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开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神秘面纱 第十四则:第三堕戒犯行的真相

更新日期:2014/09/03     08:0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表示,已说第三堕戒犯戒对象--「残酷示现瞋恨于金刚道友」,今再说违犯堕戒之种种行为。

喀巴云:「此戒之犯行,是指『残酷的言语行为』,或是『因于瞋忿』显人过失,或是与人争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cd9265d0101iq8g.html

http://www.wujindeng.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794&extra=

此中,宗喀巴的意思是说,犯了第三堕戒的行为是指「因于瞋忿」,以「残酷的言语行为」显人过失,或是以「残酷的言语行为」与人争吵。看了宗喀巴对第三根本堕戒的描述,每个人的脑海中,必然马上浮现一种「泼妇骂街」的场景;然而这种骂街的场景,乃累积诸多的前因,才有此最后的结果出现。换句话说,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之诸多金刚明妃女修行者,最后会以「残酷的言语行为」显人过失、与人争吵,必然是想发洩心中的怨气才有如此的身行与口行。

不管此金刚明妃女修行者,当初是进入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的那一个教派,必然是以「淑女」的姿态,显现在众人眼前;时过境迁,如今却以「泼妇」之面相,以「残酷的言语行为」显人过失、与人争吵,这其中的转变,才是值得我们探讨的所在。

宗喀巴引用了诸多《密续》所言:「……因为在《红怒尊谭崔密续》与《黑怒尊谭崔密续》里,两者都说:『亦不应于金刚道友处发起瞋心,示现诸多酷行。』拉沙卡在所著之《红怒尊曼陀罗仪轨》与《黑怒尊曼陀罗仪轨》里,两书皆作如上释义。除此之外,《金刚真实光明密续》亦释义说:『出于瞋心怒斥金刚道友』;《果得精髓概要》与《密集金刚密续光明论》中,亦说此义。

在这些《密续》所述,也说「亦不应于金刚道友处发起瞋心,示现诸多酷行」。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和宗喀巴全都将这种行为,斥责为金刚道友违犯第三根本堕戒,等于是一棒将之打死,不留余地;完全不去探讨这个金刚道友为什么会有如此不良行为的发生,然后加以劝导,改正其不良行为。

古有明训:「教不严、师之堕」。这些金刚道友是经过金刚上师所调教而引发「圣性」的弟子,理应是上师口中的好弟子才对。如今其中的女弟子却有如「泼妇骂街」,以「残酷的言语行为」显人过失、与人争吵;为人上师者,有责任调解其法眷属的彼此心结,找出事情的癥结所在,解决问题才是上策。其实诸上师对于女弟子的脱序行为是「心知肚明」的,也了知这是「无解的习题」,因为导火线在他自己而不是女弟子身上;所有事情的根源,就在于「谭崔金刚乘双身法

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乃于「谭崔金刚乘双身法有专修、专证,宗喀巴亦云,若诸上师能够引发弟子「圣性」,就是个「好上师」。其实所谓的「能够引发女弟子圣性」(或是女金刚上师「能够引发男弟子圣性)者,实质上就是「勾引成功」,上得床笫「成仙成佛」去了。当此女弟子被引发「圣性」,和其上师共修「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初期,必定是磨合得非常「麻吉」;时过境迁,当「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蜜月期」退色以后,或是有第三、第四、第五乃至无数个专修「谭崔金刚乘双身法者「介入」以后;此女弟子在「人财两失」之失落心情下,以「残酷的言语行为」显人过失、与人争吵,也是合理的结果。

站在公正的立场来说这件事,金刚女修行者其实是受害者,在上师必定会推广双身法的恶性因果循环下,受害的金刚女修行者,必然是越来越多;彼此之间的不良磨擦,也会越演越烈。在「吵架没好话」的情况下,吵架的话语,必然是越来越难入耳;为防性交修行的密迹外道洩,施设此「以残酷的言语行为显人过失、与人争吵」之第三根本堕戒,乃应运而生。

金刚女修行者不会是天生就是修学「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人,初入门之时,必然是生涩的女人,言语举止也是羞答答的。在经过金刚上师调教一段时日,不但「圣性」被金刚上师引发,也被诸上师所施设的「三昧耶戒」所繫缚,必须日日行淫才是精进,才不算犯戒。也因为「三昧耶戒」的关系,只要有其他的金刚男修行者要求共修,她们也要被迫成其「好事」。说句不中听的话,此金刚女修行者从羞涩的少女,经过几年来的乐空双运「磨练」,已经成为此道中的「老娘」;初入门的年青小妞想抢走老娘的「」,老娘暴粗口骂人、吵架也是常事,根本不值得奇怪。

若男弟子跟随金刚上师学「谭崔金刚乘双身法,到了智慧灌顶之时,必须亲临现场观看上师与「明妃」女弟子的现场「春宫秀」。当金刚上师与「明妃」一番云雨之后,此金刚上师会将他自己流出的精液与「明妃」所流出淫液的「混合液」(密宗称之为红、白菩提),放在此受「慧灌」的男弟子舌上,男弟子领受其「快乐的味道」而欢喜吞下引生快乐,名之为受灌完成。此金刚上师更会施与大恩惠给这位受「慧灌」的男弟子,将他所「玩过」的「明妃」,转赐给此位受「慧灌」的男弟子;并且在一旁现场指导如何乐空双运,日后这位男子,也是如此的成为上师,继续教导女弟子们而引发她们的「圣性」。投合欲界众生所好的「谭崔金刚乘」就这样蔓延开来,受害的学佛家庭与女信徒自然随之增加,「以残酷的言语行为显人过失、与人争吵」之现象当然也跟著继续扩大。

