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一探「人心的净化」──关于「国际佛教论坛」的省思?系列之三

更新日期:2013/07/29 08:00

(真心新闻网采访组台北报导)台北市长郝龙斌盛赞过去五、六十年以来, 佛教在台湾,除了弘法以外,更积极地走入社会、服务人群,兴办了非常多的慈善、文教、环保跟社会福利事业;让许多在台湾、甚至是在海外的民众,不论是不是佛教的信徒,都可以得到非常体贴的关怀和照顾。 因此他深信汇同「三大法脉传承的智慧」,21世纪的佛教必能为「 人心的净化 」等议题做出更大的贡献。

郝市长的赞叹大部分是言而有据,回顾多年来台湾的佛教界大小山头,莫不在佛法的人间化、世俗化、功利化的潮流之下,纷纷「 积极地走入社会、服务人群 」 ,有的发起所谓「 说好话、做好事、存好心 」的三好运动,有的倡导「 心灵环保 」把心灵净化工作进行外在化的处理,更有以其辖下功德会及传播媒体制作、推广种种所谓「人间的」「草根的」「医疗的」「环保的」等奖义劝善志业,的确「兴办了非常多的慈善、文教、环保跟社会福利事业」 ,这是台湾社会有目共睹、普遍赞扬的功德,也是许多民众直间接参与、投身过的义举,这些善行义举俨然已成为台湾过去三十年来的共同记忆了。

正觉教育基金董事长张公仆先生表示,这些努力及其功德的确令人赞叹,但若是观察密宗 喇嘛教在台湾三十年来的行为,其善行可谓廖廖无几,与各大佛教团体的善行丝毫相提并论的资格都没有,倒是骗财骗色的恶行几乎年年发生而被算在正统佛教身上。 若是回到佛法本质而论「 人心的净化 」,这些佛教行善团体仍只是在世间法上的造作,在意识心上用功夫,然而意识心诚如前一篇专访中所述,它于法界实相中是虚妄不实暂有终灭的,不是佛法解脱境界与实相修证之标的;更何况这幻有的意识,毕竟还是「 人心不同各如其面 」,很难以单一世间理想,或是某段时期的众人共同营作就能将它「净化」。 例如《佛说四十二章经》中佛言:「 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 。」又说:「 得阿罗汉已,乃可信汝意 。」善知识也开示我们:「 人群中如果大家都是三果人(断除五下分结)才不会有纷争 。」要究竟地净化人心,若不在断结去缚上用功,只依凭凡夫大众的意根意识而盲动,就好像「蒸沙煮饭」「磨镜做砖」的譬喻,终与佛法真正「 人心的净化 」,救度众生的法身慧命根本是二回事。

真正的佛门弟子都知道,七佛通偈所言「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便是最直截了当的净化人心的揭示;但是正因为「 自净其意 」的不易得,为了防恶止非、教诫未犯,佛陀因此而制戒,这便是佛弟子「 人心的净化 」的基础;因此,进入佛门修习佛法 ,首先就要正受三归五戒,归依佛法僧三宝,誓愿不犯「杀、盗、淫、妄、酒」;乃至进而更受十善戒,所谓身三、口四、意三的「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 」「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贪欲」「不嗔恚」「不邪见」等;董事长指出,这三归、五戒、十善,不但是「 人心的净化 」的初步体现,也是保住人身天身不堕入三恶道,能真正进入修学佛法三乘菩提的基础。 若是出家以后像喇嘛们一般常与众多女弟子行淫,即是邪淫罪,舍寿后是保不住人身的。

以声闻、缘觉二乘为主的南传佛教 ,除了遵守佛的教诫之外,不会积极寻求虚妄的「 人心的净化」,因为他们借著对蕴处界法及十二缘起支的观行,认知五蕴六识的虚妄,不会认贼做子去信赖意识心,他们会做的只是谨防五欲的诱引和六尘的染污,因此南传比丘即使在托钵行脚时,眼光也仅只照顾三、四尺前的范围,不会左顾右盼;直至断我见证初果,烦恼染心才渐次调伏;次第进至二果薄贪嗔痴、三果断五下分结,四果断五上分结证阿罗汉才算离染清净,才是真正「 人心的净化 」;舍报后得入无余涅槃,不再出生有情身心,也就没有染净可言了。

