也是空性如来藏,请问诸位:一般人能接受吗?不能接受!但是如果想要实证,你要进入加行位来努力修行的话,你必须接受这一点;然后期待未来有一天突然找到如来藏,去把祂观察看看,加以现观,不是想象思惟喔!而是现观。现观的结果追究到最后,果然!能取的我是七转识,都是如来藏所生的,而我们所取的五色根、我们所取的六尘也是如来藏所生,我们并没有接触到外六尘。

  这个意思就是说:佛法一定要忍。修学佛法的过程里面,若于众生不能忍,他没有资格当菩萨。所以如果干部们有时候事情忙,对你大小声,你得忍;干部们如果看见哪些同修的作为不太如法,也要能忍;双方都要能忍,能忍才能当菩萨,这是必要的条件。

  可是“生忍”修了还不够,还得要修“法忍”,而“法忍”是最难的。那因为我们要复兴佛教,需要有很多人作事,所以呢我手头会比较松一点,当然就有一些菩萨种性不够的人过关了;过关的情况有时候是我把他高估了,有时候呢是因缘巧合而他过关了,那最后到我那边去的时候,我都会想说这个就是因缘,因为他的因缘是这样,所以也就让他过关了;因此保不定每一个人都不退转,所以多多少少都会有人退转。而退转的事情古今如然没有差别,古时候就有人证悟又退转了,现在也是一样;而且现在退转应该会比古时候更多,这样才是正常,因为现在是末法时代了。

  那么话说回来,他们说我们大家都没有见道,因为大家都没有证真如,那我要请问增上班的同修们:你们能不能观察自己的真如?能不能观察别人的真如?答案是:能!依据他们退转者的说法,说这是初地菩萨才能证得;那我恭喜诸位都是初地菩萨了!就变成这样啰。那大乘的见道到底以证什么为目标?这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啊!就好像说禅宗的开悟到底是悟个什么?这是重要的课题啊!如果你要求开悟,不知道悟的内容是什么,那你想要求什么?所以证悟呢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开悟的目标。

  以前我初学佛,五年在农禅寺,结果他们都没有讲出一个所以然说“开悟到底悟个什么”。可是圣严法师印证了十二个出家弟子“明心又见性”,而他们的明心又见性是悟个什么?他们的“明心又见性”是悟个什么呢?不过就是离念灵知。可是如果要谈离念灵知,我比他们十二个出家弟子好过很多倍。但是,没有办法获得印证。啊!所以我后来去检查的结果呢,它就是离念灵知嘛!但问题是:离念灵知会是一切万法的根本吗?离念灵知是后生之法,就是七转识的见闻觉知;这七转识的见闻觉知不论怎么排行都排不上老大,因为它要排第三位或第四位啊!连老大五色根都不算是实相了,何况离念灵知呢?

  好,现在琅琊阁说的:大乘见道是要证“三无性”。请问:证三无性就是“现观圆成实等三种自性没有真实性”,可是你要证实这三种自性没有真实性,是依什么讲的?依如来藏自住的境界来看嘛!当你证如来藏以后你可以看见:啊!原来是如来藏出生了我的五色根、我的意根、我的五尘,然后才有我六识存在。那这样就表示你能够现观“如来藏具有圆满成就诸法的真实性”。唯有第八识如来藏才能具有这个自性啦!意根乃至六转识都没有这个自性;所以一切染污之法、清净之法都是由第八识如来藏出生的,祂有这个圆满成就诸法的真实性。这时候你来看所生的诸法,那不就是依他起性了吗?这一些所生诸法都是依他而起,可是众生不了解啊,在这一些依他起性的诸法里面去加以执著,所以才有遍计执性嘛!所以遍计执性是依附于依他起性而有的。这依他起性的法既然知道是依他起了,遍计执性就消失了,那就有解脱了。这就是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而这个涅槃是你没有修行以前就存在的,无始以来就存在,乃至阿罗汉入无余涅槃,还是这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啊!所以始从七住位,末至妙觉位,都是依这个本来自性清净涅槃而住!那这样了解了三自性,你再从如来藏自身来看:如来藏离见闻觉知,从来不了别六尘;既然不了别六尘,祂的境界中会有三自性存在吗?没有。所以当你如是观察的时候呢,你就不执著三自性了,这叫作三无性。