从这样的情况看来,假藏传佛教诸上师会施设第一、第三根本堕戒,乃事出有因。倘若这位「明妃」对她的金刚上师情有独钟,当这位金刚上师将她赐给这位受「慧灌」的男弟子时;其心中失望之情,必然蘯到谷底,对此金刚上师的「失望与轻慢」,也势必油然而生。若这位受「慧灌」的男弟子,也是一位「花心萝蔔」,在女人堆里施展「蜻蜓点水」的功夫,大饱「齐人之福」;则女弟子之间的「抢人大作战」势必不可避免,彼此相互瞋恨、吵架,也就习以为常了。所以,才施设第一、第三根本堕戒,一方面避免丑事外扬,另一方面也避免因为吵架而有人离开,洩露了密宗之所以号称为密宗的机密。

所以进入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修学「谭崔金刚乘」的金刚女修行者,其实是很悲哀的,因为她们一旦学到最深入的密宗法义时,就得与上师或许多男同修上床乐空双运,成为这个圈子里大家都互相「知道」的事情,一点点隐密与尊严都没有了;怀著修学「金刚乘」的一番热忱,所换得的是修学「谭崔金刚乘」,将自己的床笫私事公开给圈子里的所有人知道。当她们修到最后了知「谭崔金刚乘」是男女双身法时,必然是当场震惊与错愕;在了知的当下,想回头却为时已晚,于「身不由己」的情况下,越修学越痛苦。生性拘谨者,只能得过且过,任由金刚上师摆布,以免被上师公开事迹;生性放浪者,经过一段时日的熏习与洗礼,加上「明妃」、「佛母」名号加诸于自身之后,也就见怪不怪而且乐在其中了。然而「谭崔金刚乘」乃道地的双身法,是以「金刚杵」与「莲花」为主角;「莲花处处」,然而「金刚杵」难觅,永远都是少数;尤其「好货色」更是难值遇,抢食金刚杵大作战,必然在暗中酝酿,暴发口角与争吵乃迟早之事。

发明「谭崔金刚乘双身法佛法的修行事者,在他扩展这种双身法的「弘法」过程时,必然会发现「谭崔金刚乘双身法,所衍生出来「争风吃醋」种种面相。这种以金刚上师为主角的法,其纷争的源头,当然是金刚上师,也就是说,金刚上师是「始作俑者」。为了维护「谭崔金刚乘双身法的屹立不摇,也为了满足与永保金刚上师的甜头,让金刚上师的尊贵地位得以永固,故施设第一根本堕戒:「不能怪慢毁谤上师」。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谭崔金刚乘双身法必须由金刚上师亲传;若金刚上师没有安全的保护伞,则金刚上师的地位,很快就动摇了,「有能力」的男弟子们不久之后将会一一峥嵘,分走了金刚上师的大部分甜头。

谭崔金刚乘双身法金刚女修行者,在这个团体当中待久了,一定看多了这种「争风吃醋」的风风雨雨;对金刚上师虽不敢出口毁谤,然心中的「轻慢」念头必定是有的。对其他的金刚法眷属,也必然存在著暗中较劲的味道;有朝一日,当「利害」明显冲突之时,此「暗中较劲」顿时变成白热化,显现在身行与口行。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就将这种「因于瞋念而以残酷的言语行为,显人过失,或是与人争吵。」施设为第三根本堕戒。此种施设乃一厢情愿,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总而言之,金刚女修行者并非金刚上师,她们是受害者,非是加害者。受害者当受到伤害时,所显现的身口行,只是将委曲的事实吐露出来而已。说出金刚上师「性侵」的事实,就被冠上违犯「第一堕戒」,此乃强加之罪。再说,金刚上师沾染了诸多女弟子,使得诸女弟子之间起了「比较」,心中有了心结,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彼此因为日久磨擦而起了口角、争吵;其癥结在金刚上师对所有女弟子引发「圣性」开始,而不在女弟子之间的口角与争吵。如果女弟子之间有什么不满而暴发口角与争吵,那只是修养问题,也是披露实情,并未牵涉「谤法、谤僧」的因果律,因为性交修行并非佛法喇嘛上师们也都不是僧人,还不至严重到违犯「根本堕戒」,要下什么「金刚地狱」?说真格的,「根本堕戒」是因于「戒禁取见」而施设,毫无因果效力;「金刚地狱」也是施设,法界中也无此「金刚地狱」。受害的密宗女行者出而举发喇嘛们的恶行,使尚未深入密法的密宗女信徒们知所警觉,避免再受其害,从因果律来看,反而是大功德一件呢。(採访组报导)20140903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342

关键词: 喀巴 , 谭崔 , 藏传佛教 , 喇嘛教

上一篇: 因中说果的「谭崔乘」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十一
下一篇: 谭崔瑜伽的「善根」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十二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