当然也有错会者,依意识心专修静虑的,在离欲断除五盖之后,证得初禅乃至四禅八定,依所证禅定境界而住;虽然彼时能得一心而不生妄念,依此「定共戒」相对而言可称为「净化」,然而出离定境后仍旧是个凡夫,除非已经先有二乘菩提上的实证。 由此可知,二乘菩提不论修慧还是修定,都不离于佛所制定的戒律。

董事长表示,国法家规只是外在消极的禁制,而佛陀的戒律则是同时具足内在与外在的导护和依止,与其不著边际的在世间法上瞎摸「 人心的净化 」,不如老老实实依戒而行, 南传的二乘佛教基本上就是依止声闻戒为正解脱戒,方得「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 。」

至于北传或统称为汉传的大乘菩提的四众弟子,并不以声闻戒为主要依止,而是以菩萨戒为正解脱戒,若有出家受声闻戒的出家人,则以出家时所受的声闻戒为别解脱戒。 佛弟子受戒发菩提心之后,须依止善知识努力熏修正知见,培植福德累积道粮,修慧观行并加强动中定力,待因缘成熟参禅开悟明心,此时所证悟者即为法界实相之真心如来藏 ,证得大乘法中之「本来自性清净涅槃」,亦即是《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中所说的「 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的实相境界;到此即知,无有染污变异可言,依此实相直心而住、而往,自在于「道共戒」中,哪里还须要种种世间有漏的造作?

更何况菩萨于第七住位破参明心之后,得善知识摄受而不退,能时时转依真心如来藏运作营为,并依道次第继续修学增上,亦能伏除性障及烦恼习气,乃至以六度万行摧邪显正救护众生,这才是《维摩诘经》中所说之「随其心净,则佛土净」 ,才是真正开始「 人心的净化 」。 董事长更指出, 菩萨三贤位见道圆满进入修道位初地,自此以后地地增上,所谓「无明分分断,法身分分证」直至究竟成佛,都是心地愈来愈净化的实修、果证和示现。

张董事长慨叹,唯独「藏传」假佛教四大派冒用佛教之名,却不能于此与三乘佛法同见同行,他们入篡佛教 、伪纂密续颠倒佛法 ,宣扬伪「时轮经」中以杀伐为尚的「 香巴拉净土 」,以及其邪见祖师恶业所感的罗刹血腥垢秽「乌金净土」,死后往生去「乌金净土」后是每天与罗刹女性交求乐的境界,谎称为究竟成佛的境界,从初发心到其「净土」(秽土)成就皆不清净;而假藏传佛教四大派对于佛戒非但不信受持守,反而由其邪见祖师另设所谓「 三昧耶戒 」,以维护其毁佛自创的「 无上瑜伽」即身成佛邪法,谎称只要受了这个邪戒,即使是已受比丘戒、 菩萨戒的出家人,与诸多女弟子合修双身法也不会下地狱;这「 三昧耶戒 」更矫设所谓「 十四根本堕 」,以子虚乌有自创自感的「 金刚地狱 」来恫吓信众,不许对这邪戒生疑,以盲从彼等实修「 男女双修 」种种密灌的双身法 


藏传佛教的「三昧耶戒」,一开始便篡改佛法三归依,将彼上师高置于佛前成为「四皈依」,首开「依人不依法」的恶例;然后更遮止信众不得疑谤上师,不得毁谤其密法,也不得对外泄漏密法内容,终生不得舍弃三昧耶邪戒、不得诃责五蕴不净、不得毁谤妇女「慧自性」(曲解般若空性,方便利用妇女于双身实修中做「般若佛母」「 空行母 」而说女人为智慧)等等。 董事长指出,这种邪见恶戒显然与南传佛法及北传俱舍宗的观五蕴六识虚妄,强调断欲去爱相违背,也和汉传大乘佛法要修证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相背离;此恶戒施设的唯一目的便是巩固并隐藏假藏传佛教四大派法义修证上的种种「不净」,它正是反「 人心的净化 」的枷锁啊!