  所以大乘见道以证得这个根本法作为目标,你如果没有证得这个第八识根本法,一切法都甭谈,你都没有份。那么这个“三无性”到什么时候究竟?到成佛的时候。因为包括变易生死都断尽了,这才是究竟的三无性的实证啊!所以三无性的究竟实证是成佛的位阶,至少是八地菩萨的位阶,至少得要断除习气种子随眠。结果把至少八地的境界当作这个真见道要证的境界,可是真见道才第七住而已啊。律部的《菩萨璎珞本业经》告诉你“如果修学六度波罗蜜”,特别跟你强调是“修学六度波罗蜜”喔!修学到六住圆满,有一天证得如来藏了,是不是就没事了?不是咧!证如来藏之后如果没有佛菩萨、没有善知识摄受,就会退转—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于般若波罗蜜,然后就开始不信因果、无恶不造!你们看琅琊阁这些人现在不就是这样吗?他们不相信有什么恶事果报,他们不信呢!他们跟释印顺一样不信有地狱,也不信佛菩萨仍然住持在三界中。所以你们有时候有事情去龙山寺请问 观世音大士,有时候在自家佛堂请示,他们都说那叫作迷信,他们不相信佛菩萨存在,他们的想法跟释印顺是一样的,也不相信地狱的存在。

  那么这意思告诉我们说,“你所证的如来藏,你能不能现观祂具有圆成实性?”这是佛法实证的一个根本;如果现观如来藏,而祂的圆成实性你都已经思惟、现观完成了,你相信:“确实!因为这是现观啊!确实我这个五阴身心都是如来藏所生。”有了这个现观,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你也不会退转。那这个心呢,如是现观以后你当然知道:这就是万法的根本啊!乃至三界器世间,也是由众生(共业众生)的第八识共同来变现的啊!那这就是万法的根源。哲学界千余年来在探索的万法的根源,他们探索不得;在物理学界也在探索,可是他们从物质上一直钻进去的结果终究还是物质,最多就是到了四大极微,所以他们无法探索出来。那我们所探索到的这个第八识如来藏,我们现观祂能出生我们五阴身心,当然这就是万法的真实相啊!这就是万法的根源啊!一般人说:“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是什么?”就是第八识如来藏。“了生脱死,要怎么了生、怎么脱死?”还是第八识如来藏。“生”也从如来藏来,“死”还回到如来藏去。所以,诸位!你真正的故乡就是如来藏,你的故乡在你心中,不在外面。那这当然就是禅宗开悟实证之目标嘛!大乘见道当然不外于此。

  我们刚出来弘法时,被台湾佛教界抵制、大陆佛教界抵制,说我们是邪魔外道,那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给破了—你既然说我是邪魔外道,我就来证明谁才是邪魔外道。破了以后呢,他们私下很气很气很气,我可能“很气”要讲上十几遍啦,他们真的很气!可是不敢开口啊,只能私下讲一讲,更不敢落实到文字上,因为事实是我们才对嘛!诸经诸论现在还可以翻阅,可以求证啊。那现在琅琊阁、张志成说我们证的不对,而我们证的正是这个第八识如来藏,可以现观五阴身心都是祂所生,这就是万法的根本。如果证得万法的根本不叫作大乘见道,而要用思惟所想的三无性叫作大乘见道,那个叫作臆想,就是心里面猜测,然后自以为如是;脚下浮逼逼的[编案:意指脚跟未点地]没有依靠,禅宗祖师说那样叫作“依草附木精灵”,就是鬼神啦,就是依草附木的鬼神啦!有时候以一棵树、一茎草作为他的家,比较大的鬼神以一棵树作他的家,更有福报的天神那就是有个庙等等等等,但是都没有根本。而我们所证的是根本,可以现观;自己的如来藏是怎么回事,别人的如来藏又是怎么回事,这些都可以现观,这就是大乘的真见道。