譬如假藏传佛教祖师宗喀巴 ,明白主张「依双身法大贪而修,离贪即是违犯三昧耶戒」;因此强调密宗行者不可离淫欲,应每天受用淫欲及女人,教彼弟子莫因为「受用女人、可能破戒」而畏惧,他说:「 如离贪欲罪,三界更无余;如是离贪欲,汝终不应为。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食五肉五甘露,亦护诸 余誓;不应害众生,不应弃女宝(不应舍弃明妃女人),不应舍师长(不应舍弃密宗之师长),三昧耶难违( 双身法之三昧耶戒不可违背) 。」 宗喀巴更在其著作《 密宗道次第广论 》卷十四〈明上三灌顶后依及结行仪轨品第十之二〉云:「 于修双运圆满次第而得自在。诸灌顶中,须说清净,乃是答日迦跋所说 。」这已经明白表示假藏传佛教是于受用五肉、五甘露以及「女宝」、双运等贪欲法「 须说清净 」,必须说这种污秽贪淫的境界是清净的;像这样主张的「 宗教 」派别,还能怎样达成「 人心的净化 」等共识?

 密宗道次第广论  宗喀巴著,法尊法师译,妙吉祥出版社1986.6.20 409页

上述引文接下来的文句更是骇人听闻:「 灌顶之三昧耶者,如答日迦跋云:『汝可杀有情,受用他人女;不与汝可取,一切说妄语 。』短短二十个字,杀、盗、淫、妄四大重罪全都违犯,连最基本的五戒都不肯遵守,还能称它是「 佛教 」吗? 董事长指出,无独有偶的,由假藏传佛教所属「诺那华藏精舍」印赠的李振明居士著《修密基本问答》第36页说:「诺那祖师曾开示:……或者能如莲花生大士,度恶性阐提,『将人杀死』,『或杀其夫而用其妻』……。」真是奸杀掳掠无所不用其极,假藏传佛教祖师都成为一丘之貉,能指望这样畜生行径的人进行「 人心的净化 」,从而为社会「 做出更大的贡献 」吗? 
http://www.wujindeng.net/Archiver.asp?ThreadID=357

藏传佛教中所谓「 五肉 」者,是指狗肉、牛、羊、象及人肉,「五甘露」者,则是尿、屎、骨髓、男精、女血也。 这些肮脏污秽的物品本与佛教法义无关,并且是求解脱者都视为污秽、觉得恶心而远离的;偏偏假藏传佛教喜欢拿它们来仪轨中谬作种种「庄严」,还以之来作为供养物,说是:「 在无上瑜伽中,行者确实有被鼓励去吃五种肉和五甘露,一个无上瑜伽的圆满行者能够借著禅定的力量,转化五肉和五甘露为清净物品,消融它们用来增加体内喜乐的能量 。」更有密宗法器如以人的头盖骨制作「 嘎巴拉 」,制成修双身法而射精以后盛放精血之用及用作酒饮之器;又以腿骨制作法号「 刚令 」,也以人皮制作法鼓,如有名的以处女皮制作的「 阿姐鼓 」等,都是残忍野蛮、垢秽不净的表征,如何能行此不净法的团体视为清净佛教的一个「法脉」?

 藏传佛教世界-西藏佛教的哲学与实践》,立绪文化93.10初版八刷/p.108

张董事长最后表示,净化人心是人类社会恒时普遍的渴求,更是当今的普世价值;身为政府官员或菁英领袖者,若登高一呼更能引发广泛注意,收风行草偃之效。 治病须觅良医,不可草草找来非法密医瞎搞,像密宗找来某些正统佛教人士合开「国际佛教论坛」这样的会议,如果不能正本清源,辨明何者是佛教正宗法脉,何者又是「披著羊皮的狼」,而不小心引狼入室,竟指望其能提出对「人心的净化」贡献,则就真是与狼共舞兼与虎谋皮,不知不觉中以公权力和自己的社会声望,给佛教界的「非法密医」背书了! 董事长呼吁,政府官员、学者教授、社会贤达还应多用心于此。 (采访组报导)20130729

关键词: 净化 , 佛教论坛 , 喇嘛教 , 藏传佛教

上一篇: 密宗对神通的虚妄想 第十三则:观想往生净土的虚妄想
下一篇: 密宗对神通的虚妄想 第十四则:比较往生极乐世界的观想法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