  可是,话头拉回来到我们引述的《菩萨璎珞本业经》,佛说:“修学六度般若波罗蜜多,到般若正观现在前”,或者说“般若正观现前”,也就是说“实相智慧现前”—你可以看见实相到底是什么,一切诸法是怎么来的,你看见了。这时候要有诸佛菩萨摄受,不然就要有善知识摄受。如果不曾值遇佛菩萨摄受、善知识摄受,一劫、二劫乃至十劫,最后终究疑心、退转!有的人迟到一个大劫以后退转,因为他怀疑:这个到底对不对?有的人最多延迟到十个大劫之后退转。诸位想想,十大劫后退转,是退转于真见道喔!那请问诸位:真见道的历程要多久?会退转就表示他的真见道还没有完成嘛!现在他证得如来藏了,结果拖到十劫以后依旧退转,这表示真见道这个无间道啊,必须是个无间道,也就是心心无间,不管经历多久,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都心心无间;当他可以心心无间的时候,真见道才算完成。所以如果你现在在增上班,是不是真的完成真见道了?不一定。因为如果有时候你心中还起个疑:“欸?这个是如来藏吗?这如来藏真的是万法的根源吗?”如果心中起了疑,就不是无间道。当然无间道不是电影讲的那个“无间道”喔!我也没看它《无间道》是演什么啦,但我知道它一定演错了。

  好,意思就是告诉我们:真见道之后呢,你要能心心无间都无所疑。心心无间之后,接著你要去观察七真如,也就是你这个第八识的真如性在各种各类的状况下是怎么回事。这个真如运作有祂的行相啊,在这些行相里面你仔细去观察祂,从“邪行真如”一直到最后的“清净真如”七大类,要在祂的行相里面去观察。但是七大类的每一类也有很多的细相,那你要经历很久的时间,这个很久不是说一世两世,不是说一劫两劫,而是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十分之七,因为你刚进入真见道嘛,三十分之二十七啦,不是,三十分之二十三啦!我的算数不好喔,三十分之二十三!因为你就算七住位圆满,心心无间才算圆满喔;好,这心心无间圆满七住位了,后面还有三十分之二十三心[编案:贤位三十心中的后二十三心]你要经历欸!所以这样才算完成这个相见道。把这七大类的真如都观行完了,完成相见道位的修行才能到通达位,才算初地欸!所以不是初地真见道:哇!几心、几个心,几刹那我就到通达位了。没那回事!《成唯识论》不是这样讲的。

  所以呢这些道理,唉!对我来说是了如指掌啊,因为我弘扬这个法、熏习这个法已经太久了,往世有因缘都会读一读;这个都太久了。但是,因为他们退转的人喔,他们不只是断章取义,他们还断句取义,甚至断句取义的时候呢还变成取错了,所以说出来的刚好跟《成唯识论》的法义颠倒,所以你要批判他批判不完呢!你如果要批判他,你写的文章字数一定是他的好几倍欸!你可以出书啰!那因此呢我现在就不理他,就让他继续吠,我火车继续开!就是变成这样嘛。那目前的进度是判教完成41%,一百六十三万字了,但预计再三万字到四万字应该就可以完成,然后就开始编书了,这是目前的进度。

  这就是我们同修会目前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一件事情给理事长跟干部们跟诸位同修承担,这就是诸位的福田喔;第二件事情就是由我来把它完成的《成唯识论释》,希望它未来可以继续留传后代,可以广利诸位的未来世。因为会读这一部《释》的人不会很多,可能他们刚开始慕名就去买了一本来读,第一册买来读了以后喔:“这讲的好像都跟我无关。”因为这是见道后的事情嘛,所以他们买来读了以后:“这好像跟我无关。”也许就不想再买第二辑了,然后也许到了这个第四辑、第五辑,也许他想:“快要讲到如来藏了!”大概在第三辑。“快要讲到如来藏了!那我要赶快去买!”买来读了以后呢:“怎么还是跟我无关?”他们会这样,因为没有实证嘛,所以实证是很重要的事情喔。

  那么我希望诸位,在会里开辟了很多福田出来让大家有机会植福,福德植够了,当这些福德都长成大树了,那就是你证悟的时候到了。因为这个福德层面很多,包括持戒、包括布施、包括忍辱等等,前五度都叫作福德,这五度没有修好,没有资格修第六度;第六度没有修好,没有资格进入加行位,所以这个道理今天告诉大家。而他们不肯修福德的人呢,就跟著琅琊阁等人走好了。

  现在我所知道的,阁主好像是退伙了。阁主退伙了,变成下面一两个主要的人继续在作,大概就是这样。但是阁主虽然一直都没有亲自动手,但他是主谋;他是主谋,主谋的业不会比现在这几个人轻,虽然他没有动手,但是从根本、方便、成已来讲,根本都在他身上,这是我要说明的。希望他们将来七八年后我们《成唯识论释》也出版完了,他们读了,可以了解自己的错误,可以懂得忏悔;懂得忏悔的话至少不堕三恶道,无间地狱可以免掉,但是也许旁生道可能免不了,可能免不了,这是我比较担心的地方。

  那如果他们舍报前能够忏悔到见好相,重新受菩萨戒,也许可以免掉旁生道的不可爱异熟果。如果都不忏悔,那无间地狱是跑不掉的,因为这个十重罪犯了好几条,这个是很难说来世要继续当人,除非他逃到极乐世界。但是去极乐世界也去不成欸!因为极乐世界有一项是被遮止的:唯除毁谤三宝。下品下生是什么人都可以去的,五逆十恶都可以去,可是唯除毁谤三宝!毁谤三宝的人不能去,极乐世界也不摄受的。所以我希望六七年后他们读完《成唯识论释》了,知道自己的落处,要尽形寿每天晚上都在佛前忏悔。要怎么忏悔?要像慈航法师的那一个弟子,那个弟子求生极乐世界的时候,他每天念佛;因为他是将军,将军在战场上杀了很多人。他怎么念佛的?他等到大家都离开以后,关起门来在佛像前哭啊!大声的喊:“阿弥陀佛啊!赶快来接引我去啊!”他用哭喊的,每天这样作。我想他一定可以往生。但是如果他们都不忏悔呢?这我就很担心啊,脚底觉得凉凉的;因为那个罪业太严重,不但扭曲了一切的事相,也扭曲了正法;不单单是一项,两项都作了—正法和事相全部都扭曲,所以这个问题很严重。

  我最后只好希望说看哪一尊佛、哪一尊菩萨能发大心,每天晚上入梦告诉他们,救他们,否则那个业是不敢想象的。那,这就是我今天跟大家说的一些道理,虽然这些道理在增上班的同修们来讲,这都是基本的佛法,可是对还在进阶班、禅净班的同修们来讲,可能没听过这些法,那今天就等于是把如实之法告诉大家。如果你还没有亲证,你可以问看看增上班的同修们他们是不是亲证了?如果他们亲证了,你可以问他们:“你所证的这个心是不是真的如来藏?”“你所证的这个是真实心,你是否真的观察到你的能取与所取都是祂所生的?”也就是说,能取是见分,所取是相分,“你的相分与见分是否都是如来藏生的?”你可以去问问看!“如果有人这样实证了,我为什么不信?为什么我宁可要去信那一些虚假的、只有思想的东西,而没有实证的东西?”这是有智慧的人他一定要想清楚明白的。

  如果所证的这个心确实是第八识,而且又证明“见分、相分都是祂所生”;那这样的话,当然这就是大乘的真见道,我们应该如是受学。那如果还是有人不信,我倒希望他们赶快离开,我们可以再淘汰十分之一的人,因为希望留下来的都是贞实,那个谷子呢都是贞实饱满的!贞实饱满的谷子是怎么样的?它会垂头对不对?可是如果空心的呢?矗立,永远都不低头。这个是诸位应该要观察的现象喔。好,那我的致词到这里,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2021年03月14日 于台北正觉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